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十一章节 狙杀者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8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脸色铁青的贡德比诺上校看着那燃烧成一团的机场跑道,几乎是感到了一股出奇的愤怒和惊慌。那些该死的袭击者居然会胆大妄为的袭击了‘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所在地,而且动用了火炮,如果这些都能够被做到,他们还能有什么难以做不到的? “该死的!”上校抽搐着面部的伤疤,嘟囔着一声骂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脸色铁青的贡德比诺上校看着那燃烧成一团的机场跑道,几乎是感到了一股出奇的愤怒和惊慌。那些该死的袭击者居然会胆大妄为的袭击了‘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所在地,而且动用了火炮,如果这些都能够被做到,他们还能有什么难以做不到的?

“该死的!”上校抽搐着面部的伤疤,嘟囔着一声骂道。“立即逮捕机场守备指挥官。”上校命令道。总该找出一个替罪羊吧,而显然负责机场守备任务的指挥官是最佳的人选。

轰,那门被遗弃的60毫米迫击炮被轰然的引爆。缤纷的火球之中,无缝钢管的炮身在巨大的膨胀力中轰然的炸成无数纷飞的碎片。钢铁与碎骸四下飞舞。几个可怜的家伙被劈头盖脸而来的破片给炸得面目全非,满脸是血的倒在一旁。而触发的地雷和架设的爆炸装置又接连的发生了猛烈的爆炸。轰轰轰,响成一片,四下里一阵烟火升腾。

“上帝啊!”一些随同‘越人阵’武装而来的法国士兵来不及躲开,也是一并的被埋葬在火光中。无数的钢珠和雷体碎片铺天盖地的扫射而来,许多人都被炸断了双腿,惨叫着倒在泥泞之中。整个铁丝网处顷刻之间便是成为了一座地狱。

“上帝啊,求求你,救救我吧!”一些浑身都是血,两腿被炸得露出白森森碎骨的法国士兵哀嚎着,冲着他们的战友呼号着。可是这样的情形,还有人敢再向前走一步吗?

“快呼叫军火专家,我们需要工兵,当然了,我们还需要医护兵。”嘈杂着的呼叫声几乎让手抓着对讲机的贡德比诺上校气昏过去。“好了,快派出工兵和医护人员。”上校挥了挥手。

“宪兵连,你们那边怎样了?”贡德比诺上校意识到这个时候要想再去咬上那些袭击者是不可能的了,这个时候,只有抓紧时间排除航空燃油库的炸弹才是关键。

“我们已经到了!”嘈杂沙沙的通讯频道里总算传来了一丝让上校多少有些欣慰的回答。“全部是引爆装置,我们已经架设了干扰器,估计暂时不会被引爆。”带队的军官回答说到。

贡德比诺上校抓着对讲机“那就找出全部,排除它们。”上校得意的笑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既然对方的主要袭击目标是航空燃油库,只要阻止了他们炸毁这个球形储油塔,那便是获得了胜利。以后这些该死的杂种要是再想来袭击油库,那将是更加困难了。

一群宪兵端着FAMAS FELIN自动步枪仔细的搜寻着敌人留下的爆炸装置。他们已经连续拆除了三枚遥控起爆装置。哼哼,该死的,看看吧,你们辛苦努力的成果就是这样的结果。

谁也没有注意到,基座底部,一枚涂着迷彩色泽的塑胶炸弹正将其上的小型感应装置对准了道路方向。几名法军士兵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们依旧在缓步向前,仔细的搜寻着。

吱,一阵刺耳的尖叫突然响起。面面相觑的法军士兵们犹豫了片刻,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一枚小巧的炸弹之中,暗绿色的脉冲信号灯正在急促的闪烁着。“该死!”所有人只来得说出这最后的一句话,扑面而来的烈焰便是将他们吞没在其中。

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着天地,诺大的一个球形储油塔猛然的被炸飞起来,这座百余吨重点油塔都被掀飞起来,可想而知,爆炸的威力该是有多大。火光冲天而起,而又那翻滚在火光之中的浓烟,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停在周围的吉普车、装甲车就如同孩童的玩具一样被抛飞起来,烟火拔地而起,直冲夜幕之上,几乎照亮了整个新山一空军基地。

许多士兵根本来不及跑开,便是被炸飞了出去。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将呆立在那里的贡德比诺上校猛然的推搡而开,掀飞了起来,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一辆P1吉普车几乎就是擦着上校的头皮飞了出去,哐当的摔在远处,轰的然后起来。所有人都被吓坏了。

半个基地成为了一片火海,很多士兵都被烧灼得面目全非。基地内所有的建筑物在顷刻之间便是破碎了所有的玻璃。整个航空燃油库完全的成为了一片火海。到处都是刺鼻的烟雾。

整个新山一空军基地完全成了一片炼狱。到处都是燃烧的火光和爆炸的巨响,一声接着一声

远在数公里之外的西贡城都可以听到那声巨响、可以看到那映红了夜幕的火光。

所有人都木然的以为着是基地的弹药库发生了爆炸。很快,整个西贡城也乱糟糟了起来,驻军的装甲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冲出城去,闪着警灯的救护车、消防车-哇呜-哇呜-地拉着刺耳的警笛,怪嚎着奔向那片烟火升腾之地。满大街都是警戒的士兵。

站在Amara Hotel临近西面的窗口,日本流亡政府情报对策委员会执行总监-鹰司真希面带着冷笑看着那片熊熊燃烧着火光的夜幕之处,忽然的转过身来,走到案台前。那支黑灰色的HK-45自动手枪此时正静静地躺在那里,隐约着点点的华彩。

鹰司真希熟练的拿起手枪,将UTL(通用战术灯)附加在整合于略向前倾斜的套筒前端、扳机护圈前方的皮卡汀尼导轨上。13rds容量的弹匣内满满当当。

最后一次检查了下手枪,鹰司真希关门走出了酒店。整个酒店外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穿着一身职业装的日本女人是怎样走出酒店的,更没有人注意她离开的方向。

满大街都是戒严的士兵。不时有救护车尖啸着驶过街头,看来情况的确很是混乱。不过鹰司真希可没有注意这些。混杂而乱的街道上满是不安的人群,戒严的军警不时和人群发生冲突。街头上满是混乱的人群,远方的基地方向还是不断的传来爆炸之声。

EMF-2司令部大楼内,弗兰瓦尔将军几乎是铁青着脸色。他已经下令整个西贡进入一级戒严之中,同时命令附近的驻军立刻展开对整个西贡城周边地区的大搜捕,一定要找出那些该死的袭击者。新山一空军基地的方向还是一片火光。该死的,这些蠢货,居然连油库都被炸了。

不管总算还好,这次袭击倒是也给了弗兰瓦尔将军一个机会、一个将那该死的、狂妄自大、愚蠢不堪的贡德比诺上校解除职务的机会。这个时候,便是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也无法保住这个愚蠢的上校的职务了。就便是萨科齐总统也保不住这个蠢货了。

想到这里,弗兰瓦尔将军很是爽朗的笑了起来,这位传统的法国军人选择给自己点上一支雪茄,算是来用这种方式庆祝。窗外的雨早就停了,倒是有些晚风吹来进来,凉飕飕的。

将军走到窗前,看着那片被冲天而起的火光给映红的地平线处,冷笑不已。该死的杂种,你的军人生涯也是该结束了,等待着你的将是军事法庭、解职、退役的结果吧。

一颗子弹忽然从对面的楼内飞射而来,尖锐的弹头在一瞬间便是带着灼热洞穿了将军的额头。飞旋的子弹带着巨大的动能破入将军的脑袋之中,因为颅骨撞击的原因,子弹在顷刻便是变形了。弹头翻滚着、将整个脑组织顷刻之间便是被绞得稀烂,

一股血箭从被弹头给撞飞的后脑头骨处飞溅出来,掺带着白花花的脑浆,一起喷溅在地板之上。满地都是狼藉的血雾,办公桌上的文件也被飞洒上点点的血滴。

花白的头发满是猩红的血色,夹在指间的雪茄如同滑落的流星,坠下楼去。弗兰瓦尔将军那失去生命的躯体轰然的倒地,重重的摔砸在地板之上。血从脑后弥散开来。

听到动静的副官匆忙的冲进门内来,他们没有听到任何的枪声,只是弗兰瓦尔将军倒在地板时的那声动静让这些随从副官们意识到了情况似乎有些不是太妙。

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当他们撞开门冲进来的时候,却是这样的一种情形。没有人不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将军笔挺的军服之上满是鲜血,那曾经让他引以为傲的勋表之上都是被鲜血给涂满。他花白的头发此时已经被鲜血给染红,弗兰瓦尔将军便是这样的死去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面给愕然了。法国军队在越南的最高指挥官、法国陆军EMF-2指挥官居然会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被刺杀了。这样的情景是谁也没有想象到的。很显然,谁都被惊呆了。“封锁街区,搜查每一栋建筑物。”一名少校终于醒过神来,率先发布了命令。

整个西贡再一次的混乱起来。整个EMF-2所在地-市政大楼所在的街区上到处都是充满着军人。一辆辆涂有蓝白红三色军徽的法军轮式装甲车和卡车停满了街道。愤怒的士兵们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冲进每一栋建筑、踹开每一扇门,士兵们逐屋搜查着每一个房间。

弗兰瓦尔将军遭到刺杀的消息几乎使得正在包扎伤口的贡德比诺上校昏厥过去。虽然上校很是恨透了这个老家伙,曾经不止一次的诅咒过弗兰瓦尔将军。可是当消息传来的时候,贡德比诺还是觉得难以接受。这倒不是因为将军的死讯,而是因为这事发生得太不是时候了。

上校知道,弗兰瓦尔将军被刺杀,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堂堂法国军队在越南的最高指挥官、法国陆军EMF-2指挥官居然会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刺杀了。这对他这个‘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指挥官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解职是难免的了。

“找到是什么人了吗?”上校忍着伤口的疼痛,皱眉问道。

“还没有,只是在街对面的楼顶上找到一支SVD狙击步枪!”副官回答说到。

“哦?俄国人的德拉贡诺夫狙击步枪?”上校皱起眉头,这片土地上,最不缺少的就是俄制武器和中国仿苏制武器,小到枪械和手雷,大到飞机坦克。“那让他们尽快将枪送过来。”上校挥挥手说到,也许从枪支上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副官尴尬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方才说到“EMF-2称那枪被设置了诡雷,已经炸碎了。”

贡德比诺上校倒吸了一口冷气,太熟悉不过的手段了,和今晚的袭击简直是如出一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