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计定山中 五、牛刀小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6/


小山只比我小几个月,一直也跟着我们学了一些招式,但他毕竟不到十岁,说到打架,他无论如何不能与我相提并论,我叫我姐给我做了沙包、沙袋等,从六岁就可始复习我上世的格斗术,每天的跑步,上下山,俯卧撑,两只手上老茧累累,按小说中描写的,那就是外家功夫了,跑步练的是气,简单的也可以叫内功。小孩子们都到吴文那学点学问的,我有那么点霸气,所以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们都挑战过我,也合伙对付我,结果是我成了他们的老大,小山是其中最忠实的一个。他家里人也不知怎样想的,放任小山跟着我混,也只有他偷偷跟我去北京,我才会同意,换了第二个,我早把他撵回去了。

回到灵寿城,我和小山又停留了一天,(毕竟我们不是铁打的,每到一段路到了城镇,都会停留休息一下。路上不光是走路,也坐过大车,一些大车是要收钱的)第二天起来,买了些东西,吃过饭,又继续回家走。

在河北西北部与山西省的交界处,有个王村,村里有那么一伙人,散时为民,聚时为匪,东一抢,西一劫的,他们或数人或十数人,撞谁抢谁,不但图财,为了安全,还要人命,很多无辜的人在他们手里送了性命。今天他们正守在我和小山途经的一片树林里。领头的叫王四,三十多岁,他看上去老实巴交,但其实心狠手辣,图财又害命就是从他开始的。他对着同伙的另七个人说:“最近没捞着大生意,为了彩头,今天的第一桩生意,不管男女老少,照做不误”这动员就把那七个的心思给动活了。“狗娃,你什么时候把阿花娶过门?”“现在不是缺点钱吗”“大牛,你老婆怎么还不生,要不要帮忙呀?”“你叫你妹子来帮吧!”就在他们开着荤笑时,有人说:“买卖上门了。”他们一时有点兴奋,也有点忙乱,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很快就要把小命丧送在这里,上得山多终遇虎。

路上走过来的正是我和小山,感觉肚子叫的我俩从各自的怀里掏出带有体温的烧鸡腿正啃得起劲,一边叫着好吃。所以并没有一开始就发现这班业余土匪。当发现不对劲时,那八名家伙已拦在了路上,也许是看不起我们,不包抄不算,还隔着二十多米就现身了,他们有的拿短棍,有的拿尖刀,也有空手的,明显是坏人,就差在他们额上写上那两个字了。他们发现拦住的是两名小孩,本有点失望,但我俩手上的烧鸡腿和背上的包袱,说明我俩还是有点油水的(遇见油水不是他们的幸运,因为油水的主人是煞星)。跑的话,我估计我可以跑掉,但小山可能就跑不掉。但我是不会跑的,几个毛贼我还不把他放在眼里,对付不了他们,我也就白穿越了。我们停下脚步,大声问他们:“你们想干什么?”心里希望附近有人,能声援一下我们也好啊!帮助不怕多嘛!可惜这个鬼地方人烟稀少,只有过路人,要不这些家伙也不会选这么个地方。在向对方问话的同时,我对小山说,做好用枪的准备,今天看来不能善了,到时你就往死里打,胸部体积大,你就用枪照他们的胸部开枪。我吩咐完小山,两人就把背有的包袱放在地上,人则往后退。吃了一半的鸡腿也扔了(可惜了我的鸡腿),我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一边看着那些劫匪。那个王四哈哈笑着大声说:“干什么?超渡你们,上。”劫匪们乱哄哄的围了上来,还有十米时,他们征住了,因为有三支手枪正对着他们。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出。他们脑海一片空白。枪响了,王四是第一个倒下的,子弹打在他的眉心,另外七个都是大腿中弹(我故意的),倒在地上嚎叫!八枪都是我打的,其中一支枪的子弹已打完。我一边为空枪换弹匣,一边对愣在一边的小山说:“你这个笨蛋!我要你为他们补枪!”小山迟疑了一会,在受伤匪徒的求饶声中打了一枪,子弹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又一枪,打在了地上,我说:“不要浪费子弹,把他们当成狼,这些狼刚才要吃我们的,我们要为民除狼,如果你不敢打狼,把枪还给我!”小山大吼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对着那些靶子开枪。我则在一旁戒备。小山巳打了七枪,他还在扣动扳机,我大声的叫:“换子弹!”小山第二匣子弹的最后一颗弹壳飞出了枪膛,地上的劫匪巳没有一个能动的了。

我对着最后一个还能睁眼的家伙的心脏打了一枪,捡起我们的包袱,赶紧把还在发征的小山拉走,免得他呕吐时还要面对血淋的场面,那些尸体自然有人会处理的。我想:就算那些家伙身上有几个小钱,就留给收尸的吧!

离开那片树林很远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我对小山说:“小山,你好勇敢哦!比我以前厉害多了。”“老大,你以前就杀过人了吗?”“没有,猫啊狗啊的杀过不少!”虽然我不断的说话以转移小山的注意力,但他还是吐了!也太难为他一个这么不到十岁的孩子了,经此一次,如果小山挺住的话,对他以后的人生将会有很大的帮助。看看四周没人,我打开装子弹的包袱,把两人的弹匣压满子弹。我很正经的对小山说:“小山同志,你经受住了考验,现在,你所用的那把枪,正式归你了,不过,你要节约子弹,这都是要钱买的!”说到枪,小山吐得发白的脸上又泛起了一点红色。

在回到村边的时候,我还是要求小山先把枪让我保管。在灵寿买的东西我分了一份给小山,叮嘱他:如果他家人问起钱哪里来的,就说是我半路上捡的,有什么解释不了的就往我身上推。小山一一答应了。一进村我就大叫:“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村里一阵骚动,他们平静了一阵的生活水面又要泛起涟漪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