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徐蚌:1948》 第一章大战前夕 马林少校(23)

姐夫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size][/URL] 马林随父母去香港度周末后回到新加坡。星期一上课时,依莲的座位空了整整一个上午。马林一打听依莲没有向校方请假,他担心依莲出了什么事,放了学就直奔依莲家去。她家门口挤满了人,屋里还来了警察。马林心头一紧不希望有什么不幸的事降临,他拨开人群来到依莲家门前被警察挡住,他自报是依莲的同班同学和好朋友,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


马林随父母去香港度周末后回到新加坡。星期一上课时,依莲的座位空了整整一个上午。马林一打听依莲没有向校方请假,他担心依莲出了什么事,放了学就直奔依莲家去。她家门口挤满了人,屋里还来了警察。马林心头一紧不希望有什么不幸的事降临,他拨开人群来到依莲家门前被警察挡住,他自报是依莲的同班同学和好朋友,警察当即扣留了马林,这时上吊自尽的依莲妈妈刚被警察平放在床上。

“依莲在哪里?”他心急如焚地问警察。

警察用怀疑审察地目光打量他,反问马林:“你和依莲小姐的关系很不一般是吗?”

单纯的马林默认了,问警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依莲的妈妈?怎么会……”马林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进依莲家门见依莲妈妈竟见到这种悲惨情形,他的心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沉重打击。他从没见过心上人的妈妈,那是他和依莲的约定,等时机成熟再向依莲妈妈挑明他们的关系。

警察更怀疑马林了,和依莲关系不一般却不知道死者就是依莲的妈妈。“你跟我们去警察署。”

随后马林被带回警察署接受侦讯。得知依莲的死讯马林如雷轰顶几乎当场昏过去。在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面前,马林承受着巨大打击挺住自己,迫切要知道依莲是怎么死的。“告诉我,依莲是怎么死的!”

“你能挺得住?你刚才就差一点昏过去。”警察说。

“告诉我!我能挺住!我要知道真相!告诉我!”一脸英俊青涩的马林当着警察的面怒吼起来。

警察告诉他:星期六晚上依莲从夜校上完课回家路上被几个地痞流氓劫持施暴,依莲拼死反抗,他们将她轮奸后又残忍地杀人灭口,警察署接到报案赶到现场时依莲已经停止呼吸,依莲妈妈得知女儿惨遭厄运后在家中上吊自尽。后来警察经过调查确认马林与依莲的死无关才放马林回家。

林少校全明白了,用东北话恨恨道:“妈了个巴子,这两个畜生撞到你枪口上了!死有余辜!”

“土生土长的女人是野山花,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是花园中的玫瑰,不管是野山花还是玫瑰,女人的性别是天生的,都是一样的,强奸女人是人干的事吗?”马林杀了人可气头还没消。

“这姑娘祖上一定积大德了,才会遇上你这好人。”

“小日本糟蹋中国女人还少吗?要是那两个畜生得手,人家姑娘还怎么活。这两个畜生王八蛋!”

“我还是头一回听你说起自己的恋爱史。”

“莲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是国立中学的同班同学,为了供莲读书,她妈妈吃尽了苦头,做了一个母亲能为子女所能做的一切。有一次我病了,莲晚上去夜校上课回来,半路上遇到了几个地痞流氓……,忆莲受不了,觉得没脸见人就寻了短见,忆莲是她妈妈活在世上的全部希望,女儿没有了,她就上吊了……”

林少校尊敬而歉意道:“对不起,长官,我不该揭你的伤痛。”

马林叹了口气说:“都过去了,十一年了。就是遇上这种事情就想杀人。”

“你说国军里也会有人干这种糟蹋女同胞的事吗?”

“难说。不过要是让我撞上,我照样毙了他妈的!把那些畜生的阴茎割下来喂狗!This hateful war!”

“This hateful war!该死的战争!的确是这样。”林少校只不过用中文重复了马林的英语。接着以敬重地语气说:“长官一身正气,令人敬佩!”

马林想起自己刚进来时好像林少校要对他说什么,就问:“刚才我挡了你的话。你好像有什么事?说吧。”

“哦,不,没什么事。”

“真没什么事?”马林认真看着林少校。

“真没什么事。”其实刚才进来时林少校口袋里揣着一封信和一张照片,信是家里寄来的,信上说一个远房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大学生,还把那姑娘的照片也附在了信中,他原本想和马林说这件事,拿人家姑娘的玉照让他帮参谋参谋,俗话说旁观者清嘛,不想马林今天飙车飙出了两条人命,还头一回说起自己的初恋史和莲姑娘母女的悲剧。林少校按下自己的事不说了。

“报告!”门口传来是潘少尉熟悉的声音。

“进来。”

潘少尉进来一个立正:“报告长官,威利斯MB清洁完毕!请长官检查。”

马林此时心绪不佳哪有心思检查,林少校瞅瞅潘少尉,又看看沉默不语的马林,摆了一下手示意潘少尉退下。潘少尉瞄了一眼马林长官不悦的脸色不明其中原因,但还是知趣地赶紧退下。

潘少尉来到洗涤一新的吉普车前开门跨进驾驶位,用手上干净的布认真擦拭方向盘、仪表和操纵杆。他曾是众多竞争特务营营长助手的军官之一,起初马林看不上潘少尉,因为他长相一般个头又小,虽然履历上写明系中央军校毕业参加过的对日作战及所立等级战功。马林为挑选到自己满意的助手首先将竞争者一一过目,潘少尉第一关差点没通过,马林对他的个头实在不敢恭维,是林少校一句“个头小人机灵”让马林让潘少尉过了首关。接下来马林少校的做法与常规相反,他不是向竞争者提问题,而是要竞争者向他本人提问:“向你未来的长官提一个问题。”而且提问范围不受限制。所有人奉命照做,各种提问可以说五花八门,但潘少尉白纸黑字的提问一下抓住了马林的眼球:我想了解美式威利斯MB作战吉普的来历。长官能告诉我吗?

马林和副手林少校面试潘少尉,少尉镇定自若面对两位考官,这一次将决定潘少尉的去留,他知道左边这位军官,就是力克群雄打败了19军各路英雄从而出任19军特务营首任营长的马林少校,右边是马林少校的副手林天镇少校。马林看看潘少尉,拿起少尉写着提问内容的纸说:“你的汉字写的漂亮,笔划顺畅有力,像是专门练过的。”

潘少尉挺直上身紧靠椅背目光直视前方回应道:“请问长官,这和我提出的问题有直接关系吗?”

马林微微一笑,看了看林少校低声说:“有点个性。”

马林少校是以书面形式回答潘少尉的问题的,马林念道:“这种双座美式吉普是一种专门为军队和战争服务的轻型军用车辆。1940年美国军方向国内生产民用汽车的厂家公开招标,对这种军用车辆的性能提出了苛刻的要求,整车重量不得超过650公斤,这个重量只有标准汽车重量的一半,军方的主观愿望是这样的重量四名士兵就可以把它抬起来行走,而且应招厂家必须在招标后49天内将样车送交美国军方。但在最后有关车辆四轮驱动与坚固耐用性上军方对厂家做出妥协。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后,卷入战争的美国需要大量的军用车辆装备部队,使这种吉普车得以大量生产。它一开始并不叫吉普,当时美国军方管它叫GPV,是发布新闻消息的记者根据发音将JEEP登上报纸上从此名声大噪。它结构简单坚固耐用和别具一格的外观使它在军人眼中极具魅力,像戴将军就宁愿乘坐威利斯MB吉普也不坐轿车。回答完毕。少尉。”

潘少尉一个立正,目光直视正前方表情肃然:“谢长官!长官刚才说的话我全记住了。我很满意。谢长官!”

“是嘛?”马林笑着瞅瞅林少校,目光又转向挺胸立正的潘少尉:“你为什么对威利斯MB吉普感兴趣?”

“因为我爱这玩意儿。它真的太爽了!”

马林和林少校笑了。

“什么理由?少尉。”马林问。

“请问长官,喜欢一样东西需要理由吗?好吧,那就说一条:瞧它的模样就像自己手臂上的肌肉。”

马林又和林少校再次交换眼色,看得出马林的眼色更兴趣更主动些,他对小个子但直率朴实的潘少尉产生兴趣了,他注视着小个子潘少尉严肃地问:“你说你把我刚才关于威利斯MB所说的话全记住了?”

“是,长官。我全记住了。”

“这么说能一字不漏复述一遍喽?”

“是的。长官。”潘少尉目视正前方回答。

“一字不漏?”马林盯着潘少尉口气强调。

“是,长官。”潘少尉保持立正姿势。

“完全没问题?”林少校也问了一句。

“是的!长官!”潘少尉胸部一挺,十分自信而有把握,语气也明显加强了。

“那开始吧。”马林往后靠上椅背抱起双臂,目光对着潘少尉。

潘少尉果然记忆力超群,将马林写在纸上的回答内容一字不漏复述了一遍。林少校和马林交换了满意的眼色。这个眼色基本敲定了潘少尉。最后一关是洗车。在相同的时间内,溅了一身泥巴的威利斯MB吉普,潘少尉洗的比谁都干净。勤快机灵敬业,最后马林选中了他给自己当助手兼司机。潘少尉如愿以偿进入19军响当当的特务营。

见林少校从营部出来,潘少尉急忙开门下车,上前向林少校一个立正,然后瞅瞅营部门口,问:“长官今天怎么了?”

林少校不想回答,就前后左右瞅了瞅吉普车,笑着夸道:“一尘不染。过了。”

潘少尉靠近林少校问:“长官他今天到底怎么了?绷着个脸。是不是我惹他什么了?”

林少校只说了一句:“这兵荒马乱的,女人最遭殃。幸亏你爹妈生了你是个带把的。”林少校拍拍拍潘少尉的肩头颇感慨地:“感谢你的父母双亲大人吧。”

这哪跟哪啊?潘少尉一头雾水,想问个究竟,林少校背着双手走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