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向女学生求婚遭拒千里携硫酸报复

LLLWGH 收藏 2 86
导读:两年师生情   老师表爱意   记者经过7个多小时跋涉,找到了被男友恶意毁容的秀娟的家。   已容颜尽毁的秀娟拿着昔日长发飘逸、充满青春活力的照片,噙着泪水向记者诉说了自己的不幸。   现年23岁的秀娟家乡坐落于黔桂交界的一个偏远落后的小山村,距离独山县城70多公里,当地属于典型喀斯特岩溶地貌,山多石多,平地少耕地少,水源奇缺、经济贫乏。   2003年9月至2005年6月,秀娟在离家几公里外的尧棒乡中心学校读初中,该校33岁的青年教师柏茂周担任他们物理课程。   柏茂周

两年师生情


老师表爱意


记者经过7个多小时跋涉,找到了被男友恶意毁容的秀娟的家。


已容颜尽毁的秀娟拿着昔日长发飘逸、充满青春活力的照片,噙着泪水向记者诉说了自己的不幸。


现年23岁的秀娟家乡坐落于黔桂交界的一个偏远落后的小山村,距离独山县城70多公里,当地属于典型喀斯特岩溶地貌,山多石多,平地少耕地少,水源奇缺、经济贫乏。


2003年9月至2005年6月,秀娟在离家几公里外的尧棒乡中心学校读初中,该校33岁的青年教师柏茂周担任他们物理课程。


柏茂周对秀娟的学习和生活都格外关心和照顾,思想单纯的秀娟认为是正常的师生关系,因为柏的年纪比她大10多岁,加上又是邻村人。可是,就在秀娟初中毕业之际,柏茂周公开挑明:他喜欢她,想和她正式恋爱。秀娟默认了。


2005年7月,秀娟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于次年2月南下深圳与两个姐姐一起加入打工队伍。秀娟在深圳打工期间,仍与老师柏茂周保持着“秘密”的恋爱关系。2006年国庆期间,柏趁学校放假之机,赶到深圳与秀娟共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假期。


由于受当地传统思想和民族习俗的影响,身边的老乡好友纷纷提醒,不能搞“地下活动”,要谈恋爱就光明正大,双方家人要知道。


2007年春节期间,秀娟从深圳回家过春节,柏趁此机会带着猪肉、酒、糖及衣服等礼物,托媒人亲自赶到秀娟家里说亲。秀娟的父母及家人初步了解他俩的感情和柏的家庭情况后,没有阻拦他俩的恋爱关系,认可了这门亲事。


恋情突变


反目为仇


秀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当时是顶着舆论压力与柏谈恋爱的,因柏茂周不但是她的老师,并且年纪悬殊较大,这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偏远山村会遭人议论和指责。


通过长时间的接触和交往,秀娟发现柏茂周的脾气暴躁、性格古怪,与同事之间很少往来,与寨邻家族间的关系也不融洽。


令秀娟及其家人感到更为不满的是,2007年2月28日,尧棒乡三棒村柏茂明家立新房摆喜宴招待亲朋好友,作为家族成员的柏茂周也到场祝贺。当晚,柏茂周与柏茂华因为一件小事发生抓扯。气急的柏茂周用硫酸行凶,造成柏茂华的面部等不同程度受伤,柏茂华至今还在向他索赔医药费和误工费等相关费用。


经过这件事,秀娟及其家人都认为,柏茂周这个人性格不好,决定终止往来。远在深圳的秀娟及时给柏写信、打电话和发短信挑明终止彼此的恋爱关系。但是,柏茂周不愿意,坚持表示要与秀娟继续好下去。


2007年“五一”长假期间,柏茂周赶到深圳,要求秀娟答应他俩继续保持恋爱关系,并着手正式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是,决心已定的秀娟没有答应,经双方协商,最终达成以秀娟及其家人赔偿柏茂周的彩礼费、交通费等相关“经济损失”3500元而一刀两断。


几天后,柏茂周带着沮丧和记恨的心情回到尧棒乡。秀娟的父母也及时退还了柏的这笔“经济损失”。案件核心提示


2年前,独山县尧棒乡中心学校物理教师柏茂周与自己的学生秀娟谈恋爱,秀娟初中毕业之后南下深圳打工,彼此在进一步交往中,秀娟以与柏茂周性格不合提出分手。自认为感情受到伤害的柏从家乡携带硫酸赶赴深圳,用硫酸将秀娟容颜尽毁致一级伤残。


2008年1月8日、6月24日和11月3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共三次开庭审理了此案。记者对这场师生恋引发的硫酸毁容案进行了详细采访。容颜尽毁的秀娟


回到家乡的柏茂周越想越不甘心。7月11日,柏茂周趁学校放暑假之际,携带一瓶硫酸赶到深圳找秀娟“讨说法”。


7月13日下午,柏茂周来到秀娟工作的深圳市宝安区某厂门口等候。当晚7时许,当秀娟下班走出厂门回宿舍,途经一座人行天桥时,躲在桥下的柏茂周突然出现,将事先准备好的硫酸泼向秀娟后逃之夭夭。


秀娟被同行的工友立即送往宝安区沙井镇医院急救。


老父助警方为女儿缉凶


当时,躺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病床抢救的秀娟长时间处于严重昏迷、神志不清的状态,给警方及时排查、锁定嫌疑人缉拿凶手带来一定困难。


不过,秀娟的父母经过认真“搜索”身边的社会关系人物,最后还是怀疑是曾与女儿谈过恋爱的教师柏茂周有重大嫌疑。


秀娟的父亲吴胜志还打听到,柏于7月20日回到学校领取工资时,有同事发现他的手用纱布包裹着,同事们问其原因时,他解释是被开水烫伤的。


8月6日,吴胜志南下深圳,向宝安区警方提供了关于柏茂周与女儿交往结怨的详细经过。


8月16日,深圳和独山两地警方在独山县麻尾镇将柏茂周抓获。柏茂周对其携带硫酸伤害秀娟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三次庭审


凶犯认罪


2008年1月8日、6月24日和11月3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三次开庭审理了柏茂周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


在法院依法庭审中,35岁的柏茂周对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其提起的公诉没有意见。


但是,柏茂周辩称,他从贵州带硫酸到深圳是为了“防身”,担心被秀娟新男友殴打,他对她的伤害,是因为伤心之下一时失控。


柏茂周还辩称,他和秀娟虽然没有领结婚证,但早已是事实婚姻关系,双方订了亲,他们的关系也得到了亲戚朋友的认可。并当庭对曾经的恋人秀娟说他愿意对秀娟负责到底,坐牢出来以后如果她还没有好的归宿,他愿意娶她为妻。


11月3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了此案,由于秀娟的家人经济困难,没有赶到深圳出庭。当日,没有当庭宣判结果。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巨额医疗费


压垮一家人


如今,秀娟经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全力救治,性命虽然保住了,但已是容颜尽毁,全身烧伤面积达25%,面部烧伤面积达80%以上,左眼已无法医治,左耳失聪,手无法正常动作。2007年11月9日,经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为一级伤残。


秀娟在深圳医院救治期间所花医疗费全部是家人向亲朋好友、信用社贷款和厂方垫资,共计10多万元,总算将伤情稳定。


2008年6月26日,已实在无力承受高额的医疗费的吴胜志将女儿接回老家慢慢调养。医生认为,要使秀娟的伤情得到较好的转变,需要尽快进行植皮数次,预计需花费30多万元。


令秀娟及其家人头疼的是,即使法院依法判令柏茂周赔偿28.24万余元的相关费用,但是就目前柏茂周及其家庭经济状况来说很难兑现。法院执行也困难,真不知该怎么办。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