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二十四 没钱用我们想去偷东西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二十四 没钱用我们想去偷东西卖


下午两节课第一节是体育,第二节是物理,我因为喝的有点儿多干脆就没去,刑力强和大疤楞、宋建国三个人看我不去上课干脆也就没去,陪着我在刑力强家睡了一个多小时。这刑力强是独生子,父母都不在这边,奶奶对他是极其疼爱,看他领着几位同学回来忙问:“强,中午怎么没回来吃饭?下午不上课吗?你们脸怎么都那么红?……”

刑力强见奶奶问的啰嗦,不耐烦的答道:“没事,下午老师都去开会,我们就放假了!”说完,刑力强也不等他奶奶再说什么,领着我们就去了他的屋。

可我觉得刑力强对他的奶奶态度很不好,边跟在他后面向屋里走边喊了一声:“奶奶!”

这老太太却对孙子的态度很不以为意,看我们进了刑力强的屋,又追在后面在刑力强准备关门时喊了一句:“强,你们要不要喝水?是喝白开水还是沏点儿茶?”

刑力强看着我们几个问道:“喝什么水?茶还是白开?”

我在刑力强屋里的沙发上一躺,答道:“随便!”

许彬道:“就白开水就行,沏茶太麻烦,还得等!”

刑力强又看了看宋建国,宋建国也说:“白开吧!喝点儿就行!”

看大家都表了态,刑力强隔着屋门向外面喊道:“白开水!”

他奶奶在外面高声应了一句:“好!马上!”

不过半分钟,这老太太就端着一个茶盘进来了,茶盘里面装着一壶白开水和四个洗得干干净净的玻璃杯。看老太太进来,我赶紧站起来又喊了声:“奶奶!”宋建国和许彬也赶紧跟着站起来叫了两声:“奶奶!”

老太太笑着道:“坐,坐,你们坐,我给你们倒水!”

刑力强怕他奶奶在我们会拘束,不等老太太放下茶盘就对老太太喊道:“奶奶,你回屋歇着去吧,我们下午不上课在家里睡会儿觉,你别总听收音机了!”

老太太看着孙子笑着连连说了两声:“明白,明白!”然后又对着我们几个说道:“你们来家里别客气,就象在自己家一样,要什么就让力强去拿!”

我们几个忙道:“谢谢奶奶,谢谢奶奶!”

刑力强在一旁道:“奶奶,你就别啰嗦了,快出去休息吧!”

老太太看着我们又笑了笑,最后又瞧了瞧孙子,笑着转身出去了。

等老太太关上门,我横了刑力强一眼:“你对你奶奶怎么那态度?”

刑力强笑着道:“没事,我和我奶奶这么都习惯了,其实她疼我,我跟她也比跟我父母亲,说话是这么说,可心里我可爱我奶奶了,就是你们觉得不习惯而已!”

听他这么说,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界上的爱有很多种,有很多爱的方式也不为其他人了解、理解,所以不要用自己的尺度去衡量别人,也许你认为是对的东西,其实实际上确是错的,毛主席说的很对,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下午放了学,小豆子、黄海东、刘奉启等一帮人找了来,正好我和刑力强几个人也睡好了,听见小豆子他们在楼下面一喊,刑力强伸出头在窗口大声应了一句,许彬伸了伸懒腰问我:“韩永,你中午吃饭时说要去找甄三,咱们真去吗?”

我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让我再想想!”

许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刑力强、宋建国:“这还有什么可想的?!建国说的话其实一点儿没错,现在社会上就是一个大家拿的时代,咱们也是不拿白不拿!”

我扭头瞧了瞧坐在床头的宋建国:“建国,你说呢?”

宋建国笑了笑道:“我昨天不久说了么?咱们随大流,这其实没什么!”

我又看了看刑力强,刑力强也是点着头极力表示赞同,我猛地下定决心:“走,找甄三去,咱们也弄点儿钱花花,这没钱真是不好过!”

听我下了决心,许彬几个人全是笑逐颜开,嚷嚷着找到车钥匙几个人就忙着向外走。刑力强的奶奶怕我们需要什么东西也一直没睡,这时看我们出来要走就从自己的屋里走出来:“你们这是要走是吗?都睡好了没有?”

我和宋建国忙向老太太答道:“奶奶,我们睡好了,现在出去玩会儿!”

老太太笑着对我们说道:“你们这些孩子真乖,真有礼貌,家里大人一定教育的很好!”说完她又看看自己的孙子:“强,出去可别和人家打架,想着早点儿回来!”

刑力强拉开他家的家门让我们先出去,随口对他奶奶道:“知道了,奶奶!”

老太太一直把我们送出屋,我和宋建国又和老太太说了声:“奶奶,再见!”

老太太笑着瞧着我们,还和我们挥了挥手说道:“再见!”目送着我们下了楼。


等到了楼下,小豆子他们早等的有些着急了,许彬把我的话和大家一说,这些人全都乐坏了,我问小豆子:“下午没什么事吧?章老师去教室了吗?”

小豆子摇着头道:“没事,章老师一下午也没露面!”

我放心的点了点头,刑力强和宋建国两个人这时也捅开了自行车,许彬骑着曹海的自行车问我:“咱们现在就去吗?这时他们哥儿俩多半在家!”

我冲他一挥手:“说去就去,就是今天找不到他俩也要去!”

许彬喊了声:“明白!”骑上曹海的自行车带着曹海第一个向他们家的方向骑去。


许彬家和刑力强家离的不是很远,骑着车不过七八分钟我们就到了许彬家住的楼群。许彬先给我们指了指他家住的楼,随后继续带着我们向他家前面的两栋楼骑去。

到了甄三兄弟住的那栋楼下,我们找了一个不碍事的地方把车全都支好,许彬向我说了一声:“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喊甄三!”

我点点头,许彬跑着去喊甄三了。

还没等一支烟抽完,许彬领着一个瘦瘦的、和我们岁数相仿的半大小伙子来到了我们的跟前。他领着那半大小伙子到了我的跟前,指着我对那小伙子介绍道:“这就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韩永韩大哥,想必这一阵你也挺别人提起过,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

这小伙子不等许彬介绍完就亲热的喊了我一声:“大哥!”随后马上接着道:“这几个月总听人提起韩大哥,今天能认识韩大哥我真的挺高兴,以后还望大哥多照顾我们兄弟些!”这小子也是很会说话的主儿,这几句话说下来让人感觉舒舒服服。

我点点头,打量了打量这小伙子,人很瘦,看着也很老实,可眼睛里偶尔也流露出狡诈,只不过是稍纵即逝,看来骨子里还是挺有主意,看我嘴里叼着的烟快抽完了,这小伙子马上从兜里掏出一盒恒大的香烟:“大哥,你抽这个!”

许彬这时给我介绍道:“永哥,这就是我说的甄三!”

我点点头,接过甄三手里的恒大烟,甄三马上就又给我点上了,随后他立刻把手里的烟给周围的人散去,同时满脸陪着笑。等他把烟给大家都发完,我脸上稍微带了点儿笑向他说道:“甄三,我们是没事也不找你,听大疤楞说你手头挺富裕的,可我们哥儿们却连烟都买不起,你看看是不是帮助帮助我们?我们也不贪心,一个礼拜帮个三块两块烟钱就行!”我故意把帮助帮助说的语气重了些,甄三当时就听明白了,他马上陪着笑脸对我道:“大哥,你的意思我明白,可这事真的有些不好办,要是前一阵的话,这话肯定没的说,只是这几天,只是这几天,……”他一连说了两个只是这几天,脸上同时露出很难为的神态。

许彬见状立刻骂道:“甄三,你丫装什么孙子?!你天天好烟抽着,还总去商店买好吃的,现在我大哥让你拿几块钱用你却说不好办,你丫是不是找打呢?!”

甄三看了许彬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许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哥儿俩没什么人,现在有个大哥想拉我们兄弟,我们还敢装孙子?只是这几天真的弄不来东西了,我们哥儿俩也不瞒你们,一直就是去北蓟钢厂弄点儿铁卖了找几个钱,其余的东西我们能弄来的少。这几天因为我们哥儿俩去钢厂那料堆去的多了,那些工人看见了我们就特注意了,我们俩看他们注意我们了,也就不敢再弄了,所以这几天我们哥儿俩也没什么钱花了!”

我听着甄三的话,觉得他说的是实话,可现在这是我们唯一能来钱的路子,放过了就不再好找,所以我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那别的地方你就弄不来钱啦?”

甄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旁的一大群兄弟,想了想小声道:“别的地方到是也能弄来点儿东西,只是都比钢厂那料堆看得严,那料堆平时看着的人只有两三个,只是因为我和我弟弟去的太多了让他们有印象了,所以他们才特别注意我们俩。”说完他眼珠转了转接着道:“要说弄钱,这弄铁是最简单最安全的,换了弄铜什么的,到废品站去卖还要拿户口本,弄不好就可能出事,所以弄铁我觉得是最安全的!”看我等他说完这些我没搭话,甄三心里可能有些摸不着底了,他瞅着我的脸色又马上说了起来:“一斤铁能卖一毛钱,大哥,看着你们这么多人,我这里倒有一个主意,不知道你觉得行不行?!”

我心里盘算了一下,知道他目前不敢和我耍花招,就把抽完的烟屁朝地上一扔,轻声道:“有什么主意你先说说看,如果行我们就照着你的主意办!”

甄三笑着喘了一口粗气道:“其实我这主意也没啥,就是看着你们人挺多,如果你们换着班的去弄铁,……”甄三的话没说完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冲他挥了挥手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这头几次去你得带着我们,给我们做个指点!别让厂子里的人抓了我们!”

甄三笑着连说了几个明白,最后道:“就是以后有什么好事我也会告诉韩大哥的!”

我点了点头,冲他道:“别和我们耍心眼儿,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甄三赶忙说了几个不敢,刑力强、许彬几个早等的心急,一个劲儿地向我使眼色,可我这时却在想一个问题:“铁偷出来怎么拿?怎么去卖?拿什么东西去装呢?”

我脑子里想着,眼睛就四处乱看,当我看到兄弟们背的书包时,我的心底立刻亮堂了。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