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部队生涯

老练的游击队员 收藏 128 378
导读:我89年入伍,在摩托化部队,记得作火车然后做汽车,走过很久感觉很漫长来的营房,其实那时我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在礼堂前我们一队一队站好,随着部队领导喊话,我分到了77分队新兵班,陌生的一切既感到新鲜又感到单薄,毕竟谁都不认识,看到营房是苏式的老营房,一头是连部连首长和文书再那,然后是一排、二排、三排其次就是我们新兵排,远处看到屋里灯光不是很明,我们匆忙在班长的带领下走了进去,屋里比较大上下床可以10多张,有的住着人有的空着,我看着几张陌生的面孔,大家也打量着我,班长给我安排一个靠北墙的上铺,让我收拾一下说饭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89年入伍,在摩托化部队,记得作火车然后做汽车,走过很久感觉很漫长来的营房,其实那时我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在礼堂前我们一队一队站好,随着部队领导喊话,我分到了77分队新兵班,陌生的一切既感到新鲜又感到单薄,毕竟谁都不认识,看到营房是苏式的老营房,一头是连部连首长和文书再那,然后是一排、二排、三排其次就是我们新兵排,远处看到屋里灯光不是很明,我们匆忙在班长的带领下走了进去,屋里比较大上下床可以10多张,有的住着人有的空着,我看着几张陌生的面孔,大家也打量着我,班长给我安排一个靠北墙的上铺,让我收拾一下说饭马上就到,我边收拾边和其他人聊天,他们说是河南的白天到的说晚上是陕西的还没到,对了还有两个唐山的,当时说是关系,现在来说其中一个是我现在单位亲戚,当然那时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是饭做的特别还是和家里做法不一样,面条连汤带水的吃的很香,锅也很大,我吃了三碗,回味不错,这时班长没吃,到是整了杯茶水,打开一瓶白酒倒到大白瓷缸子里,半杯,有点花生米,班长又在床头摸索出瓶罐头,是水果罐头那种,一个不大的小刀也没整开罐头,我这时想起我这有起子,那时刚兴起多用起子,算纪念品那种,我就递给班长,又贡献出自己带来午餐肉,班长就要给我倒一杯,我连声说不、不、,其实到那时我就没喝过白酒,也没想去喝,也闻不了那味,班长说我是宁晋的,我说哦,其实那时也不知道宁晋是哪,班长说里你们那不远,我才知道是老乡,虽说不远也是在另一个城市,班长的脸很快就红了,看样子喝的感觉不错,这时我开始打量这位班长,是个上士个头不高有点微胖,穿衣打扮比较朴素,虽说是军人,农家俭朴作风还是依旧,军装洗的比较黄,几乎看不到正绿色,被子和我们又是鲜明的对比,望望班长看看自己,心想我什么时候衣服也黄了,那样也就是老兵了,班长依旧不仅不慢的喝着,旁边茶水喝的次数也多了,班长话也多了,问问这个问问那个,我们拘束的回答着,酒是喝完了,班长望着茶杯说,我喝酒有时不吃别的就喝茶水,意思就是茶水就酒,虽第一次听说,但总能想到部队艰苦,却没想到班长的艰苦,班长让我们早些休息,说早上还要早起打扫卫生,说人到齐了你们就要正规了,然后对我说你个子高到下铺来,我刚整好床铺说白懒得来回调,但是班长要求要执行,我就到班长的床对面,下来才知道下铺比较自在,来回自如,也不是一般人能再的地方,我和班长的感情也就开始了,很快其他地方的战友都到来了,紧张的训练开始了,训练都说苦,对于我说苦中有甜,一是我和班长关系比较融洽,除了训练我俩就在一起,他和我讲他的历史,或讲和部队给哪个科长当过通讯员,老乡如何多,然后带我去镇里,去附近山上,去北京市里,89年虽说北京有情况,我们还是比较舒服,训练强度不是很大。

新兵下连分到一排,一排长那时侯是个士官,刚从蚌埠学校毕业的,也许再那受气多了,来到我们这比较牛气,天天拉着脸好象谁都欠他的,不过军体不错,闹不闹就教我们动作,做扶卧撑,速度有个数有,后来想到这是在军校联出来的,再军校学员比我们要苦的多的多,拉着脸总觉得没人情味,我对他不远不近,不过后来入团到是他一手办的,他是团委书记,我们属于摩托化部队,军事训练不是很多,每天重要是去车场,我们新兵开始学专业,有的开车,有的当班长,有的辅助,我,下了炊事班,指导员专门找我,我和谁谁是战友,你下炊事班,野战部队炊事班比较自在,不用点名出操,保障就餐就可以了,说实话作饭我没水平,不过去了,把一个河南88年兵解脱了,我进了烧火间,我的战斗室,没有赶上披星戴月,顶着晨曦开始,干了三个月,烧坏炉条无数,烧了军用柴油无数,锅没烧漏,磕磕绊绊三个月,从部队烧到内蒙从内蒙烧到部队,内蒙是训练去,烧到上午,连里叫我收拾,说来调令,我轻装上任,上午还没干的褥子别的战友带管了,入团表发给我了,炉条也不管了,剃着葫芦头的我,上了丰田中巴和班长排长指导员说,有时间到陆军学院找我,说不出的滋味,蒙蒙胧胧的离开自己第一个部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