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德军狙击手的故事

九聚氰胺 收藏 10 3210
导读: [size=16]一九四四年六月盟军登陆诺曼底,拉开了解放欧洲大陆的序幕,在经过数月血战之后,德军的抵抗被最终粉碎,开始转入全线撤退。但是在西线的战斗中国防军的各兵种均表现出色,其中狙击手尤其出色。他们在战场的各个角落里射杀盟军的一切重要人员,使其士气严重受挫。甚至有报告指出曾有一个美军营百分之五十的伤亡均由狙击手造成。他们狂热的抵抗精神使其成为战场上最令人恐惧和憎恨的敌人。几乎每个盟军士兵都会提心吊胆祈祷自己不会落入"silent scope"的十字线中。   一位时年十九岁,服役于第一一六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九四四年六月盟军登陆诺曼底,拉开了解放欧洲大陆的序幕,在经过数月血战之后,德军的抵抗被最终粉碎,开始转入全线撤退。但是在西线的战斗中国防军的各兵种均表现出色,其中狙击手尤其出色。他们在战场的各个角落里射杀盟军的一切重要人员,使其士气严重受挫。甚至有报告指出曾有一个美军营百分之五十的伤亡均由狙击手造成。他们狂热的抵抗精神使其成为战场上最令人恐惧和憎恨的敌人。几乎每个盟军士兵都会提心吊胆祈祷自己不会落入"silent scope"的十字线中。


一位时年十九岁,服役于第一一六步兵团第三营m连的年轻士兵 john d. hinton回忆起他是如何在登陆当天就遇上一名狙击手的:当时他和战友们正试图登上海岸,并且在滩头架上一门火炮。可是每当一个士兵想从火炮后探出身来,离他们左边大约八百米左右的一名德军狙击手就会朝他们开枪。 hinton 的好几位战友都被击中,其中一人阵亡,他自己本人的腿也被打中。


英国第三步兵师第九步兵旅第二皇家阿尔斯特营也在战斗初期与狙击手遭遇。在上岸之后,该营奉命夺取 periers sur le dan 东北面的高地。在途中他们俘虏了十七名德国士兵,这其中就有七人是狙击手!


六月七日下午五点,第二皇家阿尔斯特营又接到命令朝深入内陆大约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庄-- cambes 前进。由于村庄四周环绕着茂密的森林和一堵石墙,所以根本不可能侦察德军阵地的部署情况,根据判断,他们估计村中只会有轻微的抵抗。由aldworth 上尉指挥的d连奉命伴随一个坦克连接近村庄。


出乎意料的是,当他们几乎要抵达村口时,突然遭到了守军密集的狙击火力和炮击炮的打击。d连马上分散成两部分,穿过森林从两个方向发起攻击,但是又陷入了德军机枪的致命交叉火力网中。想去拯救伤员的医疗班担架手也被悉数杀死。由于村庄四周被高墙围绕,伴随的坦克几乎无能为力。


aldworth 上尉本人也被击中,没过多久就死了,另外还有一位排长受伤。营长不得不放弃攻击。d连在这次战斗中总共有一名连长和十四名士兵阵亡,一名军官和十一位士兵负伤,四名士兵失踪。


cambes 被证明是一个德军的坚固据点,最终在经过猛烈炮轰后才被盟军最终拿下,村中步满了战死德军官兵的尸体,只有一名受伤的党卫军狙击手被活捉!


被英军狙击小组俘虏的一名党卫军狙击手,注意他身穿的是一件美军m1942式迷彩服。


美军在诺曼底登陆后不久就发现该迷彩服由于和党卫军的四四式迷彩罩服极为相似,所以导致多起误伤事件,尽管进行了一些改进,但情况并无改变,最终在欧洲战场停止使用该服装


六月九日清晨,该营先遣队抵达了卡恩〔caen〕市郊,burges 中尉和他的部下先控制了卡恩西北面的 st. julien,随即缓慢而谨慎向卡恩前进。最终敌人的抵抗很弱,先遣队没费什么力气就打退了他们。可是很快德军的防御就变得异常猛烈起来,顽固的狙击手们朝先遣队开火, burges 中尉被一颗精确瞄准的子弹击中头部,负了重伤。不久又有两名士官被打死。burges 的先遣队被迫撤退。


盟军在诺曼底遭遇的相当一部分德军狙击手曾经在希特勒青年团接受过出色的训练--他们中的一些人都练习过小口径步枪射击。从战前开始希特勒青年团就增加了对成员们的军事训练。许多男孩子都练习过精确射击,如果表现出色则随后会接受全面系统的狙击手训练。当他们将来投入战斗时,已经是一位经过良好训练的神射手了。在诺曼底作战的党卫军第十二"希特勒青年"装甲师的大部分士兵就来自希特勒青年团,这伙狂热的年轻人在经验丰富的军官们指挥下,在卡恩首次接受了炮火的洗礼。


希特勒青年团"神射手"奖章〔hitler jugend schiessauszeichnungen〕在整个大战共授予了三万一千九百零四名希特勒青年团团员


卡恩是一个德国狙击手们的理想战场,可以说,他们完全控制了这里。英国和加拿大士兵不得不对这里每平方米每平方米的仔细清扫,来确是否有那些难缠的狙击手存在--这可是一项十分耗时和危险的差事。


kurt spengler 就是这群知名德军狙击手中一位。他驻守在卡恩东北的一块雷场内,打死了一大批英军士兵,最后他本人在一次猛烈炮击中身亡。


在六月二十六日,一名来自党卫军第十二工兵营第四连的工兵列兵-- pelzmann悄悄埋伏到了一棵小树下,他是个前哨观察员。他首先挖了一个洞,然后盖了块四号坦克上的装甲板,又铺了些草在上面。只留个一个小缝观察敌人,根本没人能够发现到他。透过那个小缝中他打死了大批的英国士兵,直到最后耗尽了所有的弹药。于是他拿着他的狙击枪爬出掩体,朝树上狠狠砸碎。然后抛开枪大喊到:"好了,我已经没有任何弹药了,你们被我干掉得足够多了,现在你可以朝我开枪了!"


一个红发的高个子英国人随即走上前来,抓住 pelzmann 的胳臂,掏出自己的左轮手枪对着他的头开了一枪。 pelzmann 当即倒地毙命。


ss三级小队长 ernst behrens 和其他一些俘虏都目睹了这一切,后来他们被英国人叫去收集战死者尸体,集中到一个指定地点去。在 pelzmann 的埋伏点前 behrens数出了大约三十具英军尸体! 一名名叫 percy lewis 的英国士兵也见证了战争的残酷。当他在第一八一野战团第六营服役的时候,lewis 亲眼所件一个德国狙击手被一位战友处决--因为他的兄弟在一天前被狙击手射杀。在西线,由于这些顽固的德军狙击手造成的巨大伤亡,盟军官兵对他们的态度可以说是冷酷无情的。


不管之前盟军对狙击手是什么看法,但是从诺曼底战役开始,这群"寂静杀手"越来越让他们火冒三丈,至少美军是这样感觉的。清扫一个地区的狙击手是一项耗时的差事,有时甚至要花上一天才能清理出一块露营地。


盟军士兵们被迫很快学会如果去对付狙击手和避免不必要的风险。不久士兵就开始蹲着行军,停止向军官敬礼或是不再叫对方的军衔等等。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招惹来德军狙击手的冷枪。一种令人不快和紧张的气氛在士兵中蔓延开来,每个人不得不时刻处于警惕状态。一为美军军官说到:"以前只会有个别士兵提防狙击手,现在我们整个队伍都对狙击手心有胆悸。"


在第六五三坦克歼击营的官兵们向法国内陆前进路上,他们看见了许多横卧在灌木篱笆中的尸体。对狙击手的恐惧立刻四处传开。甚至有传言说有些在后方的法国女通敌者现在也成了狙击手。"他们在每个地方朝我们打冷枪。我们只好十分小心的移动,并且从不独自一人行动。甚至要方便时都要叫上个人陪伴。"


德军狙击手遍布在诺曼底的每个角落。当盟军开始前进时,有很大数量的德军狙击手被留在了他们的后方。整个诺曼底的地形对狙击手作战来说完美无暇。由于战场上的密集的灌木篱笆,使得这里的视野只有几百米范围。这甚至对毫无经验的"菜鸟"狙击手开说,都是一个十分适当的猎杀距离。


通常一个狙击手可以击中三百~四百米距离内的目标。覆盖在篱笆上的茂密的植被或是周围树木花草,都使狙击手的位置极难被发现。这些灌木篱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帝国时期--用来标识个人财产和圈住牧场--通常只留出一个入口。在这些树木花草间战斗就象在迷宫中一样。浓密高大的灌木丛让盟军觉得自己就象陷身于一个巨大的坑道中。


有利的地形为狙击手们提供了完美的藏身之地,而他们的猎物则一览无遗的暴露在瞄准具中。在灌木丛中,狙击手们估计好敌人接近的方向,然后暗暗埋伏在阵地中,等着猎物上钩。通常一个德军连中的狙击手负责骚扰敌军队列和防卫机枪阵地。


一般德军都在灌木篱笆下挖设战壕,这样盟军的迫击炮火就很难发挥威力。而篱笆之间则布下陷阱、地雷和绊雷等。从这些位置上他们朝敌人开火,直到其被迫撤退为止。那些深入敌后的狙击手们通常战至弹尽粮绝,然后弃械投降--这对狙击手来说是很具风险的一件事。


在诺曼底一种新的现象开始出现在战场之上。早期狙击手一般在各个阵地之间转移,但是很快一些狙击手们却不这么行事了,盟军官兵发现德军狙击手变得越来越普遍只在一个阵地上朝他们开火。而这种战斗往往以狙击手被杀、同时盟军也遭受巨大伤亡的两败俱伤局面收场。由于这些狂热狙击手们的年龄一般很小,他们很快在盟军中赢得了"自杀男孩"的称号。


美军记者 ernie pyle 报道了诺曼底的战地景象:"到处都是狙击手,他们埋伏在树丛中,埋伏在房屋里,埋伏在残骸堆或是草堆中,但是多数栖身于遍布诺曼底战场和每条道路两旁高大,浓密的灌木篱笆中。"


然而德国狙击手们不仅仅藏匿于灌木和树丛之中,他们还埋伏在距离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射杀盟军的交警等重要目标。桥梁也是理想的地点,在这儿,一个狙击手只要开几枪就能造成恐慌和巨大的破坏效果。有时狙击手们也躲在废墟之中,这样更适宜于频繁的变换阵地。


狙击小组另一个理想射杀点是农田,浓密的农作物为狙击手们提供了良好的隐蔽。狙击手们还常常藏身于高处,水塔、风车和教堂就是完美的地点,但是这样显然也很容易招来盟军的炮火。美军第二装甲师的 arthur colligan 军士心怀余悸的回忆起教堂塔楼: "德国狙击手们常在那里朝我们开枪。"


一名德军狙击手被俘后,被审问到他是如何区分出穿着普通制服,持着步枪并且不带任何军衔标识的军官的。德国人的回答很简单:"我们就朝有胡须的人开火。"因为经验告诉他们盟军的军官和高级士官通常留着胡子。


德军狙击手的首要目标一般是军官、士官、观察员、通信员、炮手、传令兵、车辆指挥官等。一名好的狙击手可以压制住一个排:当开第一枪的时候,整个敌军排都会立刻停止行动,他就可以乘机变换位置。新兵队伍犯的典型错误就是当遭到狙击手偷袭时,他们会全部趴在地上,并且一枪不发。


第九步兵师的一位排长回忆到:"一个步兵新兵最容易犯下的致命就是遇到敌军打冷枪时,他们都会立刻趴倒,一动不动。有一次我命令手下一个班从一个灌木丛转移到另一个,当移动途中一个士兵被一名德军狙击手一枪命中。整个队伍马上卧倒在地,结果他们被同一个狙击手一个接一个的收拾了。"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