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没有姓名冲着拥有小叶做了一个鬼脸,把小叶气得快要炸了肺,她拔出剑要刺向没有姓名,却被黄花师太阻拦住:“小叶,休得无礼,这个没有姓名说来也是一条好汉!只不过他是和你们闹着玩的而已。”

没有姓名听黄花师太如此说来,他对黄花师太一拱手道:“还是师太了解俺的为人。”

“你少不正经!”黄花师太吼了一声道,“我那三个徒儿,你一个都别打主意!要是敢对我徒儿怎么样,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没有姓名装作吓得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一个鬼脸。黄花师太又气又好笑,她对没有姓名道:“好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赶快去做,没有事情,就到处好好练练你的武功。想想,你和你师父锄荷书生相比,风流是有的一比,武功却比他差多了!想当年,锄荷书生可以和我大战一千回合不分胜负!”

“前辈,我一直以为我得到师父真传,我的武功已经很高,没有想到今日那么快就败在前辈手下,晚辈实在感到惭愧啊!”没有姓名一拱手道。

“年轻人,你和你师父学了他的风流倒是很有一套。虽然你也学到他的武功招式,只可惜你的功力太弱啊,这个不怪你,你还年轻,不可能会有那么深厚的功力。”黄花师太说道。

说着说着,黄花带着三个徒弟走进了悦来客栈内。见到来了三个客人,店小二瞄准连忙出来迎接客人。黄花看了一眼瞄准,她说:“小二,给我两间最好的客房!”

瞄准连连拱手道:“四位客官,我们这里仅有的两间最好的客房都被客人包了,我们只能给你们那两间客房边上的房间,也还是很不错的。”

“那好吧,你带我们进去!”黄花说道。瞄准连连点头道:“你们跟我来吧。”说完,他带着师徒四人,上了二楼,给她们开了两间房间。黄花把三个徒弟安排到一间房间,她自己单独一间。三个女孩子一进房间,最年幼的小雪就说道:“师姐,我好累啊!”

花之俏也说:“是啊,我也很累啊,我们休息一下吧。”

小叶看了看两个师妹道:“好吧,我们都走了一整天了,还是休息一下。”说完她跳上床去躺下。另外两个女孩也躺上床去,这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值贪睡的年龄,又走了一整天路,脑袋一贴到枕头就睡去了。

黄花走进自己的房间后,她叫来店小二瞄准,问道:“这个小二哥,我凭我的感觉,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湖顺风耳瞄准吧!”

“师太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我是瞄准!”瞄准对黄花一拱手道。黄花看了看瞄准,问道:“我想了解一下一级佣兵的情况,不知道你能否告诉我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瞄准也不答话,他伸出五个指头。黄花笑了笑:“你要银子是不?是要五百两纹银吧?”瞄准点了点头道:“不错,一级佣兵的消息值五百两纹银!”

一听瞄准的话,黄花大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你也真够黑心的,一个破消息要我五百两纹银!好,银子我可以给你!”说完,她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递给瞄准。瞄准接过银票仔细看了看,对了一下银票的纸质和上面的印章,然后把银票收入怀中。

“这位师太,我想您一定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绝世高手黄花师太吧!”瞄准笑着说。

黄花点了点头,瞄准接着说:“这就对了!一级佣兵前几天来过我们客栈,就是打听师太您的消息。我告诉他,师太您不日将来我们客栈!于是一级佣兵说他再过几天就会来我们悦来客栈和师太您相会!”

“好!这个消息果然值五百两银子!既然如此,我就在这里等他来好了!不过瞄准,如果您胆敢骗我的话,那你会知道我的厉害!你要知道,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骗我的人!”黄花说道。

瞄准连忙解释说:“我江湖顺风耳是从来不会欺骗任何江湖人士的!这点江湖上大家都有所闻。而且师太武功在当今世上数一数二,我一个只有几下三脚猫功夫的小二哪里敢欺骗师太?”

黄花点了点头道:“好,没有欺骗就好!我就在这里等到一级佣兵出现!”

再说那鹤剑飞正和小郑剃刀在客栈的铁匠铺内打制他“发明”的特殊武器,敏敏也过来帮忙,她不时给两人倒水,还帮小郑剃刀的炉子添木炭。那敏敏冰雪聪明,只要鹤剑飞一说起新式武器的原理,她居然很快就能明白!而且鹤剑飞所画的歪歪扭扭的图纸,经过敏敏的手,马上变成一张整洁漂亮的图纸,再交给小郑剃刀来加工。很快,一支燧发火枪的枪机部件就被小郑剃刀加工出来。

这天,鹤剑飞一边干活一边和小郑剃刀聊天:“这个大哥,我来了你们客栈那么久,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你们掌柜的呢?”

小郑剃刀回答道:“我们掌柜的其实是我的师兄,他叫一鹤飞天。当年,我和他还有小笨匪三人是师兄妹。小笨匪是师父的女儿,我和一鹤飞天都爱上了她。可是她也不知道该爱谁,后来师父临终之前把她托付给我师兄,师父去世后,他们两人成了亲,后来就开了这家悦来客栈,我也就留在这里当了十年的厨子。而一鹤飞天经常在江湖上走动,到处打抱不平。前一段时间,他还曾经组织义军抵抗金狗。虽然我们身处大理国,可是毕竟我们都是汉人啊!”

“大哥,不知一鹤飞天现在身在何处?”鹤剑飞问道。

小郑剃刀摇了摇头说:“我师兄一心报国却无门啊!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汉箭朝飞金仆姑。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他的义军被朝廷解散,被迫从齐地撤回大宋。后伪齐政权又卷土重来,可惜了十年之功付之东流!”

听的小郑剃刀说得如此伤感,敏敏安慰他说:“这位大哥,我们不用担心啊!我想金狗的好日子也不会太长久了。在金人之北有蒙古,我们可以联合蒙古一起灭金。”

谁知鹤剑飞一听敏敏说出此话,他大惊道:“其实我觉得万万不可联合蒙古灭金!我国、金国和蒙古之间的关系是三者共存的关系,一旦金国势弱之后,我们必须抛下民族仇恨和金国唇齿相依,否则大宋不日将在蒙古铁骑践踏之下!”

却听到“啪”一声,一记耳光打在鹤剑飞脸上,只见敏敏杏眼圆睁,怒喝道:“鹤剑飞,你竟敢说出这种话来!我大宋和金向来水火不相容!你却说不能灭金!你居心何在?”

鹤剑飞捂着被打痛的脸,他解释说:“金在我国北面,是抵挡蒙古铁骑的一道屏障。只有我大宋实力强大到足以对抗蒙古,才能灭金。否则,一旦金灭亡之后蒙古大军将长驱直入啊!”

敏敏根本听不进解释,她转身就跑出去。鹤剑飞连忙追赶过去,却见敏敏转头指着鹤剑飞大骂道:“你这个狗贼!我真是瞎了眼!你不要过来!”说完她往树林中跑去。鹤剑飞在后面紧追不舍,边追边喊道:“敏敏,你听我解释啊!敏敏!”

然而任性的敏敏根本不听,她死命往树林中奔跑。突然,眼前出现一对俊美的夫妻,那个男的大约三十岁,身高六尺,相貌堂堂,那个女的大约二十七八岁,长得十分美丽。那两人见一个少女在前头奔跑,后面还有一个男子在追赶,于是拦住敏敏:“姑娘,你在跑什么呢?”

敏敏指了指后面追来的鹤剑飞,对那对夫妻说:“后面有坏人在追我啊,你们快帮帮我。”

那对夫妻看了一眼敏敏,只见这个少女长得眉清目秀一副玲珑可爱的模样,明显是个正经女子。再看看后面追来的那人,只见那人浑身脏兮兮的。原来鹤剑飞帮小郑剃刀打铁,身上脏也是难免的。可是那对夫妻听敏敏那么一说,却真把鹤剑飞当成了坏人。于是两人迎着鹤剑飞走去,拦住他的去路:“大胆贼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追赶一个小姑娘!”

被两人一拦住,鹤剑飞再仔细看那二人,一看那两人就是武林高手的模样,他连忙辩解道:“两位大侠,那个姑娘我认识的,她叫敏敏,我们是朋友。”他边说边向敏敏那边看去,谁知敏敏去正在坏笑着看着鹤剑飞,她的心中暗暗幸灾乐祸。

那两人转头问敏敏:“姑娘,你可认识此人?他自称和姑娘相识。”

敏敏噘着小嘴道:“我认识这个狗贼,他对本姑娘心怀不轨已久,多次被我所拒绝,谁知今日在树林中碰到此人,他却欲行强暴,幸亏碰上二位,不然小女子的清白今天就将不保。”

听敏敏那么一说,那两人对鹤剑飞一声大喝:“狗贼,快快纳命来!”敏敏一听那两人要起杀机,她急着大喊道:“两位好汉,此人虽然可恶,可是还罪不至死,你们不要杀他,教训他一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