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三章 第五节 黄花师太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5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size][/URL] 突然见到三个美貌女子,向来风流倜傥的没有姓名只觉得无论哪个他都非常喜欢,他嬉皮笑脸的说道:“三位姑娘误会了,我不是大胆狂徒,我是个风流才子。刚刚是你们的师妹自己撞到我,她自己就摔倒了,我有苍天作证,真的不是我撞她的。” 听到这个色狼狂徒居然还敢戏弄自己三个姐妹,小叶大怒,拔出宝剑大喝道:“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突然见到三个美貌女子,向来风流倜傥的没有姓名只觉得无论哪个他都非常喜欢,他嬉皮笑脸的说道:“三位姑娘误会了,我不是大胆狂徒,我是个风流才子。刚刚是你们的师妹自己撞到我,她自己就摔倒了,我有苍天作证,真的不是我撞她的。”

听到这个色狼狂徒居然还敢戏弄自己三个姐妹,小叶大怒,拔出宝剑大喝道:“大胆狂徒,快快留下名来,姑奶奶剑下没有无名之鬼!”

没有姓名笑嘻嘻的说道:“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我的大名,我叫没有姓名,哈哈。”

三个少女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叫没有姓名,还以为他在戏弄自己,顿时三人都大怒,纷纷拔出宝剑对着没有姓名:“大胆狂徒!今天就让你知道我们三姐妹的厉害!”

没有姓名一摇铁扇,嬉皮笑脸的说:“三个美人儿不要那么凶嘛,你们想要谋杀亲夫啊?”

三女大怒,挥舞着宝剑向没有姓名刺来。没有姓名用铁扇挡住花之俏刺来的一剑,又灵活的躲闪过小雪刺来的一剑,他身形一转,小叶那一剑刺了一个空,却被他抓住手臂轻轻一拉,小叶站立不稳,差点就摔在地上。却只听到没有姓名笑嘻嘻的说:“哇,美人儿的手臂好滑好嫩啊!”

小叶气得差点就哭起来,她用尽全身力气一剑砍去,她要把这个调戏她的狂徒一剑砍死。见到师姐被调戏,花之俏和小雪也奋力向没有姓名砍去。一时间,四条身影打斗在一起,那三个女子可是拼出全身的力要取没有姓名的性命。然而没有姓名却说怜香惜玉,根本就舍不得下重手。可就是这样,那三个女子都不能奈何没有姓名。

花之俏叫了句:“师姐师妹,这个狂徒武功很高啊!”

小雪一边抵挡没有姓名的铁扇一边后退,她应了句,“师姐,这个家伙太厉害了!我要挡不住了!”话声未落,她的脸上被没有姓名轻轻捏了一把。向来胆小怕羞的小雪大叫了一声,转身哭着跑掉。剩下的小叶和花之俏只一会功夫,就被没有姓名点了穴道。没有姓名嬉皮笑脸的看着两个少女:“两个美人啊,就是可惜凶了一点,不过无所谓,我喜欢母老虎。”小叶和花之俏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却见没有姓名喊了声:“还有一个也不能跑掉!”说罢,他纵身一跃,很快就追上小雪,他刚要伸手点穴的时候,却听到一声怒吼:“大胆!”

没有姓名一抬头,只见一个手持拂尘的中年妇人站在自己面前,怒目相视。那个中年妇人,个子高挑,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美貌女子,现在虽然已经四十,可风韵犹存。那中年妇人问道:“你这狂徒,快快报上名来,你奶奶拂尘下没有无名之鬼!”

没有姓名对那中年妇人一拱手道:“晚辈叫没有姓名,请前辈赐招!”

“没有姓名?江湖上都说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你今天为何欺负我三个徒弟?”那个中年妇人道。

没有姓名见那中年妇人一副内力深厚的样子,他自知也许不是她的对手,他再也不敢嬉皮笑脸,当下一拱手道:“这位前辈,不是晚辈欺负你的徒弟。刚刚我走出门的时候,你那小徒弟不小心撞到我,她自己摔了一跤。我正要去扶她,却被你大徒弟说我要非礼她小师妹。”

中年妇人怒道:“男女授受不亲,你对我徒儿动手动脚,自是不敬!久闻你没有姓名在江湖大名,今日我黄花想领教领教你的武功!”

听说那中年妇人自报家门叫黄花,没有姓名大吃一惊,他知道这个黄花师太武功高强,只不过是不管江湖琐事。否则的话,即使是江湖第一高手高山之鹰都未必是她的对手!他一拱手道:“前辈,晚辈自知武功低劣,绝非前辈对手,前辈见笑了。”

黄花大笑道:“这样吧,我先让你三招,然后我在十招内如不能击败你,我就算输,如何?”

“好,既然前辈如此说,那晚辈就得罪了!前辈,请看招!”没有姓名大喝一声,一铁扇挥舞着向黄花师太舞去。黄花师太冷冷一笑:“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她身形一闪,没有姓名扑了一个空。黄花师太笑着说:“第一招!”

没有姓名一变化身形,一跃而起,一铁扇打去,可那是虚招,他脚下暗暗用力,准备来一招无影脚。可是黄花就好像看出他的虚招一样,根本不去接他那一铁扇,于是没有姓名由虚变实,一扇挥舞下去。可是那个黄花就好像鬼魅一样,身形一闪,没有姓名那一招又落空了。黄花冷笑了一声:“第二招!”

这下,没有姓名使出绝招,来一招百花齐开,他铁扇张开,十八支透骨钢针向黄花射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黄花身形一闪,躲避过十四枚钢针,还有四枚钢针罩住她的上下左右。只见黄花一拂尘打掉两支,一脚踢掉一支,最后一支钢针被她一口咬住!

黄花“呸”一声吐掉钢针,冷笑着说:“好了,我让你的三招完了,现在该我出招了!”

说时迟那时快,黄花师太手一扬,手中拂尘向没有姓名打来。没有姓名连忙用铁扇去抵挡,当下只听得“当”一声,两件兵器相碰,火花四溅。没有姓名只觉得一股雄厚的内力如泰山压顶一般,他的手臂都发麻发软,他心中一惊,身形一闪跳出圈外。

谁知,黄花手一抖,拂尘顿时张开,无数铁丝向没有姓名上下左右罩去,使得他无路可逃,他只好硬着头皮硬生生抵挡这一招。他使出浑身解数,好容易才挡住千丝万缕的拂尘丝,可是他手臂发麻,铁扇都几乎掉在地上。黄花没有等他回过神来,第三招已经出手,只见那拂尘往回一收,接着向没有姓名一甩,拂尘飞扬而至。没有姓名用铁扇去挡,总算是挡住这一招,可是他的铁扇被拂尘丝死死缠住。没有姓名用力去拉黄花的拂尘,却如蜻蜓撼石柱一般纹丝不动。

黄花冷笑一声:“第四招!”随后用力一拉,没有姓名使出十分的内力往回拉,谁知黄花突然把拂尘往前一送,没有姓名感到一股深厚的内力只往他胸口涌来,他连忙松手丢掉铁扇,往后一跳,跳出圈外。

那黄花师太用拂尘卷起他的铁扇,用力一甩:“你的兵器还你!”没有姓名纵身一跃,接回他的兵器。黄花师太喝道:“还没有打完,继续进招吧!”

没有姓名一拱手道:“前辈,晚辈已经失败,请前辈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说得倒轻巧!你调戏我徒儿一事如何算?”黄花问道。

“前辈,晚辈真的不是有意,请前辈恕罪。”没有姓名拱手道。

只见黄花拂尘一扬,瞬间就封住没有姓名的穴道,没有姓名顿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到师父轻松战胜了这个“狗贼”,小叶高兴的大喊起来:“师父,快杀了这个狂徒!”

然而年幼的小雪见没有姓名长得十分俊美,她于心不忍,对黄花说:“师父不要杀他,刚刚是徒儿自己冒失撞到他的。”

黄花笑着说:“雪儿,师父不会杀他的,这个没有姓名怎么说都是江湖上一条好汉,还是抗金英雄。不过,他方才对你们三人口出狂言,实在可恶,师父只不过是教训一下他。好了,我让他向你们三个道歉。”说完,她走到小叶和花之俏她们面前,解开她们的穴道。然后黄花转头问没有姓名:“你戏弄我三个徒儿,现在你向她们三人道歉,我就放过你。”

原本让没有姓名向别人道歉还不如杀了他,可是他见到三个美貌少女,心中想:罢了,向她们三个道歉,俗话说不打不相识,这样以后也算是认识了她们,以后想怎么样也容易得多了。想到这里,没有姓名说:“前辈,晚辈向您的三个徒弟道歉便是了。”

黄花解开没有姓名的穴道,没有姓名走到三个少女面前,一拱手道:“三位姑娘,方才在下多有得罪之处,望三位姑娘不计在下之过。日后若有用到我没有姓名之处,只要姑娘开口,我没有姓名愿意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小叶还想发作,花之俏和小雪劝住了她:“师姐,算了吧,她刚刚也不是有意的。师父也说了,他是江湖上一条好汉,我们没有必要做得太绝。”

听两个师妹这样说,小叶冲着没有姓名大喝道:“你这个狂徒,今天我看在我师父和师妹的面子上放过你,下次再让我碰上,我定杀不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