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二章 复仇 第二章 复仇4

芳草人家 收藏 11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URL] 麦草与马平等到夜黑透了以后,悄悄来到宪兵队院外,借着淡淡的月光,他们爬到东墙外一棵高大的槐树上向院里查看。 院子里前面一排房子屋里亮着灯光,偶尔传来隐隐约约嘀噜嘟噜的说话声。 “兄弟,咱啥时候下去?” “再等等,等鬼子睡着后咱再动手,鬼子人多咱不能跟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麦草与马平等到夜黑透了以后,悄悄来到宪兵队院外,借着淡淡的月光,他们爬到东墙外一棵高大的槐树上向院里查看。

院子里前面一排房子屋里亮着灯光,偶尔传来隐隐约约嘀噜嘟噜的说话声。

“兄弟,咱啥时候下去?”

“再等等,等鬼子睡着后咱再动手,鬼子人多咱不能跟他们硬碰硬地打,走,先下去从大门口摸进去。”说着麦草攀着树干从槐树上哧溜溜滑下来。一只黑猫从房山上喵呜一声跳到了墙上,又一纵身跳下去跑了。两人屏住呼吸轻轻落地猫腰快步转过东墙来到南门外。

南门外有两个鬼子来回走动着站岗,手里端着枪。离大门口不远的杆子上挂着一盏灯,院子里见不到一个人影。

“大哥,你对里面的路还记得清吗?”麦草低低的声音问。

“记得,鬼子住进来以前,里面住着的是一家米粮店的老板,我在里面给他们修整过一段时间的家具。鬼子来了后就把这家老板赶跑占了院子,可里面的路我还记着呢。”

“咱先把门口这两个鬼子收拾了,穿上他们的衣服进去杀个痛快。”

“好,兄弟,你害怕不?”马平咬着麦草的耳朵问了一句。

“我不怕,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一个人在死人堆里睡了不知多长时间,醒来后周围全是死人,尸横遍野,血流满地,打那以后我就不知道啥叫害怕了。”

“那你害怕不,大哥?”

“我也不怕,早给你说过,你大哥不是吓大的。”

“那好,门口两个鬼子留一个给你,不要让他出声音。”

“好,看我的。”马平从腰里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

麦草抬手朝一个鬼子的后脑海打出一颗石子,啪,那个鬼子哏喽一声身子晃晃悠悠地出溜到地上。另一个鬼子还没明白咋回事,马平窜过去噗一刀捅进了肚子里。

马平力气大一手拖拉着一个鬼子把他们拖到黑暗处,扒下上衣来跟麦草一人穿上一件。马平把鬼子的枪抓在手里高兴地摇了几摇,“哈,搞到鬼子的枪了,走,兄弟,往里打。”

麦草看着马平的干净利索劲拍了拍他的肩头,“行,利索。”

两人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里,麦草望望杆子上的灯,又打出去一颗石子,灯灭了,院子里顿时暗了下来。这个时候鬼子都已进入了梦乡,院子里出奇地静。只有一轮月亮挂在夜空中,发出暗淡的光晕。

两人摸到一间屋子前,从里面传出一男一女的嬉笑声。“太军,你这样的急性子,小女子会给你吓着的。”

“他奶奶的,这些狗日的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不要脸的女人,肯定是花月楼的风尘女子,一会儿老子就干掉你们。”马平压着嗓子骂着。这时门吱扭一声开了,一个鬼子晃晃悠悠提着裤子出来往西面墙角处走。

麦草一捅马平,马平握着匕首,轻步跟在鬼子后面,一个箭步上去一手勒住鬼子的脖子,一手把匕首刺进了鬼子的后心,扑哧一声,鬼子连哼都没哼就死了。马平把鬼子的尸体拖到墙角黑影里。

两人推门进到屋里,一个女子脱得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娇滴滴地说,“太军,这天好热呀!”

麦草的脸腾地红了,她抓过一件衣服扔到女子身上,把枪举到女子面前,“把衣服穿上”。

女子看到枪吓得张开嘴要喊,被麦草一把捂住,“不要喊,出一点儿声音就要你的命。”女子哆嗦着扯着衣服往身上穿,“你?啊?小哥,我不喊,你别杀我,你要俺干啥俺就干啥。”

“这院里住着多少鬼子?鬼子的枪都藏在哪里?”

“多少鬼子?有一两千吧,我来的时候看到出出入入的好多。枪藏在哪里,这个真的不知道。”女子摇摇头,害怕地缩着身子,一只脚在床上蹬着身子往里蹭。

“说实话,不然老子崩了你。”马平冲着女子一瞪眼珠子。

“我真不知道,我是被他们逼着来的,来了就在屋子里呆着侍侯他们,鬼子很凶,不敢出去走动也不敢问这问那的。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麦草冲马平一仰手,示意他别乱来。

“不过,这屋这个鬼子腰里有一串钥匙,看得特别紧,碰都不让我碰。”

“大哥,你去看看把那串钥匙取下来。”马平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那个,那个鬼子呢?他出去撒尿好半天了。”

“那个鬼子给阎王爷叫去了,你家是哪里的,怎么就肯来干这个?”

“我是花月楼的卖笑女子,前段时间鬼子盯上了花月楼,开始是到那里去,后来就挑一些模样好的姐妹来专门陪他们过夜,谁不来就拿刺刀立时给捅了,小花美就是那天不来,当场就给一个鬼子在房里给捅了,她才16岁,因为不接客身上被老鸨打的伤还没好。跟我来的还有十来个姐妹,鬼子大大小小的头头分了去,剩下的就被当兵的轮着睡。”女子说着呜呜咽咽地哭泣起来。

“别说了,这些畜生,我非杀光他们不可。”麦草的脸上掠过一层寒气,身子忍不住微微发抖。

马平从死了的鬼子腰里把钥匙拽下来,拿到屋里递给麦草,“钥匙找到了,给。”

麦草接过钥匙,“你知不知道这都是哪里的钥匙?”麦草端详着那串钥匙问那个女子。

“别哭了,问你话呢。”马平用枪一敲床帮。

女子停止了哭泣,摇摇头。

“这院里还有花月楼的十来个女子给鬼子逼了来,咱得想法儿把她们救出去。”

“救她们?你知道她们都是些啥货色的人的,妓女呀,呸,不要脸的下贱坯子。救她们干嘛,她们是自作自受。”马平把脑袋摇得象拨浪鼓。

“小哥,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看得出你是个好心肠的。好多姐妹跳进这个火坑不是心甘情愿的,也是生活无路给逼的,在花月楼没有人拿我们当人看,时间长了自己拿自己也不当人了。如今给鬼子劫了来受尽百般凌辱不说,说不定哪时就没了命。救救我们吧!”女子跪在床上用手拽着麦草的衣服泪如雨下。

“兄弟,你忘了咱来干啥来了?就是救,咱怎样个救法,现在都不知道她们在哪个屋子里。”

“不管那样多了,不管怎么说也都是穷苦人家的姐妹,能救几个算几个,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找。你先收拾一下,我们送你出去。”

那女子松开麦草的衣服,“你竟然肯说我们这样的人是姐妹?”女子的声音颤抖了,笑着摸了一把泪,跳下床穿好鞋子,跟在麦草和马平身后来到院子里。

麦草望了女子一眼,转过身去,心头像打翻了五味瓶,搅得难受。

马平领着麦草和女子来到刚才打死鬼子的西墙下面,“从这里翻出去就是安全地带”。

“大哥,你先踩我肩膀上去再把她拉上去。”

“兄弟,你这身子骨怕禁不住大哥踩的,还是我把你送上去吧。”这时后院传来狼狗的叫声。

麦草点点头,马平蹲在地上,麦草踩着马平的肩头手抠着砖缝随着马平往上起身够着了墙头,两手使劲一撑身子趴在了墙上。

院子那头有鬼子呜哩哇啦的说话声,狼狗的叫声越来越猛。

女子也象麦草那样踩到了马平的肩上,可两条腿哆嗦得厉害马平往起一站,那女子竟摔了下去,咕咚一声。麦草在垣墙上伸手拉了个空,远处有脚步声传过来。

“你可哆嗦啥呢?”马平一着急弯腰抓起那个女子,一倒手抱紧两腿直起身子往上一送,“兄弟,快拉上去。”

麦草骑在墙上一探身伸手抓住了女子伸过来的手,连拉带拽地把她拖上墙头,“我拉好了你,你赶紧往下跳吧,鬼子过来了,晚了你就走不了了。”

女子匆忙中道了声谢往墙外黑暗中跳了下去,麦草听到嘶拉一声,估计是女子的衣服给挂撕了。麦草顾不得许多攀着墙头顺下身子马平一搭手,轻轻地落到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