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十章节 基地风云(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3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轰,又是一阵巨响,爆炸的火光将一辆正打着方向的P1型武装吉普车掀翻出去。“该死,找到那些该死的混蛋!”埋头躲避炮火的军官们大声的呵斥着那些磨磨蹭蹭的士兵。

轰,一团火球绽放而开,巨大的烟柱高高耸腾而起。四下里的‘越人阵’士兵们一片血肉横飞。火光点燃了那四下流淌的汽油,咣,又是一声巨响。那辆侧翻的P1吉普车轰然的炸成一团碎片。车辆的残骸在烟火之中纷飞而溅着。几个浑身是火的法国士兵哀嚎着狂奔乱走。

“上帝啊,我的上帝啊!”一旁的参谋早已经是愕然得不知所措。贡德比诺上校很是不满的瞥了一眼这个呆若木鸡样的参谋。“还愣着干什么!”远方升腾而起的火光让上校不由得骂道。

整个机场一片黯淡,四下里都是一片黑暗。所有的灯火都已经变压器区的遭袭而熄灭了。整个机场完全是处于在黑幕之中。基地内的其他几个区域的情况倒是好点,毕竟不是共用的一个变压区。贡德比诺上校气急败坏的吼道“让基地宪兵连增援这里。”

“先生,宪兵连已经在赶来增援的路途中了。”副官磕磕巴巴的好一阵,方才说清了。

“好吧,好吧,那就等待着那些该死的偷袭者炸光我们的基地吧!”上校抽出佩枪对着夜空便是一阵-砰砰砰-直到打光了弹匣内的全部自动。而一众幕僚们早就吓得面无人色了。

一通急促的炮击将所有人都目光都吸引到了机场的方向,那里距离机堡很近。法国空军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的十余架‘阵风’F1战斗机以及‘越人阵’空军至少一个飞行中队的法制‘幻影-2000Ⅴ’型战斗机都停在那里。那里还有‘越人阵’第1航空团的20余架法制‘虎ARH’式武装侦察型直升机和几架‘NH-90’运输直升机。

再愚蠢的人也会知道,袭击者是冲着这些飞机来的。他们想要把这些飞机全部炸毁在机堡内。上帝啊,这些是什么人?难道真的是中国人的特种部队或者是间谍吗?

贡德比诺上校看着一片烟火的机场,几乎是暴跳如雷。一通急促的炮火让所有的士兵都被压制在开阔的混凝土跑道上。谁也不敢爬起身来。倒是机场大门处的一些哨兵乱哄哄起来,不过即便是里面打得再怎么乱如一锅粥,他们也不敢乱动弹,生怕袭击者在大门外还有埋伏。真要是有几辆自杀式爆炸车辆冲进大门来,那情况恐怕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哨塔上的那些该死的呢!”贡德比诺上校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些哨塔上的士兵。希望他们的狙击步枪和7.62毫米机枪能够找得敌人,并杀死他们。

可是上校又一次失望了。处于射程之内的哨塔因为探照灯断电的缘故,早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眼睛。相比于他们找寻敌人,对手似乎更容易找到这些突兀在夜幕中的哨兵。

几支狙击步枪在炮击刚开始的时候,便是将哨塔上的狙击手射杀了。剩下的机枪手还不及为他们的同伴突然脑袋开花而感到诧愕,自己便也稀里糊涂的便是被飞射而来的子弹给敲开了脑门。显然袭击者是有计划、有目的、有着极其精心的准备而来的。

到处都是乱哄哄的一片,基地消防车和救护车拉着刺耳的警笛从远处赶奔过来,蓝红色的警灯在雨夜之中闪着令人触目惊心的荧光。宛若哀嚎一样的警笛此时听起来,更像是一曲哀歌。

就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机场方向的时候,TB-第8特种作战部队的一组士兵却是绕开了右翼,直奔向了航空燃油库的巨大球形储油塔,这才是袭击的目标。

算起来这段距离并不是很远,200米左右。但如果不是事先射杀了外围的警戒,这200米还真是很难通过,而且在储油塔的下面,至少还有两个排的‘越人阵’士兵担负警戒。

不过这个时候,哨兵的注意力却显然不是在自己的位置。机场方向接连炸响的炮火把这些本应该盯注着自己岗位上的士兵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乖乖,这些是游击队还是中国人的袭击啊,都动用了大炮了。哨兵们呆呆地看着那烟火四起的跑道,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脑袋。

七八个身影从夜幕之中隐没过来。带头的军官半跪着端抵着手里的95式突击步枪,冲着身后的队员扬起拳头。两名抱着加装了枪榴弹发射器的95步枪的士兵迅速的冲了上前,靠着铁架,迅速的侧身据枪,建立了掩护阵地。第三个上去的是机枪手,趴在地上的他很快的提着自己的枪,在两名队友的掩护下,又前出了一步,趴倒在地,架起了机枪。

始终有一名狙击手端枪透过夜视瞄准镜掩护着分队的行动。这名留着‘莫西干’发型、并将头发也染成迷彩色的狙击手似乎很是漠然,看着被自己压在十字线中的‘雷诺’武装吉普车上的‘越人阵’机枪兵,他倒是冷然的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有敌人!”一个回过头来的‘越人阵’士兵惊讶的看到正在接近自己的身影,惊讶的喊了起来。然而已经晚了。飞身扑上来的朝鲜特战队员已经将他控制住了。

一把在夜色中泛着黑色亚光的军刀冰冷地掠过他的脖子。刃尖蛮横而又固执的捅刺入了他柔软的脖颈之中,带着锯齿的刀背扯断了碎裂的肌肉组织,而刀刃则是顺着刃尖顺时针切下,颈动脉血管、神经组织、气管逐次被深入而下的利刃给切断。

血喷涌而出,但刀却没有停止下来,而是继续深入,直至最终停留在颈椎处,方才被抽出。可怕的伤口狰狞着,如同孩子嘴样的大张着,森白色的颈椎都几乎露了出来,断裂的血管、气管、神经软瘪瘪地耷拉在血污之中。整个头几乎半挂了下来。到处都是流淌的鲜血。

没有人能够帮助这个如同实验室里的青蛙样抽搐着的‘越人阵’士兵,因为就在他喊出那声“有敌人”的同时,他的同伴已经被飞扫过来的机枪弹给打得血肉飞溅。

‘雷诺’武装吉普车上的机枪手刚刚转过.50口径重机枪便被一颗5.8毫米狙击重弹给掀开了脑袋,飞溅的脑浆和血污如同撒泼出去的水彩样,在雨夜之中拉出一道暗红色的抛物线。

-哒哒哒-几挺95式突击步枪同时的扫出炙热的火焰,寻求着掩护的‘越人阵’士兵一阵乱糟糟的。-轰-一颗35毫米枪榴弹咣然而下,几名士兵连同‘雷诺’武装吉普车一起成了漫天飞洒的碎片。到处都是散落的肢体血肉和车辆的零件。

阵脚大乱的‘越人阵’士兵一边寻求着掩护,一边凌乱的还击着。-砰-又是一声枪响,正挥舞着手枪指挥抵抗的‘越人阵’军官的脑壳连带着头顶上的贝雷帽一起飞了出去。掀开了的天灵盖处,白花花的脑组织也被绞得稀烂。满是那血红腥白之色。

“该死的,那是航空燃油库的方向吗?”贡德比诺上校惊讶的看着那片枪声大作之处。

“似乎,似乎是的,先生,似乎是的。”副官同样是木然惊骇不已。

“告诉基地宪兵连不要管机场,去燃油库那里。快去。”上校连忙的抓起对讲机吼道。他也知道一旦油库被炸毁了,那将意味着什么。那将是怎么样的一种后果。

一阵急促的弹雨将最后两名‘越人阵’士兵放倒在血泊之中。冲上的朝鲜特种作战士兵们立即在中国顾问的指挥下,在巨大的球形储油塔上安装了爆炸装置。除了引爆炸弹之外,狡猾的中国顾问还特意给法国人留下的一份大礼。一枚感应式起爆装置。

得手的队员们开始逐次的撤出战斗。两名抱着QJY88式通用机枪的朝鲜机枪手歪脸咬着牙,冲着远方正在逼近的‘越人阵’士兵和法国人-哒哒哒-的猛烈扫射着。这些满身都挂满了弹链的机枪手接连打出的弹雨又一次让试图逼近的法国士兵和‘越人阵’士兵被击退。

“该死的,他们要撤退了,趁着他们没有跑远,咬住他们,宪兵连注意查找爆炸装置。”贡德比诺上校知道,对方的撤退显然并不是被击退了。而是得手了。这个时候,只有紧紧地咬住敌方,让他们暂时离不开爆炸半径,他们也就不会引爆起爆装置。而宪兵连这个时候应该抓紧时间赶到航空燃油库,找到那些炸弹。越快越好。

相互掩护着撤退的朝鲜第8特种部队的士兵很快便是退到了铁丝网之外,在完成了会合之后,一个队员老练的往60毫米迫击炮的炮管内扔了一个按照了定时装置的炸弹。而后沿着地雷场中开辟出的道路,退了出来。身后,‘越人阵’和法国人追击的枪声越来越是密集。

轰轰轰,两枚QLG91B式35毫米枪榴弹发射器打来的枪榴弹接连炸开,冲天而起的火光并没有使得‘越人阵’士兵们停止他们的脚步,可是追击到铁丝网处的越南人很快的发现事情不妙。因为铁丝网之外都是雷场,他们自己架设的雷场。

“快找军火专家来。”士兵们乱糟糟的狂呼着,同时操枪对着蕨草丛一阵猛扫。

“蠢货,找什么军火专家,沿着那些脚印走过去。”一名法军少尉气急败坏的骂道。

这些越南人真是够愚蠢的。这个时候找军火专家,等那些工兵来排除了地雷,大概敌人早就已经跑远了。泥泞之中,满是脚印,那除了是袭击者留下来的,还能是谁留下来的。只要顺着脚印走过去便是了。哪里有这样的麻烦。真是一群愚蠢的白痴。难道他们就不会动一动脑子,法军少尉低骂着,指挥着士兵们顺着泥泞之中的脚步走过铁丝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