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亚龙又回来了!这个消息其实并不让人意外。在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谢亚龙曾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万言书”递交到总局领导手里。据说那篇声情并茂的“万言书”打动了总局领导,随后就传出谢亚龙将可能留任的消息。


如今的中国足球已经跌到了低谷,总局寻遍千山万野,也没找到理想中的接任人选,最终只能让谢亚龙继续熬下去。然而,谢亚龙留任很可能意味着中国足球在未来四年里将继续以奥运为中心展开工作。联赛、青少年培养那些和伦敦奥运会暂时没关系的将统统靠边站。


还有一种说法是,总局留任谢亚龙是为了将中国足球重新纳入举国体制中。因为骂声一片的中国足球实在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却突然发现朝鲜足球是我们的“榜样”。


中国足球的形象每况愈下,但这是职业化(联赛)的错误吗?要知道,职业化、市场化是每个体育竞技大项的梦想,也是解决管理低能的灵丹妙药之一。在全球足球职业化的大风潮下,我们真的要废弃苦心经营了十多年的职业化联赛,去走回头路吗?


其实如果要深究中国足球的病因,不是职业化的问题,而是足球受制于“谢亚龙们”的行政管理,从来就没有完全的职业化。


本报记者郑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