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四章 第四章:第一节

shxfq9011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size][/URL] 面对领班投来询问的目光,大副耸了耸肩,很抱歉地说:“我没有说服住此人。该人的心情太沮丧啦!” 领班不由地摇头叹了一口气,尽管该种事情他见过不少,可奇怪的是;每一次碰到总是百感交加。 “人生有许多的决定,一旦某个决定被确定了下来,就不会因任何事情去加以改变,这是一种坚定的超然行为。” “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


面对领班投来询问的目光,大副耸了耸肩,很抱歉地说:“我没有说服住此人。该人的心情太沮丧啦!”

领班不由地摇头叹了一口气,尽管该种事情他见过不少,可奇怪的是;每一次碰到总是百感交加。

“人生有许多的决定,一旦某个决定被确定了下来,就不会因任何事情去加以改变,这是一种坚定的超然行为。”

“我很赞成,我们都有各自的决定。”

“你好像受伤啦?”领班看到对方,伸在短衬衫外的粗壮手臂。在它的上面,存在一些表皮擦痕的痕迹,从而不安地问道。

“我很抱歉!”大副的神表现得十分自然,他欺骗性地说道:“我试图用体能去阻止,可是没有成功。”

“我不怪你!”

受骗的领班反而安慰道。随后歉意地侧转一点身体,形体语言告诉对方他要去管理手头上的工作。但是没有忘记将对方上下刷视一番,记住某些征状,然后致礼走开。

大副注视领班离开的背影,直到对方走进另一间舱室之后,才扭头去看面前敞开的舱室。走近去伸出手,在带合舱门的时候,不自然地停住。头脑里开始整理刚才事件全过程的细节,因为不久之后,要将执行命令,把解决目标的进程内容报告上去。

从理论上来讲,完成了命令中的内容,但是从另一个方面上来讲,反而将事情搞砸,随着此人的死去,更多的调查工作仍将继续。原因是;没有从目标的嘴中得到该要的资料,如果不是动着快的话,还差一点被目标制服。他开枪杀了此人,并把死者扔进大海。有些事项是有义务去呈报的。尽管不会让他来承担整个事件的责任,但是必须收集更多,有利于调查的资料。此时,目光很准确地落到,吊着的电话听筒上,现在它已经失去摆动的动能。回想刚进舱门的瞬间,那时看到目标正在打电话。

汇报上去的情况,让缪维切尔的确不知所措,迷惑不解。同很多的组织体系打过交道,但是这次与SSSC公司打交道的整个过程里,感触最深的一点是:这个公司里的所有与事件有关联的成员,的确不辱公司规章。每一位成员都没有涉露出顾主委托的事项,用生命捍卫了公司的荣誉。两条方案同时进行一直是他喜欢的做事方式,在派遣杀手去追杀在逃目标的同时,另一名杀手奉命前往基文斯的办公室,该名同性恋者表现出与公司创始人一样的坚强个性,带着秘密自行去见了上帝。事实上这些人都是相当的理智与聪明。要想保住秘密又幻想着身体不受到任何的伤害,是绝对做不到的,同时,更知道一个受辱的过程,是世上最难以忍受的痛苦,能得到解脱为什么要放弃呢!

缪维切尔内心十分烦躁,对SSSC公司成员的信念表现,感到烦恼。生存意识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那样的眷念、企盼,只是该公司的成员在该种认识上有所不同。如果秘密随着该公司的人员之死,成为终极秘密,那还是愿意去接受的事实。然而存在的问题是,秘密并没有就此终结。游船上执行追杀任务的大副,此人汇报来过来的内容表明;艾力克在临死之前正与某个人通了电话,有理由相信,整个事件还没有终结。

他来回地踱着步,考虑如何将事件的进程实际情况汇报给老板。

“经过统计,得出了结果。”

听到操作员的说话声,他停止踱步,来到此人的操作台旁,观望起屏幕里出现的内容。

“意思是查出了名堂?”而出现的内容并不是很清楚。

“是的,经过统计得出了结果。”操作员接着说:“当目标由桥上跳落到游艇甲板,直至被干掉的整个过程里,游艇在这个时间段里,一共有四百个电话打出去。”随后此人通过面前的通话器,让负责分析的工作人员开始工作。“进行特性分析!”

“已经在进行之中!”分析室传来回答。

这是进一步去工作的术语。特性分析是该项工作的特性划分点。进行的程序流程是把,整个游艇上朝外打出的电话数量进行筛选,除去手机通话的数量。其前提原因是:充当杀手的大副,在提供的资料中说明,目标是用电话与外界进行联系。这样就有效地缩小了整个查询的范围,最终查实,只剩下二十个电话需要进一步去分析。

如此数量之少的电话追查,工作起来仍是一项很费事的工作。各位操作员将追查的目标分摊下来,通过联线进入通信公司的营业结算总机,虽然不能调出通话内容,但是人名还是被锁定了下来。

“可能就是她。”有一位操作员汇报查找的结果。“凯茜·奎琳!”

“有此人的资料吗?”

“我们需要进入全美资料库去进行查找、比对!”

“那么我们设法进入,当查到之后, 就把此人的资料调出来。”

“好的,先生!”

与此同时,在中国城的饭馆里,凯茜·奎琳显得神态暗淡。想象着哥哥打来的电话内容,回想起夹杂在电话中的另一种声音,突然出现的事情让她心事重重。没有了一点进餐的兴趣,她站起来歉意地向众人致礼,决定马上照电话中吩咐的内容去行事。

“我很抱歉!”她说。

“出了什么事?”

“一件很紧急的个人私事。”凯茜很感谢扬进关切的问话,对众位投射而来的关怀同样表示感谢。

“看得出是一件十分紧迫的事情?”

“是的,我想是这样!”

“也许该件事情的性质,它并不妨碍有外人去参加吧?”

望着深爱的男友,凯茜不知怎么对他说。哥哥艾力克的话语回响在耳边:紧急!凯茜!马上到贮物间去把那个东西取出来,好好加以保护。“我需要立即离开。”她说。

“让我陪你去。”扬进要求道。不能让她一个人独自去。

她的目光一会儿落在他的身上,一会儿又落到众位的身上,有感于私事,不想让诸位为难,怪就怪在不凑巧的份儿上,为什么会如此地突然。她轻摇着头的时候。善妮的话语朝她表达出众人的心愿来:

“我们认为扬进陪您前去是合理的,我们都很赞成这一点。”

“我也认为,如果事情很急的话,多一个帮手是可靠的。”扬进趁机进行圆场道。同时已经离开酒桌站在一旁。“可能要抓紧时间去办理。”

凯茜对他们的理解,表示深深地感激。扬进已经朝酒店外面走去。吩咐跑堂赶紧去将她的车子,由酒店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在驱车前往目的地去的路途上,两人沉默无语,惟一的表示,就是时不时地相互望视。这样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凯茜再次将扬进上下刷视一番。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很想为她分担部分责任,但是对凯茜来说,还是不能从电话里确定其事件的性质,接受帮助是每个人面临的事情,而设身去为提供帮助的人着想,是本着理性的,负责任的处事观念。

她把车开的飞快,恨不得一下子到达目的地。整个行程之中,细仔地掂捻短时间里通话闻听到的杂音,有两声很简短的啾啾声,紧接着是艾力克倒地的声音,随后很寂静,继后才传来有人走动的脚步声,再然后电话被掐断。脑海里把这些有限的信息进行处理之后,一个不想接受,且又是符合逻辑性的合理推理,一个不能回避的结论出现在面前。哥哥艾力克一定被什么人给干掉了。顿时感到悲痛,一种失去亲人,由内心蹦跳出来的悲伤情绪,把她努力表现出来的镇静,全面摧垮,眼角不禁溢出泪水。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逃过,扬进偏头注视的目光,他已经将每一个细微处全都捕捉到。

“我很想能为你做点什么!”他说。

“我非常感谢!”

“我是认真的,凯茜!”

看得出扬进很认真,这种表示让她感到莫大的安慰与依靠。凯茜快速地瞟了他一眼,仍然只盯着汽车前行的道路。没有做声并不表示没有去想,相反考虑得更多,以及更全面。这时候伸出手去柔情地摸着他的头,最后重新落在方向盘上,突然悲泣起来。

“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她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

“电话!我知道刚才你接到过一个由外面打来的电话,其内容让你的心境在陡然间里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是的,我很抱歉,是我哥哥艾力克打来的电话。”

望着心爱之人几秒钟后,他直接地问道:“能告诉我内容吗?”

“哥哥在电话中交待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件不知何种形状的物件,需要我帮他好好地保存,显然他目前遇到了危险,因为在电话里说话的口气很急切也很仓促。”凯茜扭过脸来注视他,极度悲哀的眼神让人看了十分心碎。

扬进示意她好好去驾车,然后试着猜想道:“现在正是前往物件的存放地点?”

“是的!”继后抱以一个确定的点头。

“现在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目的地在下一个街区的一条街道上。”凯茜朝行驶的街道两旁看了看,确认地继续说道:“是的,是下一条街道。”

扬进对此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一幅慰藉的神态来。在没有了解到事件真正原因的时候,脑海里没有对付的方案。只有猜测,漫无目的的猜思。望着慢慢临近的目的地,思维仍然一片空白。很希望她能够说明白,也许,自己提出想去了解原因的倾向,可能是一种好方法,因为一个人如果处在一种过分担忧的境界里,更多的是忧郁,本能的做法就是将面临的事件,理顺出一个头绪来。然而,往往在这个时候里又会疏忽其他的可能性以及有用的途径。

于是他尽量压制住对不明事件引起来的担忧心情,考虑到还是由她主动说出来最合理一些。与此同时,在他的内心里面,暗暗升起一种决定,并且由该种决定产生出一种激昂的情绪。他鼓足一股赴汤蹈火的勇气,等待说出事件的内容,并且强制性地收缩纷乱的思绪,做好全方位去做彻底分析的准备。

汽车行驶到一条寂静的街道边停住,凯茜没有立即下车,也没有任何举止,只是沉闷地望着前方。突然听到来自她内心里无法抑制的悲泣声。就在伸出手是拥抱的时候,整个身躯斜倒了过来,头埋在他的胸脯上,哭泣起来,肩膀阵阵地腮动。

“他一定已经不在人世间,在通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一种杂声,那是金属板材受到硬体物质的撞击后,才会发出来的特有声音。”

“很清脆又短暂,是这样的吧!”

“是的!”她睁圆一双大眼睛,“你认为……。”各种猜思一齐涌入大脑,只是现在还不想拿出自己的判断,想听听对方的判断与分析是怎么样的。

“只有一种解释。”说话后的两秒钟里,他迎接着她那懵懵可怜巴巴的注视。

这种信息经过大脑快速分析,各种成分及可能性都存在。“一件不知何状的物件,要我保存好,显然他当时就遇到了危险,从说话的口气里就能直接得出,因为口气十分焦急。”回想凯茜告知的内容。初步判断得到一个这样的结果,那就是时间紧迫,现在不能耽搁看起来是过分神经质式的行为,应该把交待的事项尽快地处理好。

“放置物件的贮物地点在哪里?”

凯茜朝街对面的一处地方努了努嘴。扬进推开车门不车,在绕过车头去为她拿开车门的过程中,细心地观察这个贮物存放处,并朝它敞开的大门走去。她下了车,跟走在后面。

五街区贮藏室完全引用街道名称来着为营业的招牌。古堡式的大门,门口竟然没有任何与街道上众多商店的简素装饰,没有任何独特奇异的地方。在这里,人们尽量地保持原貌,因为该条街道上的所有店铺,以及整条街道上的建筑物,都具有一定的历史内涵。它们全都有上百年的历史。整洁的街面全是由鹅卵石铺就而成。

“认定你的哥哥已经厄运不幸?”他伸出手臂让她挽着。

“没有更好的解释。”经过努力的克制,仍然迸发出一丝咽呜。

保护好物件。扬进继续想起告知的内容,确定该物件与生命同等价值。“凯茜!是六排贮物柜七号,是这样的,对吧!”

“是的,我哥哥如此对我说:物品重要,誓死保护。密码YH129850。”

两人一起走进贮物公司的贮藏室。这里没有工作人员,也没有其他将物品,寄放于贮物室的顾客。一条宽敞的过道,沿着走道两旁都是设置的大型贮物间,每个贮物间都有上十排的贮物柜。他俩来到七号贮物间,往门口控制铁栏门的机械设置里,投入五美元的硬币,铁门自动打开。凯茜立即朝目标排柜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