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三九章 荆州还是陷落了

guohj92 收藏 9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当然我可没和张飞三爷就说关羽二爷是喝了我华佗师父的酒才不知疼痛的,好歹关羽二爷“刮骨疗毒”美名流传千古,我何必去戳破这个神话呢。日日陪张飞三爷打猎,他喝酒我喝茶,悠哉悠哉。 襄樊前线的也越打越紧,曹仁坚守不出,关羽二爷扫荡樊城周围,四面围困樊城。听说许昌震动,竟然很多人为了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当然我可没和张飞三爷就说关羽二爷是喝了我华佗师父的酒才不知疼痛的,好歹关羽二爷“刮骨疗毒”美名流传千古,我何必去戳破这个神话呢。日日陪张飞三爷打猎,他喝酒我喝茶,悠哉悠哉。

襄樊前线的也越打越紧,曹仁坚守不出,关羽二爷扫荡樊城周围,四面围困樊城。听说许昌震动,竟然很多人为了逃避战火已经搬往邺城了,甚至有人建议曹操也迁都到邺城以避关羽二爷的锋芒。只是可惜关羽二爷兵力不足,打了好多天,依旧没有拿下樊城。毕竟关羽二爷整个荆州不过五万人,除了防守大江的兵马,几乎所有兵力都投入了樊城前线,我在荆州时也知道,荆州就那么几个郡,青壮男子已经几乎被征调一空,也就是像我在公安时的那个邻居二嘎子吴此还是因为腿脚不好这样的才免于上前线,我估计这仗再拖下去,恐怕就得耽误农活了。许昌曹操又派了徐晃带五万大军来支援曹仁了,恐怕关羽二爷危险了,再不增兵,难能占领樊城啊。东吴吕蒙据说病了,换了一个大都督叫陆逊,我一得到此消息,心就是咯噔一声,完了,还是没有改变历史的脚步啊。

我把陆逊代替吕蒙任东吴大都督的消息告诉了张飞三爷,张飞三爷混不在意,仰脖喝下一碗酒,看我紧张的那个样,就对我说:

“统儿,一个无名之辈,怕什么。”

“三伯父,这陆逊虽无名,但却不是无能之辈啊。陆绩,就是那个怀橘陆绩,他告诉我,他这个族兄,胸有百万兵,他评价在东吴,惟有以前的周瑜周都督比这陆逊强点,另外那吕蒙三伯父你真认为他会撒手不管吗?”

张飞三爷摆摆手:

“无妨,就东吴那帮人,敢有胆量对付你二伯父?更何况你二伯父沿江广布烽火台,一有警即亲自带兵来援,怕他作甚,喝酒喝酒。”

唉,怎么张飞三爷也这么想。我无语了。果然,关羽二爷看陆逊恭恭敬敬,也没把东吴放在眼里,就把沿江巡逻的士兵大部分也调到了荆襄前线,又派一部攻打襄阳。关平廖化进占偃城。陆泽的百姓也起来反曹,响应关羽二爷。只是关羽二爷前一段俘虏了数万曹兵,现在军粮很紧张了,而南郡的糜芳也无法把军粮运到前线,无奈,有些军兵就抢了东吴屯积在湘水东岸关卡上的粮食以充军食,关羽二爷也无暇管了,一个劲的调兵遣将,意图一战取下樊城,直捣许昌。我得到关羽二爷调沿江兵丁北上的消息已经是四五日之后的事了,完了,果真悲剧又要发生了。我赶紧找来张飞三爷:

“三伯父,统儿觉的大事不好,恐怕东吴真的要动手了。”

张飞三爷一愣:

“何出此言?”

“三伯父,你来看。”

我接着一指我在地上堆出的地形图。

“这是陆逊驻扎的陆口,这里是孙权的浔阳、江夏。这地方是公安,南郡。若东吴要动手,从浔阳出发,乘船沿江西上,暗取公安与南郡,这里是曹军驻扎的襄阳等地。若二伯父北边被曹军牵制住,本来粮草就已经不足了,东吴又抄其后路,内无粮草,南北皆有敌军,我二伯父能奈何?”

张飞三爷不说话了,仔细在那里看那地形图。

“那你说,东吴会如何暗取公安和南郡啊?要知道烽火台上人虽少,可东吴军来了,不会连报警的机会也没有吧?”

我点点头。

“三伯父,既然是暗取,自然不会让那些烽火台上的军士有报警的机会。我在零陵时,吕蒙也曾派兵在零陵城外的潇水巡逻,我和沙摩柯等还不是混了过去,那些吴兵哪有机会报警?”

张飞三爷也有点急了:

“对,吕蒙吃过亏,会不会就把那装模作样行船的计策学去?嗯,很有可能,那样可就麻烦了。不行,我得赶紧给你大伯父和二伯父写信,提醒他们。”

说完就招手喊来人,坐下给我刘备伯父和关羽二爷写信。信写完,张飞三爷就让人匆匆忙忙往成都和荆襄前线寄去。

那送信的也就走了有一两个时辰,就有人来给我送信了,我一看,大吃一惊。连忙把信拿给张飞三爷看,张飞三爷那他那环眼一扫,痛苦大叫一声:

“你二伯父休矣。”

原来信中说吕蒙率津右护军蒋钦、偏将军潘璋、朱然,平虏将军周泰、中郎将韩当、骑都尉虞翻诸将西上,把全部精兵隐藏在大船中,使士兵都穿上白色的商人衣服摇橹,昼夜不停地溯江西上。那船上还打的是济世堂的旗号,到了公安不远的江边时,江边烽火台上守台军盘问时,吕蒙手下一摇济世堂的小旗答曰:

“我等皆是济世堂的伙计,从东吴进货回来,因江中阻风,到此一避。”

而且还取了财物送与守台军士。军士早就知道济世堂,毕竟济世堂在公安已经七八年了,扶危济困,名声极好,于是就相信了那些人的话,任其停泊江边。约至二更,那船中突然悄悄的杀出许多精兵,将烽火台上官军缚倒,暗号一声,八十余船精兵俱起,将紧要去处墩台之军,尽行捉入船中,不曾走了一个。于是长驱大进,直取公安。而且杀了不少烽火台上的守军,终于找出了几个软皮蛋,让这些软皮蛋引路,赚开公安城门,于城中放起火来,城中一片大乱,城外的吴军也趁乱杀了进来。那城中留守的付士仁也吓破了胆,不敢组织抵抗,很快就投降了吕蒙。衡断则带我留在城中的三百伏兵,突然杀出,杀散围在关羽二爷府周围的吴兵,救走了关羽二爷全家。那吴兵自然是紧追不舍,结果衡断锤震周泰,枪伤潘璋,箭射吕蒙,并且打出了五溪飞军我的旗号,武陵那边也有滚滚烟尘而来,似乎有人杀来,当时吕蒙大惊,不敢再紧追,领兵就回了公安。衡断临走时在济世堂公安老店门口和赵家门口各插一杆大旗,上书:

“吕蒙,上次饶尔不死,今日敢动此处,滥杀公安无辜,来日小爷必取你狗头。”

信到此就没有公安的消息了,我们的人毕竟都从公安撤走了,里面的情况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既然东吴取下了公安,那南郡他也没有理由不取,我关羽二爷是彻底被曹曹和孙权的人马南北包围了,陷入了几十万大军的合围当中。

张飞三爷痛苦言道:

“统儿,且随伯父东荆州接应你二伯父去。”

我巴不得天下大乱,这就喊过胡驹等人收拾行装,欲往樊城而去。可惜还没走呢,就有一匹快马急急赶来:

“报,张将军,阆中转来成都汉王旨意,要你速速回阆中,不得擅离职守。”

张飞三爷脸色变了,只是因为脸太黑,看的不太明显就是。他一跺脚。

“唉,大哥啊……”

我刚要说我自己去荆州,谁料那信使又说:

“赵将军,汉王亦有旨意要你回阆中护好世子安全,倘有事,拿你是问。”

张飞三爷恨恨的说:

“统儿,走,怕只怕你二伯父。”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想了想对张飞三爷说:

“三伯父,我有一主意,你看行不?”

“快说。”

“我让胡驹等人速速东进接应我二伯父,咱爷俩回去不就行了。”

张飞三爷同意了。我就安排胡驹速速赶往樊城,并且交给我的信物,张飞三爷也让他手下那些亲兵带上他的亲笔书信和宝剑,随胡驹赶往荆襄前线。

我俩恋恋不舍的开始往回走,没几日就到了阆中,一看刘禅在那里过的还挺好,张星彩指挥的他团团乱转。看着张飞三爷虎着脸回来了,吓的他们也不敢嬉闹了,老老实实的该干嘛干嘛去。

在紧张的等待中,我实在无聊,也陪刘禅在城内外逛了一圈,吃了几次农家饭,刘禅也知道老百姓生活大不易了。聊天时,刘禅就问那些百姓最希望得到什么,那些老百姓回答说盼望再没有战乱,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刘禅有点愣了,他后来告诉我,没想到,百姓的愿望就这么简单。

十几天过去了,我也又收到了南郡和武陵的来信,说这都是最后一封信了,南郡和武陵相继落入了吴军之手。南郡的守将糜芳被付士仁劝降了,吴军兵不血刃的占领了南郡。后来那些吴军又继续挥军西进,带队的是陆逊,他指挥军队攻占夷陵、秭归,切断了关羽二爷入川的退路,接着又亲率甘宁等人南下攻打武陵,在武陵他们遇到了一点麻烦,武陵是沙摩柯父亲摩里在那里代守,城中只有五百郡兵,这时吕蒙也带伤挥军西进,南北两方面夹击武陵了。摩里一看确实力量相差太大,就带兵撤了,谁料在撤离过程中还中了甘宁一箭,生死还未卜,也亏了出城不远就是他武陵蛮的地盘,那些吴军才没敢追击太远。

又过了十几天,有军兵来报,说城外来几百人,打着“关”等旗号,不过一个个蓬头垢面,盔歪甲斜,人人带伤,张飞三爷这几天也没敢喝酒,一听此消息,立马蹦起来:

“快说,有无我二哥关将军在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