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说我经历的83严打

83年的时候我刚刚上小学一年级。这些日子一直在坛子里警用装备板块里潜水,看到不少关于83的帖子,一时兴起,也说说我看到的83严打吧。 先说一个82年邻村的故事。两家都是邻居,一个富一个穷。可能是手里有俩钱就烧包吧,富汉子(其实50多岁了)就经常的仗势欺人(其实现在看来都是些不能再小的邻里纠纷),比如种在东家的倭瓜跑到西家开了花结了果,比如东家的鸡吃了西家的米,比如比如东家炒菜的香味飘到了西家......然后就是吵架、然后就是吵架升级变成了徒手搏斗(据他们说当时没有动家伙)。西家的穷汉子越想越憋屈,于是就喝了农药(家家必备的杀人越货之良器呀)。83年来到了,抓!当时的审判大会正好在我们小学举行,因为有个大操场,我个子矮,坐在前排。人山人海呀!!宣判立即执行的时候那个富汉子当场就歪倒了,屎尿横流!现在想来,让我们这些小学生坐在那里干嘛呢?恐怕是借个


。也就是在这个审判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五 四,那个看守人犯的警卫(当时的印象他穿的不是JC的制服,也不是PLA的制服,好像是武警的,对当时的制服我没有研究)到车里休息的时候把五 四从外面的套子里拽出来插到了腰里别着的套子里,黑乎乎的挺吓人。


再说一个我们村的。主角是我的一个本家(得八竿子才能打着)当过兵,退役后务农。家里穷呀,不好找老婆。眼看着奔30的人了,能不饥渴吗?某个晚上到邻村看了一场电影,暗夜当中、银幕之下(看来罪恶总是发生在伸手不见六指的夜晚呀),哇,一个好正点的姑娘!电影散场了,尾随姑娘到了人家家里。但是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放到现在,早就“小妞,交个朋友吧?”“讨厌!”“哈哈哈哈.....”什么事情也没有了),这一个晚上最大的收获就是摸清了“敌人的据点”。从第二个晚上开始,我的这个本家就在人家的窗户下面唱歌(其实是用口哨吹歌),颇有一点沈从文老爷子《边城》里面大老天保二老傩送唱情歌赢得翠翠芳心的味道,要知道当初翠翠的爸爸就是靠唱情歌把翠翠的妈妈搞到手的,但那是民国!情歌吹了三个晚上就有结果了——JCSS来了,我的本家就喝茶去了。83来到了,流氓罪!本家到×北劳改农场呆了8年!90年的时候回来了,找了一个寡妇,寡妇老婆还拖着两个油瓶。本家自我解嘲说:“省下我自己忙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