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男友诱引下,因怜生爱的她堕落成淫乱毒粉女[影子]

宋海峰 收藏 6 1110
导读:年轻漂亮的女青年文梅芳因陷身“毒海”多次进劳教所,伤痕累累的人生经历令人唏嘘又惹人怜惜。一次无意的机会,她的坎坷经历引起了当地日报记者的注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声泪俱下地诉说了心中的悔悟和渴望新生的愿望。报道被整版刊出后,她的故事感染和震撼了很多读者的心。她收到了不少洋溢关爱和人间温暖的信件,其中一个叫刘明的男人的信让她感觉格外亲切,于是两人开始了频繁的书信来往,并渐渐地在未曾谋面的情况下产生了感情。然而,当文梅芳走出劳教所,他们终于相见了,事情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局。2002年12月8日,刘明怀着复杂的

年轻漂亮的女青年文梅芳因陷身“毒海”多次进劳教所,伤痕累累的人生经历令人唏嘘又惹人怜惜。一次无意的机会,她的坎坷经历引起了当地日报记者的注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声泪俱下地诉说了心中的悔悟和渴望新生的愿望。报道被整版刊出后,她的故事感染和震撼了很多读者的心。她收到了不少洋溢关爱和人间温暖的信件,其中一个叫刘明的男人的信让她感觉格外亲切,于是两人开始了频繁的书信来往,并渐渐地在未曾谋面的情况下产生了感情。然而,当文梅芳走出劳教所,他们终于相见了,事情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局。2002年12月8日,刘明怀着复杂的心情向笔者讲诉了自己的“悲惨遭遇”。

他不允许再有女人被毒品逼得走投无路

在结识文梅芳之前,刘明一直过着不富有但也平静的日子。他在一家生产塑料制品的中型国有企业上班,每个月也有千余元工资。因为家境不太好,弟弟妹妹都还在上学,需要一大笔学费,作为兄长的刘明,自然得担当起这个责任。工作了6年,手头竟然没有一分钱积蓄。虽然已经27岁了,但由于为家庭分心太多,他一直没敢谈朋友。


2001年8月,刘明无意间在当地的日报上看到一则报道,写的是一个曾数次进劳教所的吸毒女文梅芳的故事。在文梅芳10岁那年,父母就离异了,而且谁都不肯要她这个女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再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也对父亲怀有了刻骨的恨。12岁辍学后,她开始在舞厅混。后来又认识了一位“对她很好”的男青年,一来二往地两开始以恋人的身份出双入对。然而,涉世不深的她,正是在男朋友的诱引下,陷入了“毒海”中不可自拔,并渐渐对生活失去了勇气了信心。

读到这篇文章,是在一个闲来无事的晚上。放下报纸,刘明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想起了自己中专毕业后在广州打工的那段经历。那是1995年的时候,刘明在广州东东山区的一家玩具厂上班,跟一位姓张的女同事好上了。可是当他陷得很深时,才发现对方竟然一直背着他在吸毒。


他的努力劝阻没有任何作用,最后的结果是,那位女同事因为欠下一大笔“毒资”无力偿还,被迫出逃,而且一走就再没了信讯。一直以来,这段无疾而终的短暂恋情,就成了刘明心中挥之不去的沉痛。

文梅芳的不幸经历,不但唤起了沉睡在刘明心中对毒品的极度憎恨和对曾经的恋情的心有不甘,也唤起了他作为普通人的善良和作为男人的责任。他从箱子底层拿出了初恋情人的照片,久久凝视,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对自己说:文梅芳如果再感觉不到温暖,会不会也被逼到走投无路而继续沉沦的地步呢?


夜很深了,炎热的夏日的晚上,刘明的心情被屋子里“嗡翁”扑飞的蚊子搅得很乱。

第二天,刘明在犹豫之中,拨通了报社的电话,找那位记者要到了文梅芳的具体地址。他觉得自己有责任给这个被亲情冷落的女孩一些鼓励和帮助,他要给她写信。这天夜里,他就坐在狭小的单身宿舍里,坐在不时有热浪侵袭而入的窗台前,写下了自己的故事,写下了对文梅芳的同情和劝慰。然而,当在第8页信纸上写下落款时,他又矛盾了,担心自己的出现会让人感觉太唐突,难以接受。

那封信在书桌上压放了整整一个星期,最终,刘明还是决定寄出去。为了一个女人的新生,他告诉自己,唐突一回是值得的。可是在写信封时又遇到了麻烦,他突然记起自己竟然没向那位记者打听文梅芳的真实姓名,因为报上注明了,文梅芳系化名。他只记得报上说文梅芳因为有文艺特长,在劳教所当了舞蹈队的长,于是信封上只写了舞蹈队队长收。

把信寄出去之后,刘明虽然认为文梅芳不大可能收到,但他仍旧每天都在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出乎意料的是,文梅芳很快就回信了。文梅芳用无数个“谢谢”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并亲切地叫他作刘明哥。刘明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又连夜写了一封长信。


然而信寄出去一个多月了,杳无音讯。刘明很是担心,猜想是不是自己在信里说错了什么,于是以马不停蹄地写了第三封信。没过几天,文梅芳的信就来了。刘明这才知道,第二封信文梅芳根本就没收到。

渐渐地,他们无话不说了。让刘明备感欣慰和兴奋的是,文梅芳对往后的生活表现出越来越积极的态度。她告诉他,成功戒毒出去后,她会先打两年工,然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时装店。而刘明则在回信里给她说,到时如果需要他帮忙的,他一定会尽全力。因为在信里彼此都非常的真诚,两颗陌生的心近了许多。刘明平静的生活,被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这种活力源于对自己的认可。他为自己的介入让一个陌生人重新拾起对人生的信心而暗自高兴。

不知不觉,刘明和文梅芳通信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2002年3月下旬,文梅芳在信中告诉刘明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她说她很快就可以出来了,她说她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每每看到窗外的阳光,就有种说不出的激动,觉得那就是生活的底色。文梅芳还要刘明迅速给她回信,留下一个可以直接联系的电话。她说,她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想和这位关心她而又未曾谋面的大哥喝喝茶聊聊天,而她也把父亲家的电话号码给了刘明。

接下来的日子里,刘明揣着复杂的心情,盼望着见面时刻的到来。4月12日,正在加班的刘明接到文梅芳的电话。文梅芳告诉他,她已经回家,约他到长沙见面。因为要上班,刘明说脱不开身。最后两人才约好星期五再定时间。

次日早晨,刘明根据文梅芳提供的电话号码,给她父亲打了个电话,被告知文梅芳回去过,但没呆多久又走了。中午的时候,刘明忍不住又抱着一线希望拨通了文父家的电话,文父把文梅芳的母亲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刘明。刘明立刻又拨通了文母的手机,文母说女儿跟她打了个照面就走了。刘明有些失望了,心情十分的复杂。他当时就想,文梅芳会不会刚出来又和以前那些同道中人混在一块去了呢?接下来的几天里,刘明的心里极不好受,他不希望自己半年多来的努力毁于一旦。他甚至很后悔那天没有请假去见文梅芳。

等到了这个星期的星期五,是双方约定再约定见面时间的时候了。刘明重又拨下了文梅芳父家的电话号码。文父这次告诉他,文梅芳打过电话回去,但人没有回去,而他已经告诉她,有人找她。接着又把一个手机号码告诉了黄,说是文梅芳的。有了手机号码,自然就联系上了。星期一晚上,刘明给文梅芳打电话,约定第二天在火车站见面。

4月18日下午8点许,刘明终于到达了长沙,出站后,立刻就给文梅芳打了手机。文梅芳说她在荣湾镇,马上就过来,并约好在邮政局门口等。

由于先前两人并没有见过面,刘明告诉她,自己穿着一身桔黄色的西装。然而等了一个多小时,文梅芳还是没有出现。刘明当时就想,是不是她不打算跟他相认了。想到这里,他心里升起一种莫大的悲哀。可就当他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文梅芳却又突然出现了。见了面,确认对方身份后,文梅芳竟然突地就扑在了刘明怀里,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些感谢的话。刘明有些措手不及,心疼地拍了拍文梅芳的后背说:“出来了就好了,生活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1 14:16:12 被宋海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