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型低空靶弹试射曾连续三次失败落海(

yuzhi2008 收藏 3 24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1_20_95260_8295260.jpg[/img] 新华网沈阳11月19日电 题:“到60岁,我要拿下100枚靶弹”——记海军某试验基地高级工程师张先龙   毛敬雄 陈万军   初冬,北方某海域,一场精彩的导弹攻防上演:一枚低空靶弹直扑舰艇,新型舰空导弹闻风而动,将靶弹打得凌空开花。   靶弹研制者、海军某试验基地高级工程师张先龙,是我国海防低空靶弹的奠基人。10年来,他研制出3型数十枚具有世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华网沈阳11月19日电 题:“到60岁,我要拿下100枚靶弹”——记海军某试验基地高级工程师张先龙


毛敬雄 陈万军


初冬,北方某海域,一场精彩的导弹攻防上演:一枚低空靶弹直扑舰艇,新型舰空导弹闻风而动,将靶弹打得凌空开花。


靶弹研制者、海军某试验基地高级工程师张先龙,是我国海防低空靶弹的奠基人。10年来,他研制出3型数十枚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低空靶弹,为我国5种新型导弹定型作出了突出贡献。


“搞靶弹,首先要成为导弹专家”


1979年9月,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张先龙,到某科研单位锻炼。


某型导弹出现一个故障,导弹设计人员和有关专家束手无策。一直在现场当“学生”的张先龙指着一个继电器说:“这个设计有问题!”


在众多权威专家面前,张先龙似乎有点“班门弄斧”,但他的建议仍然引起了导弹设计组长黄瑞松的注意。经过再次分析,黄瑞松认为:“小张是对的。”


大家轰动了: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不仅能看懂导弹设计图纸,还能指出错误——奇人!


接连发生的事情,更让大家对张先龙“刮目相看”。


上世纪70年代末,我军第一代空舰型导弹研制刚起步,承担导弹试验急需的“空测系统”研制工作就遇到了难题:论证多年的“地标法”方案因技术过于繁琐、人力物力投入巨大、测量精度难以达标,多次提交评审均未通过。


实验难以为继,大家想到了张先龙。


张先龙颠覆了课题组多年苦心研究的“地标法”,而采用全新的方案——“空测法”。


这一方法的核心是航空“惯导”。有人担心:航空惯导国内尚无同类装备,国际上也刚刚起步,未知数太多,风险太大!


“国内没先例,我们为何不尝试?”张先龙设置了一套独具匠心的全新方案,一下子征服了课题组,并很快就通过了专家评审。


张先龙和有关技术人员一起,历经3年攻关,成功研制出了我国第一套航空惯导系统,填补了我国武器试验机载测量设备的空白。


“搞靶弹,首先要成为导弹专家。”20多年来,张先龙始终以这样的标准要求自己。


“在我心里,靶弹就像儿子一样亲!”


某新型舰空导弹试验,先后成功拦截了靶机、拖靶、浮靶等目标,但这型导弹列装前,还必须迈过最后一道门槛——拦截低空飞行的小目标。


当时,国内没有低空飞行的靶弹。鉴于靶弹研制风险大、造价高、利润小,这个项目没有单位愿意承担。


考验面前,张先龙挺身而出。


有人提醒他:“你千万别接这个烫手山芋,靶弹要是误击了舰艇,你要坐牢的!”


张先龙义无反顾:“只要能研制出低空靶弹,坐牢我也不怕!”


2年后,无数个抽象的数据,在100多个方程演变中变成一条条优美的曲线,理论弹道从他的构想中诞生。靶弹研制进而转入工程实施阶段。


正当张先龙和课题组忙得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时,他的高级工程师职称续任评审开始了。抽不出时间的张先龙,在自己的评审材料上只写了短短3行字。这年,张先龙因评审材料太简单被取消高级工程师资格。


恰在此时,首批靶弹研制试飞如箭在弦。第一枚靶弹发射,仅飞行30秒便魂归大海!第二枚发射,还是30秒!第三枚,结果依旧!


张先龙茶饭不思,“神经质”地在导弹库房里围着靶弹转来转去。


有人说起了风凉话:“张先龙搞点小把戏还行,搞大系统他吃不开!”还有人甚至提出让张先龙转业。


妻子泪流满面地劝慰身心疲惫的丈夫:“你这是何苦啊?跟谁较劲?”


“在我心里,靶弹就像儿子一样亲,哪忍心撒手离去啊!”张先龙眼含泪花说道。


张先龙迅速调整好心态,带领课题组拆解靶弹,对靶弹作了进一步改进。


“轰!”半个月后,第四枚靶弹发射。只见它稳稳地低空平飞,咬住了目标……


张先龙带领课题组研制的靶弹,一举填补了我国低空靶弹研制和某型海防导弹超期延寿的空白,并创造了连续供靶20枚成功的奇迹。


“给敌人让步,你们愿意吗?”


一次供靶前,课题组完成靶弹技术测试,将靶弹封舱,准备发射。


靶弹封舱,有30多道工序。为防止遗漏,张先龙推行双岗制,一人操作,一人检查,每做完一步,双双在专用表格上签字。


每次靶弹封舱,张先龙必到现场。唯独这次,他因参加一个紧急会议而未赶到。会后,他急匆匆赶回导弹库房,靶弹封舱已经结束,但那张表格上没有签名。


“我们是严格按照程序操作的,现在补签名也来得及。”课题组一位同志向张先龙解释。


“靶弹是上天产品,半点马虎都不能有。表可以补填,程序上有遗漏,靶弹发射了,你怎么补?!”张先龙毫不留情面,安排大家返工。


靶弹相当于“蓝军”反舰导弹,供靶高度越低,越能考核我新型导弹的反导水平。张先龙为此精益求精。


2007年12月,某新型舰空导弹武器系统试验,靶弹课题组又一次承担供靶任务。复查时,张先龙专门检查以前容易忽略的高度参数。靶弹发射后,飞行高度的误差符合设计误差值。


“重新调试!”张先龙却让课题组把靶弹全部拆解。


大家极不理解:“高1至2米,虽然达不到最高精度值,但在误差范围内。再说,靶弹飞出去了,这一点高度谁也看不出来。”


“高出1至2米,就给导弹低空反导试验条件放宽了1至2米。从战争角度说,这就是给敌人让步!你们愿意吗?!”张先龙严肃地说。


课题组把靶弹全部分解,反复调试,直到参数符合要求为止。


为了提高靶弹可靠性,张先龙和同事们下足了功夫:选购电子元件,货比三家;测试元器件,一遍遍做冲击试验、高低温实验……经过不懈努力,靶弹的安全指标不可思议地达到99.99%,为航天级水平。


“到60岁,我要拿下100枚靶弹。”今年57岁的张先龙,已成功研制出3型39枚靶弹。越接近退休年龄,张先龙越觉得工作时间的珍贵。他率领课题组,正向一个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