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将聂凤智趣事:差点被人掀了“芙蓉帐”

第十一大元帅 收藏 0 186
导读:小个,黑脸膛,笑起来的时候两眼一眯,习惯性地用舌尖舔着右边唇间,就是解放军中人称"黑虎"的开国中将聂凤智典型的形象。 聂凤智,人称解放军空军中最能打的将军,爬过雪山,趟过草地,在上海用一个大萝卜刻章诱降了国军淞沪警备副司令,陆军中将刘昌义,这样的人物,谁能给他尴尬?谁敢给他尴尬? 还真有这样的人物,偏偏聂凤智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1953年夏天,从朝鲜战场返回来的志愿军空司司令员聂凤智,转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不久,就迎来一个快乐的日子。 他的夫人何鸣女士来了。 聂凤智是1940年结婚

小个,黑脸膛,笑起来的时候两眼一眯,习惯性地用舌尖舔着右边唇间,就是解放军中人称"黑虎"的开国中将聂凤智典型的形象。

聂凤智,人称解放军空军中最能打的将军,爬过雪山,趟过草地,在上海用一个大萝卜刻章诱降了国军淞沪警备副司令,陆军中将刘昌义,这样的人物,谁能给他尴尬?谁敢给他尴尬?

还真有这样的人物,偏偏聂凤智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1953年夏天,从朝鲜战场返回来的志愿军空司司令员聂凤智,转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不久,就迎来一个快乐的日子。

他的夫人何鸣女士来了。

聂凤智是1940年结婚的,何鸣女士是当时延安有名的美女,年仅二八,追的人很多,幽默风趣又刚勇善战的聂凤智用了不少功夫,包括现学了一肚子医疗技术(何鸣当时在医院工作)才独占鳌头。聂凤智疼老婆又爱面子,结婚的时候摆了十桌豆腐粉丝宴,是延安的一段佳话。

何鸣女士后来回忆当时是喜欢上了聂凤智身上无畏的战将气概。

结婚以后,聂凤智对何鸣的感情那是没的说,而且人前人后的显摆,全无避讳,故此在军中可谓尽人皆知。聂凤智对这个美丽聪颖的妻子爱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说吧,何鸣嫁给聂凤智,却不肯受首长夫人的照顾,依然坚持做她的护士。胶城战役中,国民党军飞机轰炸,在火线上抢救伤员的何鸣也负了伤。消息传来,指挥战役的许世友,聂凤智的老上级,赶紧让人去了解情况。得知何鸣只是腿部中了弹片,这位有名的二杆子将军以手加额大呼运气,许和尚说 - 我总以为飞机轰炸受伤,不是断手就是断脚,要是还不出个囫囵的何鸣,俺老许可怎么跟聂凤智交待?!

何鸣对聂凤智也没得说,战争年代极艰苦,何明却想办法给聂凤智弄鸡炖来吃,因为聂凤智早年多次负伤,身体不好。这鸡汤肯定包含感情,问题是这样做的结果,九纵的军官们到了司令部就磨蹭着不走 - 这帮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家伙都憋着跟司令员分鸡吃呢!

就是这样一对儿,聂凤智刚刚去朝鲜打了一年多的仗,那啥小别胜新婚之类的说法简直不足以论之。

尤其是对聂凤智夫妇来说,这次的重聚意义重大 - 两口子终于有了个固定的,安稳的叫家的地方。结婚十几年,此前两人一直过的都是战地生活,相逢不易,好容易聚在一起,打开背包铺在一起就叫家,还得感谢马克思照顾呢。解放军官兵平等,聂又一贯在野战部队,说句夸张点儿的话这一分钟还在卿卿我我,下一分钟可能来袭击的鬼子兵就在村口把掷弹筒打响了。

那是做梦的时候都不能松开枪的日子,冀中曾有老武工队员回忆负伤撤到后方住院,手里不握着枪睡不着觉,可医院怎么能让你带着枪在病房呢?医生有经验,给找来个铁锤头,抱着这个铁家伙,一下就睡着了。

1953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南空司令员聂凤智住的是军区大院,组织分配的房子,院子外头车水马龙,买东西的行人,卖东西的商店,敌人已经跑到了大海对面。很多老兵提到从战场回到这样的生活都得咬一咬手指头看疼不疼,否则不相信人间还有如此美妙的地方。

所以那一天大院里人人都知道聂司令员接来了爱人,有人开玩笑说今天司令员的表情跟要当新郎了似的。

然后。。。然后按照古代章回小说的写法,"送入洞房"之后就是"一夜风雨自不用细表"了,是成年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这就是和平的生活,和爱人住在自己家里的和平生活,聂凤智几乎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日子,春风得意自不用言表。

问题,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一夜风雨自不用细表"的聂司令员朦胧中忽然听到门响。

没敲,直接推门就进来了。

敌人偷袭?这是南京,1953年,军区大院,哪儿来的敌人?!

闹新房?闹谁的新房?这儿是南空大院,好像没人比我老聂更大了吧?谁敢闹我的房?吃了熊心豹子胆?

大夏天的,房里情景如何就无需描述了,幸好还有一个蚊帐

但那人步步向前,坦然自若,竟然走到蚊帐前面,伸手就掀。

到底是身经百战,聂凤智半睡半醒之中一个鹞子翻身就拿被单把该裹的都裹起来了,可面对这胆大包天的家伙,那么大的聂凤智,孟良崮力撼张灵甫的聂司令员,愣只能可怜兮兮地喊出一声 - "谁?"


门外亮,里面暗,隔着蚊帐可以看到进来的是个相貌英挺,满帅气的青年军官。

一声"谁?"之后,来人总算把手缩回去了,声音清朗地答道 - 聂司令,今天早上来了份文件,我觉得比较重要,给你拿来。

条件反射式的聂司令问道 - 前面出事了?

没有,敌情通报,正好从你这儿过,就给你送来,省得你麻烦。

敌情通报至于来掏老子的被窝阿?聂凤智在鼻子气歪之前终于看明白了,来的是熟人啊,好你个老通城少爷,你是读过书的知识分子,你倒是敲个门阿!再说了,你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这时候,来人已经又开始伸手了,意思是要撩开蚊帐把文件递进来。

不用给我了,你放我桌上吧!聂司令死死按住蚊帐。

那人点点头,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掉头就走,一边走一边还说 - 那咱们上班再谈。

上班谈,上班谈。聂司令忙不迭地说。

看着来人出门而去,黑虎聂凤智长出一口气,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来的是谁呢?

别看此人年轻,却是聂凤智的爱将 - 此人就是当时南空负责作战的副参谋长 - 曾幼诚。

事后有人问曾参谋长 - 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没看见什么阿。曾答,就是聂司令员光着个大膀子,迷迷瞪瞪的好象脾气不太好。

你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没有啊 - 哦,有一点,往常他这时候早该起来了。。。

这件事让聂凤智哭笑不得的地方在于,从曾幼诚的角度来说,他做的很是正常,自己要找他的麻烦大有腐化堕落和重色轻友的嫌疑。

曾虽然当时年不满三十,却是新四军皖南事变中突围出来的悍将,作战勇猛足智多谋。聂和曾两个人是一块儿从朝鲜空联司回来的,这个"闯洞房"的事件发生后不久又一块儿去了浙东指挥所,指挥空军配合攻打一江山,然后是福州军区,两人携手先后把对岸溜过来的各种飞机,从P-2V到HU-16干下来九架,空军谁都知道聂凤智和曾幼诚是一对珠联璧合的好搭档。

说到曾幼诚的多智,有一件事可以作为例子。福州军区击落RF-101,活捉了国民党空军中校飞行员吴智宝,中央十分高兴,让福州方面赶紧写汇报,各级各层都想知道这RF-101是怎么打下来的。这个过程颇为复杂,宣传口的干事晕了头,写了七八页的材料还说不明白。聂司令皱着眉头看完,说这不行啊,得把人急死 - 你去找曾参谋长,他有办法。

找曾幼诚是有道理的,第一整个干掉RF-101的过程就是他设计的,完全是弄了个套子让吴智宝来钻,他最了解情况;第二以他的脑袋,肯定不需要七八页来写说明。

果然,事情到了曾幼诚手里,指挥几个干事美工,第二天就把功课作完,大家去一看,只见做成的是一个几米长的漫画式示意图,从RF101起飞到被击落的全程路线,每个点上我军怎样反应的,吴智宝中弹后怎样努力控制飞机,怎样不得不跳伞,全是用画图的形式标得一清二楚。聂司令看了两手插腰,笑得那叫一个得意。这张图后来送到了北京,在人民大会堂给各老将老帅看,人人称好。

聂凤智与曾幼诚配合默契,和两个人气质相似有关。聂凤智表面上是一员猛将,骨子里聪明之极,谦逊好学,所以知识底子颇为深厚。聂率27军攻占上海后驻防,便装在淮海路看到一个老教授在卖书,于是上前挑拣。两人谈天说地,竟大是知音,那位教授慨然以一套鲁迅全集相赠。曾则是武汉老通城的少东家,从中学带着三千块大洋投奔新四军的,能和美国飞行员用英语聊天,是军中少见的"高级知识分子"。聂和曾的关系也极好,好到不拘礼节的地步。何鸣到来之前,两个"空军军头"经常是有了某种灵感,不拘时间,闯到对方的宿舍拉门就进,一谈就能到半夜。其间两次在暗夜无光条件打下来国民党军的RB-24,就有两位将军(聂是开国中将,55年授衔,曾在二次授衔是也是空军中将)这种碰头会的成果在里面。

所以,大早晨起来的曾幼诚推门就进,以聂曾的关系来说,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

问题是,你不知道你嫂子昨晚刚过来吗?!

事后也有人问过曾参谋长 -- 你不知道司令员的爱人昨天来了?

知道啊,怎么了 --- 哦。。。我应该打个招呼哈。

大家说,曾参谋长阿,太纯洁了。

的确,后来聂凤智也想明白了,曾虽然是"老通城少爷",但他是中学时代就投身新四军的,还来不及沾染"资产阶级的腐败",而一到军中就是文化教员,军部直属学兵队的三把手。农村老兵之间无顾忌的玩笑,带点儿黄色的东西也不敢在他面前露。一直过简单的军旅生活,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那么大的曾副参谋长,竟对 "司令员的爱人昨天来了"意味着什么,一窍不通!

实际上,从曾和他的战友后来回忆看,在这方面曾的确很是单纯。接近他的人说他在这方面和战场上的刁钻古怪恰成对应。并有例子说起,在新四军时代,曾幼诚曾有一次经历部队被打散的事情,但仍然率领少数战士穿越险阻找回了部队。当时回来的人员多半是分散归来,一度和组织失去联系,因此有审查的必要。作为考验,一些回来的指战员就被分配去担任收税的工作。这个工作油水丰厚,结果一些战场上宁死不屈的老兵,却在这个工作上或钱或色落了马。唯有曾一板一眼,绝无半点问题,此后自己回忆起来,直说并非觉悟有多高,只是因为"老实"而已。

对此,聂凤智明知若是找曾算账属于越描越黑的事情(可能需要给这位纯洁到家的参谋长讲很多要脸皮很厚才能说的内容),为了面子依然得表现出一副"老子要这个老通城少爷好看"的雄姿来。

最后,据说还是整个事件中一言未发的何鸣问了聂司令几句话,给堂堂黑虎找了个台阶 -

-- 人家曾参谋长比你小吧?

-- 小十多岁呢。

-- 他结婚了么?

-- 好像还。。。没有。

-- 那你怎么能怪他呢?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

。。。

应该是1954年的年初,曾参谋长终于结婚了,娶了一位诗书传家的江南小女子,与"老通城少东家"颇为般配。当年年底生了个乖巧的女儿。

一直严加戒备的聂司令员,总算松了一口气。

类似的事件,终于不会再发生了。


对这件事采访过程中,提供材料的采访对象没有说明此事具体是哪一年发生的,时间是我推算出来的。我看到的史料情况是1953年初聂凤智和曾幼诚才从朝鲜返回,此后曾又到南京军校学习一段时间(上课的是被他亲手抓到的原国军12军军长霍守义),而1954年底曾的女儿出生,所以这件事只能发生在1953年的夏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