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从字面意思理解,是指汉民族成员里面的奸人、败类。但实际的解释却是:投靠侵略者、出卖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中华民族败类。


冒顿死去,他儿子稽粥当了君王,叫做老上单于。


老上稽粥单于刚刚继位,孝文皇帝又派遣皇族女公主去做单于的阏氏,让宦官燕国人中行说去当公主的辅佐者。中行说不愿去,汉朝强迫他。他说:“一定让我去,我将成为汉朝的祸患。”中行说到达后,就投降了单于,单于特别宠信他。


最初,匈奴喜欢汉朝的缯絮和食物,中行说说:“匈奴的人口总数,抵不上汉朝的一个郡,然而所以强大的原因,就在于衣食与汉人不同,不必依赖汉朝。如今单于若改变原有风俗而喜欢汉朝的衣物食品,汉朝给的东西不超过其总数的十分之二,那么匈奴就会完全归属于汉朝了。希望把从汉朝得到的缯絮做成衣裤,穿上它在杂草棘丛中骑马奔驰,让衣裤破裂损坏,以此显示汉朝的缯絮不如匈奴的旃衣皮袄坚固完美。把从汉朝得来的食物都丢掉,以此显示它们不如匈奴的乳汁和乳汁品方便味美。”于是中行说教单于身边的人们分条记事的方法,以便核算记录他们的人口和牲畜的数目。


汉朝送给单于的书信,写在一尺一寸的木札上,开头文词是“皇帝恭敬地问候匈奴大单于平安”,及写上所送的东西和要说的话。中行说就让单于用一尺二寸的木札写信送给汉朝皇帝,并且把印章和封泥的尺寸都加长加宽加大,把开头语说得很傲慢:“天地所生、日月所安置的匈奴大单于恭敬地问候汉朝皇帝平安。”再写上所送东西和要说的话语。


汉朝使者中有人说:“匈奴风俗轻视老年人。”中行说诘难汉朝使者说:“你们汉朝风俗,凡有当兵被派去戍守疆土将要出发的,他们的老年父母难道有不省下来暖和的衣物和肥美食品,把它们送给出行者吃穿的吗?”汉朝使者说:“是这样。”中行说说:“匈奴人都明确战争是重要的事,那些年老体弱的人不能打仗,所以把那些肥美的食品给壮健的人吃喝,大概这是为了保卫自己,这样,父亲儿子才能长久地相互保护,怎么可以说匈奴人轻视老年人呢?”汉朝使者说:“匈奴人父子竟然同在一个毡房睡觉。父亲死后,儿子竟以后母做妻子。兄弟死后,活着的兄弟把死者的妻子都娶做自己的妻子。没有帽子和衣带等服饰,缺少朝廷礼节。”中行说说:“匈奴的风俗,人人吃牲畜的肉,喝它们的乳汁,用它们的皮做衣服穿;牲畜吃草喝水,随着时序的推移而转换地点。所以他们在急迫之时,就人人练习骑马射箭的本领,在时势宽松的时候,人们都欢乐无事,他们受到的约束很少,容易做到。君臣关系简单,一个国家的政治事务,就像一个人的身体一样,父子和兄弟死了,活着的娶他们的妻子做自己的妻子,这是惧怕种族的消失。所以匈奴虽然伦常混乱,但却一定要立本族的子孙。如今Z国人虽然佯装正派,不娶他的父兄的妻子做老婆,可是亲属关系却越来越疏远,而且相互残杀,甚至竟改朝易姓,都是由于这类缘故造成的。况且礼义的弊端,使君王臣民之间产生怨恨,而且极力修造宫室房屋,必然使民力耗尽。努力耕田种桑而求得衣食满足,修筑城郭以保卫自己,所以百姓在急迫时不去练习攻战本领,在宽松时却又被劳作搞得很疲惫。唉!生活在土石房屋里的汉人啊,姑且不要多说话,喋喋不休,切切私语,戴上帽子,难道还有什么了不起吗?”


自此之后,汉朝使者有想辩论的,中行说就说:“汉朝使者不要多说话,只想着汉朝输送给匈奴的缯絮米蘖,一定要使其数量足,质量好就行了,何必要说话呢!而且供给匈奴的东西一定要齐全美好,如果不齐全,粗劣,那么等到庄稼成熟时,匈奴就要骑着马奔驰践踏你们成熟待收的庄稼。”中行说日夜教导单于等待有利的进攻时机和地点。


从中行说立誓助匈灭汉说起:


本文标题所说的汉奸中行(航)说(悦),有人说他是汉奸的老祖宗。从汉民族起源时间来看(汉朝),中行说确是汉奸之祖:一、他最适合汉奸字面意义,出身于汉王朝,又是汉族人。二、也适合我们对汉奸意思的实际理解,出卖了国家与民族利益。所以说他是一个真正的、最古老的汉奸。



在汉王朝时,Z国北方有一个相当强大的邻居——匈奴。匈奴这个民族对于古代中华民族的影响相当大。这个民族虽然是一个以游牧为生的民族,其人口,不足汉王朝一个大郡。但这个民族民众强悍,是汉朝初期的国家劲敌。高高祖刘邦想充英雄,北伐匈奴,结果差点儿成为匈奴人的俘虏。后来是谋臣类敬建议,对匈奴实行和亲政策,指望用女人来同化匈奴。


有句话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是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汉朝人也发现了这个理儿。他们的男人,在战场上对付不了匈奴族的男人之后,他们想用本民族的女人,去征服匈奴。这种法子,只能说明了当时汉朝人的无能与无奈。


和亲政策执行初期,对于当时汉王朝的国家安定、和平,有一定作用。但这种用裙带关系建立起来的国家外交,抵挡不了实际利益的诱惑。到汉武帝时,匈奴人是:你们送来的女人、财物,我照单全收。但匈奴人什么时候没有奴隶用了,没有粮食吃了,没有金银花了,他照样把汉王朝当软蛋捏。因此和亲政策对于当时汉人来说,许多时候是陪了女人,又折兵的卖买。


汉文帝立位之初,匈奴冒顿单于死了,他的儿子老上单于立。按常规又到了汉王朝向匈奴送女人的时候了。而且送的女人,不能是一般的女人,至少是皇室的公主级别的女人。这此送给匈奴最高领导人的女人,按当时的说法,是嫁到匈奴。既然是嫁,就少不了许多的陪嫁,如仆从、如嫁妆等。仆从与嫁妆的量有一个标准,至少要让匈奴人觉得,与其发动一次战争,从汉人那里抢夺的战争财物,不如与汉朝皇帝和亲时、公主带来的奴隶与陪嫁多。


汉朝初期的许多皇帝们,都是用这种法子,按抚匈奴。汉文帝继位不久,老上单于立。汉文帝只得按惯例,从宗室之中,挑选了一位公主,和亲。汉室公主带着她的美貌,带着她的仆从,带着她的嫁妆,嫁给了匈奴。在出发之初,出现了一个不顾大局的人,这个人就是中行说。他对命令自己随公主出嫁的使臣说:“我不想去匈奴,如果一定让我去,我一定会成为汉朝的大患!”《史记》:“必我行,为汉患者!”


使臣不敢有违皇命,也没有把中行说的话太当回事,如果当回事,他会向皇帝汇报。中行说这条小命,就不会留到匈奴作汉奸。结果中行说被逼着,随和亲的公主来到匈奴。


中行说是一个家在燕地的宦官。如果说和亲的公主,嫁到匈奴去,是走上了一条命运难测的路;而公主的随从命运,只会比公主更惨。所以中行说不愿随公主北上,与匈奴人为伍,当时的也是人之常情。还有其它许多多的随从,他们有几个愿意,远离开自已的故土?远离父母兄弟?与异族匈奴人,和什么鸟亲!但这一切都是以国家的名义,以皇帝命令名义下达,有谁敢同时反抗国家与皇帝?


中行说敢说不!从这点来讲,中行说应是一个英雄。他的行为有点象美国总统克林顿,为反抗越战、逃兵役一样!只是他生错了时空,当时所有的王朝,所有的皇帝,都拥有曹操式的思想: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以让天下人负我。谁会倾听一小小宦官说的“不”的声音?


中行说虽有言在先,他不想作匈奴人的奴隶,他不想去匈奴,但他的国家没有把他太当回事,没有把他对国家的的警告当回事:“必我行也,为汉患!”


北行之后。中行说说到做到、“光明磊落”地做了汉奸。因为他认为,国家对他不义在先,他有报复的理由与权利。所以中行说开始出卖国家!


1、挑拔卖国


当时汉王朝的经济实力,强过匈奴。匈奴人对于汉王朝的丝绸相当感兴趣,他们认丝绸制成衣服,比兽皮制作的衣服漂亮轻巧。而且匈奴人也对于自已民族茹毛饮血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怀疑;他们羡慕汉族人的饮食清洁、精至、精细。孔夫子时代的Z国人,就知道脍不厌细。在Z国人已经学会拿筷子时,匈奴还没有学会穿裤子。不要说汉朝的匈奴民族还没有学会穿裤子,就是到元代,蒙古族有许多人,还没有学习穿裤子。他们基本是是过着一种,茹毛饮血的生活,与汉朝已经学会食香味俱全的饮食文化相比,肯定是差太多了。


中行说对老上单于说:“匈奴人众不能当汉之一郡,然所以强者,以衣食异,无仰于汉也。今单于变俗,好汉物,汉物不过什二,则匈奴尽归于汉矣。”


老上单于对于中行说的警告深然之,但匈奴民族对于汉丝绸的依赖太深,一下子难把改变他们的习惯。中行说想出一法:用枪掠过来,也可能是公主和亲时带过来的绵絮、丝绸作了许多件衣服,让部下穿在身上,到有刺的草丛里去奔跑,结果衣服很容易就磨破了。然后示于民众,说丝绸不如皮革耐用。


老上单于得到汉式食物,也故意不食用,说没有匈奴传统食物好吃。《史记》“得汉缯絮,以驰草棘中,衣袴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皆去之,以示不如湩酪之便美也。”


我们抛开中行说汉奸身份不谈,只思考中行说的“理论”,他认为的“匈奴之众不能当汉一郡,然所以强者,衣食异也。”这话放到现在,好象也是有道理啊!比如Z国足球,几年之前就有一种说法,说我们踢球所有踢不过人家,是因我们Z国人饮食结构有问题,比如欧、美洲人以牛肉为主食,所以他们的身体素质比我们Z国人好,而这一理论是不是源自于我们Z国的一个汉奸?


中行说当时就发现:匈奴人打起仗来,能以一挡十,与他们的饮食结构有关。这些匈奴人与现在欧美人一样,是以牛马羊主食,所以他们体格强健。以只有占汉人百分之几的民众,却总是打得汉朝军队找不到北。


2、文化卖国 

当时匈奴是一个文化相当落后的民族,他们没有文字。中行说担挡了匈奴人文化上的的扫盲老师,但他没有苍颉的本事,自已给匈奴创出一套文字出来,而是开始把我中华的文字贩卖匈奴国。对于"卖国"这两字,所以打引号,因为中行说这国卖得有点进步意义。他把我们汉字教给匈奴人,让他们学会了一些最基本的知识,通过了一些基本的扫肓学习,老上单于、及匈奴的贵族,开始知道他们拥有多少个奴隶,而许多匈奴人,也终于知道他们有多少头牛羊,并且学会了用数字记帐。


有人说中行说这样做,是为了让匈奴强大起来,好为他自已报仇雪恨。所以中行说教化匈奴的行为,对汉朝人来说,地地道道的汉奸行为。但抛开汉朝的事儿不谈,对于我们这个人类群体来说,中行说可是做了一件促进人类(某部族)文明进步的好事儿。《史记》上说:“说教单于左右疏记,以计课其人众、畜牧。”


在教会了匈奴人一些基本的文字后,中行说又教老上单于一些基本的国家礼仪。如仿照汉朝皇帝,给手下下达命令时,用诏书的形式。及铸单于用的玺印。这对于匈奴这个民族,或者说国家来说,也是一个违护君主权威的必须形式。


但中行说不止这样,他还“教唆”老上单于,把诏书下给汉朝皇帝。对于汉朝皇帝来说,是大大的不敬。汉朝皇帝给匈奴单于诏书,一般只有一尺一寸;而匈奴单于给汉朝皇帝的诏书,居然长达一尺二寸!而且口气大得要命。汉朝皇帝给匈奴单于的诏书开头,一般都是:“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中行说却让匈奴单于改成:“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


迫于匈奴的强大,汉朝皇帝受到匈奴的这类国书,只能强作笑靥。如果这中行说还在汉朝,皇帝们恐怕要诛他十族。


汉朝人对于中行说的卖国行为,是恨之入骨。贾谊在一篇文章里的“理想”居然是:“系单于之颈而制其命,伏中行说而笞其背。”


但中行说卖国卖得理直气壮,贾谊“笞中行说之背”的理想,没有实现,他自已却被景帝杀死了。如果真有另一个世界,两位又能在另一个世界相逢,不知道会有怎样一翻争执!


偶有“汉使或訾笑匈奴俗无礼义者,”,说匈奴人野蛮,不文明。中行说这时好象真的爱上了匈奴民族,他对汉使说:“匈奴约束径,易行;君臣简,可久;一国之政,犹一体也。故匈奴虽乱,必立宗种。”


匈奴人政体简单,易行,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所以匈奴族也会有内乱,但乱之后,再上台的人,还会是皇族。而“Z国虽云有礼义,及亲属益疏则相杀夺,以至易姓,皆从此类也。”


Z国虽然号称礼仪之邦,但为了权力的争夺,虽兄弟父子也会相互残杀。最后是螗螂捕蝉,黄雀在后,江山易姓他人。中行说关于匈奴人政体简的说法,有点道理。而他对Z国当政体发现的规律,简直就是真理!“Z国虽云有礼义”,但一牵及到国家实质性利益,该杀老子的时候,杀老子,如扬广;该杀儿子时,杀儿子,如汉武帝。绝不手下留情!最后自已人杀光了,人气杀没了,于是江山易姓。这就是所谓“江山轮流坐,明年到我家”之说。

江山轮流好是好,但是这个国家不可能太平。居然是让历史上真正的汉奸发现了这个真理,叹息。


3、军事卖国


匈奴在中行说的帮助下,确实国家发展很快,文明进步,民众受到教化,匈奴国也管理得不钦慕,至少全國M众,许多人知道自已有多少只牛和羊,老上单于知道自已有多少奴隶与臣子,有多少可以出征的军队。


公元前166年,汉武帝14年。中行说用汉人的话讲是“唆使”,用匈奴人的话说是倡议老上单于率匈奴骑兵14万,大举侵汉。攻入朝都、萧关,枪却了汉朝许多百姓的牛羊、财物。杀死了汉朝一位姓孙的都慰。把武帝在北方的一个行宫付之一炬。汉王朝举国震动,武帝开始有了讨伐匈奴之意。

4、建议细菌战


武帝14年匈奴入侵以后,匈奴屡犯汉境。但中行说却生病死了。在死之前,中行说建议匈奴对汉军搞细菌战。因为他发现一些池塘有病死的马,羊之后,而这些池塘里的水就开始有“毒”。士兵食用之后,会中“毒”,轻则拉肚子,重则死亡。


所以他建议匈奴军队,把一些病死的牛、马、羊,扔到汉军进军路线的一些水源里,汉军食用后,确实有许多人出象中毒症状。


后来汉军识破了匈奴人的奸计,(实际还是汉人自已人的诡计)对中行说发动的细菌战有所防备;但若干年后,汉武帝时期的爱将霍去病,据说就是食用了这种水源里的水,生病死了。如果属实,这个汉奸罪过就大发了!


[个性点评]


中行说虽然是地地道道的“汉奸”,可他也是汉文化最早的反思者,最早的反传统斗士。他对汉朝礼义制度的抨击,句句在理,一针见血,难怪汉使都不是他辩论的敌手。


阉人的卑贱身份也刺激着中行说要去建功立业。“男儿生以不成名,死则葬蛮夷中”,这句著名的誓言,一定也是中行说的心声。

中行说后来就在史书中消失了,不知所终,也不知最终的命运如何。他的个性,昙花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