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横?女子轧伤服务员,叫嚣“我亲戚是公安局的”

xshxing 收藏 0 234
导读:从这些报道文字看,这个女车主确实牛气,她说的“我亲戚是公安局的”决不是吓唬人的。要不警察怎么会说“你先走吧”,而不是把她带到派出所听候处置呢?更具戏剧效果的是警察把受害者带到了派出所,这一反常行为再次证实女车主和维护社会治安的公安局的“亲戚”关系非同一般。试想,连警察听了电话都要对女车主高抬贵手,说明女车主的“亲戚”肯定不是个一般官儿。他(她)既能帮助女车主摆平事故,又能影响办案警察的前途。   具备这种能量的官员大有人在,但是,像女车主“亲戚”这样,没到事故现场仅凭肇事者一个电话就让办案警察妥协的官

核心提示:19日,南京市和会街一家饭店门口,一名女服务员的脚被一辆黑色轿车轧住。女车主很嚣张,称是女服务员自己把脚伸到车轮下的,拒绝倒车,并叫嚣“我有亲戚是公安局的,撞你也没事”。民警赶到后,女车主拒绝出示驾照,打了个电话后,民警让她先离开。



女车主所驾驶的尼桑轿车


东方网11月20日报道


女车主:


她故意把脚伸到我车轮下面的。


报社的怎么了?


他们这帮农村人不讲理!


一群流氓!


服务员:


做生意的,谁喜欢得罪人啊?


故意把脚塞车轮下?我又不傻!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还能怎么样呢?


“有关系就能胡作非为?”“轧到人还这么横,简直太不像话!”……南京市和会街一家饭店门口,聚集了上百名围观者,大家议论纷纷。在围观者中间,停着一辆黑色尼桑轿车,一名女服务员站在车前,脚被车轮轧住,眼中含泪,女车主坐在车内,不愿下来。


昨天下午2点多,一起停车引发的小纠纷,竟然闹出不小的动静。


“我家有亲戚是公安局的”


“嚣张啊,实在太嚣张了!”目击者左先生说,他当时正好开车路过,看到有人争执,就将车停在附近,走过去看个究竟,“女服务员的左脚被轧在黑色尼桑车的左前轮下,女车主坐在车里一动不动。”


左先生说,女服务员当时疼得直叫,猛拍车引擎盖,店内其他服务员听到哭叫声后,从饭店内跑出,要求女车主将车往后面倒一点,但遭到拒绝。服务员又跑回饭店,过了一会,出来了几名厨师,他们合力将车往后推了一点,女服务员的脚这才拔出来。


“女车主态度很嚣张,她一直嚷嚷‘我家有亲戚是公安局的,我撞你也没事’。”左先生称,这本来是件小事,道个歉就可以了,何必闹成这样呢。女车主的态度引来很多市民的围观,大家纷纷指责她:“有关系就这么狂吗?你把人家脚轧了可是事实,凭什么这么嚣张!”“为一点小事值得吗,有背景很了不起吗?”


神秘电话交给民警


市民陈女士也是目击者之一,她告诉记者,女服务员的脚虽然拔了出来,但还是疼得直掉眼泪,于是拨打110报警。不久,几位民警赶到现场。


“警察过来后,叫女车主出示驾照,但她拒绝出示。女车主说,‘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说完就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女车主说了几句话,然后将手机递给一名警察。”陈女士回忆说,“接了电话后,警察就对女车主说了一句‘你先走吧’,然后扭头对女服务员说‘你把身份证出示一下,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


“怎么能让肇事者先走,反而让受伤的人去派出所呢?”围观群众对此表示抗议。陈女士说,见引起众怒,女车主的车没能离开现场。随后,民警让女车主和受伤的女服务员一起去医院,先查看伤情,再处理此事。


饭店门口停车起纠纷


“哪有将车停在我们店门口的,会影响生意啊!”饭店老板马先生说,一般只有在饭店吃饭,才会让客人暂时停一会,“服务员去阻拦了一下,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马先生告诉记者,受伤的女服务员姓李,本来准备就稍微阻拦一下,但对方态度如此强硬,“小李堵在车前面,想不到那个女车主就将车慢慢朝前开,轧上了小李的脚。”


让马先生气愤的是女车主嚣张的态度,“她说有亲戚是公安局领导,轧住小李的脚,连车都不肯倒一下,还是我们出去两三个人将车朝后推了一点,小李的脚才抽出来。”


马先生说,小李的脚趾当时就肿了起来,起码好几天不能上班。


女服务员脚上有淤青


打听到小李被送到中大医院,记者随即赶到医院,小李当时正在拍片子,走路一瘸一拐的,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如果她态度好一点,说办点事,马上就走,我也不会跟她较劲,做生意的,谁喜欢得罪人啊?”小李说,她刚阻拦女车主,“她就说‘我就要停这里,这又不是你家的地盘,我就是停这里!’这是什么态度啊?”因此,双方这才顶了起来。


提到女车主的态度,小李直抹眼泪:“我当时左脚朝前,站在她驾驶室这一侧,她结果真的慢慢朝前开了起来,轧上了我脚趾。”小李说,她疼得拍打引擎盖,但女车主根本无动于衷,“她还说我是无理取闹,我怎么可能会故意将脚塞到轮胎下面去?我又不傻!”


脱下袜子,记者看到小李脚背前半部分有淤青。小李的同事小张拿着病历站在一旁。


“报社的?关你×事!”


记者注意到,在小李身旁站着两名40岁左右的男子,衣着光鲜,其中一个平头男子稍胖,另一名男子腋下夹着一个小皮包。小张说,这两人是那名女车主的家属,具体与女车主是什么关系他并不清楚。


小李正在向记者讲述事情经过,夹包男子指着记者喝道:“你是干什么的?”记者称是报社的,了解一下情况,不料夹包男子出言不逊:“报社的?关你×事!”记者表示:“我在向当事人了解情况,你是干什么的?”夹包男子语气很冲:“你们报社没有其他事可写呀?”说着,夹包男子不顾警察在场,试图冲到记者面前,被旁边男子拦住了。


记者将小张拉到一旁,了解事情经过后,走到平头男子面前,询问他的身份,这名男子说:“你说自己是报社的,把证件拿出来看看。”记者掏出证件后递给他,平头男子仔细查看后告诉记者:“我们是家属,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应该去向警察了解情况。”这名男子说,现在当事双方各说各的,不太方便说什么。记者请他留一个联系方式,被他回绝了。


“这帮农村人不讲理!”


昨天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中大医院大门口,见到了那辆车牌号为苏AE0935的黑色尼桑轿车,一名30多岁的黑衣女子站在车旁。知情人称,这名女子正是刚刚开车的那名女车主。记者走到女子面前,表明自己是报社的,想不到话没讲完,这名女子脱口而出:“报社的怎么了?”记者说:“请你不要激动,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她很生气地说:“他们这帮农村人不讲理!”


记者称女服务员小李的脚伤了,而且小李站在车前,为什么车子仍然往前移。对此,这名女子称:“那是她故意把脚伸到我车轮下面的!”说完,女子补充了一句:“一群流氓!”记者表示小李称自己的脚是被轧伤的,她说:“这是诽谤!”


记者通过有关渠道了解到,这名女子姓郁。


昨天下午5点多,记者了解到,小李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万幸的是,她的脚没有骨折,只是软组织挫伤。小李告诉记者,她离开医院后,来到交警五大队,协助交警处理了这起事故。最后经民警调解,郁某除了支付医药费,还向小李支付了100元补偿金。“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还能怎么样呢?”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