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四章第一回(电气新时代的开始) 第四章第三回(众小将听令)

傲星辉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0/[/size][/URL] 第八十一回 老夫人看到我惊讶地样子,也没有说什么,朝进来的这帮人示意了一下。于是他们就一个个的轮流介绍了一下自己。从打头的第一个年青人开始。 “小弟见过大哥。小弟家父是杨大郎。在这帮兄弟姐妹里小弟排行老大。名叫宗显”说完退在一边。 他身后的马上走到前边:“小弟见过大哥。小弟是二郎之子。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0/


第八十一回

老夫人看到我惊讶地样子,也没有说什么,朝进来的这帮人示意了一下。于是他们就一个个的轮流介绍了一下自己。从打头的第一个年青人开始。

“小弟见过大哥。小弟家父是杨大郎。在这帮兄弟姐妹里小弟排行老大。名叫宗显”说完退在一边。

他身后的马上走到前边:“小弟见过大哥。小弟是二郎之子。名叫宗魁。”说完闪在一边。

一个皮肤黑一点的上前。“小弟见过大哥。我是三郎之子,宗宪。”

另一个胖一点点的上前一步:“小弟宗峰,见过大哥。我是四郎之子。”说完站到宗宪身边。

就这样一个一个的我认识了。五郎的儿子宗槐。并知道他的轻功很的不错,我想有机会用气枪和他比试一下,是他飞的快,还是我的气枪打的快。

宗保的弟弟,心思细密的宗勉。做起事来特别的认真,什么都想做到最好。

而老夫人身后的就是六郎的大女儿秋菊。

长的在众兄弟中比较结实的七郎之子宗英。他的力气看起来可不小。

而双十的两位姑娘一位是老夫人的八姑娘延琪。做起事来很是速度。急火火的脾气。我想是得老令公的真传了。从说话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小一点的是老夫人的老姑娘延英,人都称之为九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和老八一起呆的时间长了,竟形成了互补。老八急火火,而她是稳当到家了。

另外两个是老夫人收留的义女延红。看起来挺文静其实有颗热心肠的姑娘。

还有一位长的让人瞧见了都不会太叫人注意的。可是很经看并且气质很是出众的。并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健实的姑娘延娟。看着她的一头卷发,我想她八成是哪个少数民族的某族同胞了。

不过听说在众兄妹里延娟的功夫,可说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心计就是倒数第一了,整个一个武痴类形,不过还好没有到走火入魔的境界。

只不过说话办事上比较真。不会像别人一样在说什么或做什么时保留一点。但绝对是个热心的姑娘。她给我的印象在众人之中,可以说是最深的。

不为别的,只为她那双特别纯净的眼睛。从那双眼睛上我看出了对外边世界的渴望。但又好像是没有大人带着,而不敢出步的小孩子。

看着这么多人我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了。但是从心底里可以说是狂嚎不止了。这是什么!!!人材!!!我最最可靠的班底。也可以说是股东们啊。

有了他(她)们的助臂大事成已、、、

“老夫人、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而且还十分感谢您。我现在正好没有人能帮上我的忙。而现在他们加入我的阵营。老夫人您就瞧好吧。我想好了,在他(她)们所加入的每个事情里,我都会算他们一份。”

说到这里抬手止住了要说话的老夫人:“老夫人您听我说完在讲。他们在我这里干,算什么???您想过没有,就是我们自己不会有什么想法,外人也会有说法的。”

“到那时是杨家的不对!还是我的不对?老夫人您想过没有?”老夫人听我这么说完,想了一想。

“哎、、、真是不服老不行啊。星光、你说的有道理,老身刚刚也只是想到了一面。而没有想到你所说的这么多,要真是听了老身的。还就把你给放到了不仁不义的位置上了。”

听老夫人主动这么说,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刚刚急着说明原由而言词有点过激。实在是有点不礼貌。于是冲着老夫人一抱拳。

“老夫人,我刚刚有说的不对的地方,您老别往心里去。我还小就在您老面前放个赖了。”

老夫人听我这么说,笑着摆了摆手:“星光啊、我就欣赏你这种明来明去的样子。有我们杨家的风范。和你爷爷的影子。”

“你说的没错,接着说下去。叫他们也长点见识。要不他们总还以为,你只是岁数比他们大一点而以。别看他(她)们现在一个个的乖的什么似的。其实心里傲着呢。你有空就好好敲打敲打他们。”

听老夫人这么说我不禁瞧了瞧这帮年青人们。这就对了。要是一上来就面依百顺的,还真就没什么意思了。想到这里高兴地对老夫人说:“您老就放心地把他们交给我吧。”

“只要有我一口干的吃,就绝没有他们的稀的喝。不过从我出了这天波杨府大门之后,他们就得绝对听我的,哪个不听一次我不罚他。第二次我也只是警告他一下。”

端起了茶杯举在脸前挡住了多半个脸,瞧着这帮人如我所想都是伸长了耳朵。想好好听听我是怎么说最后一次的:“第三次要是在犯我就更不会说他们了。”

“只不过会叫他或她们回天波杨府而以。不会动他们一根手指头。并且在这一点上向老夫人保证。”说到这里我就没有在说下去。给他们一个思考的时间。

听我说完这些家伙的气势上,就有一多半人老实了。还有几个有点不服气的样子。我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要是你真有自傲的本钱我还举双手欢迎呢。但是要只是年青气胜,那可就对不起了。退货还不管送的,叫你自己走回京城来。不过现在也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一来是看看他们的底子。二来也是在老夫人面前露那么一小手,让老夫人也知道知道。想到这里从口袋里拿出几个铜钱放在桌子上。

看了看他们:“我这里有些铜钱。不管我放出多少个来。我和老夫人交替着拿。但每次最多只能拿四个。我怎么样才能保证叫老夫人最后收底?你们给我说出道理来。”

底下这帮年青人听我说完。都静静地在底下算了起来。而我冲老夫人一示意。老夫人就开始先拿铜钱了。而我等老夫人拿完之后马上就拿了几个铜钱。

而老夫人看着桌子上的铜钱开始算计起来。算了一会才又伸手拿了几颗,而等我在拿完以后老夫人笑了。冲我点了点头:“星光啊、看来你是不是经长玩这个游戏啊。不管你先出手还是后出手,但都是掌握了主动。”

“而这样一来,也就是掌握了全局的走向和最终的结果。虽然可能是你经常练习的结果。但是这里所包涵的东西,可是平衡的定律。就这一点我也放心把他们交给你去管了。”

等老夫人说完了,我们又等了有一会他们也没有想出来,因为就是他们知道了怎么叫老夫人收底。但也是说不来关健所在。这就是做和说的差别。

有些事你可能做的很好,但叫你说出关健之处。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而有些东西就是你说得天花乱坠,但是你做的不行也是白费劲。

而这道小题目即要做又要说,可就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了。所以就把他们给难住了。不过我注意到延娟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似的。

但是被她身边的九妹拉了一下手,就看了看九妹,只见九妹轻轻地摇了摇头以后就不说了。看来可能她猜出了结果。但是拉她的延英八成也是猜出来了。

但是看到众位小将都没有猜出来,于是也就不说了。给他们留有余地了。看到她们俩这样。我还算高兴一点,还行、、、没有全军覆没很不错了!!

于是我就说出了答案:“就是想办法叫对方拿单数。这样一来就一定会叫对方收底了。你们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理。至于结果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们一点一点去说。慢慢想吧。”

“现在我还有许多事要做。马上就回去了。因为现在的形势不算太好。我们必需掌握自保的实力。其次就是有强大的经济做保障。这样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说完冲老夫人行了个礼:“老夫人、宅子上事情还很多。我就不呆了,先回去了。他们谁去就叫他们直接到庄子上找我就行了。一般我都会呆在工坊里。”

说完就准备先回庄子去了。不过老夫人拦下了我:“星光、你等一等、我现在就叫他们收拾一下跟你过去。反正他们也没有什么事,还在府上呆着什么!早点上手,也好早点帮上你的忙。”

说完就冲底下的子孙们一摆手。众人就赶紧回自己的屋子收拾要拿的东西去了。因为老夫人交待了,他们不单单是去我那学习和做事,而且还直接搬到我那去住了。所以老夫人才会有刚才那么一说。

看着他们散去,我就和老夫人说了一下。来到了屋外。这时我的两名护卫,都是在这座院子小客厅里呆着呢。我刚刚到了院里,他们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交待一个护卫回赵家商号叫四辆马车来。要带蓬的那种。快一点来杨府上接人。护卫听完就赶紧就送信去了。而我又在院子里看了看四下的旧房子。

这里原来是一位显贵的府上。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没落了。而皇上在赏赐给杨家的时候,也只是简单的修葺了一下。其实皇上的意思是好好修修。

并且也拨下了足够的钱。但是被底下的官员们层层的贪污。所以落到宅子上的钱就不多了。虽然都翻新了一遍,可是有许多地方是偷工减料而成的。

所以才过几年的时间就很快露出了破败之像。并且这时杨家已经不太风光了。虽然皇上还拿杨家有点中意。但是架不住底下的那帮家伙倒乱。

于是就搞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等我闲下来的时候。我就把里好好修葺一下,完了到时在看看老夫人的意思。要是老夫人愿意我就把这里改成我在京城里的大商号。而前门的那天波楼什么的也保留不动,我在边上开几个大门面出来。

其实说真的这天波杨府的位置太好了。是出入皇城的必经之路。我要是在这里搞上一系列的东西,还不是财源滚滚。想到这里就更加肯定了我把这帮小的们,牢牢地控制在手心的想法了。

反正我也不是害他们。而是真正的叫他们过得更好。并且比上阵杀敌可强多了。想一想他们一天所创造的财富。可以养活几百人或更多的士兵。

那这样一来不是比他们上战场玩命强的多地多。还没等我回客厅。就有几个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看看他们也只是拿了几个装衣服的小包。我就乐了,看来这几个是真正的信得过我了才回来这么快。

并且知道我不会亏待他们。这几个人里在我意料之中地看到了延英和延娟,她们俩都是每人只拿了两个小包就完事了。就连兵器都没有带。

而另几个人有一个是宗保的弟弟宗勉。他早就在宗保被放出去以后就蠢蠢欲动,也想着和老夫人说说叫他也出去历练一番。不过还没等他鼓起勇气说。

就有了现在的事情发生。这样一来就更是叫他称心如意。所以准备速度也是很快。而另两个也是和宗勉一起玩的很好的哥俩。老大之子宗显和老五之子宗槐。

就这样在赵家商号的马车刚到杨府上不久。他们也都准备好了,在客厅外集合好了。老夫人站在客厅的房檐下看了看这帮振翅欲飞的小鹰们。高兴地点了点头。

冲我一示意他们可以走了。于是我就带着他们去了边上的院子里。

赵家商号的马车是停在了这里。我叫他们三四个人一组分别上了马车。本来我还以为他们会带多少东西。没想到都是一个个的轻装简行。只是带了两个小包。

有几个带了自己地护身宝剑的,算是拿的最多的了。必竟这里有几个女孩子,我想会有多一点的东西舍不得放在家里,而带在身边的。可是现在看来我想错了,因为我忽略了她们是杨家的子孙这一重要关健。

所以现在就是三个人一辆马车,也是宽松的很。就在我要叫车夫上路的时候。从角门处又走出了三位侍女打扮的人。而当前一人到了我跟前。我就从她的身上感到不一样的东西。

她们绝对不会是侍女、、、看来是临时画妆改扮的。可她们又能是什么人呢???

就在我看着来人捉摸不定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身边马车上的延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这下我就更加肯定了,这几个人绝不是侍女了。

只见当前一个来到我跟前行了个礼:“老夫人不放心这帮孩子们。叫我们几个跟过去服侍他们。”

说完也没有自报身份。听她这么说我也没有在说什么。看来是老夫人的另一个打算了。可这些人是谁呢?我叫她们坐哪辆马车合适呢??

有了!!我发这个愁做什么啊:“嗯、、、我知道了。既然是老夫人交待的,你们也一起走吧。这几辆马车你们自己看哪辆合适就上哪辆吧。”

还没等我说完。就看到宗显和宗槐带着宗勉从马车上下来了。宗槐带着宗勉上了另一辆马车。而宗显也只是指了指他们下来的马车:“哥、这辆马车现在空了。”

说完也没有说别地,就上了另一辆马车。这下就更确定了我的想法。这几个‘侍女’可能是杨家的某几位儿媳妇。这是因为儿女都走了。反正呆在府里也没事,就结伴和老夫人商量了一下,一起去我的宅子上了。

一来是帮我管管这些小同志们。二来也是不放心他们。怕他们闹事。顺便照顾一下他们。看来老夫人想的可是真周到啊。不过老夫人就不知道我的想法了。

这三位夫人是什么人!!!在我记忆中她们可都是可以上马打仗的巾帼英雄。让她们闲在家里照顾这帮小玩意。可是太浪费了。所以我会好好得用起来。

就在这想着怎么样安排几位夫人的时候。马车出了杨府奔城门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