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这是清光绪帝为中国民族英雄邓世昌写的挽联(邓世昌是在公元1894年9月17日的大东沟海战中壮烈殉国的)。今年是中日那场大海战114周年。今天我们再来回顾这场海战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意义的:首先对于世界战争史而言,人类从此正式抛开了风帆战舰,真正的开始了钢铁和能源动力时代;而对于倭寇而言,倭寇不仅因此战获得了2.3亿两白银,更凭借此战正式进入帝国主义行列一举废除了与欧美帝国主义国家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即使对于我国而言,我国的清政府不仅财政问题更加严重而且也加重了半殖民地化。最后对于我们来说这场海战留给我们的思考确实很多的```

下面我们首先回顾下这段历史:

(备注:以下部分段落以及数据资料引用摘自《试析日本战争责任问题的尖锐化趋势>日本学刊2004年04期原作者王希亮》

1894年7月25日倭寇不宣而战,首先在我国黄海丰岛海面击沉中国运兵船“高升”号,同时小日本陆军向驻牙山的我国军队发动了进攻,挑起了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在遭到日军的突然袭击后,清政府被迫应战。8月1日中日双方同时宣战。李鸿章任命从牙山败退的叶志超为统帅驻守平壤。9月15日日军进犯平壤,守卫平壤的清军有左宝贵、卫汝贵、马玉昆、丰升阿四军,加上从牙山撤退下来的叶志超部约14000人。但身为全军统帅的叶志超贪生怕死,一听说日军逼近,便主张弃城逃跑被左宝贵强行制止。左宝贵慷慨陈词,激励将士说:“敌人悬军而来,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正视中原……大丈夫建功立业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暂时不必计也。”为了防止叶志超潜逃动摇军心,左宝贵派亲兵把他监视起来。左宝贵亲临玄武门城头英勇指挥作战但不幸中炮牺牲。左宝贵牺牲后叶志超下令全军撤退,一日狂奔500里逃回国内。9月16日日军占领平壤,朝鲜尽入日军之手,使战火很快燃向了我国本土。

平壤战役后的第二天(9月17日)日本舰队在鸭绿江口大东沟以南的黄海海面,突袭我国北洋舰队,中日两国海军由此发生了一场激战。战斗一开始,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受伤,定远舰管带刘步蟾代替丁汝昌督战,沉着指挥。我国海军英勇奋战。致远舰管带邓世昌在弹药用完之后,毅然下令开足马力撞向日舰吉野号,准备和它同归于尽,但不幸被鱼雷击中,全舰官兵壮烈牺牲!经远舰管带林永升也率领将士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海战从中午开始历时五、六个小时,我国损失致远舰等5艘舰只,日本旗舰松岛号受重伤、西京丸等4艘受创伤。我国虽然损失严重但主力尚存,日本聚歼北洋舰队于黄海的预谋并未实现,北洋舰队只要重整旗鼓仍可与日再战,但李鸿章为保存自己派系的实力却命令北洋舰队“保船避战”,躲进威海卫军港,不准巡海迎敌。这样制海权为日本所控制,此后我国遭到日军海陆两路的夹攻。

10月下旬日军兵分二路进犯我国东北边境,第一军渡过鸭绿江,攻占九连城,第二军从大同江海运至辽东半岛的花园口登陆,包抄大连、旅顺。旅顺同威海卫隔海相望,是渤海的门户,是一座拥有近代化设备的北洋要塞。11月6日,日军进攻旅大后路重镇金州,总兵徐邦道率军应战,伤亡惨重,金州失陷。7日大连不战失陷。18日日军进攻旅顺。海军提督丁汝昌见形势危急亲赴天津,请率北洋舰队赴援,但是遭到李鸿章的拒绝。而旅顺守军总办龚照玙早置诸军于不顾,于日军进攻前一天逃往烟台,其余将领也多作鸟兽散。只有徐邦道率军奋战,在激战三天--旅顺陷落!日军在旅顺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旅顺惨案”,历时三昼夜,血洗全城,屠杀我同胞18000余人。大屠杀的目睹者英国人阿伦在《旅顺落难记》一书中写道:“日军进城后,满路都是被杀者的尸体,竟辨不清路来。在一个池塘边,站满了日军,赶着一群老百姓,往池塘里跳。只见水里有断头的、腰斩的、穿胸的、破腹的,搅作一团。有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孩子浮出水面,正往岸边爬来,日本兵就用刺刀对准她当心扎了对穿,第二个就刺那个小孩,只见刺刀往上一挑,小孩就被挑在枪头上。在另一个地方,10个日军兵捉了许多逃难的中国人,把辫子联在一起,当枪靶子打。有的斩了一只手,有的割下一只耳朵,有的斩断一只脚,有的砍头”。1895年在旅顺建立的“万忠墓”碑文记下了日军的这场暴行:“光绪甲午十月(1894年11月)日本败盟,旅顺不守,官当商民男妇被难者计一万八百余名,忠骸火化,骨灰丛葬于此。”

日军血洗旅顺

旅顺陷落后北洋舰队停泊的威海卫军港,成为日军进攻的主要目标。威海卫位于山东半岛东北部,遥对旅顺、大连,港口呈新月形,港湾环抱着刘公岛。岛上和港湾南北两帮都设有炮台,与港内舰队互相配合,可形成立体交叉的强大火力,足以对付海上来的强敌。但是,如果岸上炮台失守,则会形成对港湾和刘公岛南北夹击的形势。1895年1月20日,日军为避开从威海港正面进攻, 从威海卫南边的荣成湾成山角登陆,由陆路抄袭威海卫之背,日海军从海上封锁威海卫。躲在港内的北洋舰队腹背受敌。接着,日军攻占南北两帮炮台。日军占领炮台后,把大炮转向港内,轰击北洋舰队。日海军于2月3日向刘公岛和北洋舰队发动进攻,中国将士英勇抗击。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中鱼雷后,管带刘步蟾下令把舰开到刘公岛铁码头外面,把军舰当炮台使用,直至舰上炮弹全部打完,才自行炸沉,刘步蟾也自杀殉国。这时,丁汝昌主张沉船死战,但部下偷生之徒拒不执行命令,并逼迫丁汝昌投降,丁汝昌宁死不降,在绝望中自杀殉国。2月12日,美籍洋员浩威盗用丁汝昌名义草书乞降,交出残舰11艘、刘公岛上的炮台和军资器械。北洋舰队至此全军覆灭。3月,日军集中兵力攻占辽东,先后占领了牛庄、营口、田庄台等军事要地,所到之处,肆意烧杀。

“甲午战争”爆发后由于清政府和清军部分将领的无能,无论在朝鲜战场还是在我国国内战场总是屡战屡败。早在日军占领辽东半岛后,清政府便开始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本请和。威海卫失陷后清政府求和之心更切,遂派李鸿章为全权大臣赴日议和。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承认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赔偿军费白银2亿两,允许日本在中国开设工厂,开辟沙市、重庆、苏州、杭州等地为商埠。由于沙俄等国出面干涉,日本把辽东半岛归还中国,但中国给日本3000万两白银作为“赎辽费”作补偿。《马关条约》是强加在中国人民身上的不平等条约,日本从中国掠夺的数亿金钱,为其进一步发动侵华战争奠定了物质基础,割占台湾使得台湾宝岛离开祖国长达半个世纪,台湾同胞从此陷入了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殖民统治。就海战而言,邓世昌撞击倭寇“吉野”的壮举是百世传扬的壮举。但是后来引发争议的却是一个叫方伯谦的人,并由此引发了史学界对整个海战的各种各样的争议。方伯谦的同乡刘步蟾是与他一样是争论的焦点。在海战中是否临时私自更改阵型,将两列纵队私自改成雁字阵型;在海战中刘步蟾为何在5000米的距离便命令“定远”首先开炮(定远舰的305毫米主炮最佳射程为3000米);“定远舰”的舰桥是否因为这次无畏的射击被震塌,并直接导致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受伤,无法指挥作战;在海战中是“定远”还是“镇远”击中倭寇旗舰“松岛号”,击毙击伤倭寇100余人,并让“松岛号”在整个甲午战争中再也无法重返战场?这些争议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争论不休,即便是中国甲午战争权威戚其章先生也无法给出一个真正的罢黜争议的结论,毕竟有太多的问题和巧合以及各种各样的史料引起我们现在更多的思考和怀疑。但是历史的真相只能经过时间来揭示其中的真相,网络人生看世界在此文中不敢乱下结论(鄙人也没有哪个能力)只希望借此文章能够让我们国人时刻去反思这场战争带给我们中国的另一些影响以及思考```

“甲午战争”是经过30年“洋务运动”的中国和30年“明治维新”的倭寇之间的一次改革的检验之战。结果惨败的我们中国人开始思考自己为何而失败。李鸿章当时就说“以北洋一隅之力,抗日本倾国之师,焉能抵敌”?这句话的隐藏的各种玄机网络人生看世界不去过多的考虑,但是从整个战争的进程和一些事件来看这对战争走势有着不可忽略的影响。在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崛起的汉族军阀地主势力中实力最强的是湘军和淮军两派。在整个湘淮系统中共同将曾国藩视作精神领袖。但是当曾国藩去世之后双方便开始了明争暗斗。从左宗棠和李鸿章的“塞防”与“海防”之争开始,双方为了对抗就仅仅是为了对抗而对抗。到了“甲午战争”中淮军在朝鲜经历血战的之时湘军却如隔岸观火。而朝廷中的翁酥同为了给当年被李鸿章一篇奏折参倒的兄长报仇,不顾民族大义和战争走势,在朝堂之上披着“清流”外衣不断攻击李鸿章,并对李鸿章的战争部署不断肘腋。这些问题也许不是直接导致战争失败的原因,但是造成的后果和影响是极其恶劣的。因为中央政府的权威在这一时刻已经无法控制那些封疆大吏。发展到最高阶段,就是在1900年庚子年“八国联军”之时,南方省份与帝国主义签订了“东南护保条约”。中央政府的控制权开始沦丧,以至1916年后中国陷入了长达30多年的军阀割据的时期。

这也许是战争失败的长期影响,但是战争失败直接导致“洋务运动”不再进行。“洋务运动”给我国带来的不仅是一些西方的武器,更有一种工业文化。在整个“洋务运动”中,我国出现了大机器生产企业数十家(含外国企业),和数十万的产业工人。这不是手工作坊,是真正的大工业化的生产。当然与西方的大工业生产不同的是这些企业不是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运作。但是经过“工业化”的洗涤我国开始了真正的进步。仔细研究此后的中国历史,为我国革命奉献主要力量和理论基础的都是来自那些工业化和受工业化影响比较深刻的地方。而“甲午战争”的失败,彻底阻隔了“洋务运动”的进一步发展,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我国工业化的发展。1898年之后的“义和团运动”我们在肯定其反帝反封建的意义之后,是否应该也可以视其为我们新一轮顽固派对工业化的破坏呢?

网络人生看世界认为之所以工业化的发展能被如此轻而易举的被破坏,不仅因为我国顽固势力的强大和人民当时思想上的愚昧,更是因为在海战中我国凋零了太多的拥有思想和技术的近代人才。比如文章开始就提到的邓世昌、还有被英国人称为“东方纳尔逊”的杨沛霖、林曾泰、林永升、黄健勋、林履中,当然也包括那两个有太多争议的方伯谦和刘步蟾,这些都是北洋水师中的精华。要知道在海战中最后幸存的叶祖圭、萨振兵在北洋水师中仅仅是中庸之材,居然成为后来我国海军中的中流砥柱,并在我国海军的舞台上是最优秀的代表。试想如果那些精华尚存我国又会如何。要知道这些人不仅仅是海军人才,更是拥有近代思想的人才。他们不仅研究海战理论,对机器制造等许多方面也有卓越的才识,更对西方的民主和政治体制有一定的认识。我们那个邻国的西乡从道、大久保利通都是经过海洋熏陶的倭寇精英,也正是他们让倭国的****顺畅,发展迅速。可惜甲午一战,我国近代人材几乎凋谢一空。所以鄙人对甲午战争耿耿于怀,不仅仅是为了失败更是为了我国这些人才的凋谢!!!


很多人抱怨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去建造颐和园,认为那时最大的两艘铁甲舰“镇远”、“定远”合计不过3647万两白银,如果把建造颐和园挪用的几千万两用于购买军舰,则我国海军实力将数倍于日本而不是不如日本。如果再把《马关条约》赔掉的2亿 3千万两白银和台湾的税收用于建设海军,我们中国将可以建设一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至少十倍于日本海军,别说败于日本,就是迫使日本俯首称臣也不是办不到的。平均1,000万两银子可以买“定远”级战舰5艘,2亿两可以买100艘!余下的用来配备训练人员,购买炮弹,燃料等。但是网络人生看世界试从慈禧太后作为满族人的矛盾心理来说:军队不强大则江山不保,军队越强大则汉人势力坐大,满族的统治地位不稳。所以,保持海军与日本相当则对于满族最稳当。如果李鸿章连日本人都敢欺负难保他不会有朝一日骑在老娘脖子上拉屎拉尿,那时如何对得起满族的列祖列宗?而至于何谓“相当”则很难说了。我国海军“北洋”、“南洋”、“粤海”三支舰队,总吨位和军舰数都与日本差不多,甚至略微超过一些,仅仅“北洋”一支,就在很多地方超过日本。至少我国拥有亚洲最大的两艘7,335吨军舰,而日本最大的几艘军舰不过4,200多吨,所以网络人生看世界从慈禧太后的角度看她认为:第一没有想对日本宣战,第二不知我国海军当时的训练如此不济。

日本于甲午战争前夕订造的世界第一快舰“吉野”号

实际我国海军在黄海大战中失利的原因,既不是日本军舰速度快,也不是日本军舰火炮快,主要是我国海军当时打不准!以“镇远”“定远”二舰的8门305毫米巨炮,可以先敌开火,而且只需命中一两发即可使日本任何一艘军舰失去战斗力。军舰再快,快不过炮弹,日本军舰在进入我国这两艘巨舰的火炮射程之后,没有被击中,而进入本国军舰射程之后,却频频命中我国军舰。我国比较小的军舰很快被击沉或重创,但是战场上留下的两艘巨舰却让日本人徒呼奈何,它们厚厚的装甲是日本的大炮根本打不穿的,最后日本军舰只好逃走。这两艘巨舰的8门305毫米大炮如果命中率为1/8,则只需12个齐射就可以让日本所有12艘军舰瘫痪,然后其他小舰再上前逐个击沉即可。“定远”和“镇远”的305毫米大炮发射速度再慢,也可以每分钟1发,从“定远”在中午12时50分开火到下午17时30分日本舰队撤出战场,共5小时40分,可以发射炮弹8发x340分钟=2,720发。即使如果因为战斗机动等原因,实际上只能10分钟发射1发,也可以发射272发,甚至打10炮中1炮,也可以命中27发,每艘日本军舰可以“分享”2发以上,则不但可以使之重创,全部击沉已经绰绰有余,何况除这些305毫米大炮之外,我军还有260毫米炮1门,250毫米炮4门,210毫米炮12门,150毫米炮17门,120毫米炮3门。但是这8门305毫米巨炮没有击沉1艘敌舰,只是“偶然”命中的几发但是已经足以使全部中弹敌舰遭到重创:“松岛”几乎全部上层建筑荡然无存;“比睿”下甲板后部全部损坏,丧失战斗力;“赤城”舰长毙命,丧失战斗力;“西京丸”几乎不能行使丧失战斗力,这些战绩几乎都是305毫米克虏伯大炮的一弹之功。要说速射火器我国军舰上也有“致远”舰上的“格林”炮就是机关炮,邓世昌在冲向“吉野”时曾亲自开火命中数百发,但口径太小基本不能伤害“吉野”。那个时代的海军是“大舰巨炮主义”最有效,大舰则装甲厚防护力强,这是甲午海战所证明的!巨炮则一击致敌死命,这也是甲午海战证明的。我国海军既有大舰又有巨炮,本来应该具备制胜条件的但是因为技术不精结果最终惨败。我们看一下战后的统计数字:

我国军舰中弹数日本军舰中弹数总计是 754以上总计134(详细资料见下表)

定远159松岛13 镇远220严岛8 来远225桥立11 靖远110扶桑8 平远24千代田3 济远15比 23 广丙1吉野8 致远沉没浪速9

扬威沉没秋津洲4 超勇沉没高千穗5 广甲沉没赤城30 经远沉没西京丸12

甲午海战前, “致远”舰部分官兵合影

据上述统计,加上落在被击沉的中国军舰身上的炮弹,日本舰队至少命中率超过中国舰队10倍以上。另外,从中国几艘军舰中弹百发以上仍然保持战斗力,可见日本150毫米的速射炮威力有限,甚至国产的“来远”号军舰也经得起225发炮弹的轰击,“定远”和“镇远”就更不必说了。还有一个现象,中国军舰凡装甲厚度在200毫米以上的军舰除“经远”外无一沉没,而装甲厚度在100毫米或以下的军舰,大部分沉没,只有“靖远”、“广丙”得以保存。而日本军舰除“扶桑”号以外,全部军舰的装甲都在114毫米以下。最凶猛的“吉野”,装甲只有102毫米,其它第一游击队的3艘军舰“高千穗”、“秋津洲”、“浪速”的装甲只有51毫米;日本本队的各舰,多数装甲在100毫米左右,“千代田”只有33毫米。因此,日本军舰并非很难击沉,但是以中国海军的训练水平,很难击中倒是真的。我军8门305毫米巨炮,奋战340分钟,只有数弹有效,几乎是每次开火都是肯定不中,命中是意外的,或者说是偶然。军舰的速度在战略机动方面作用很大,但是在战斗当中就未必起决定性作用了。中国军舰平均时速15海里,实际在战斗中只开到8海里,日本舰队平均速度与中国舰队相当,几艘快速舰达到时速20多海里,即便如此,也是每小时最多多走5海里,中国的305毫米大炮每分钟可以发射1发炮弹,在1个小时内可以发射60发炮弹,8门合计可以发射480发。因此,大型水面舰只依靠速度获得的战术优势是有限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意大利的战列舰设计得比较其它国家的速度快,为此牺牲了装甲厚度和火炮口径,而德国却坚持生存第一,火力第二,速度第三的设计原则,战史证明,德国的设计明显优于意大利的设计。英国最大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就是按照注重速度的原则设计的,结果遇上德国的“俾斯麦”后,仅仅5个齐射,两个齐射命中就被击沉。“俾斯麦”在击沉“胡德”号以后,又炮击“威尔士亲王”号,6分钟命中4弹,重创“威尔士亲王”号。在整个战斗中,英国这两艘王牌战舰只打中“俾斯麦”号3弹。如果“定远”和“镇远”有“俾斯麦”舰上官兵的射击技术,大概三分之一的日本军舰还没有进入自己的速射炮射程范围之内,就已经被我军的远程大炮击沉或者重创了。实际上,我军重炮在5,300米距离开火,敌军进入3,500米(一说3,000米)才还击,时间差了3分钟(一说5分钟)。这3分钟(取其短说)里,我军8门重炮可以齐射3次共24发炮弹,但是没有命中一发。直到开火14分钟以后,才有日本军舰被305毫米炮弹击中。而日本旗舰“松岛”号第一轮齐射就命中中国旗舰“定远”号,使舰队司令丁汝昌负伤,信号旗折断,舰队失去指挥(一说“定远”的舰桥是被自己的大炮开火震垮的,难以令人信服,毕竟几个人不算重,竟然会压得钢铁舰桥象饼干似的不经一震?而且迎风飘舞的司令旗和信号旗也竟然把桅杆“拖累”断了?)。

由此可见“甲午海战”我军败绩虽然有慈禧太后有挪用军费的责任,但是凭当时清朝北洋水师的实力抗衡日本应该是有条件的。如果当时训练严格,充分,使命中率提高一倍,战争的结果可能就不是历史那样根。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以极其劣势的武器装备对抗装备最精良的美国军队,仍然获得胜利,除指挥正确之外,有一支久经战阵的军队是最重要的因素。在上甘岭战役的炮战当中,敌人每天最多发射30万发炮弹,而我军最多只能发射4万发炮弹,相差7倍多,和甲午海战的速射炮对大炮相当,但是我英雄的志愿军依然能够取胜。其中一个原因从美国兵把上甘岭的一个高地叫“狙击兵岭”就可以看出来:志愿军战士单兵技术熟练,枪法好。甲午海战中我国海军的广大官兵浴血奋战,为国家民族付出了惨重牺牲,按照我们的传统,写历史为尊者讳,当然不愿意说他们的不是,而宁愿说是武器不如人。但是网络人生看世界认为,实事求是会使我们更加接近真理,虽然真理有时不讲情面。据说,日本人是看到中国水兵把裤衩晾在大炮上才决心向中国挑战的,可见北洋水师训练和军纪之涣散。因此武器装备的因素并不是中国海军在甲午海战中惨败的决定性因素,人的因素显然更重要。后来日本海军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宁要一门百发百中的大炮,不要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强调精湛的射击技术对海战的重要性。很快他们就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欧洲强国沙皇俄国。在对马海战中日本人也是让俄国人首先开火,自己稍后才开火,但是由于日本水兵的射击技术精良,所以一开火很快就重创了俄国的主力舰只。俄国旗舰经过两轮齐射后就基本上失去战斗力,舰队司令重伤丧失指挥能力从而决定了战斗的结局。

封建分裂使得甲午战争在军事上实际上是以李鸿章一个军阀的实力对抗日本举国的侵略,故李鸿章极力避免战争以保住自己在官场上的本钱。战争爆发后也极力保存实力,不敢主动进攻。北洋水师当时应该组织特遣舰队远征日本,封锁对马海峡,炮击日本沿海城市,甚至炮击东京。当时既没有飞机,更没有雷达,要寻找茫茫大海中的军舰是很困难的。日本大城市多数靠近海边,以木板房居多,炮击大城市很容易引发火灾,影响巨大。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在珍珠港惨败之后,派“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空袭东京,取得重大心理胜利。

历史的波澜虽然早已消逝,但是网络人生看世界认为比讴歌或谴责更重要的其实应该还是总结历史教训。从中国近代化屡受挫折中可见:首先中国近代化运动始终缺少一个为大多数人所理解的长远目标和能够给大多数人带来利益的近期目标。洋务派的自强、求富过于笼统,且少数人从中渔利,暴富一小撮,苦了多数人。维新派的目标又过于高远,人民大众不是无知,就是不理解,没有引起社会的共鸣。所以近代化运动只局限于上层,没有获得全民族的支持,从而经不起挫折。其次,近代化始终缺少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洋务派缺乏团结和决心,维新派则缺乏谋略和才干,这也使得近代化运动经受不起挫折。最后,中国近代化的领导者们缺乏务实精神和冷静态度。他们忽视了中国的特定国情,企盼通过短期努力就使中国的近代化取得突破,一旦受挫便又一蹶不振。他们还缺乏求同存异的气量和胸怀,仅因实现目标的途径不同便互相攻讦,势同水火。

网络人生看世界前几天浏览相关“中日甲午战争”资料时在一篇跟帖文章中看到一网友之怪论:“说我们后人其实应该感谢慈禧太后,如果她当初把建造颐和园的款项拨作军费,则黄海下面无非多了几堆废铁,我们就没有颐和园游玩了。”话虽有点偏激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清朝丧权辱国,不关军费开支的事情。的政权,怎么开支都是糟蹋民脂民膏,无非是糟蹋到哪里,让什么人糟蹋罢了!大东沟那场海战过了114年,但是记忆和思考是不能忘记的。因为列宁曾经说过“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