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传言不假!希特勒确实只有一个睪丸

jiangtian082 收藏 7 3573


有关希特勒只有一个睪丸的传言历来不断,甚至英国还有一首歌提到这件事。这首歌部分的歌词是,“希特勒只有一个蛋…,他妈妈在他小时割了他另一个蛋…”。

一些历史学家曾认为希特勒仅有“一只睾丸”的说法只是英国的反纳粹宣传手段。不过最新批露的文件显示,希特勒的确只有一个睾丸。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为希特勒疗过伤的德国军医乔罕•贾姆布尔曾向好友透露,希特勒的确在一战中下体受伤,失去了一只睾丸。困扰西方历史学家多年的希特勒睾丸之谜也终于被解开。

一名叫做弗朗西斯泽克•鲍拉尔的德国牧师和德国一战军医乔罕•贾姆布尔是好朋友,上世纪六十年代,乔罕曾向他披露了希特勒在一战中下体受伤、从而失去一只睾丸的绝密内幕。94岁的乔罕在1985年离开人世,在乔罕去世23年后,鲍拉尔日记中记载的希特勒睾丸秘密终于首次浮出了水面。

鲍拉尔牧师的日记披露,乔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是一名德军军医,而希特勒是一名士兵,乔罕亲眼目睹希特勒在战场上受伤、浑身是血地被送到战地医院接受抢救。希特勒的下体血肉模糊,并且失去了一只睾丸。

乔罕的朋友布拉西欧斯•汉兹祖克证实了鲍拉尔牧师日记内容的真实性。汉兹祖克称,正是乔罕在一战中拯救了纳粹元首希特勒的性命。

这位名叫乔罕(Johan Jambor)的德国老人曾参与一次大战的索姆战役(Battle ofthe Somme),在战场上担任医护兵。乔罕1985年时以94岁高龄去世,但他曾在60年代向一位名叫波拉(Franciszek Pawlar)的神父谈论他在战场上照顾希特勒的经过。这位神父记录下他的谈话内容。

根据神父的记录,乔罕1916年参加了索姆战役,在战场上抢救伤兵。由于伤亡惨重,他几个小时里忙个不停。其中有一位叫作希特勒的伤兵因为最会喊救命,被医护兵们称为“嘶喊者”。

汉兹祖克回忆说:“那是1916年,他们进行了最猛烈的索姆河战役,在长达几小时中,乔罕和他的朋友一直在收治受伤的士兵,他清楚地记得希特勒,他们将他称做‘尖叫者’,因为希特勒的嗓音非常大,他在受伤后不住地尖叫:‘救救我,救救我!’他的腹部和大腿处全是鲜血,希特勒腹部受伤,并且失去了一只睾丸。他看到医生后询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将来还能不能生孩子?’”


英国一首歌多年来一直都在奚落希特勒的身体情况。歌曰:

希特勒只有一个球,

另一个在别处转悠,

小时候他母亲发怒,

一刀把它切了下来。

希特勒的生殖器官长久以来一直引起争议。以前一直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这个传说。部分历史学者指英国的“独卵歌”是政治宣传。但据说俄国对希特勒的验尸报告也证实这个传闻。

汉兹祖克称,当纳粹党登上德国权力舞台后,乔罕开始遭遇噩梦的困扰,他频频自我谴责,认为自己当年在一战战场上救了希特勒,却反而害了德国。

这是一位曾在一战中治疗过希特勒的人的谈话纪录首次公开。


爱娃与希特勒“爱情长跑”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第三帝国强盛时期,希特勒突然情场得意。受纳粹思想蛊惑的德国女性,逐渐迷失了自我,疯狂地崇拜希特勒。

几乎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德国和奥地利女性给元首写信,表达爱慕之情。有些情书甚至缺乏婉转:“亲爱的元首,我愿意为您牺牲一切,包括我的身子。”“亲爱的元首,我在为您守寡,自打我丈夫战死之后,我就成了您的女人。”“心上人儿,现在请让我来告诉您:我为您配了一把我卧室的钥匙寄给您,每天晚上我会裸睡等着您。”

一名叫安娜的精神病患者,在长达3年的时间里,一直用情书对“元首”进行轰炸。柏林警方认为这种做法对“元首”构成骚扰,于是将她投入死亡集中营。这些信目前存放在德国档案馆里。据说,当时的希特勒由于公务缠身,大部分都还没来得及看。

在这些女性中,他的女秘书爱娃•勃劳恩是最坚定的一位。1929年,年仅17岁的爱娃在慕尼黑,稀里糊涂地把一封信塞进了希特勒的军大衣口袋,从而开始了两人长达10多年的恋情。

希特勒与爱娃的悲剧广为流传,但人们不十分了解的是,他从未在这位20岁起就梦想成为德国第一夫人的女人身上浪费过多的时间。

希特勒经常红杏出墙,在与爱娃恋爱时,他又爱上了1936年奥林匹克纪录片的女导演兰妮•李芬斯特。


在极度痛苦中,爱娃用父亲的左轮手枪击中了自己的脖子,但侥幸没有伤到动脉。


爱娃在日记中写道,1935年5月,她试图第二次自杀,但她为自己准备的35粒安眠药片被她的妹妹发现。

希特勒和爱娃于1945年在地堡内自杀身亡,两人在死前两天才结为夫妇。


这种自杀结局同样发生在被希特勒称为“英国女神”的尤妮蒂•米特福德身上。作为一名狂热的纳粹分子和英国女贵族,米特福德于1935年2月9日和希特勒相识,因为狂热崇拜希特勒,她离开了富有的家庭迁往慕尼黑。

1939年9月3日,希特勒派兵攻进波兰的两天后,英国驻德大使向德国外交部长冯•里宾特洛甫递交了宣战书。


尤妮蒂无法忍受两国交恶,开枪自杀。

“忠诚与美丽军团”

借助妇女们对自己的崇拜,希特勒在德国发动了一次重大“战役”,要求妇女为帝国献出贞操,放弃保守的婚姻忠贞信条,多与优秀男子交合生育,生下孩子来保卫祖国。于是德国出现了一批由女青年组成的颇具规模的“忠诚与美丽军团”。

希特勒还特意喊出口号:“产房是德国妇女的战场,饭勺是她们的武器。”为此,纳粹为“播种和收获”制定了相应的鼓励措施。


在“元首”的感召下,效忠纳粹的德国妇女们开始了“大生产”运动。

历史学家赫蒙•艾尔索菲指出:“当年参加‘忠诚与美丽军团’的年轻女性大都是希特勒的崇拜者和倾慕者,她们朝思暮想的德国‘样品’男子其实只有一位,那就是她们的‘元首’。


为了‘元首’她们将随时听候他的召唤并为他付出一切。”

用色情战攻击纳粹首领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已经散去半个多世纪了,但对于那一段历史人们并没有忘记。有给世界造成的损失等。


可是有一项却没有记录,至少是没有公开的记录。


不论是教科书、电影、小说等,都没有这方面的记录。人们对其几乎是一无所知,这就是发生在英国和纳粹德因之间的色情大战。

英国二战专家最近的研究结果发现,英国在与德国进行真刀实枪战斗的同时,还对纳粹分子尤其是高级将领进行色情攻击。


他们主要是以漫画、传单和广播的形式进行攻击宣传,比如向纳粹军队宣传什么希特勒只有一个睾丸,希特勒的得力干将戈林倒是有两个,但是特别小,党卫军司令希姆莱比戈林好不到哪里去,也是很校最可怜的要数戈塔尔了,这位老兄压根就没有睾丸,如此等等,不择手段地进行人身攻击。


英国的如意算盘是,通过对纳粹首领进行带有色情性质的攻击,降低他们在德国人心目中的威信。


在有史以来的战争中.这是史无前例的淫秽宣传战,而且达到了效果。在德国大众的面前,至少是在德国孩子的心目中,所有的纳粹高级领导人都是被阉割了的,所以他们表现得那样疯狂和偏执也就不足为怪了。

色情战的专门机构

很少有人知道英国有一个专门的间谍机构在进行这种恶意宣传。英国公共记录办公室最近公布的一些档案披露道,专门搞颠覆破坏活动的战时政治执行委员会(PWE)绘制并散发了成千上万张色情传单,对德国进行强大的色情攻击战。

有一种附有文字的漫画说胸部丰满的德因未婚少女们与在德国的外国劳工关系非同一般,成为这些外国劳工的“心上人”或得到快乐的对象。这些传单和漫画散发到德团的前线部队,当德国军人看到这种宣传品上写有“祖国的少女保证外国劳工有乐趣”时,他们内心的反应可想而知。英目的这种宣传效果很有效,严重地打击了德国军人的土气。

还有一种方法是向中学生借鉴的,那就是粗暴地对希特勒的照片进行更改。有一张希特勒的画像,被改成希特勒穿着一条皮短裤,但没有提上去,手却放在大腿的内侧……在英国一家广播电台第四频道的节目中,有一些是关于德国纳粹的“性科学家的故事”。这些故事根据在德国的英国特工发回的报道,由英国国内的宣传员精心加工后,成为对德国前线官兵的广播节目。

节目内容大部分是关于纳粹高级将领在性方面的问题。有一个名叫弗雷兹的军官是个同性恋,他的爱好是打扮得像个女人,言谈举止像个姑娘,专门与男士兵不三不四。播出了这个故事后,接下来就是性科学家针对这一现象从心理、生理以及生活环境方面进行分析,说得头头是道,不由你不信。这种故事多了,连德国人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了。

女士制作色情图片

尽管这个电台号称是在德国。但事实上,这个电台设在英国赫特福德郡郊区的一个叫阿斯普雷吉斯小村子的农舍里。它不但进行广播宣传,还制作色情图片。在那里工作的大都是年轻的中产阶级妇女,她们必须发誓对工作严格保密。

工作人员当中有一个叫马里恩•怀特霍恩的姑娘,她是战时政治执行委员会的艺术家。怀特霍恩的一项工作就是给希特勒的画像画上私处,不过她的“作品”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怀特霍恩在这些方面很有“创意”,比如,她把德语“狗屁”中间的两个S写成有棱有角的大写,写在一张小纸片上,然后复制数百万份,特工人员就把这些传单带到德国在欧洲的占领区广为散发有的就贴在纳粹军营的墙上。

当战争结束后,英国Government下令把所有色情宣传品销毁。

过去,英国Government一直否认对德进行色情战。而如今公开的档案证明,英国对德发动了色情战,而且其规模之大,手段之极端,在战争史上都是罕见的。

希特勒不肯脱光

《拿拿翁那话儿示众》一书中,除了对拿破仑外,最具体的描述就算是希特勒了。文中提到,希特勒举动希奇古怪。

希特勒于1945年4月30日吞枪自尽,其卫士遵其生前吩咐,浇上电油把尸体焚化,未全毁时被救熄,唯已面目模糊,不能辨认,希特勒真身的鉴定,全凭检验其牙齿后才确定。


1933年当权后,希特勒便不肯在医生、即使是他最信任的私人医生面前脱光衣服,内裤更坚决不肯除去,令“希特勒学者”达致他可能患非常罕见的睾丸间歇性退隐于密的隐睾病(Cryptorchism)的结论!

5月8日,苏联尸体剖验医生浮士德(Faust Shkaravaski)进行验尸,报告属“国家机密”,但盟军总部有希特勒只有一只睾丸之传闻;由于报告不公开,谣喙纷起,不难理解。


然而有关方面不肯证实,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因此人们大都认为这是战胜国诋毁取笑这名狂人而捏造出来。

有关希特勒“一丸”的秘密,直至1968年——斯大林死后15年、希特勒自杀后23年才大白于天下。

当时西方媒体加盐加醋般报道不在话下。


在众多报道中,有英国记者找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希特勒从军时的上司,他证实一等兵阿道夫•希特勒(希特勒当兵时“甚勇”,得过多枚军功奖章)大腿曾被流弹擦伤,“腹股沟”(groin)受轻创,做过小手术,但与“二缺一”无关,因为他只有一只睾丸,是较早前一次身体例验(检查是否有性病)时发现的。


可是,曾医治过希特勒的军医,则记得他的身体并无异状,令此事愈加扑朔迷离。奇怪的是,1933年当权后,希特勒便不肯在医生、即使是他最信任的私人医生面前脱光衣服,内裤更坚决不肯除去。

苏联长期对希特勒的验尸报告保密,学者认为这是“冷战”期间史大林故弄玄虚以愚弄西方国家的手法。


西方无法获得希特勒的“生理数据”,便不能准确判断“希特勒易容于柏林沦陷后潜往阿根廷(及其它同情纳粹的南美国家)”是虚是实。


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不时便传南美发现极像希特勒的隐者,但西方特工无法从其身体特征证明其真伪,多方查找,疲于奔命——在克里姆林宫,斯大林大概闻讯后会拈髭微笑的吧。

希特勒有二十多个亲生子?

纳粹前党卫军上尉伦格说,世界上现在有几十名希特勒的子女。他们都是通过人工授精出生的。伦格的言论曾在世界上引起轩然大波。伦格在接受采访一年后死于心肌梗塞。


伦格的说法近期得到了94岁的医生若韦内塞的证实。1943—1945年曾担任党卫军医疗机构军官、现住在巴西的亚历山德罗•若韦内塞公布了至今鲜为人知的材料。在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德国曾建立了一个秘密实验室,主要目的是观察雅利安人妇女人工授精后生育的孩子,而精子的提供者则是希特勒。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曾对若韦内塞进行了独家采访,随后刊登出来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希特勒的子女》。

若韦内塞:1935年12月,希特勒签署了在德国建立生育中心网的决定。中心应当生育纯种德国子女。这主要是党卫军军人的后代。20年后,他们应当成长为50万浅色头发、蓝眼睛的雅利安人大军。生下的孩子留在了医院,并都被官方认为是希特勒的义子。1940年的一次会议上谈到,希特勒应当有自己的亲生孩子。只有同元首有血缘关系的人才有权继承德国最高权力。但出现一个问题:由哪个德国妇女执行这项特殊使命,为元首生儿育女?

问:为什么希特勒不同爱娃•布劳恩生孩子?

若韦内塞:他们精神上的关系超过了爱情,因为希特勒已没有性能力。他甚至厌恶性生活。人工授精不应当成问题,1927年进行过这方面的试验,德国医学界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


包括若韦内塞在内的一批德国和意大利医生一直在讨论,由谁从元首身上取精子?任何人都不敢公开建议让希特勒手淫,因此决定通过外科手术直接从睾丸中取出精子。

元首最初对这个主意没兴趣,后来则表示,他羡慕斯大林,因为斯大林有几个儿子,可以接父亲的班。

这项被称为“托尔”的计划由希姆莱直接负责。总共挑选出约100名18至27岁的妇女。她们都不知道详情,只被告知将为理想的雅利安人传宗接代。


几乎所有人工授精的妇女都是德国人,只有两名挪威人。这两个人是用来做试验的,希特勒想知道,他的血脉同“海盗”的血脉混在一起是什么样。


孩子生下来后,在医生的精心照料下送到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靠近奥地利边界的地方。基地被官方称为1146所。

当地居民相信,这里是培养党卫军军官子女的地方。我在距此不远的实验室工作,从来未被允许进过孩子们生活的大楼。我认为,许多人工授精是不成功的,因为当时的医生没有完善的医疗设备。但从实验室工作人员的谈话中,我确信,在战争结束前,那里至少有20多个有希特勒血统的孩子。

问:第一个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若韦内塞:我推测,是在1944年秋末,那时向我们透露了一些“托尔”计划。希姆莱几次来这里检查,也许,纳粹头子对结果不太满意:孩子发育正常,但没有发现他们有独特能力。希特勒几乎被认为是上帝,他的后代应当非同常人:孩子应当半岁开始走路,3个月开始说话,眼光迷人。而这种事却没有发生。

若韦内塞:1945年5月6日,实验室接到解散命令。所有文件被销毁,“托尔”计划的工作人员依靠假护照的掩护藏匿于世界各地。实验室的儿童被送给了巴伐利亚州和奥地利的农民家庭。农民们被告知,这是德国的孤儿院遭盟军轰炸后幸存下来的孤儿。实验室也被德国人炸毁。

问:您本人并没有亲眼见过这些孩子,您却断言,他们的确存在。有人还说希特勒的许多子女进入了政界,有的甚至在政府任职,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若韦内塞:我看到过有关决定的文本,而上级的确下令执行这一决定,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因为纳粹德国的军令是绝对会执行的。至于说元首的子女从政,这在理论上讲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些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出身。他们的父母有的留在了德国,有的后来移居美国、拉美、澳大利亚和南非,孩子长大后当然有可能从政。

若韦内塞几十年来一直想出版有关这段往事的回忆录,但直到今天才找到一家出版商。几十年来他一直都遭到拒绝,人家说他是痴人说梦。说真的,他的这番言论的确像是天方夜谭。


不过,如果希特勒确实留下了后代,那么他的这些儿女会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威胁呢?


若韦内塞:不会带来任何威胁,这些人现在都有五十七八岁了,如果他们到这个年龄还没有表现出嗜血本性和野心,那将来也不会表现出来。


血缘和基因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但生活环境和教育的作用更大。而且我也不排除下面这种可能性,即某个“托尔”计划的参与者被盟军俘获,供出了这个秘密。那样的话,盟军的情报部门完全有可能对希特勒的部分儿女实行监控。总之,一切正常,欧洲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希特勒。

希特勒喜欢孩子

在以往的历史新闻影片中,德国纳粹头子阿道夫•希特勒都是以一个狂暴、表面上有强大号召力的形象以及经常对着自己的官兵怒目而视的、大声吼叫着下达命令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在法国一家档案馆公布的希特勒几张彩色照片则向人们揭示了希特勒鲜为人知的一面。

这些照片中有几张是在德国巴伐利亚贝希特斯加登阿尔卑斯山,被希特勒誉为“鹰巢”的山顶牧人小屋中拍摄的。在希特勒1945年于德国柏林地下掩体内自杀六十多年后,这些鲜活的历史照片向人们展示了希特勒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在其中公布的一张彩色片上显示,一群身穿化装舞会时所穿服装的孩子们包围着希特勒。尽管当时希特勒才50岁,但是从照片上可以看出,他那时身躯显得很瘦小、并且腰有些弯;还有他那撮标志性的小胡子已经变得有些灰白。

据了解,这张照片是1939年4月20日,希特勒为了庆祝自己50岁生日,邀请纳粹高官的孩子们来到他位于德国巴伐利亚贝希特斯加登阿尔卑斯山,希特勒的随身摄影师拍摄的。

在相关史料记录中,这位纳粹头子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因此他非常喜欢花时间和其他纳粹高官的孩子们在一起,希特勒还经常给对些孩子们讲,他们在有着1000年文明史的德意志帝国上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

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六个孩子以及他的建筑师阿尔伯特•斯珀尔(Albert Speer)的孩子都是希特勒所代理的家庭。

未解之谜:希特勒还活在今天?

林格成了最后一个见到希特勒的人,因为就在他离开办公室不久,希特勒实施了他的“自杀计划”。后来根舍回忆说:“我们没有听到枪声,什么也没有听到,但是林格说‘我认为已经结束了’。然后一切真正安静下来。”对此林格记得非常清楚,他说当时自己专心聆听枪声响起,但什么也没听见,只在随后闻到一股浓烈的火药味,他才知道元首已经饮弹身亡了。

当林格和根舍再次走进这间办公室时,他们见到了“伟大领袖”倒下后的场面。他衣着整齐地躺在沙发上,头部中弹,鲜血汩汩流出。一把7.65mm口径的标准瓦瑟小手枪,掉在他右手下边的地上,上面还裹着一条厚毛巾,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没有听到枪声的原因。爱娃倒在他的身边,面部肌肉还在抽搐,摆在这是二战期间风靡一时的游戏,盟军士兵们做梦都想将纳粹头子希特勒置于死地。

桌上的药匣证明她服用了大量氰化钾毒药。人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马上意识到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亟待完成。

施图姆普菲盖尔医生和林格用羊毛毯包裹着两人的尸体将他们移到距离地下室不远处的一个弹坑中,然后开始向尸体泼洒汽油。但是,连珠炮火让这项工作实施起来十分困难,林格、肯普卡、根舍等人不得不冒着枪林弹雨将事先准备在地下室的汽油一桶一桶拎上来然后泼洒。但当汽油完全浸透两具尸体之后,如何点燃它又成了难题。

司机肯普卡后来的对焚尸的回忆录中,他这样写道:“我们又一次跑回地下室去取新的汽油桶,但是这里受到的火力攻击是如此猛烈,使得从地下室中出来已不可能,奇怪的是在这个生死关头我们倒能相安无事。在地下室出口处,与我们并肩而立完成这项大胆工作的还有戈培尔、鲍曼和施图姆普菲盖尔医生,可谁也没敢在这时离开地下室,外面是个地狱!我们怎么才能点燃汽油?”

“我拒绝了用手榴弹引火的建议,正巧我的眼光落在了一块大抹布上,它正好在那根从地下室出来横在出口处的消防水龙带旁边。‘那块抹布!’我喊道。根舍扑上前去抓住了它并且打开油桶用汽油把它浸湿,只用了一秒钟,抹布很快就成了浸透了汽油的可燃物。”

“火柴!”“戈培尔从衣袋里掏出火柴盒并递给了我,我划着火柴点燃了抹布,等到火焰升起,我把这团火扔了出去,它划了个弧线落在了那汽油还在流淌的尸体上,我们全都睁大眼睛看着那里。也就是转眼间,大火升起巨大烟柱,黑烟形成一片浓云,以燃烧着的首都为背景。”希特勒与卫队长赫尔曼•格林密谈党国的未来。

一行六人注视着眼前惊心动魄的一幕,他们感到了绝望,感到了一种曾经至高无上的东西就像希特勒一样在熊熊大火之中彻底覆灭了。


一切都结束了。


然而希特勒的希望没能实现——焚烧一直持续了将近四个小时,但由于汽油有限,他的尸体最终没有被完全烧毁。最后他们将残余的尸体偷偷运往肯普卡家附近的一处墓地埋葬,一同埋葬的还有他的副官戈培尔及其妻儿。


当晚,戈培尔先让妻子用含药的糖果哄骗6个孩子睡着,然后给他们吃了氰化钾,最后他和妻子也一同服药追随帝国元首而去了。

魔灵的威胁

5月5日,苏联红军在肯普卡的指认下找到了希特勒被烧的焦黑的尸骸。面对俘虏供述的一代法西斯头子希特勒已死的事实,斯大林并不相信,他认为希特勒绝不会那么轻易妥协。于是他命人将尸骸运往一座监狱,经德国海军少将埃里希•福斯确认后,又将其运到一家野战医院进行了解剖,最后还让希特勒的私人牙医及其助手对尸体上的牙齿进行鉴定。

结果体征化验结果令人匪夷所思。例如:传统观点认为希特勒在一次战役中负伤,从而被摘除了左睾丸,然而四名法国医生在给希特勒尸体进行解剖后发现,希特勒的睾丸是完整的。

其次,法医在对希特勒自杀时所在沙发进行化验时,发现那上面留下的液体并非血液,而只是酷似血液的粘稠液体。另外尸体血型也与希特勒本人的不符。

由此,人们推测希特勒很可能没有死,而是在4月30日混迹于当天从总理府防空洞往外奔逃的4万多人当中,趁乱安全转移了。随后,有人声称在5月1日见到了他。1945年6月10日,苏联最高副统帅朱可夫与美国盟军司令艾森豪威尔举行了一次会晤,谈话内容正是涉及希特勒有可能已经化妆逃离柏林。

尽管这只是猜测,但盟军各国无不重视,美国方面要求著名化妆师埃迪•森兹为希特勒绘制了各种化妆造型,并命令情报部门根据这些照片开展搜捕行动。各国媒体也紧随其后,阿根廷、巴拉圭、西班牙、爱尔兰纷纷爆出发现希特勒踪迹的报道。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丹麦的北海海滨,有人发现了一只漂流瓶,里面装有一封德国潜水兵的信,信中说希特勒原本就在其所在的潜水艇上,但是由于撞上了沉船,潜水艇被毁,希特勒因为躲在艇尾部的密封舱内无法脱身,因此已经葬身海底。

希特勒遗骨先后九次被埋葬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围绕德国纳粹头子希特勒的结局问题有过不少传闻。时至今日,希特勒饮弹身亡的结论虽已得到证实,但这个头号纳粹战犯的尸骨是怎么被处置的?俄罗斯报刊近期披露的部分档案向读者揭示了某些历史真相。


自杀经过

1945年4月25日,苏军完成了对柏林的合围。在希特勒的地堡里,除“元首”夫妇和纳粹德国宣传机关的首脑戈培尔一家外,还有7个人。另有几十人住在隔壁的地堡内,他们常到“元首”的地堡来走动。

4月30日清晨下达了准备安葬的命令。选择了一个下葬用的大弹坑,并派人弄来200立升汽油(实际仅搞到180立升),但其真正目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午饭后,“元首”打发走了客人,只留下几名心腹。希特勒与妻子爱娃和亲信们一一握手告别,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其他人仍留在走廊里。很快(午后2时30分),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枪响。过了片刻,心腹们走进房间,发现希特勒僵坐在沙发上,右太阳穴有一个银币大的小洞,鲜血正沿着面颊往下流。靠近死者右手的地板上横躺着一支口径7.65毫米的手枪。在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支6.35毫米口径的手枪,那是爱娃的,但她没有动用这个武器,而是用毒药结束了生命。

两名党卫军用床单盖住了希特勒的头,并把尸体裹好抬了出去。

九次埋葬

据记载,希特勒的尸体先后被埋葬过9次。

4月30日傍晚,党卫军分子把希特勒夫妇的尸体放到帝国办公大厦花园的一个一米深的壕沟里准备火化,戈培尔等纳粹头目也在场。由于花园已处于苏军炮火的袭击之下,无法对火化过程进行监督。


当晚,党卫军分子将希特勒夫妇的遗骸转移到事先准备好的坑里。希特勒心爱的阿尔萨斯狗早已躺在那里,那是遵照“元首”生前的指示,将其毒死后与“元首”合葬。由于战斗已在柏林市内打响,纳粹们将尸体草草用土盖上即匆匆离去。

第二次:5月2日柏林完全被苏军攻占,搜查希特勒的工作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5月4日白天,苏联第三突击军搜查小组的战士在一个撒了土的弹坑里发现一具男尸和一具女尸,还有两只死狗。搜查组组长克利缅科决定向上级汇报。但听说在帝国办公大厦内已找到希特勒夫妇的尸体,而且苏联摄影师还当场拍了照。因此组长命令将尸体放回坑内,重新用土埋好。

第三次:5月4日晚,克利缅科得知苏联摄影师在办公大厦内拍摄的那具尸体并非希特勒本人,必须把坑重新挖开。但当时帝国办公大厦已不属于第三突击军管辖,因此决定采取“盗墓”行动。5月5日夜,第三突击军搜查小组悄悄从坑里挖出尸体,用被子裹起放进炮弹箱,偷偷运到第三突击军驻地。他们对尸体作了法医鉴定后,取下颌骨作为重要物证,然后就地进行了掩埋。

第四次:5月8日法西斯德国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但苏联军队却留了下来。第三突击军由柏林转到埃伯斯瓦尔德和菲诺夫,希特勒和爱娃的尸体也随之转移到菲诺夫郊区的森林里下葬。

第五次:5月18日,苏军大本营的特别代表由莫斯科飞抵柏林后转到菲诺夫,他们首先询问了所有的证人以及牙医,证明颌骨确实是希特勒和爱娃的。然后又来到菲诺夫埋葬希特勒尸体的地方,将尸体挖出当场作了记录,并将文件随同希特勒夫妇的颌骨一起送往莫斯科,尸体在菲诺夫被重新埋葬。

第六次和第七次:7月初,第三突击队最初转移到拉特诺夫,后又转到施滕达尔,希特勒夫妇的尸体再度被刨出并在上述两地重新入葬。

第八次:入秋,第三突击军司令部进驻马格德堡,在这里,第8次埋葬了希特勒和爱娃的尸骨。

第九次:1946年5月,苏联内务部组成三人小组对希特勒的尸体重新鉴别。他们来到德国,对希特勒当年藏身的地堡及帝国办公大厦花园进行了仔细检查,无疑,又要再次掘墓检验,也就是说,这个纳粹战犯在此又第9次被埋葬。

遗骸销毁了吗?

1990年,风云突变。原民主德国的寿命已指日可数,驻德苏军也无法在德国领土上久留。此时曾有人提起如何处理希特勒的遗骸问题。


据俄罗斯《新时代》周刊近期刊登的一篇文章称,当时得到的答复是:希特勒的遗骸早在1970年原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安德罗波夫担任克格勃主席时即已全部销毁。


可是事隔不久,俄罗斯《消息报》发表了俄国档案事务委员会副主席的一篇谈话。其中提到:在俄罗斯的某档案馆里仍保存着希特勒的残骸——颅骨的残片,其中就包括那块带有枪眼的颞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