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投中金出手一次亏一次 1973年中国期货交易大赚一笔

jiangtian082 收藏 1 175
导读:   通过交易所做期货不但完成了采购任务,还大赚了一笔,五丰行的干部却像犯了错误一样心神难安。面对责难,陈云想了一年,理直气壮:利用交易所并没有剥削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   1973年到1974年,陈云曾出来工作过一段时间,这期间,周恩来总理让陈云协助抓外贸。   1973年4月,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布置香港华润公司所属五丰行,尽快购买年内到货的原糖47万吨。当时国际市场砂糖求过于供,货源紧张,价格趋涨。五丰行认为,如果我们立即大量购糖,必将刺激价格上涨,可能出了高价不一定能按时买到现货,为了完成


通过交易所做期货不但完成了采购任务,还大赚了一笔,五丰行的干部却像犯了错误一样心神难安。面对责难,陈云想了一年,理直气壮:利用交易所并没有剥削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

1973年到1974年,陈云曾出来工作过一段时间,这期间,周恩来总理让陈云协助抓外贸。

1973年4月,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布置香港华润公司所属五丰行,尽快购买年内到货的原糖47万吨。当时国际市场砂糖求过于供,货源紧张,价格趋涨。五丰行认为,如果我们立即大量购糖,必将刺激价格上涨,可能出了高价不一定能按时买到现货,为了完成购糖任务,五丰行采取委托香港商人出面,先在伦敦和纽约砂糖交易所购买期货26万吨,平均每吨82英镑左右。然后立即向巴西、澳洲、伦敦、泰国、多米尼加、阿根廷买现货41万多吨,平均价格89英镑左右,从5月20日开始,市场传说中国购入大量砂糖,纽约、伦敦砂糖市场大幅度涨价,然后,澳洲、巴西先后证实我向其购糖,市价又进一步上涨,至5月22日涨至每吨105英镑。我因购买砂糖现货任务已完成,从5月22日起至6月5日将期货售出。除中间商应得费用利润60万英镑外,我五丰行还多赚240万英镑。

又完成了采购任务,又赚了大钱,这样的事情办得再漂亮不过了。但五丰行的干部却轻松不起来,甚至像犯了错误一样忐忑不安。只因为这件事有三个环节,在那时看了有问题:

一是交易所,那可是老祖宗讲过的剩余价值分配的场所,就像我们今天讲到赌场一样声名狼藉;

二是期货,买空卖空,低价买高价卖,那不就是搞投机嘛;

三是通过中间商,找资本主义商人来为社会主义企业投机赚钱,这更会让一些政治敏感的人觉得一点“社会主义”的味也没有。

闯过可能被视为资本主义投机方式的禁区之后,7月14日,五丰行总经理惴惴不安地向陈云汇报了通过私商在交易所利用期货购买部分原糖的情况。陈云听后不但没有责备,反而大加赞赏,说:过去有时只顾完成任务,价格越涨越买,吃了亏还不知道,这是不行的。我们既要完成任务,又要争取有利价格,使自己少吃亏或不吃亏。

在交易所里学游泳

对于交易所、期货、利用中间商的问题,有人责问起来怎么办呢?陈云给他们吃了定心丸——


关于利用交易所做期货,陈云认为,这仅是保护性的措施,以免受损失。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对外贸易,绝不做投机倒把买卖。利用交易所要十分谨慎,可能有得有失,但必须得多失少。我们赚取外汇的主要来源,还是靠发展生产,扩大出口货源,提高产品品质,必进包装装潢,多搞高档货。

至于利用交易所,陈云说:利用资本主义交易所是一个政策性的大问题。交易所有两重性,一是投机性,二是大宗交易场所。过去我们只看到它投机性的一面,忽视它是大宗交易场所的一面,有片面性。我们不要怕接触交易所,要在大风大浪中学会游泳。

通过中间商来搞期货,陈云认为更没有问题。他说,目前,中国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大多是通过中间商进行的,我们离不开中间商。不管采取哪种中间商形式,进出口价格有许多也是要参照交易所的价格来确定的。

为了给五丰行撑腰,打开利用交易所的大门,陈云表示:对这个问题,外贸部核心小组要开会讨论,我也来参加,然后向中央写出报告。

外部部核心小组讨论后,10月10日,陈云代外贸部起草了《关于进口工作中利用商品交易所问题的请示报告》,报送国务院。在这份报告中,陈云简要报告了五丰行经中间商在交易所利用期货购买原糖的情况。随后建议:利用交易所做买卖。有一定风险,但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试做。

陈云的建议给国家带来了巨大利益。1973年,仅通过黄金买卖和开展期货交易,外贸部门很快就赚回了30亿美元,比上一年出口总额26.4亿美元还多近4亿美元。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离金子造公厕还很远

当时,中国对外贸易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中苏关系的恶化,中国的对外贸易由原来主要面向苏联和东欧转而主要面向资本主义国家。

所有这些都要求中国对资本主义有一个全面、深刻的认识和了解,但六十年代中期以来发展起来的极左思潮却在人们的思想上形成了巨大的障碍。

“左”的思想一方面认为帝国主义是寄生的、腐朽的资本主义,是很快要灭亡的,现在正在做“垂死的挣扎”,没有利用的必要。


另一方面,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防止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的侵蚀,又不敢接触资本主义。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对资本主义的了解非常少,在与资本主义国家的交往中也常常处于被动的地位。

对此,陈云非常忧虑。因此,1973年他出来工作不久就首先提出要很好地研究资本主义。

当年6月7日,他在听取银行工作汇报时明确指出:“和资本主义打交道是大势已定。”“我们对资本主义要很好地研究。”“列宁讲过:到共产主义时代,会用金子修一些公共厕所。我看,现在离那个时代还很远。不研究资本主义,我们就要吃亏。不研究资本主义,就不要想在世界市场中占有我们应有的地位。”


当时有银行工作人员汇报说:文化大革命前,银行有金融研究所,专门研究国际金融问题,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研究所被撤消了。


陈云针对性指出:“研究机构还是要搞起来。过去我们的对外贸易是百分之七十五面向苏联和东欧国家,百分之二十五对资本主义国家。现在改变为百分之七十五对资本主义国家,百分之二十五对苏联、东欧。供求关系、货币关系的变化统统反映到外贸上来了,不搞研究机构怎么能行。”

随后,他在外贸部价格小组会议上针对新闻单位不注意报道国外商情的情况也作了委婉的批评,他说:“新华社关于商情的报道少,可同人民银行、外贸部合作。外电有关商情的报道要充分利用。例如最近二十国财长会议的发言要全文译出来。”

陈云:关于资本主义的10个问题

这一时期,陈云不但要求外贸部门的同志注意对资本主义的研究,他自己也身体力行,非常注意研究资本主义。


在听取银行工作汇报时,他特地向银行的同志提出了10个问题,希望他们围绕这10个问题帮他搜集资料,供他研究。这10个问题是:

1.美、日、英、西德、法各国从1969年至1973年的货币发行量是多少?外汇储备是多少?其中黄金储备是多少?

2.现在世界黄金年产量是多少?其中主要产金国的年产量是多少?

3.800亿欧洲美元分布在哪些国家和地区?

4.作为经济繁荣、衰退、危机的标志,工业除了钢铁以外,还有哪些行业?

从1969年至1973年,美、日、英、西德、法各国的钢铁、机械或其他基本建设投资是多少?

5.美、日、英、西德、法各国度过危机的办法是什么?每次危机间隔时间多少?

6.美国同英、日、西德、法各国的矛盾,除了政治上的以外,经济上的表现在哪些方面?主要矛盾是什么?

7.美国和日、英、法、西德各国在贸易和货币方面存在的问题,估计采取什么办法来解决?

法国财长德斯坦是主张把货币和黄金联系起来的。世界上货币总流通量和世界上黄金总持有量,是否可以算出—个大致的比例来?

8.美国1973年对外赤字是多少?包括转移、驻军、投资、旅游、贸易等方面。

9.对世界经济和货币、金融情况的近期和远期的估计。

10.对外国银行给我们的透支便利的利害估计。

从这些问题看,陈云对资本主义的研究是非常认真的。这10个问题到现在也仍然是研究资本主义经济所必须关注的一些重大问题。事后,根据银行提供的资料,陈云对当时的资本主义经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写出了《目前经济危机与一九二九年危机的比较》、《对目前世界经济危机的看法》等笔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