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朵金花”讲述非洲维和故事:死神向我们招手

wzb9109 收藏 0 2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维和战士郭娇的女儿将深深的吻送给凯旋归来的妈妈。



位于非洲西部的利比里亚,地处赤道,14年战乱,让这个国家民不聊生,多种传染病肆虐。2006年12月,主要由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抽组的43名医疗队员赴该国维和。他们圆满完成8个月任务,被联合国授予一级维和勋章。


维和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女军人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作为和平使者,她们以细腻的情感,从不同视角,感受着战争中的苦难。“三八”妇女节前夕,笔者采访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维和英雄群体,5位刚刚立功受奖的“女金花”医护人员,讲述了难忘的非洲维和故事。


郭娇:刚下飞机死神就向我们招手


2006年12月18日中午,飞机经过17个小时的飞行,顺利降落在利比里亚罗布兹机场。当我们怀着好奇的心情走下飞机后,顿时感到周围热浪袭人,喘不过气来,衣服不大一会儿就湿透了。一问才知道气温达到45度。再看看四周满目苍凉,方圆多少里都看不到人家。 不一会儿,联合国维和第四战区派直升机把我们接走,40分钟后飞机降落在一个小村庄里,陪同的军官说这是利比里亚第二大城市绥德鲁。大家都感到十分惊讶。绥德鲁只有一条稀烂的土路,桥梁被破坏,周围是土坯房,没有窗子和门,其实只是一个棚子,老百姓穿得破破烂烂。大家议论,利比里亚第二大城市还没有中国的一个村庄好。由于整个国家没有供电系统,到了晚上周围漆黑一片。


在我们等车的时候,有的队员携带水已经喝完,大家饥渴难耐。听说旁边有口水井,就商量着打水消暑解渴。不大一会儿,已有两名同志用水壶打上了水,准备饮用。陪同我们的联合国官员发现后,几步上前一把打掉水壶说:“在没有消毒的情况下千万不能喝,这里病菌传染性很强,一人传染大家遭难”。他还说,在战乱中,有许多死尸没人管理,疟疾、霍乱等十几种传染病流行,弄得大多数水源早被污染了。


我们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刚下飞机就与死神邂逅。队员们回到营地后还心有余悸,可是大家的心情却十分沉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赴非洲维和的女军医牛艳萍。

2007年2月1日,利比里亚室外气温48度。


这一天下午,来自中国的医疗、工兵、运输维和分队戎装严整,列队蒙罗维亚机场,等候接受祖国领导人检阅。


下午4时多,一架中国客机缓缓降落在机场,大家心潮起伏。随着机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下弦梯。这不是我们敬爱的胡锦涛主席吗!机场上顿时掌声雷鸣。伴着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胡主席步伐矫健、笑容亲切,很多人止不住热泪盈眶。胡主席心情也十分激动,他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高度称赞中国维和官兵在非洲的出色表现,至今他那句“祖国人民为你们感到自豪”的话仍在耳畔回响。


胡主席与我们亲切握手,他和蔼可亲的形象深深感染着每一位维和官兵。当我的手与统帅的手紧紧相握时,一股暖流涌向全身,我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没想到,在这万里之遥,在这贫穷、传染病肆虐的地方,在中国的传统佳节春节来临之际,胡主席会来到我们中间。


胡主席十分关心我们的身体、工作和生活情况,他来到维和官兵宿舍,仔细查看、认真倾听,详细询问工作生活中还有什么困难。我们围坐在他身旁拉家常,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欢声笑语不时飞出中国维和营地。交谈中,我们才得知他老人家是在繁忙的访问间隙,挤出时间,专程来看望祖国维和官兵的。


这一夜,我屹立在哨位上紧握钢枪,身上充满了力量。

邢红艳:我的非洲“黑孤儿”


2007年5月13日母亲节这天,我参加了利比里亚为饥饿儿童募捐“走世界” 步行活动。队伍中,每个成年人手里都拉着一个孩子。我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他名字叫奥斯。几年前,小奥斯父母被艾滋病夺去生命,留下他一人四处流浪。


队伍中,孩子们一个个面黄肌瘦。小奥斯显得更可怜,8岁的他还没有我5岁的女儿个头高。我拉起他干瘦的小手,想想远在祖国健康成长的女儿,心里面难受极了。中午,气温上升到40度,小奥斯满脸汗珠,走路困难。“需要抱一会儿吗?”他倔强的摇摇头。我知道他累了,就不停给他唱儿歌、讲故事,鼓励他继续向前。


许多孩子坚持不住被父母接走了。一路上,小奥斯没有说一句话,他倔强的坚持自己做事,从不需要我的帮助。最后,我实在不忍心了,就毫不犹豫背起了他。这一次,他没有拒绝,而是静静的趴在我背上,脸紧贴我的头,双手搂紧我的脖子,似乎在感受着久违的母爱。许多孩子向他投来羡慕的目光。见此情景,他把我搂的更紧了。而我感觉到他就像一片云,如果放手,就会飘走。


到终点后,我拿来酸奶苹果给他吃,引来了更多孩子羡慕的目光。他紧挨着我,一边香甜的吃着,一边睁大眼睛盯着我。“奥斯,我该走了。”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站起来,一脸失望的神色,然后喃喃说:“我可以叫您一声妈妈吗?”他的声音很低,可我的心却受到强烈撞击。这是我和他相处的几小时中,小奥斯唯一一次开口。我使劲的点点头,急忙转过脸去,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如今,我已经结束维和任务,回到祖国过着和平安宁的生活。每当夜深人静,我常常会想起远在非洲的小奥斯,总在心里不断追问:“孩子,你现在还好吗吗?你何时才能有一个家?”


王玲:诊顽疾首战告捷


我们刚到利比里亚的1月23日,就接到“联利团”通知,绥德鲁郊区麦芽村出现一种传染性怪病,要求进行调查。首次受领任务,全体队员摩拳擦掌,决心打赢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第二天,李亚东队长带领十多名医务人员驱车赶到该村。我们检查发现,患者发病部位红肿溃烂,被抓破的伤口处有虫体蠕动。据了解,该村40多人中已有30人传染。究其病因:一年前,一名儿童串亲戚回来后,脚趾跟部出现红斑,2天后奇痒溃烂。很快,这种病就在村子里传染,目前还没被查明病因。 我们身穿防护服,顶着40度高温,克服重重困难,抽取患者血液,留取水源、土壤、病源体标本。当晚回到驻地,大家顾不上吃饭,立即投入战斗。凌晨5点,我们初步诊断为“穿皮潜蚤病”。 病因是:一种叫穿蚤的虫子寄生在人和低等动物皮肤内,受精雌蚤潜入皮下寄生,导致患者发病。为了对患者负责,医学博士张笋还拔通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电话,诊断结果得到导师塞斯的肯定。虽然一夜未眠,大家都很兴奋,紧接着又制定方案,迅速展开了治疗预防控制工作。


3月25日,我们第三次来到该村,复查发现,所有患者全部治愈。村民高兴的向我们伸出大拇指。


我们成功根治潜蚤病的事迹反响很大,联合国驻“利”代表团向各维和战区通报说:中国医疗队快速高效查明病因并且有效控制,他们过硬的作风、高明的医术,值得所有维和国部队学习。


范玉红:中国军人最有爱心


4月12日凌晨3点,无国界医院打来急电:“一名宫外孕患者大出血,请求紧急救援!”30分钟后,我们赶到检查发现,患者鲁瑟出现休克,生命垂危,而这里根本不具备手术条件,病人也在我们管辖之外。“立即收治!”医疗队领导李亚东、宋敬辉在第一时间做出决定。


患者发病6小时,必须马上手术!不到20分钟,鲁瑟就被转到中国医疗队二级医院。病人血色素3克,急需输血!但她的家人血型不配,医疗队又没有血细胞分离仪,O型血也不能输,怎么办?


患者丈夫六神无主,4个孩子哭成泪人。


“我是A型血,输我的吧!”主刀医生侯会池第一个伸出胳膊。“我也是A型血,我也是……”紧接着,队员陈清奎、陈江文纷纷卷起袖子。很快,600多毫升救命血输给了鲁瑟,为抢救赢得了宝贵时间。但血液不够,怎么办?徐海涛副主任立即拔通中国工兵维和分队电话,30分钟后,5名A型血战士的1000毫升鲜红血液缓缓输给患者。


病人深度昏迷,术中一度出现心跳暂停、休克肺等并发症。手术室内,抢救紧张有序;手术室外,大家默默祈祷。呼吸机、心电监护仪,能用上的仪器全部用上。急诊医生王天轶刚执行任务回来就投入抢救。牛艳萍护士长带领护士换液、监护,24小时没有合眼。手术持续了13个小时,大家滴水未进、粒米未粘。第二天中午,昏迷30个小时的鲁瑟终于苏醒。


利比里亚总统瑟利夫闻讯,欣然题词,称赞中国军医是他见过的世界上最有爱心、最了不起的军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