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韦小宝奉旨勾女 正文 第二章 奸夫淫妇

子静 收藏 1 7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2/[/size][/URL] 不知道在里面过了多久,仿佛是过了几百年,只觉得脑子里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又似乎自己投胎重新做人,又好像自己是做了一场梦,周围是美女无数财宝多如牛毛,韦小宝正要伸手摸摸身边美女的脸颊,忽然又平地里一声惊雷,只震得韦小宝一下子再次昏迷了过去。   又似乎是做了几个世纪的春梦,一日间忽然睁眼,四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2/


不知道在里面过了多久,仿佛是过了几百年,只觉得脑子里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又似乎自己投胎重新做人,又好像自己是做了一场梦,周围是美女无数财宝多如牛毛,韦小宝正要伸手摸摸身边美女的脸颊,忽然又平地里一声惊雷,只震得韦小宝一下子再次昏迷了过去。

又似乎是做了几个世纪的春梦,一日间忽然睁眼,四周黑漆伸手不见五指,宛如自己身在黑暗的地窖之中,四周有如铁壁,摸上去冰凉透顶。

“轰!”

又一个霹雳,韦小宝身子虚脱,灵光出窍,足不点地,正朝着虚无缥缈的境界飘去。

如此这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又要何往,似是过了几天几夜,方始看到前方有一丝光亮,韦小宝喜上眉梢,自讨道:“总算是有人家了。”俗话说,点塔七层,不如暗处一灯,况且在黑暗之中这般游走漫无目的,突然前方现出一点光明,韦小宝顿时精神抖擞,好像是吃了灵丹仙药,像是垂死的战士又斗志昂扬地朝目的地奔去。

只听前方,一个浑浊的声音道:“怪事了,怪事了,又一个难缠的角色来了,头疼,头疼!”

韦小宝注视前方,看到一个七老八十的阿婆,满脸皱纹,拄着拐杖,那拐杖像根枯树老枝,上面绣着龙狮怪兽,形状恐怖至极。

“老婆婆,你好啊,终于看到个人了。哈哈。”韦小宝手舞足蹈。

那老太婆邪眼朝上,阴森森地道:“我老太婆几千年没有吃人肉了。”说着,露出雪白的牙齿。

绕是韦小宝胆量再大,也吓得不敢接口,愣着眼睛发愣。那老太婆道:“嘿嘿,错了错了,还以为是个什么厉害人物,原来是个胆小鬼,去吧去吧。”

伸手拿住韦小宝的手腕,正要用力一甩,老太婆心头一震:“不好,不好,这小子是太监命皇帝福,乞丐相宰相运,经历特异,唉,大错特错,我老太婆一时不慎看花眼了。”

这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不是别人,正是以熬汤送小鬼上路而闻名的孟婆。阎王命她在此守候一位重要的鬼魂,难道自己要接待的客人就是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韦小宝?

孟婆老眼横对,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鬼,居然会有不同非常的人生经历,命格虽然很贱,可他的运道着实也太过匪夷所思,道:“你也是不满意自己身前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所以你灵魂不灭,到阴慧山来祈求圣君,要你重回人世,再历练历练,是也不是?”

孟婆仰起头来,她实在想不明白,眼前的这个鬼魂,生前风流快活,恒运连天,享受尽人间的荣华富贵,老婆众多一字排开都可以赶得上八仙过海了,照理说,他不应该不满足啊。

韦小宝哪里会知道孟婆的心思,更没有理会她的疑问,因为他听到说什么自己生前,吓了一跳,道:“老婆婆,你是说,我英俊潇洒风流不拘的韦小宝韦大官人死了吗?”

孟婆不解他何以问这滑稽的问题,道:“你已经死了一千八百年,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位韦小宝韦大官人吓得脸色刷的变青:“玩完啦,玩完啦,我真的死啦,小玄子,并非是小宝不讲意气,不顾兄弟道义,如今我们阴阳两隔了,你要是有灵,就多烧点冥钱给我,我在阴曹地府也会保佑大清的万世江山的。”

孟婆听他说什么大清,头摇了摇,显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这个罪魁祸首,大清朝就是灭在你手里的,你知道不知道?”

韦小宝道:“婆婆的话,小宝听不明白。”

孟婆道:“老婆婆做件善事,会让你明白的。”龙狮拐杖朝天一指,片刻的功夫,在韦小宝的眼前现出一个白色屏幕,孟婆道:“你的前尘往事,都储存在里面,你可仔细了。”

只听韦小宝失声叫道:“电视机?”可头脑里一片迷茫:“什么是电视机?我怎么认识它?”

孟婆道:“你生前的那个时代里,当然不会有这稀奇古怪的科技产物了,你不用想了,脑袋想到破裂也不会明白的。”

韦小宝屈身下跪,道:“婆婆,您一定知道的,您是世外高人,您有通天的本事,请您一定要帮帮小宝,小宝很想知道的。”

孟婆望了韦小宝一眼,依然是叹一口气:“真是孽缘。一千八百年,你在的那个时代叫清朝,是不是?皇帝叫康熙,是不是?有朝一日,皇帝病重派你到未来的世界找个皇后回来,是不是?”

韦小宝的嘴巴张得老大,道:“婆婆什么都知道,后来呢?我有没有找到真凤皇后啊?又没有回到大清?这些我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是坐无敌时空穿梭机,后来就轰的一声,什么也不记得了。”

孟婆笑了笑:“什么无敌时空穿梭机,那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炼丹炉!混账!八百年前,你还在里面撒泡尿呢!”

韦小宝道:“我说呢,当时只觉得像个大房子,黑乎乎的。对了,婆婆,您老人家刚才说我是什么大清的罪人?这不是真的吧?”

孟婆哼了一声,把电视机的频道扭到古代频道,按着突出的园钮左三圈又三圈,啪的一声,屏幕上现出一副绚丽多彩的画面。

画面上衣着五颜六色的一群人,正在一座古宅里密会,忽然周围涌上无数官兵,官兵嚷嚷着要活捉反贼,韦小宝认得是大清兵勇,高兴地叫道:“咦?这房间里,那戴绿头巾的不就是我韦小宝?那些官兵干嘛来抓我?我几时成反贼?”可一想起自己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说自己是反贼倒也并不算是栽赃,又好奇地往下看下去。

接着屏幕忽然一片雪花,又换出另一幅画面。上面的一位少女手拿一把利剑,正在一个草人身上用力刺杀,脸上是泪迹斑斑,口中声音沙哑,道:“好你个淫贼,你居然对本姑娘无礼,若不亲手杀你,我誓不为人!”

韦小宝一身激战,乖乖,这漂亮的妞儿干嘛这么恨我,难道见我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对我害了相思病到佳人成狂的地步?

正当韦小宝看得津津有味,屏幕上又换了另一幅图面,是一座祠堂,数十位信男信女,正在向一尊大石像,石像巨大又威猛,只听着那些男女道:“祈求上苍,保佑韦小宝韦大英雄吉人天相,一定要长命百岁,就算要小的们折寿,小的也心甘情愿,满心欢喜。”

韦小宝暗暗得意:“哇,没有想到他们拜的大帅哥,果然是我韦小宝,哈哈。”

孟婆白眼乱翻,枯燥的手按住按钮,又朝上转了三圈,屏幕上又现出第四副画面......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远方传了过来:“孟婆何在,速速归位!”

孟婆懊恼地道:“这帮老家伙,又想老娘的雪花花的银子!”拐杖朝下点了点三下,摆在韦小宝面前的电视机豁然不见了。

韦小宝急道:“婆婆......”

孟婆道:“天机不可泄漏,再说,老婆婆要去会赌友了,你不是去祈求圣君的吗?那还不快去,你我在此相见,也算是有缘,老太婆好言相劝,这个圣君可不是善辈,你要好自为之,老太婆去也。”

说完,孟婆已经消失在虚无飘渺的云踪深处。只剩下韦小宝神思飘忽、:“她说的圣君是谁?我又何以到了此处?这位婆婆,难道是神仙吗?”

正当神思远游,孟婆又忽然现身了,二话不说,抓起韦小宝就走,道:“你不是最会赌钱吗?今儿算是我与你有缘,你帮我赢那帮兔崽子去!要是侥幸胜了,老太婆赏你好玩的,自然不会亏待你!”

韦小宝身不由己,身子轻飘飘的足不点地跟着孟婆飘荡了出去。

在一座古色古香的房子面前,孟婆轻轻地停了下来,韦小宝刚想开口询问,孟婆不耐烦了,口气与前变化太大,几乎是在求韦小宝,这让韦小宝很不适应,道:“韦兄弟,只要你帮老太婆彻底赢了他们,你提什么条件都行!”

韦小宝暗暗好笑,原来赌钱不光是男人的事情,有时候女人也更为之疯狂,他有心想知道个前后因果,道:“说到赌钱的本事呢,我玉树临风韦小宝,要是退一步讲,谦虚来说自称是第二... ...”停顿了几秒,继续吹捧自己道:“那世界上,就没有人敢自封是第一了,哈哈,^_^!”

孟婆听罢,感觉自己是吃了定心丸,这回终于可以扬眉吐气,道:“那么,就请韦兄弟多多帮忙......”

韦小宝道:“这个....呃,乐于助人当然是我韦家祖先留下的传统美德,不过呢... ...不过... ...”老太婆似乎是急性子,道:“条件等会再说,先打垮那帮嚣张的兔崽子!走走,进去进去!”

韦小宝道:“且慢!”急得孟婆抓狂,道:“怎么,怕我老太婆食言?还是你看不起你婆婆我神通广大,满足不了你愿意?”

韦小宝哈哈一笑,心想这老太婆太好摆平了,道:“婆婆,我韦小宝是帮朋友点小忙,就张口闭口要什么彩头的人吗?我是想啊,这兵家有曰,什么知道敌人的缺点,就用自己的优点去对付他,所以婆婆要告诉小宝,他们是谁,又最会赌什么嘛。”

孟婆急不可耐,道:“说得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过,时间紧迫,来不及细说,且进去,我们见机行事,你看我眼色!”

韦小宝还没有来得及说下去,就被孟婆轰的一声,推进了房子里,房间里正坐着三个人,围着一张黑漆漆的四方桌子,模样都凶神恶煞。一个方面大耳,只是脸太长,长得犹如驴脸,一个三角脸,下巴尖尖,耳朵却长得甚是怪异,形状好比现在的卫星接收器,第三个模样算是清秀些,只是表情太过坚硬,脸色雪白,只是额头一三角印黑乎乎的,越是显得诡异。

韦小宝猜测,越是架子大的,肯定是个官差,另两个身形特异,想必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这三个大爷见孟婆带个人来,都微感差异,随即想到一定是找帮手来助战了,都嘿嘿冷笑。

孟婆道:“圣君,马老弟,还有这位蝙蝠老哥,老婆子让你们久等了,抱歉,抱歉!”

韦小宝果然猜测的没错,这三角印的就是孟婆口中提到的圣君,正是北宋大名鼎鼎的铁面无私一代清官包拯。阎王见他判案如神,正直为公,处理案件有条有序,不卑不亢,是个难得的判官,阴司正缺少一位执事,于是提拔他做了阴间执事判官,好比是公司CEO。

包拯望了一眼韦小宝,神色一禀,感觉在哪里见过,一时却想不起来,道:“孟婆,这是何人?”孟婆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包拯听了一愣,暗道:“果然是他!”站起来,对韦小宝客气作揖:“请坐,包拯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希望小兄弟不要见怪!”

驴脸和蝙蝠大感惊异,不知道这包拯包大正人平时对阎王都不给脸色,何以对一个鬼魂客气如此,两人不敢怠慢,都站起来,露出笑脸,极力讨好韦小宝。

包拯道:“在下,包拯,是这阴慧山的判官执事,不知道小兄弟何以会到此处?”韦小宝将的前因后果一一说了,丝毫不加以隐瞒,包拯听了感觉异样,屈指一算,才知道韦小宝此是命中有此这天大的因缘。

孟婆道:“几位,闲话少说啊,我们亮家伙,干上一架!”

包拯笑道:“不必比了,不必比了,我们哪里是韦兄弟的对手,我们算输!”马脸的脸又长了三分,笑嘻嘻道:“是是,我们哪里是您的对手,我们愿赌服输!”死蝙蝠看自己的顶头上司都不敢和这位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对决,自己哪敢造次,也唯唯诺诺起来。

孟婆眼球瞪的好大,望望包拯,望望驴脸,再望望死蝙蝠,完全是一副喜气洋洋的神色,这回她糊涂了。

包拯在孟婆耳边轻声细语,马脸和死蝙蝠也要凑过来听听这个小子有什么古怪,包拯一把把他们两个推开:“去去,没有你们的份!”

孟婆边听,眼球越睁越大,最后啊的一声叫出来:“真是奇闻啊,几万年,几万年没有这么兴奋了!”马脸和死蝙蝠脸云密布,这是什么人啊?

孟婆对韦小宝道:“既然几位都知道韦兄弟的赌术精湛,他们决定甘愿认输,不过这彩头一定是要的,韦兄弟,你喜欢什么,就问他们要什么!”

韦小宝不知道该说什么,包拯道:“韦兄弟,你此次路过我阴慧山,只不过是你命中的一个福缘,他日要是你投胎重新做人,必然会有所需,他日如有什么难处,我们尽绵薄之力,也要为韦兄弟的事情,周旋周旋。”

韦小宝道:“我是越听越糊涂了,对了,婆婆说我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呆几百年,不知道几位... ....”

包拯急忙道:“赫赫.......时候不早,各位还有要事,都去忙自己的吧!韦兄弟,你跟哥哥来,哥哥有事相求。”

孟婆等三个对包拯故作玄机,恨恨退下,包拯领着韦小宝到处一处密室,包拯在凸起的墙上一按,墙上露出一个园洞,两个一前一后,走进一个密不透风的所在。

刚走几步,前方透亮,人声嘈杂,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韦小宝道:“圣君啊,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你不是有求我的吗?”

包拯不答,继续领着韦小宝前行,到了一个似乎是囚室的地方,韦小宝看到里面关着几个衣着很华丽的侯门公子,在那里吵闹不休,见到韦小宝进来,一个一个都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在盯着韦小宝看。

突然一个少年公子道:“是你,是你害得我国破家亡,朕跟你势不两立,朕要扒了你的皮,朕要爵碎你的骨头!”

另一个公子爷高声叫道:“是韦爵爷吗?我福王安康啊,韦爵爷快来救我出去,我不想呆在这里出去啊!”

有的叫韦兄弟韦大哥,有的叫韦老板,韦小宝听的头颅迷迷糊糊,为什么这些人都呼叫,有的说我是他们的仇人,而有的说我是他们的恩人?

韦小宝道:“圣君,他们是谁,怎么都认得我,而我却一个也不认识。”包拯道:“韦兄弟,不必理会,呆会自会有人向韦兄弟你说明,包拯有事求韦兄弟!”包拯说完立即跪拜,慌得韦小宝也立即跪倒:“这如何使得呢,圣君要是看得起兄弟呢,包大哥就快快请起!请快快请起!”

包拯道:“韦兄弟要是有一天能见到大宋皇帝,请韦兄弟一定要帮哥哥这个忙!”韦小宝正想问个明白,宋朝已经亡了几百年了,自己断然不会回到什么大宋,回也是回到大清啊,就在这时,轰隆隆一声巨响,顿时间天塌地陷。

包拯道:“不好不好,天庭怪我泄漏天机,天庭大怒了!”

就在这时候,孟婆慌慌张张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小包,天庭示警,莫非发生什么大事了?”

包拯的黑脸变得更黑,神情忸怩,韦小宝看的一头雾水,嘿嘿,这对奸夫淫妇,莫不是暗地里勾勾搭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今日被我神拳无敌大帅哥小白龙撞见奸情,嘿嘿,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