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虎行动 玉虎行动 第142章 喋血沙场

flxlrh303 收藏 5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size][/URL] [内容简介] 步枪,机关枪,霎时间炒豆般响起来。一个鬼子中弹了,就像个芭蕾舞演员一样,就这么站着原地打了个圈的倒下,可是他的脑浆和鲜血却洒的到处都是,仿佛就像一个血红的旋涡在搅拌一样。他尸体就仰面躺在阵地不远处的乱石上,腹腔已经像是被淘空了的鱼腹,尤其眼睛,惨白、无光。 [URL=ht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


东方天际露出一丝鱼肚白,彭棒子看看手表,凝重地对彭中华说:“日军四十五分钟后就会偷袭我们这个据地,中华兄弟,你带着几个警卫撤向后方,希望你能趁着敌人的包围圈还没有严实之前冲出去,和大哥汇合。”

彭中华背负双手望着满天飘渺的白云,淡然说:“大哥不是经常说军人能战死沙场是最好的归宿么?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了。”

没有豪言壮语,只有一腔浓浓的爱国心。

彭棒子还想再劝,彭中华摆摆手,说:“大哥,我们去为可爱的士兵打气鼓劲吧。”

彭棒子站在高处,他的脚下放着一箱子银元。他对着面前排长以上的军官高声吼叫:“弟兄们,我彭棒子在这儿对大家说声对不起了,我们这儿不是指挥部,真正的指挥部由彭建国司令员指挥着。”

下面的军官听到彭棒子这么说,都愕然地相顾。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引诱佐藤大部队来进攻,这是九死一生的任务。哪位兄弟需要走的,马上脱下军服上山找地方躲避,我不但不耻笑他,还会发十个银元给他做路费。”

没有军官走出来。

彭棒子继续喊:“我现在数数,数到十之后,如果你们不脱下军装取钱,那么他奶奶的,你们就要奋勇杀敌,不要做孬种,不要给我彭家军抹黑。”

“一——二……”

“彭司令,别喊了,我们不做土匪而当兵目的不就是杀日本鬼子么?我永远跟着彭代司令。”一个连长越众而出。

彭中华振臂压低声音呼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壮我中华,耀我军威!”

所有军官齐声压抑地呼喊,汇成了一股愤怒的洪流,直冲云霄,声动天庭。潜伏在附近的士兵清晰地听到这愤怒的呐喊,都扭头望向总部,握紧手中的钢枪,脸上露出坚毅之色。

彭中华吼道:“你们各个排长拿银元回去召集全排战士,复述彭司令刚才说的话,不能勉强战士们留下作战,清楚么?”

“清楚!”

一进入纵横交错的战壕,所有信心动摇的人似乎一下就消失了,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群红了眼的饿狼。没有人惧怕,更没有人退缩,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低声交谈。每一个人都紧握钢枪,神情专注。巨大的信心在鼓舞着所有人,就算是彭棒子这个见惯了风雨的老兵,在这一刻也心怀激动。

离计划中的作战时间还有三十分钟,各处阵地上此起彼伏地炸响压抑的吼声。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壮我中华,耀我军威!”

寥寥的不知名野草在彭中华望远镜视野内微微颤动,偶尔浮起些许沙粒,悬起又坠落。路过觅食的鹰盘旋一会便失望地离开,丝毫未察觉到这荒漠山丘间还蛰伏着几尊钢铁猛兽。

拂晓下的高原,沉寂肃杀,一触即发。

满山都是弓着腰向上爬的鬼子,近了,更近了,可以看清楚敌人相貌了。彭中华紧紧捏着手中的步枪,瞄准一个鬼子,预压在扳机上的手指轻轻扣动扳机。“啪”的一声脆响,子弹呼啸着,兴奋地打着旋儿,向着主人预设的目标射去。

高速运行的子弹刺破目标的头皮,刺破目标的太阳穴脆骨,钻入对方的大脑,就像戳破了一个装满红水的大气球一样,一团鲜红中带点白色的血液和脑浆,立时四面喷洒。这个目标像被人用大铁锤在脑袋上狠狠地给来了一下似的,直接倒地。

子弹穿过那猫着腰的鬼子的脑袋,从另一边穿出。这个鬼子也许正想站起身子吧,子弹穿过这个鬼子脑袋后,又射破了那个匍匐着的小鬼子的脖子。可是子弹的威力这个时候已经大减了,只穿破他的那条大血管。于是这鬼子立即像被电到的跳蚤一样,马上站起来原地跳动,双手捂着脖子右边,可是血管却像被一台高压机给强烈挤压似的,不断地在往外喷洒。

彭中华的枪声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奏响了收割敌人肮脏灵魂的盛大乐章,发出了无数死亡的请柬。

步枪,机关枪,霎时间炒豆般响起来。一个鬼子中弹了,就像个芭蕾舞演员一样,就这么站着原地打了个圈的倒下,可是他的脑浆和鲜血却洒的到处都是,仿佛就像一个血红的旋涡在搅拌一样。他尸体就仰面躺在阵地不远处的乱石上,腹腔已经像是被淘空了的鱼腹,尤其眼睛,惨白、无光。

鬼子被打个措手不及,一个个鬼子在暴风骤雨般的弹幕下倒地。

手榴弹和迫击炮的爆炸声响彻天宇。一阵密集地炮弹不断掀起气浪,让这个阵地上所有的东西仿佛都在被撕扯。

彭中华他们高高在上,如同死神站在山颠嘲笑,而鬼子他们就像是满地跑的老鼠,等着铁斧劈头盖脑地砸下来。

一个鬼子指挥官举着刀在指挥,一颗子弹射穿了他的头颅,子弹从右侧眼角射进,没有穿出来。他的头颅在子弹击中片刻猛地向左侧大角度摆过去,没有再摆回来,而是带着身体一头栽倒在地,脸部撞击到岩石上,但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

迫击炮抖动了一下,发出刺耳的怪叫声,把桔红色火焰吐出去,炮弹在空中划开一条赤色弹道,落在日军的阵地上。

无数的炮弹爆炸,掀起无数的泥沙尘土,在空中形成一朵朵蘑菇。炮火点燃了干枯的野草,炽黄光和蓝色鬼光挟着青烟浮上了墨绿的天空。枯叶在慢吞吞的腥风中摇曳,夸张变形的阴影侵吞了一片片光明。一片片杂草丛生的、怪石嶙峋的山谷被照得朦朦胧胧,火光映出的人影在地上互相冲撞。

拂晓下的空中飘荡着毒雾,悄无声息,却又实实在在。

子弹似无边的海洋湮没整个山头,远眺,视野里的山谷沉沉雾霭,就像压制着来自于另一个断层时空的陌生感。

日本鬼子被打懵懂了,就像无头的苍蝇般乱窜,到处找掩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