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中美军遭遇的史上最惨重败仗

immer 收藏 0 697
导读: 云山是一个不到两千户人家的小城,为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和云山郡的首府,战略地位非常重要。那里虽然群山连绵,却没有高耸入云的主峰,只是北面有一片易守难攻的高地。由于该地位于美第八集团军的战线中央,因此云山之战对整个战局至关重要。志司将攻克云山的重任交给了三十九军,但要求他们在美军侧翼迂回的部队被切断后路时再发起总攻。   吴信泉对此战的重要性十分清楚,同时对打好这一仗也满怀信心。他给邓华打电话表态说:“邓副司令员,请总部首长放心,云山这一坨子敌人我吃定了,咱三十九军包打云山。”   正午时分,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云山是一个不到两千户人家的小城,为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和云山郡的首府,战略地位非常重要。那里虽然群山连绵,却没有高耸入云的主峰,只是北面有一片易守难攻的高地。由于该地位于美第八集团军的战线中央,因此云山之战对整个战局至关重要。志司将攻克云山的重任交给了三十九军,但要求他们在美军侧翼迂回的部队被切断后路时再发起总攻。


吴信泉对此战的重要性十分清楚,同时对打好这一仗也满怀信心。他给邓华打电话表态说:“邓副司令员,请总部首长放心,云山这一坨子敌人我吃定了,咱三十九军包打云山。”


正午时分,日高雾散,正在行军的我三四三团被美侦察机发现。美骑一师师长盖伊接到报告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意味着对手正企图切断龙山洞通往云山的交通命脉。他立即命令驻扎在龙山洞的五团指挥官约翰逊上校速派部队向北巡逻;命令云山的八团驻守诸仁桥,以保证公路畅通;命令空军和炮兵严密封锁通往“龟头鼻子”的山路。


我三四三团冲破美军飞机和炮火的封锁,抢先一步到达“龟头鼻子”。部队还没构筑好工事,美军北上的巡逻分队就赶到了。三四三团立即组织战斗,用火炮轰,用机枪扫,用手雷炸,只见领头的一辆吉普车轰然起火,卡在路当中,后尾的十轮卡也被击中,歪倒在路旁。美军士兵尚未弄清是咋回事,一场伏击战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


约翰逊得知他的六十人排级巡逻队遭到伏击,意识到问题严重,马上派出第一营向北攻击前进。自己随后率第二营到达“龟头鼻子”,亲自指挥部队向我三四三团阵地轮番进攻。


美军的攻势越来越猛,我军战士坚守阵地,寸土不让。激战到黄昏时分,美军已显疲惫,攻击势头明显减弱,我军则斗志正旺。王扶之团长抓住有利战机,命令第一营反守为攻,出击歼敌。霎时间,我军阵地上军号嘹亮,杀声震天,战士们跃出工事,快如闪电,狠如猛虎,打得美军狼狈败退。战斗中,我三四三团第一营第一连全歼美军B连,创造了我以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连的模范战例,为全军树立了敢打敢拼的精神和能战能胜的信心。


彭德怀接到战报后非常兴奋,他对毛岸英说:“从此次作战中,可以看出我军指战员的战斗素质与作战精神比敌人强——我以一个连即能歼灭美军一个连,美军的机械化部队也不过如此。”


“近几年,美军在它的作战部队装备了大量的坦克,一个军拥有四百多辆。除二战时使用的M-4A3舍曼式坦克外,多为M-26潘兴式和M-46巴顿式新型坦克,车上配备三十毫米机关枪和九十毫米高速火炮,虽然坦克比较先进,火力也比较强,但并没什么了不起,总还是废铁一堆。我们可利用坦克视界和射界的死角,从它的侧后用炸药包、爆破筒和反坦克手雷炸毁坦克,还可以用挖壕沟、埋地雷、设障碍的办法阻止坦克前进。”对坦克颇有研究的毛岸英说。


“山姆大叔的钢多,我们战士的气多。恃德者勇,恃力者亡,乌龟壳再硬还是敌不过我们战士的勇敢精神,最终还是败在我们战士的手下。传令嘉奖三四三团一营一连,他们为全军作出了典范。”


我三四三团首战告捷,奏响了云山之战的序曲。不过,执迷不悟的敌人依旧在做着进军鸭绿江的美梦。帕尔莫没让他的部队转入防御,只是命令第三营在“骆驼鼻子”掘壕据守,保护后方,仍要求其他部队继续作好向鸭绿江推进的准备。


十一月二日上午,李伪军向志愿军阵地发动了几次进攻,在枪与枪对击、刀与刀碰撞之后,除了多丢下几十具尸体之外,一无所获。到了下午,军心已散、士气已失的李伪军再也不愿当送死的炮灰了,他们不顾美军的阻拦,强行撤出阵地,扬长而去。帕尔莫无奈,只好下令所属部队提前接防。一时间,云山城内人车相拥,进退失据,乱作一团。


这一切都被密切注视云山城内情况的志愿军侦察员看在眼里。十五时,侦察员向一一六师指挥所报告:“李伪军正在撤出阵地,公路上发现有车辆、人员向南移动。”师长汪洋爬到山头亲自观察,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使他得出一个结论:敌人想跑!他赶紧指示部队作好提前出击的准备,并将情况报告军部。


吴信泉接到报告后,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走到作战地图前,用拳头往云山两个字上一砸,厉声说:“脚底抹油——想跑?没那么容易!总攻提前进行,命令炮兵作好准备,部队十六时出击。”


我一一七师发起攻击不久,担任主攻的一一六师也在云山西北方向发起了进攻。要想攻进云山,必先扫清外围高地,但敌军阵地前不易展开兵力,汪师长仔细研究地形后,制定了巧妙的进攻计划。他命令三四七团以一个营首先出击,截住后撤的李伪军,吸引高地上的敌军注意力,掩护师主力部队向敌阵地接近。拿下高地后,二梯队马上发展进攻,直捣云山城。


激战过后,我军战士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对手已经变换了国籍——不再是黑头发黄皮肤的李伪军,而是来自地球另一面的金发碧眼、人高马大的美国兵。经过审讯战俘,他们才知道与美国的“王牌军”第一骑兵师遭遇了。


情况被逐级报到三十九军军部,吴信泉沉吟片刻,对政委徐斌洲说:“打狗打出条狼来,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军的王牌师。本来想吃肉却啃上了骨头,怎么办?我的意见,继续进攻,吃掉这股敌人!”


“我同意!剑已出鞘,岂有收回之理。”徐斌洲说,“出国第一仗就与强敌劲旅交手,这是对我们的考验。应该告诉部队,发扬我军近战、夜战、穿插战的特长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首先从气势上压倒敌人!”


“对,怕他个毬!”吴信泉把帽子往桌子上一摔,“命令各师,多动脑筋,先打乱敌人,然后各个歼灭。”


志愿军总部接到报告后,彭德怀的答复只有一句话:“坚决消灭美国王牌军!”彭德怀的命令被迅速传达到部队,三十九军指战员斗志更旺,听说与美国王牌军交手,一股英雄豪气陡然而生。一位班长激动地说:“它是王牌,老子就是王中王,专克王牌军!”


军号吹响,炮弹出膛,我三十九军主力与敌人展开了争夺制高点的战斗!由白天打到黑夜,战士们面对极端困难的地形,绕过崎岖的山路,越过高坡深壑,几次跳过敌人的雷区、堑壕,在密集的炮火下终于把骑一师主力包围住了。敌人用飞机轰炸,用坦克冲击,企图突围,均未得逞。


宝贵的黑夜如期而至,天上无星无月,大地混沌一团。我军发挥了夜战的优势,敌人的地面部队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他们的飞机、坦克失去了作用。在硝烟和血雾的笼罩下,我火箭炮迅速进入阵地,炮火把漆黑的天幕映成一片紫红,不时腾起礼花般的光彩。在万条火龙狂叫怒吼中,战士们就地滚爬,不怕牺牲,用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硬是把敌人的“钢铁防线”给摧毁了!


十一月三日,我军战士刺刀上枪,杀声震天,一鼓作气地冲进小城,如虎入狼群,和敌人展开了短兵混战。经过激烈的战斗,骑八团第三营全部被歼,营长、营参谋军官和四个连长或毙或俘。作为一个建制单位,第三营已不复存在,美国陆军被迫撤销第三营番号。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美国兵在他们听不懂的呐喊声中缴械了,骑一师指挥部率先在中心广场旗杆上降下美国国旗,挂上一面特大的白旗,紧接着整个小城各处都打出了表示投降的白旗。有一个黑人士兵双手高举,形同烧焦了的树杈。他露出雪白的牙齿,像阿Q一样心安理得地说:“我们的长官说了,投降有四个条件:一是没有子弹了,二是没有干粮了,三是中断联络了,四是突围不成了。我们符合投降的所有条件。”


云山之战至此全部结束,中美两军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较量以志愿军的胜利而告终,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像气泡一样破灭了。在两天三夜的战斗中,我三十九军重创美骑一师,毙、伤、俘敌共二千余人,其中美军一千八百余人,击落飞机三架,缴获飞机四架,击毁与缴获坦克二十八辆、汽车一百七十余辆、各种火炮一百一十九门。


彭德怀高兴地说:“从没吃过败仗的美国‘常胜军’骑一师这回吃了败仗,败在了我们三十九军的手下!”


这是美国第一骑兵师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和耻辱,正如一位参加过云山之战的美国军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述:“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云山之战为世界各国军事机构所重视,日本陆军自卫队干部学校还把这一战例收入了他们的课本《作战理论入门》,作为军官的基本教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