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外成品油价倒挂严重的情况下,而中石油、中石化却迟迟不肯降价。而据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每日消费汽柴油48.28万吨,如按每吨降价500元~800元计算,成品油迟一天降价,全国车主及用油单位,每天就得多付2.4亿元到3.6亿元。这一数据点破了石油大鄂迟迟不降价的背后原因。


“最好的时光”


《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孙勇现在河南商丘经营油品运输生意,到山东东营等地方炼厂比较集中的地区去拉油,销售客户几乎包括了商丘地区主要的民营加油站。“近一个半月以来,是民营加油站最好的时光”。按照从东营的地方炼厂汽油每吨5000元,柴油每吨4800元到5000元的批发价格计算,每吨的销售利润都甚至可能达到2000元。


在河南商丘,尽管中石油、中石化采取了一些“比如送小礼品”的促销活动,但是与民营加油站动辄低上0.5元甚至1.1元的差价相比,并没有任何竞争优势可言。以90号汽油为例,在北京的中石油中石化系统和民营加油站之间的零售差价已经到了0.5元。


目前中国的成品油供应链是两个链条并存。一个是民营加油站,在国际油价下跌的时候可以通过民营炼厂获得更廉价的成品油批发,从而具有较大的降价销售的空间,而另外一个就是中石油中石化为代表的供应系统,考虑到国家调控价格的滞后,在国际油价上涨的时候,往往出现亏损供应,在国际油价下跌的时候,中石油中石化的销售价格则由于管制活动幅度不大,进一步导致库存挤压,亏损压力提高。


在成都,中石油、中石化所属的加油站并没有降价的动向。而坊间关于近期发改委即将出台三套降价方案,即每吨成品油零售价格每吨调降500元、800元或是1000元的传闻却早已甚嚣尘上。就在11月1日,国家发改委出面正式否认了“油价调降20%、燃油税同步推出”的一则市场传闻。


在中国,成品油定价权还掌握在政府手中,虽然关于调降价格的呼声和预期不断,但是迄今仍然没有调降零售价格。


市场早已悄然作出了反应。但是这场价格战的头顶上依然带着一个“紧箍咒”,即在国家发改委规定的8%成品油零售价浮动范围内调整,而并非是零售中准价的调降。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可雨表示,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进行能源的价格形成机制改革。


“畸形”状态


中国的成品油定价一直处于“畸形”状态:10年前,国际油价低于国内价格,大量走私到国内的成品油,抢占了国内油品企业的市场份额,造成了很多社会问题;近10年来,由于国内油价低于国际价格,政府又不得不出台补贴政策弥补炼油企业的巨额亏损;而今年下半年以来特别是7月以后国际油价从147美元/桶的高位急剧跌至目前的不足60美元/桶后,国内油价又开始远远高于国际油价,国内油品的定价总是被人诟病。


“上半年国际原油价格的上涨,急坏了不少成品油生产企业,由于预期油价会进一步冲高,这些企业纷纷囤货。哪知,进入7月,原油价格冲至近150美元/桶的高位后,便掉头向下,这是众多企业始料未及的。”一位业内人士说。


目前中国每日消费汽柴油48.28万吨,如按每吨降价500元~800元计算(这也正是传言中的降价方案中的其中两套定价标准),成品油迟一天降价,全国车主及用油单位,每天就得多付2.4亿元到3.6亿元。


“要抓住有利时机,进一步理顺石油、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11月11日中国政府已明确提出这样的观点。


“或许,就在这个月内,成品油定价改革方案就会公布。”广东省油气商会油品部部长姚达明称。但业界亦有疑问,“所谓成品油的定价机制改革,主要有两种,一是成品油价=原油成本+炼油成本+炼油、销售企业合理利润,二是过路费改燃油税。但是无论哪一种改革方案,都困难重重,垄断体制内的成品油价格很难和国际接轨;如果费改税,中国的收费高速占全世界的90%左右,那成品油价格可能太高。”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所长韩文科明确表示了能源价格机制改革的迫切性。“价格机制改革有两个目的,一是要表达能源资源的稀缺性。这就要求能源价格不能过低,鼓励节约;二是要理顺价格形成机制,主要由市场的力量来决定,使国家和企业以及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比较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