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九章节 基地风云(上)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5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雨夜,风轻轻的吹散了弥散在夜幕中的雨滴,蒙蒙的一片。灯火之下的新山一空军基地如同闪亮的孤岛一样,突兀在这片黑沉的夜幕之中。朦朦胧胧的点点灯火摇曳着。

穿着防雨外套的法军士兵三三两两的游走在自己的哨位之上。一些‘越人阵’武装士兵则躲在碉堡之内,惬意的的抽着烟。战争似乎很是遥远,但却又是很近。尽管南北两线同时的打得乱如一锅粥一样,但总的来说,战火尚未波及到西贡城。

不过最近两天来,接连发生的几起袭击事件却是使得人心有些惶惶。市面上到处都在流传着种种版本的谣言。什么中国特种部队秘密潜入到了西贡城内啊,什么游击武装得到了中国人的武器装备啊,甚至有传言说,很多北方政府的间谍混入到了城内。

总之这些林林总总的谣言使得本就已经不安的城市更是显得那样的暗流涌动。所有人都是在想像着,想像着战争是该以怎么样的一种进程在发展。虽然官方还没有发表任何的声明,但是关于北方战局失利的消息却是如同瘟疫一样的在基层部队流散开来。

不过也不尽然都是坏消息,也有一些好的消息。什么东盟国家的联合舰队已经在向泰国湾开进;印度海军派出了他们强大的舰队,不日就将东出马六甲海峡,前来增援。诸如这样的消息多少也是给已经开始低靡的士气起到了一些鼓舞效应。

远方的司令部方向一片灯火绚烂,那是‘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的驻地。在那里,法国高级军官和‘越人阵’国防委员会的高层们正在商讨着近来的战局。无论怎么样,至少这个时候,欧洲还是和西贡当局站立在同一阵线上的。这多少给了‘越人阵’士兵一些安慰。

中国人再强大,他们总不会有能力去挑战整个欧洲吧。他们的战车、飞机再厉害,总不会是更先进的欧洲人的对手吧。谈论着战局的‘越人阵’士兵们总是抱着这样的幻想。

几座机堡隐没在远方的灯火之中,那里停了许多先进的战斗机。法国空军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的‘阵风’F1战斗机、‘越人阵’空军的法制‘幻影-2000Ⅴ’型战斗机。还有一些法制‘虎ARH’式直升机,这是一种‘虎’式武装侦察型直升机。

灯火之下,哨塔之上的大功率探照灯不时地扫过机场,在雨幕之中割裂开一道道灼亮的光柱。架着机枪的哨兵随着探照灯扫过的方向,转动着他们手里的AAT-NF1式 7.62毫米机枪。

自从前两日西贡城内接连发生了几起袭击事件,特别是新山一基地也挨了几枚火箭弹之后,整个空军基地的戒严等级明显提高了不少。全副武装的士兵不时地走过机场的每一个角落,架着机枪的装甲车停在机坪待命,随时可以增援任何方向的哨位。

以往进出基地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麻烦过,任何出入基地的人员都必须绕过层层设障的大门,在拒马和混凝土阻绝墩之间小心走过。不要试图做出任何有威胁的动作,否则架设着的机枪转眼便是能够将你打成蜂窝一样。牵着军犬的哨兵警惕的盯着每一个人。躲在装甲车内的士兵们则是成天如临大敌一样。真是不知道他们累不累得慌。

机场角落的一隅,肮脏的排水管泛出刺鼻的臭味。雨水早就已经灌满了整个水沟,到处都是臭烘烘。一片蕨草忽然的轻微动了动,一张抹满了迷彩的大脸微微抬了起来。

夜视望远镜的屏幕中,整个基地一片灼亮,在淡绿色的屏幕中泛出阵阵的白亮之泽。这是TB(朝鲜军事情报局)-第8特种部队的一支作战分队。他们在这里潜伏了已经快是有一天多了。臭味让他们多次躲过了那些牵着军犬的巡逻队的搜查。

现在夜色已经很深了,带队的朝鲜军官抬腕看了下表,已经快是凌晨1点了。这个时间是人最为困乏的时候,也是哨兵们警戒最为松散的时候。看着前方一片灯火辉煌的机场,放下望远镜的军官回首过来,微微扬起了拳头。十余堆蕨草微微动了动。

铁丝网早就已经接驳上了脉冲报警装置,而且外面还埋了雷。左翼60米的地方便是有一座哨塔。哨塔上两名哨兵,一名狙击手、一名机枪手。右翼向前200米处便是航空燃油库的巨大球形储油塔,那里至少有两个排的‘越人阵’士兵和一辆‘雷诺’武装吉普车。

情况似乎不是很妙,要想突入机场之内,发起袭击,简直比登天还难。可是这一切并不能够难倒TB-第8特种部队。毕竟是朝鲜人民军的主力特种作战部队,这支曾经一度让南韩方面心惊肉跳了许多年的作战部队尽管在两年之前便是被中国同行给葬没在锦绣山议事堂,但它的军魂却没有死去。尤其是重建之后,在中国军事教官和中国武器的重新武装之后,这支部队似乎比以前更是那样的牙利齿锋了。现在的第8部队已然比以前更令人感到可怕了。

两堆蕨草缓缓的蠕动了下,一名直接以迷彩头巾裹头的朝鲜士兵从身旁的作战背囊内抽出一根探针,将夜视仪佩戴上,小心的向前爬行了几米。开始在凸凸兀兀的雷场之间开辟出一条通路。看起来法国人在布雷的时候也是考虑到了日后排雷时免得麻烦,而没有设立过多的诡异装置。大雨早就已经将这片雷场冲刷得不成样子。一些地方,覆土都被冲刷掉了,直接裸露出下面的地雷。而且地雷埋设的密度也不是很大,稀稀拉拉的一片。

在一片枯死的草丛之间排雷的朝鲜士兵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便是在雷场之间开辟出了一条通路。另一名士兵便是抢上前去,在战友的掩护下,将鳄嘴钳接驳到了铁丝网上,小心地跳开脉冲报警装置的频率。夜色很深,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随着指挥官的手势,两名士兵同时的抢上前来,一左一右的用压力钳大力的剪开铁丝网,迅速地拉开破损处,打开一个通路。一名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狙击手端抵着手里的步枪,透过瞄准镜,警戒着哨塔的方向。洞开的铁丝网处,几个身影迅速的潜入机场之内。

雨水飘离在夜幕之中,哨塔之上的‘越人阵’士兵懒洋洋的看着远方。四下里黑茫茫的一片。也许今夜又是一个宁静的夜吧。噗,一声轻响,叼着烟的机枪手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狙击手的头颅猛然地绽放出一团血花,脑袋上的血雾喷淋了他一脸,面颊被子弹绞得稀烂的狙击手噗通跪倒到自己面前,再是一动不动。“该死的,有袭击。”机枪手本能地想到。

“警报!”用尽全身的气力,这个惊慌不已的‘越人阵’机枪手吼道。可是喷发出来的却不是那刺耳的叫喊之声,而是那喷溅的血雾。血从脖颈之处骤然绽放喷出。

“哦,我这是怎么了。”垂头看着自己胸口前一片血迹的机枪手怎么也敢相信。他感到了脖颈指出一阵剧痛,几乎使得他无法忍受的剧痛,断裂的气管将血雾吹喷得到处都是。

天怎么这么黑,一脸茫然的越南人忽然感觉到了自己正在渐渐的失去一些东西,生命似乎在远离。他竭力的想去抓住,抓住正在渐渐流逝的生命,可是他怎么也无法抓住。

收起枪的朝鲜第8特种作战部队的狙击手冲着队后扬了扬拳头。十余个身影弯身从这片空旷之处冲过,迅速的扑向各自的攻击目标。

一名端着95式自动步枪的朝鲜士兵飞快的从携行装具之中掏出一枚榴弹,装填入QLG91B式35毫米枪榴弹发射器内。微微上扬起枪口,对准着不远处的变压器。

两名机枪兵缠绕着满身的弹链,抱着QJY88式通用机枪分别跑向左右两翼。

铁丝网之外,一名架起95式班用机枪的朝鲜特战队员正掩护着自己的战友在架设爆炸装置。

稍远点的草窝之中,两名士兵正麻利地安装好60毫米轻型迫击炮。这门迫击炮还是之前从一个‘越人阵’武装的哨所里给搞来的。杀死了所有‘越人阵’士兵之后,朝鲜士兵们带出了一箱炮弹和这门迫击炮。难以想象,这些朝鲜人的体力是怎样的惊人。

风吹得很急,雨却在静静的停止下来。一切都似乎是那样的充满着杀机。浓浓的杀机。

随着单兵通讯电台里的一声“行动”,一枚35毫米枪榴弹-嗵-的一声炸开,纷纷落下的碳纤维丝飘离在雨幕之中。防御在各个阵地上的‘越人阵’、法军哨兵们惊讶的发现,数团的火光接连的在变压器那边炸开。“有袭击,警报!”所有人都惊讶起来。

‘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内,破口大骂的贡德比诺上校忽然听到远处几声爆炸声,紧接着所有的灯光便是都熄灭了。“怎么回事?”上校先是一愣,继而吼道。

变压器处,落满变压器、输电线的碳纤维丝顿时使得整个变压器发生了短路。而短路时所发出的电弧又加剧了电路时的放电效应。-吱吱-的电流声中,电弧如同闪电样的在雨幕中发出淡蓝之色。轰然的一声,整个变压区终于不堪负荷,炸成了一团火海。

“上帝啊!”所有的法国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相比着欧洲人的行动迟缓,‘越人阵’士兵们倒是先赶去救援那片燃烧之地。可是随着天空之中传出的炮弹划落之声,似乎一切都变得更是糟糕了。-轰轰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在人群之中炸开。

“炮击!”有人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叫喊。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完了,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和火团的不断绽放而开,四下里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肉和残肢断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