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四章 21、柳黑子被打伤

东风几度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size][/URL] 小野传话有要事相商,让卢克俭去一趟小野的司令部。 卢克俭进屋坐下后,小野也不吭声,只是笑吟吟看着他,直看得卢克俭浑身不自在。 “小野君这么急让我来有什么事?”卢克俭问。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送给卢桑一件礼物。”小野还是笑。 “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


小野传话有要事相商,让卢克俭去一趟小野的司令部。


卢克俭进屋坐下后,小野也不吭声,只是笑吟吟看着他,直看得卢克俭浑身不自在。


“小野君这么急让我来有什么事?”卢克俭问。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送给卢桑一件礼物。”小野还是笑。


“噢,不知道是什么礼物?”卢克俭轻舒一口气。


“很贵重的,”小野继续卖着关子,“卢桑拿什么来谢我?”


卢克俭笑而不答。


小野轻轻拍了一下手,一个身着和服的女子迈着小碎步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稚子!”卢克俭刷的站了起来。


“卢桑!”稚子像只小鸟一样扑到卢克俭怀里,头伏在他肩膀上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小野悄无声息笑着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卢克俭和稚子。


看着自己怀里肩膀颤抖的稚子,卢克俭百感交集。他抚着稚子的肩膀,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稚子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卢克俭,“收到哥哥的信,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赶紧过来了。”


“现在正在打仗,你不该来。”卢克俭长叹一声。


“我不管!一直没有你的音讯,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看看,我现在都瘦了!”稚子说完破涕为笑。


卢克俭也笑了,把稚子重新揽在怀里。稚子的到来,让他既高兴又为难。原想让这段异国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果而终,所以故意不给稚子联系,让稚子逐渐忘掉他。没想到小野暴露了他的行踪,把这个痴情的姑娘招到了这里。可以肯定,小野这么做,既是为了成全他和稚子,更是为了让他死心塌地替日本人卖命。可面对稚子,自己该怎么办?


“卢桑,怎么看你不高兴?是不是不欢迎我来?”看着卢克俭的眉头渐渐锁紧,稚子问道。


“现在这里很不安全,你待几天就会日本。”卢克俭说。


“我不走!今后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再也不能让你离开我!”稚子撅着嘴说完,紧紧抱住了卢克俭。


稚子的到来,的确是小野的主意。看着稚子整天和卢克俭在一起,小野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像往常一样,小野吃完早饭,换上了一身老百姓的衣服,在怀里掖好手枪,迈步走出了司令部的大门。他要去城南8里外的赵庄,那里今天庙会。穿着便装赶集、赶庙会已经成了小野的习惯,只要有时间一般不会错过。小野认为这既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也便于了解民情、侦查情况。


一路上小野和赶集的乡亲们有说有笑拉着家常,倒是有人听出他不是当地口音,但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是日本人,因为这个“中国通”对中国太了解,中国话说得实在太流利。


集市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卖牲口的,卖小吃的,卖布的,卖土特产的,形形色色的大小摊位摆满街两旁,各种各样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街边一个老头支着一个小锅,把一块块黏面拍成薄饼,在里面塞上枣泥馅,放到油锅里一榨,用筷子夹出来就成了一张张泛着金色的炸糕。这是小野最爱吃的东西,卖了几个塞到嘴里,直烫得呲牙咧嘴。他的吃相逗得老头直笑,连声劝他“别急,慢点吃!”。


逛完了集市,卖了双布鞋,小野踏上了返回开禾的乡间小路。


天刚晌午,赶会的人回程的并不多,路上几乎没什么人。路旁的玉米有一人来高,葱绿而茂盛,已经快到了收割的时候。一阵轻风吹过,青纱帐里发出沙沙的声音,小野警惕性很高地把手伸进怀里,握紧了怀里的手枪。


突然,从前面路边的青纱帐里窜出个人,小野看来者不善,下意识地拔出了枪。


两个人、两支枪相对,谁也没有开枪。站在小野对面的是个高瘦精干的汉子,黑黑的脸膛,浓密的络腮胡子。


“你就是小野吧?老子都盯了你半天了!”高瘦汉子说。


“阁下是谁?”


“老子是柳黑子!”


“柳黑子!久闻阁下的大名,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小野打着哈哈,手中的枪握得更紧了。


“早就听说你这小日本喜欢赶集赶会凑热闹,凑你好几次了都没碰到,今天逮住你算你个小日本倒霉!”柳黑子说。


“我与阁下素无冤仇,派人去见阁下也是一番好意,阁下把东西留下也就算了,为什么把我的人耳朵割了?”小野脸色变得很难看,接着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阁下这样做未免太残忍,也不合你们的江湖规矩。”


“少他娘的扯淡!啥叫无冤无仇?你们小日本凭啥来我们的地盘上耀武扬威?还他娘说我残忍,你们小日本杀了多少中国人?别当婊子还跟自己立牌坊!对你们日本人只有一个规矩——杀!”柳黑子骂道。


“跟皇军对抗不会有好结果,阁下应该明白这一点。”小野说。


“都是肩膀上扛着一个脑袋,谁怕谁?老子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柳黑子毫无惧色,对小野怒目而视,“识相点就跟老子走,要不老子就开枪了!”


啪!啪!小野的枪响了,柳黑子也开了枪,两个人扣动扳机的时间几乎不约而同。


小野的子弹击中了柳黑子的左肩膀。


柳黑子的子弹擦破了小野的额头,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流,小野的眼前一片血色。但他反应极快,用左手捂着伤口掉头窜进了路旁的青纱帐。


“狗日的小日本,枪还打得挺准!”柳黑子顾不上包扎伤口撒腿便追,边跑边喊:“狗日的小野,有种你别跑!”鲜血沥沥拉拉地滴落,染红了穿行中被碰倒的庄稼。


玉米叶子划得人皮肤生疼,但两人谁也没有放慢脚步。可能因为身材的差异,也可能因为柳黑子的伤比小野重,小野的动作显得要比柳黑子敏捷,两个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柳黑子在奔跑中倒是开了几枪,但都没有击中小野。


看着已经追不上小野,柳黑子停了下来。在地埝上坐下,他抓起一把土洒在伤口上,又从衣襟上私下一块布草草包扎了一下。


边包扎柳黑子边后悔,跟他娘的小日本废什么话,讲什么江湖道义,埋伏在路边看小野过来就开枪,小野早他娘的上西天了!这可好,活捉小野不成,还被子弹叮了一口,真是偷鸡不成倒蚀把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