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和解之后

论中国之和平统一


九月三日,墨西哥《太阳报》刊出专访马英九总统谈话内容,总统府亦同步发布新闻稿。据报导,「马英九总统表示,台湾与大陆的宪法都不允许领土上还有另一个国家,『所以我们双方是一种特别关系,但不是国与国关系,这点非常重要』;他说,两岸不能取得任何一外国的双重承认,双方关系应该不是『两个中国』。」「马总统表示,对主权的问题到底能不能解决?如何解决?何时解决?目前可说都没有答案。但是政府不应把时间精力花在这上面,而应该把重点摆在其他更迫切、更需要解决的项目,这就是政府目前推动的政策。」「他希望两岸保持和平与繁荣,同时让双方在国际社会都有尊严,这是他的目标。」(《联合报》08-09-04)


马英九的专访一公布后,即引起台独们的质疑和攻讦,总统府发言人则解释说:「根据宪法增修条文规定,两岸是自由地区和大陆地区,也就是台湾地区和大陆地区;两岸关系不是国家与国家关系,也不是中央与地方关系,是台湾地区对大陆地区的关系,『两个地区是对等地区,每个统治地区上都有统治当局』。」(同上)


总统府的说明并不能平息台独们的攻讦,甚至断章取义的辱骂,但马英九不为所动,十月六日,在接受日本《世界月刊》专访时,他又表示,「根据中华民国宪法,中华民国当然是独立之主权国家,『中国大陆亦为我中华民国领土』,因宪法如此规定,台湾无法承认中华民国领土上还有另一个国家存在,中国大陆也无法承认台湾。」「台北认为『目前两岸关系是现实关系』,很多问题必须搁置争议,面对现实,否则双方关系无法改善。」「他推动的两岸政策,除设法使两岸经贸关系正常化,让台湾在国际社会获得合理空间,最后目标是要与大陆『缔结和平协定』,『终结两岸敌对状态』,使台湾海峡走向真正和平与繁荣的道路。」(《自由时报》08-10-08)


两岸是一种「特别关系」,也是「现实关系」,这种特别的现实关系,是由于国共内战的历史所形成的。自李、扁以来,台独们掩耳盗铃的自以为台湾是独立的主权国家,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李登辉从「民主先生」变成了「麻烦制造者」,陈水扁更是身败名裂,只成就了他自己的「海角七亿」。「烽火外交」的结果,把中华民国的邦交国从三十多个搞得只剩二十三个了。


国共内战是在中国内部进行的,是在「一个中国」范围内的,是中国的内政。内战的结果是,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继承了中华民国的大陆领土,但尚余台澎金马和东沙、南沙二群岛,并未能继承。所以,中华民国仍是一个有领土、政府、人民,代表中国的主权国家,但主权未能行使于大陆领土,并尚有二十三个国家承认她。这就有如民国初年,军阀割据,北洋政府并未能行使主权于各省,但北洋政府仍是代表中国主权的政府,直至北伐统一为止。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亦称为中国主权的代表政府,有如中华民国继承大清帝国,并且逐渐获得全世界一百七十多个国家的承认,还取代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内代表中国。这也就是说,至一九七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也继承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内的席位了。但无论如何,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未能继承中华民国所拥有的台、澎、金、马和东、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所以,这只能是一个未完全继承的状态,两岸尚有待于统一。


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的「一国两区」,当然是「一个中国」,所以,只要中华民国尚存就不能承认中华民国的大陆领土是另一个主权独立国家。


自一九七九年元旦,中共《告台湾人民书》后,中共以「和平统一」取代了「解放台湾」,后又有邓小平提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两制」必须实行于「两区」,所以「一国两区」与「一国两制」不但不相矛盾,并且是相配合的。李、扁以来二十年,两岸冲突不断,关系恶化,其实是李、扁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置宪法于不顾,妄言「两国论」、「一边一国」和「台湾主权独立」。


马英九把两岸关系的定位,正本清源回归宪法,不但是他就任总统「遵守宪法」的誓言,并且是和解两岸关系的锁钥。这是历史发展的潮流,台独们的叫嚣只能见其自不量力而已。


在「一国两区」、「一国两制」和「九二共识」下,两岸的和解自可期待,但两岸和解后,又将如何?胡锦涛说「和平发展」,马英九说「维持现状」。我们虽不是「急统派」,但是又岂能置国家统一于不顾。


我们支持马英九回归宪法的「一个中国」原则,和增修条文的「一国两区」。但宪法增修条文的前言即明文是「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增修本宪法条文」的。有「统一前」必须预设有「统一后」,没有「统一后」又何来「统一前」?一九四七年,在南京公布施行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包括台湾在内的统一宪法,而现行的增修条文仍然是规定了国家的「终极统一」。


目前岛内还没有两岸统一谈判的政治条件,我们承认。但是,这并不表示岛内没有研究「终极统一」的必要和条件。李登辉决心走台独路线还通过了《国统纲领》和成立了「国统会」,陈水扁之初的「四不一没有」也包括《国统纲领》和「国统会」。后来,为了陈水扁废止「一没有」还引起国际的轩然大波,至今,美国仍未承认「一没有」的废止。


中华民国政府当有履行中华民国宪法的国家统一之义务,能不能实现国家统一是一回事,有没有准备或进行国家统一又是另一回事。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的「不统」,只能是他判断自己任内(最多八年)不能实现国家统一,但作为一个誓言「遵守宪法」的中华民国总统,却没有权力可以放弃准备或进行宪法所赋予之国家统一的义务,所以,我们认为马英九应在最短的时间内,消除李、扁在政府公权力内,所设置的违反宪法、阻碍国家统一的法规和意识型态。并且,恢复或重新修订《国统纲领》和「国统会」,以从事于国家统一的研究和讨论。否则,马英九「遵守宪法」的誓言就不是完整的。


胡锦涛「和平发展」的提法,我们很清楚的感受到,是为了将就岛内的政治现实,但「和平发展」的目的必须是和平统一。


其实从一九四九年以来,两岸分裂的是治权,即主权的行使权,两岸主权属于两岸人民所共有,至今并未分裂,无论「一国两区」或「一国两制」,仍然是「一个中国」,所以,才有中共的《反国家分裂法》,一旦主权分裂,即出现法理台独,那就只有以非和平手段进行统一一途,又何《反国家分裂法》之有?不但两岸在主权上至今为「一国」,而且至今两岸从未「一制」过,而是「两制」的现实,所以,大陆资深台研学者李家泉在《马英九主政台湾后两岸关系新态势》(《中国评论》,08-06)一文中说:


「很多人把和平统一看得难度很高,连马英九先生都感叹『自己有生之年恐难于看到』。而其实并不一定是这样。台湾著名学者王晓波教授数年前就说过:两岸其实早就是『一国两制』了。道理很简单:如果彼此都不否认两岸同属于『一中』,那就更不可否认双方实行的是『两制』了。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还要讲统一呢?那是因为,它只是『客观存在』,还没有主观认同,台湾还不承认,两岸还没有『共识』。如果我们能把这种『客观存在』,通过谈判协商,转化为一种『共识』,一种『主观认同』,也就是说,进而把两岸现状共识化、法律化、合理化和正常化,那就算是完成『和平统一』了!至于两岸更高层级的整合,那是后人的事,现在可以不谈。如此则两岸实际上离和平统一并不是像马先生和有些人所想像的那么遥远。」


马英九之所以把和平统一看得「难度很高」,是因为现在岛内的政治现实。台湾已是一个民主社会,没有多数主张统一的选民,就不可能有主张统一的政客和政治领袖。虽然,「一国两区」和「一国两制」只须一拍即合,和平统一只是现状的「就地合法化」而已,也就是李家泉说的把两岸现状的「客观存在」予以「主观认同」。但必须要「拍」才能「合」,而且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如何创造和平统一的条件,首先,必须中国大陆不断的强大、进步。在马英九以「一国两区」和「九二共识」缓和了两岸的台独危机之后,中国大陆将可以全力的发展经济建设,可预见的,在这次国际经济大海啸之后,中国大陆在国际经济结构中的位阶将又可能翻升。中国大陆不断的强大、进步,必然增强台胞的向心力和民族自豪感。


为了加强台胞的向心力和认同感,我们曾经不断呼吁北京当局必须实施「台胞国民化」政策。因为,中国若不以台胞为国民,台胞又如何能以中国为自己的祖国。可预见的两岸三通直航,尤其是签订两岸和平协定之后,两岸人民交流更频繁,「台胞国民化」政策将更为迫切,否则,台胞前往大陆,又与「出国」何异。


今天两岸和平统一的难度之高,不必讳言,是来自于多数的台湾人民没有国家统一的自觉和需求。之所以如此,原因很复杂,必须仔细分析。但不可否认,今天岛内仍维持一定比率的统派民调,尤其反台独和非台独的比率仍超过支持台独的比率,否则,马英九也不可能高票当选。


虽然,今天岛内统派多为自觉的知识份子和政治菁英,但是,岛内仍潜在着具有统派倾向的民众,为数当亦不在少数。若能唤起这些民众汇成岛内社会的洪流,才是两岸和平统一条件的成熟。


从日据时代以来,台胞义不臣倭,与日本帝国主义斗争,而形成了一个台湾现代爱国主义传统。这个台胞爱国主义传统又分二个阶段,一是战前的台胞反殖民统治的爱国主义;一是战后台胞反蒋的爱国主义,包括「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在历史上,抗日爱国主义是受到日本殖民统治残酷杀戮和迫害的,甚至光复以后,又有不少人受到国民党的冷落和迫害而反蒋。 「二二八」和「白色恐怖」更是光复后,在国共内战期间,受到国民党的迫害和长期歧视。


战后的台独,基本上是日据时期皇民化阶级的残余,战后受到美、日扶植,利用国共内战而逐渐死灰复燃。其本质上是反华反蒋、亲美媚日的。所以,台湾爱国主义传统是不可能见容于战后台独的。一旦台独实现,台湾爱国主义传统必将遭受历史的清算。李登辉、许文龙就直指武装抗日的台胞为「土匪」,甚至歌颂后藤新平是「文明的传播者」,李登辉还到日本去领「后藤新平奖」。君不见,那年「台湾正名」大游行,第一路队伍就是身穿和服打东洋伞从日本来的「台湾关系者」的后人。


唯有两岸统一,台湾爱国主义传统才能得到应有的尊荣,他们为爱国的牺牲奉献才能得到应有的肯定。当年台湾抗日,烽火全岛,彼等之后人亦遍布全台。


此外,台湾光复后,尤其是一九四九年,国民党带来台湾数十万军民,是所谓「外省人」,现有人口或占不到百分之十五。他们都是经过抗日战争的民族主义,又何能见容于媚日台独。虽然当年他们是拥蒋反共来台的,但现在国共已经和解了。数十年来,台湾经济发展,但他们和原住民一样,因为没有土地而成为受益最少的一群,但每次选举又都是国民党的铁票部队,而成为台独口中的「中国猪」。一旦台独成功,他们只能是永远的「中国猪」!而唯有两岸和平统一,他们才能成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大陆改革开放三十年,台湾也开放大陆探亲二十年,而产生了大量的台商、台干、台生,现在或是长期居住大陆的台胞或达百万人,而家属又多在台。并且,随着大陆经济继续繁荣进步,人数当会再加速增加。虽然大陆台商近二十年来为台湾赚取了大量外汇,但却是台独口中的「台奸」、「卖台」。一旦台独成功,两岸关系恶化,他们不但将成为永远的「台奸」、「卖台」外,并且,也危害到他们在大陆的发展,而唯有两岸和平统一,他们才是两岸和平的桥梁,是两岸双赢的功劳者。


孙中山遗言:「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台湾不是没有可唤起的民众,两岸的和平统一是全球炎黄子孙的期望,是两岸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一切爱国主义者责无旁贷的志业。


————————————————

以上是全文转载台北《海峽評論》的一篇社论,原文是繁体字,为便宜阅读我转成简体字供大家指摘。


我通观全文觉得应该得出以下几点两岸的共识:


1、台湾政府宪法和大陆政府的宪法都不承认对方是中国中央政府的合法代表——请注意中央两字,我认为原文如果加上会更好的;

2、两岸对当前形势都从法律方面规定予以认可,并都认为对方是中国地方政府自己是中国中央政府;

3、两岸如果都是基于法律上的考量,就不会出现两个中国的现象;

4、现实的两岸就是一国两制,现实的中国就是一国两制,只是双方都自认自己是中央政府,对方应该由自己去领导,或者说归由自己的中央政府所领导;


现在欠缺的就是一纸协议,确立到底谁是中国的中央政府,还有就是双方的合作关系;这些说来感觉上都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其间有个很大的障碍——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一个很大的障碍,让台湾承认其是中国的一部分很容易,但让其承认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就很难了!


因此,如果让台湾放弃他们死守的中华民国,转入国际上通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是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