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二十一

走过冰山 收藏 1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size][/URL] 刚刚撤退过Q河不久,不甘心失败的小霸开始了所谓的反击,如此拱火的行为,让总指挥火冒三丈,“把那些坛坛罐罐,都给我砸烂它!” 没有人觉得这道命令有什么不对,更不会觉得有什么心理障碍。 兵们不折不扣地执行了总指挥的命令,不但炸毁了小霸的军事侵略设施,连民房工厂都炸,对这样的侵略者,必须要把它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刚刚撤退过Q河不久,不甘心失败的小霸开始了所谓的反击,如此拱火的行为,让总指挥火冒三丈,“把那些坛坛罐罐,都给我砸烂它!”

没有人觉得这道命令有什么不对,更不会觉得有什么心理障碍。

兵们不折不扣地执行了总指挥的命令,不但炸毁了小霸的军事侵略设施,连民房工厂都炸,对这样的侵略者,必须要把它的经济基础都给灭了。

缴获的弹药实在太多了,加重了运输部队的运力,兵们创造性地连鸡窝都丢上几颗手榴弹;再就是撤退路上实行坚壁清野,一些美军制式武器,我方不生产同批号的弹药,缴获的这类武器都一次性地将弹药打光,就是留下的空枪也给他带走,连块废铁都不给小霸留下;再就是遇到小霸所谓的“全民皆兵”,兵们打得枪管都红了,反正枪支弹药都是现成的,既然要调转枪口打我们,兵们就把支援给小霸的弹药都送到这些所谓的“全民”的身体里。

至于大米等食品,兵们坚决执行了总指挥的命令,能吃的,都吃掉!吃不掉的,能运走就运走,运不走的,就地销毁,不给小霸留下分毫。小霸的猪牛,兵们杀掉吃了,狠狠地打了顿牙祭。

至三月中旬,各参战部队收整部队后,开始回返各驻地。

廖荣铠也带着本军区参照部队返回军区,刚一上火车,他的疲劳感就上来了,整整26天,他就睡了60个小时不到,要换年轻时,这样打熬,他还能够承受,但他毕竟59岁了,年岁不饶人了。

他闭上眼睛想养会神,但是他睡不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担心的是刚从战场下来的兵们,这些年轻人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战火,在心理上能够有多适应就是一个问题。

这也难怪他会如此想,从战场下来的兵,有的还处于亢奋之中,有的还处于一种激愤之中,有的则精神高度紧张,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产生过激反应。

这并不是廖荣铠的杞人忧天,刚撤过边境线休整时,有些兵是抱着枪入眠,在睡梦中,常常会梦到战斗的场景,然后在下意识里,就会起身,不由自主地扣发枪扳机,发生了一些误伤事件。对此,廖荣铠特地下命令,让兵们睡前将弹匣退掉,将枪支及弹药集中各级连队进行保管,才避免了更大的事故发生。

但光这样,还不行的,必须要让兵们集中在一起,至少三个月以上,才能让兵们彻底调整心理状态。这毕竟不是抗战时期,这是和平时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兵们最终还要回到社会,必须要让他们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不能让他们老想着战场上的事。

但怎么去做,他确实没有招,再搞练武吧,那样的话,只会让兵们的亢奋情绪达到顶点。但不练习又不行的,常备不懈,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事情。真的很叫人伤脑筋啊,再靠精神原子弹,又要回到战前的老思路上去了。戎马倥偬一生,还要为这些琐事操心,但也不是什么小事,军中无戏言,更无小事。

也难怪廖荣铠会这样作难,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什么战场心理学这个概念,都是靠带兵者凭自己的智慧去安抚部下。从一个兵走上指挥官位置的廖荣铠,深谙个中的道理,如果兵们调整得好,还能保持高昂的斗志,即使是退伍了,都会保持这样的精神状态。但如果调整得不好,那整个给社会一个祸害,与其那样,他还不如不带兵。


火车经过山城时,人们列队夹道欢迎,一如当年刚解放那样,人们热情地准备着给兵们递茶水,送鸡蛋。准备是准备,但前提是兵们能下火车,但兵们谁也没有下火车。火车进站之前,廖荣铠的一道命令,严禁下车,否则关半个月紧闭。

对这道不近人情的命令,兵们很不理解,有些山城籍的兵们更是“龟儿”、“老子”叫开了,廖荣铠全当没有听见,这会把这些兵放下去,什么后果,他不原意去想,不做假设的结果。

其实,廖荣铠也很想下车走走,去看看外孙,是不是又长高了,还是不是那样调皮捣蛋。

和总指挥临别时,说的那番话,他是现在都是记忆犹新。

“廖荣铠,你家那个小家伙的事,我现在是了解了一个大概,聪明!这样的人,不当兵,浪费了哟!”总指挥有些调侃地说。

廖荣铠只有苦笑的份,叶晗真去当兵的话,像那样捣蛋的兵,哪个部队能容?恐怕也就是他廖荣铠还能把那个小猴子给镇住吧?

他自我解嘲,“聪明是聪明,要是把这个聪明用在正处,我白头发都可以少几根了。”

“哈哈,你廖疯子年轻的时候,不也这么捣蛋吗?上级的命令,你什么时候老实地执行过,不是擅自扩大战果,就是把命令打掉折扣!”总指挥有些不依不饶。

廖荣铠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咳,好汉别提当年勇了!”

“扯淡!说你胖,你还真喘,把自己都夸上了,你算什么好汉?”总指挥一脸的嘲笑。

“老首长,如今带着么多人,不能冲锋陷阵了,你以为我乐意呀?要我说,我宁愿还当你的兵,你指哪里,我打哪里,甭提多痛快了!”廖荣铠有些激动起来。

总指挥眼里有了泪花,“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你我都老了。红色江山给孩子们打下来了,要保卫这个江山,还是要孩子们自己去做了,我们只能站在后面给他们一定的扶持。人要学会服老!不能当廉颇,八十岁了还把持着帅位不放,赵国灭亡可是一个教训呀!”

对总指挥的这番话,廖荣铠是赞同的,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新人换旧人。他不是恋栈之人,但他当了一辈子的兵,真要他离开部队,他未必舍得。再说了,他不是还没到退休的年龄吗?

不过总指挥的提议,让小东西当兵的事,他是赞同的。只看家里那个小东西指挥潘家那个小子作战,不就是个天生的军人嘛!

想到这里,廖荣铠是会心地一笑。


火车在山城停靠了一个小时,一些伤兵被转移下来,送到了山城的军医大的附属医院进行治疗。然后一阵轰鸣后,火车又开走了。

叶晗有些失望,他特意地跟老师请了假,跟着兵工厂的欢迎队伍,到火车站守候,结果却没有看到廖荣铠,这叫他怎么不扫兴。

火车一走,他就垂头丧气地跟着叶季礼向家走去。

叶季礼没有去管叶晗,他正在考虑组织上对他的那次谈话,要他退休了。

按道理说,叶季礼已经62岁了,已经该退居二线,在家享清福了。但他老骥伏栃,志在千里,仍想多干上几年,毕竟十年内乱,让他错过了太多。军人出身的他,对自卫反击战中暴露出来的武器装备质量问题,他是很痛心的,这都与十年内乱有很大的关系。兵工厂管理混乱不堪,没有严格的纪律哪来的品质保障,可惜了那些牺牲的兵哟!有些兵在战场上,还来不及开上一枪就牺牲了,一查原因,枪卡壳了,这样的无谓牺牲,怎么不叫人痛心。

兵工厂最近也接到上级的指示,要加大科研力度,解决武器质量的问题,这也是叶季礼不想退休的另一个原因。在这新老交替的时候,没有一个老将坐镇,很容易出大乱子,年轻人对武器质量关系重大的问题,没有很深刻地体会,这叫人怎么能放心。

武器质量的问题,开不得半点玩笑,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在建筑上都有人说,百年大计,质量第一。放兵工厂上,道理是一样的。

不过经过十年内乱,在战争培养年代的武器专家,也给折腾死了不少,这让人怎么不心痛。现在要想搞科技攻关,非要人才不可。就厂里那几个工农兵上大学的毕业生,那就别指望了,比白卷英雄好不到什么地方去,都是些半瓶子醋。都不知道在学校里学的是什么东西,叫他们背毛主席语录,门儿清,一说枪械构造,如何拉来复线等等,说半天,屁相干的点子都说不出来!

“一群混蛋!”叶季礼气愤地骂出声。

走在后面的叶晗给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叶季礼在骂谁,但他知道,不是在骂他叶晗就行了。他今天给老师请假时,当着全班同学面,说得倒是好,他会找战斗英雄要签名,这下倒好,牛皮给吹破了。他还发愁明天怎么去学校和同学说这事呢!

他有些恼了,“还要铲铲的签名!”

他的嗓门比较大,即使是很小声骂,都能传恨远。路人侧目相向,现在都在五讲四美了,怎么还有说脏话的?

叶季礼也回过头来了,小东西今天哪根神经又不对了。

不过看到叶晗,他笑了,有个主意在心里升起。

嘿!这不就是个人才吗?拆枪后能装枪,以后送小东西去念国防科技大学,考不上,也要给他推一个保送!这样的人才不培养,浪费!这比让小东西整天琢磨着舞刀弄枪好多了,再说了,叶晗的父亲母亲,他叶季礼的儿子和儿媳妇,都是大学生,有责任有义务给小东西补得课了。全家务必要再出一个大学生,再出个武器专家,也算是一种荣耀了。

一想到这里,叶季礼就开始给叶晗规划起未来了。

看到叶季礼的笑,叶晗有些后背发凉,别又要算计他了吧?他最近可没有犯什么错哦,上次把他送到军区去,爷爷也是这种笑容。这次又会是什么花样?

叶季礼根本就没有想到,他这个想法和他的师弟、亲家的想法撞车了。他甚至已经想到怎么以后抱重孙子了!不时地发笑出声,笑声让叶晗头皮阵阵发麻。


叶季礼是说干就干的主,回到家就打了个电话给儿子媳妇。

听到叶季礼电话里说的,叶晗的父亲和母亲自然是拥护的。是噢,高一只要一过去,就进入高二文理科分科了,叶晗的母亲更希望叶晗选理科,在当年有句话说得好,“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最实际点的就是,理科比较好考大学,1978年开科的录取情况,充分说明了这点。

再说了叶晗就读的那所高中,只要在年级前50名,进大学是小菜!叶晗虽然保持在前10名之内,但毕竟要面临的是高考,谁能打包票,叶晗一定能考上呀?再说了,这小子自立志要当兵以来,对上课更是不上心了,逃课频率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

为这事,叶晗的班主任至少到家里来过不下十次了,叶晗头脑聪明,成绩不错,学校是准备培养叶晗来放“高产卫星”的。如此一棵好苗子,班主任自然是很上心。家访归家访,但谁管得住这头野驴呀。

所以,叶季礼的想法是好,叶晗的父亲和母亲也是赞同,但做起来就难了。所以几个大人想来想去,都拿不定主意。

大人怎么想,叶晗才不操心,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要考春城步兵学校。他是要当一名将军,指挥千军万马打仗。他也不想想,将军是那么好当的吗?反正他不管,在他最近看的书里,但凡西方现代出名的将军,都是从军校里出来。

对此,乔隐山对叶晗的影响很大,自跟乔隐山学武起,乔隐山就有意无意地向叶晗灌输这些想法。

曾毕业于国军中央陆军学校的乔隐山,绝对是一个良师,他不但教叶晗怎么做人,也把叶晗带到了另外一个天地。从乔隐山的嘴里,知道了中国古代的著名将军,李广、霍去病等等。也是从乔隐山的故事中,叶晗第一次知道了巴顿,第一次知道了隆美尔。

特别是乔隐山给叶晗讲陈汤(“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服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蛮夷槁街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甘延寿.陈汤)。

更是让叶晗热血沸腾,特别是那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更是让叶晗激动得找不到北。

乔隐山的记忆力是非常惊人的,这是最让叶晗佩服的一点,特别是史记里的篇章,乔隐山能够一字不漏陈述下来。对此时的叶晗来说,他的求知欲是旺盛的,他开始找来这方面的书籍,边读,边写自己的心得笔记。从认识乔隐山不到二十天里,他就写完了一个笔记本。这些他都给乔隐山看过。

乔隐山告诉叶晗,要想成为一个好军人。不但要有军人的勇,还要有仁,以杀止杀,不是最终的目的。对这个时候的叶晗来说,他还不能想到这个仁的含义,但他对军人的认识已经较他盗玩枪支时,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层次了。至少他懂了,廖荣铠曾经对他说的道理——枪是用来保护老百姓的,不是用来为非作歹的。


火车终于抵达军区驻地的火车站,廖荣铠让兵们先呆在车上,他先行下了车,火车站已经准备好了扩音喇叭。

有些话,他必须要现在对兵们说,否则拖到后面,就难说了。

兵们打开了车窗,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廖荣铠。

“战友们!请允许我以一个老兵的身份,这么叫你们。在过去的16天里,我们狠狠地打击了小霸的嚣张气焰。但这个胜利是来之不易的,在缺的胜利的同时,我们也牺牲了一些战友。我知道,你们心里是悲痛的,肚子里也憋着一股火,想要找地出这股火!

说真的,我也想出这股火,狠狠地揍这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一顿。但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是有铁的纪律的部队。这是我们打胜仗的前提!

很多战友们从战场上下来,还没有调整过来,发生了误击的事故,我理解你们!我们这次战前的准备很不充分,存在着有一些指挥上的错误,导致了重大的伤亡,我承认!我更要向你们道歉!请你们接受我一个老兵的歉意!”

说完,廖荣铠说完深深地对着满列车的兵们敬礼!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就连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都为廖荣铠的道歉所惊呆。

兵们哭了,他们有太多的委屈,有太多的不解,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兵们口里喊着“敬礼!”并同时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敬礼声响彻了火车站的上空,久久地回荡。

“敬礼~~~~~~”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声敬礼中变得不重要了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