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碎片:警察钻进了老婆的被窝!!!

有过军旅生涯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忘记不了那段能忘的岁月。军营生活,有欢笑,有眼泪,有惆怅,有困惑,还有许多不为人鲜知的秘闻、趣事。夜深人静,朗月清辉,一个又一个军旅碎片开闸泄洪般地猛烈撞击着我的大脑,迫使我不得不将这些碎片拉拉杂杂地复制出来。这些碎片,对于有过军旅生涯的战友和众多天涯网友来说,或许是一杯咖啡,或许是一碗烈酒,或许是一掬眼泪----



这样的标题,可能有哗众取宠之嫌,是不是故弄玄虚吸引读者的眼球?敲字之前,斟酌再三,我也感到这样的标题有些媚俗,想避开它,可思来虑去还是避不开,因为它几乎是原版的真实记录和复制,何必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呢”?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军官结婚后,按照部队规定,只有副营职以上的军官,老婆才能随军与丈夫团圆。而连以下军官的老婆只能和丈夫两地生活,常年独守空房,丈夫只有熬到副营职时才能随军。可尽管丈夫当上了副营职以上的军官,那些生活在环境比较优越的大都市里的军官太太,一般都不愿意随军,除非丈夫的军营处在条件比自己家乡更胜一筹的城市里。


因此,军队里许许多多的军官,结婚后都和老婆两地生活,常年分居。常言道,人都有七情六欲,哪能不食人间烟火?或许寂寞难耐、欲火攻心,或许经不住窗外花花世界的诱惑,或许误入婚外恋的浪漫世界,军官老婆红杏出墙的事在军营已不是什么新闻。


可叹一些军官,自己在军营精忠报国,而老婆在家里和别的男人私通,却盲然不知,老婆来部队探亲时还似干柴遇到烈火,夜夜温柔乡里,声声傻笑至极。对于老婆在家里红杏出墙,东窗事发,绯闻私下传到部队的军官来说,有些人考虑到自身形象、晋级加爵的影响,采取“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处理方式,忍辱负重,把泪水咽进肚里,在众人面前强作欢颜,可心里那个郁闷呀!而对那些视国法为儿戏,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公然勾引自己的老婆破坏军婚的地方不法之徒,许多阳刚气十足的军官,为捍卫军人的尊严、捍卫法律的尊严,愤然将其告上法庭,使给军人“戴绿帽子”破坏军婚者受到法律制裁,“触电身亡”。


很可惜,本篇《军旅碎片》里的主人公,是一位忍辱负重型的军官,令人唏嘘,扼腕长叹。他是我的同事,都供职于团机关,在团司令部作训股任参谋。他是个乐天派,性格开朗,整天一脸的笑容,好像从来没碰见过愁事。那年他刚结婚一年多,和在长春工作的老婆两地生活。因此,他和还没结婚的我都属于“单身一族”,下班后我们这些团机关单身汉几乎天天凑到一起,不是打扑克“三抠一”,就是喝点小酒一醉方休,真的是悠哉悠哉神仙过的日子。


有一天“三抠一”不凑手缺一人,我到他的宿舍去找他。只见这小子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满脸愁容,半天不说一句话。“哥们,咋啦?遇到愁事啦?”我说了几遍,他也不吭声,只顾打着“唉”声。我立刻意识到,这小子遇到的愁事非同小可。我没再催他说话,站在他的床前呆呆地望着他。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他慢慢从床上下地走到书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我的手里:“老弟,你看看这封信。”我打开信封掏出里边的信,急迫切地看了起来。啊?我越往下看越感到心凉压抑,不到300字的一封信,足足看了有五分钟。我们一时相视无语,空气瞬间好像凝固了。


写信者是长春的一位女居民,声言是长春某派出所一个警察的妻子。信的内容是:你老婆和我丈夫好上了,一天晚上在你家租的房子里,他俩被我堵在被窝里,光着屁股跪在地上向我求饶,让我别告诉你。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告诉你为好。你看咋办吧?是不是回家教育教育你老婆?信尾还留下了她的手机号。


“能是真的吗?是不是瞎编呢?”我安慰着我的同事,“你认识那个警察吗?”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地说:“我听我媳妇说过,当初她将户口由县城办到长春的时候,一个管区民警帮了不少忙,他对我媳妇很关心,时常到家里嘘寒问暖。”我不假思索地说:“是不是就是这个家伙呢?”同事叹口气说:“操他妈的,警察没有一个好玩意,连军人家属也敢碰。”


我出主意说,这件事还没个准,咱们只是猜测,先不要声张。你明天请个假,就说媳妇病了回家照看一下。你到家后,应该像没事一样,悄悄找到那个警察的媳妇,向她了解一下情况。

第三天,同事就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一个星期后,同事归队了,我到车站接他。我第一眼就看他脸色仍然阴沉着,估计大事不好。当天晚上,他在我的宿舍里告诉我说,他到家的第二天就背着媳妇找到了那位警察的妻子求证。她说的有鼻子有眼,和信里写的一模一样,并发誓说,如果瞎编天打五雷轰。


“你没问问你媳妇吗?看她咋说?”我追问道。

“唉,媳妇能承认吗?”同事的表情有些无奈,“没捉奸在床空口无凭呀!”

“你看这件事咋办呀?就这样啦?”我一时也没了主意。“就这样忍了吧,就当没有这回事吧。”同事终于作出了决断。


我非常理解同事的心思,将这件事公开化,极有可能打不着狐狸惹来一腚骚,到头来不但制不了那个警察,也使自己的名誉扫地没脸见人,在部队是没法干下去了。


这件事虽然没个结果,同事也不想叫这个真了,但却给同事的心灵蒙上了一层永远抹不去的阴影。后来他转业到地方后,被“绿帽子”压抑多年的恶气终于一朝喷发,和感情早已破裂的媳妇离了婚,寻到了自己的另一片天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