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份糊涂账[蓝剑军团]

149880489 收藏 15 148
导读: 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很久了,其实我很早就很想把它写下来,也其实是无从下手,更其实我一直痛惜着为我的糊涂而牺牲的吗尼(MONEY).虽有这么长的时间来冲淡我的痛,但还是隐隐作痛.但今天,我想忍痛写下,以祭为我糊涂而牺牲的吗尼, 糊涂的我,注定只能是一个穷人.因为米饭帮主(钱包)容不下太多的吗尼,一旦有了多一点点吗尼,米饭帮主就要赶出多余的吗尼. 吗尼来之不易,但这次突然有了这么多,也是"意外"啊,合租的朋友出差,回来一趟不容易,把上个月的房租还予我,三棵(棵,通"百"),因又出

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很久了,其实我很早就很想把它写下来,也其实是无从下手,更其实我一直痛惜着为我的糊涂而牺牲的吗尼(MONEY).虽有这么长的时间来冲淡我的痛,但还是隐隐作痛.但今天,我想忍痛写下,以祭为我糊涂而牺牲的吗尼,

糊涂的我,注定只能是一个穷人.因为米饭帮主(钱包)容不下太多的吗尼,一旦有了多一点点吗尼,米饭帮主就要赶出多余的吗尼.

吗尼来之不易,但这次突然有了这么多,也是"意外"啊,合租的朋友出差,回来一趟不容易,把上个月的房租还予我,三棵(棵,通"百"),因又出差上海,把下月房租也给予我,两棵!加之先前自己的一些,米饭帮主共有六棵多,没有办法!这么多,难怪米饭帮主会嫌挤啊!看着这么多吗尼,心想,要不要存了先,用时再取.要是米饭帮主不想跟偶混日子了,那我不就了.可是近一个月的薪水啊~!可是,懒人,做事都用想来完成了.

我糊涂也就算了,还懒~!没话说,活该啊~!由于天天上下午班,这样自己也懒得作饭了,(还有另外原因,这里不方便说!)所以就出去外面吃,方便快捷.这附近我能消费得起的也就只有那家能坑死人的黑店了,卫生也还搞得可以.前段时间就比较常光顾.

那天我和往常一样,进了黑店叫了6分(即'6元',太"富"了.用'分'形容'元')的东西吃!吃罢,埋单我掏出米饭帮主一看,没有散的,(此时,内有4棵白菜.)只好打散了.有吗尼就是潇洒啊,一下掏出来两棵(这两棵关系特好,死也要在一起,狂晕啊,一定是Gay来着)手都不抖一下.黑老板娘之一(黑店内有两母的,两公的,一母的大肚子,一公的是老不死,收吗尼的为另一母的,另一公的窝囊废.)接过吗尼,也不当面点清, 更不用说"唱收"(专业术语)了.接过钱就往里屋跑,到里面搞暗箱操作!接下来,他们就要演出好戏了!

收吗尼的黑老板娘说,"不会吧,真的假的?"(其实,对于牠们来说天天都有和吗尼打交道,难道真分不清真假???后来我想通的时候,这句话其实是'这傻瓜当真不知道是一棵还是两棵?')"收不收啊?"('要不要多收这傻子的吗尼?'此时,她还有一点点良心在,一会儿就会让狗给吃了.)把她那死鱼眼投向窝囊废和大肚婆.窝囊废"收了收了"(窝囊废原来一早就没良心了,可能在它娘胎时就被他娘的早扔给狗吃了).大肚婆"收吧收吧"(狂晕啊,这个就更惨了,它的良心不但给它娘扔狗吃了,此时,它还把肚子里的崽的良心扔给狗吃了!)之后,黑老板娘"故意"拿出一棵,对着我亮亮,看似在看真伪,实是看我有什么反应(此时它的良心正好被路过的一只狗给吃了)!可怜阿呆的我,此时,还真不知道,就这样被牠们玩了.然后,它把剩下的吗尼找给我,还叮嘱我"吗尼看清楚了!"('傻子,吗尼看清楚了吗,没看清楚过期作废,就要成黑吗尼了哦~!')我是真的傻还是假糊涂了我~!?我还说,"用得着看吗?远远就知道真假了."(呵呵,可怜的我,真不知道人家的弦外之音,看来我就不是被人领导的命,我只有领导别人一条路子了!)看着我屁颠屁颠地走了,我想牠们此时,不知道是乐还是担忧,我看多半是乐大大于忧啊~! 我的一棵,就这样牺牲了.(注意文中,用"它"和"牠"~!)

第二天的晚上,我终于发现了米饭帮主里的吗尼,不知为何少了位兄弟,可是不管我怎么想破我这个糊涂的脑袋,就是想不通,也想不明,这位兄弟什么时候溜之大吉了.到了周六晚下班的途中,突然想到了牠们当天的对话&神情&动作,终于,终于让我想通了.但那只是99%的肯定+1%猜测,我想证实这1%,我必须要证实,我可不能冤枉"好人"啊,于是夜晚我失眠了....真的,我失眠,不是为了女人,而是米饭帮主的兄弟--吗尼~!

我在想:我要用最后的两棵作诱饵.于是,我拿出最后的两棵,也让他们先"合"好,好第二天演戏用.(可是到第二天,他们还没有合好.失败!)我还去那儿吃一次,最后一次,把散吗藏好先,如果还是那黑老娘收,可能我只说是"借"给牠们吗尼,让牠们还我,黑老娘可能还有点良心,会还我的吗尼的.(结果我想错了,收钱的是老不死的,它也是拿到吗尼就往里跑,也不看看,两棵都已经分得开开的了.)我怕我的两棵也牺牲了,没等老不死的进里屋,就吓住了它."老贼(当初当然不是这样叫),你收我多少钱啊?"看,牠们又要演戏了了.我的戏已经完了.那一棵也要不回来了.注定了的.

那老不死的老贼,吓)得愣住了,一愣一愣地另外三只也吓愣了.哈哈...牠们心里有鬼(我肯定了我的1%),老贼,吓得红着老脸,此时我觉得他真的好可怜,可怜他生出了没良心的窝囊的儿子,(在前一天,我也去那儿吃.可能它有和另几只商量还我吗尼的意思,被另几只臭骂了一顿.就因为我才觉得它可怜,要不然我是不会觉得它可怜的.)它转过身来,支支吾吾地尴尬地说:"哦,哦哦,两棵",于是,我说,"今天还算老实,那有没有打算把前几天'借'我的那一棵还我啊?"呵呵,牠们知事也败露,几头聚在一起,用福州话商量着什么,但我知道,那窝囊废有还给我的意思,可是,那两个福州恶女,用恶狠狠的眼光瞪了它一眼,窝囊废真的好窝囊,屁都再也不敢放一个.接下来就是两个恶女对自己恶行的强行辩解.呵呵,我听都不想听,更不能和牠们争辩什么,本来我也没打算要回我那一棵,就是为了验证那1%,让猜想变为真理罢了.更可恶的是:路过一只母黑店的食客,福州恶女一类.也这儿加油加火.我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某些福州女啦~!.我说的是...某些~!某些~!太恐怕了.(恐怖&可怕)

我糊涂了,我错了,是我用错了方法,以至于把最后复活那一棵的一线希望都扑灭了.我不该为了证实那1%用这种方法去污辱了那张老脸,而使牠们"老"羞成怒~!但我想,我要验证真理,总要有牺牲,那就是我那一棵吗尼啊~! 毕竟已经失去,我伤心,我悲痛,已经无用.我要打击,我要报复?我不能再糊涂了,不能一错再错了。

本故事存属虚构幻想篇。请不要对号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