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八章节 中国人的反击(八)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雨水发疯样的从灰蒙蒙一片的天宇之中浇灌下来,到处都是那样的泥泞不堪。风怪嚎着从天空之中冲过,肆无忌惮的吹鼓着地面上那依然倔傲扬头而向的林木。 树梢在狂风之下屡屡被压折而弯,但却又一次次坚忍不拔的扬起它们那高傲的头颅。乌云盖顶而下,黑压压的笼罩在天幕上。本就黑暗一片的雨夜显得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雨水发疯样的从灰蒙蒙一片的天宇之中浇灌下来,到处都是那样的泥泞不堪。风怪嚎着从天空之中冲过,肆无忌惮的吹鼓着地面上那依然倔傲扬头而向的林木。

树梢在狂风之下屡屡被压折而弯,但却又一次次坚忍不拔的扬起它们那高傲的头颅。乌云盖顶而下,黑压压的笼罩在天幕上。本就黑暗一片的雨夜显得更是那样的漆黑。

风在嚎叫,雨在疯下,风雨之间满是那让人感到阵阵寒意的黑幕。天地之间仿佛都笼罩在那片黑色之中,雨水蒙蒙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前面的道路。黑暗之中一辆辆轮式战车正沿着坑坑洼洼的1号公路向南而行,车速不是很快,但却是那样的浩浩汤汤。

“保持车距,先头车组注意道路情况。”皱紧着眉头的萧扬看着屏幕上切换过来的图像。雨实在是太大了,道路的情况又是很糟糕,这着实让车队的行进速度大大受到了影响。

253团沿着1号公路从筝河口南下时,正是台风开始对中北部地区形成大范围影响的时候。这样大的风雨根本就无法前进,而且天色也是太黑了,道路的情况又不太理想,闭灯行使的车队根本无法保持高速,如果不是大功率夜视仪的使用的,甚至根本就无法前行。

不过总体来说,253团在这样的狂风大雨天悄然南进,却也是让洞海城的‘越人阵’部队和‘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大大出乎意料。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风雨天,会有一支军队顶着狂风暴雨突袭南下,趋趋逼近中部重镇城市-洞海。

然而,弥散着的风雨并没有使得253团放停他们的脚步,一辆辆轮式装甲车正顶着漫天的狂风暴雨,向着洞海市的方向前进。暗朦朦一片的雨幕之中,铁拳已经挥起。

西贡-新山一空军基地,点点的小雨迷离在微风之中,台风带来的影响已经渐渐消除,弥散着的小雨点点。机场上的大功率照明灯光在机坪之上投下耀眼的灼光。昏暗的跑道灯迷糊在夜幕之中,渐渐的为风雨所遮蔽,只是隐约的可以见到那几道点黄。

“该死的,那些杂种统统都去死好了!”气急败坏的贡德比诺上校气哼哼的骂道。北线的糟糕战事让这位‘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指挥官几乎被气得昏厥过去。

先是法军第22陆战步兵大队与西班牙皇家陆军-机动军所属的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在一战之间全军覆灭,这些本该是拥有着极其强烈的荣誉感的部队居然选择了成建制的向中国人方向武器。该死的,虽然他们因此而获得了生命,但他们却是永远失去了军人的荣誉。

在南线,进攻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64机动旅还在步步逼近,他们已经将他们的进攻锋芒指向了湄公河三角洲。在那里,这区区一个陆战旅的中国军队居然是如入无人之地。多支‘越人阵’部队都被这支中国陆战旅给打得七零八落,几乎溃不成军。两道防御线在一夜之间,接连被突破,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糟糕的事情呢。

安江、同塔两省若失,则西贡也就将被暴露在中国人锋利的龙爪之下,到那个时候,事情还真是难办了。虽然贡德比诺上校也知道局势的严峻性,他很想调集力量去阻止中国军队的进攻。可是他的手里根本就没有丝毫多余的作战部队。所有的力量都被投入到了北线。

北线,该死的北线,在那里,在岘港,连续多次的进攻都被中国人给顶回来了。那些该死的中国陆战队怎么也无法杀光,他们是那样的顽强,就如同他们的生命力那样的顽强。

包括‘越人阵’第17师、第20师、第2国家装甲团、法国陆军11eBP-第3陆战队伞兵团、第8陆战伞兵团、第35伞兵炮兵团、EMF-2直属第4轻骑兵大队在内的多支作战部队的轮番冲击始终都没有能够打开缺口,那些该死的中国人是那样的生命顽强。

他们总是坚守着每一寸的土地,让进攻的法国士兵和‘越人阵’武装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伤亡。就好像第2装甲旅-6e-12eRC-第6重型骑兵战斗群-第3坦克连那样,一场交锋下来,便是损失了一半的作战力量,再也无法形成有效的进攻。

在洞海,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还守御在那里。同时防守在那里的还有‘越人阵’武装的第15步兵师。洞海是顺化的北大门。若是洞海失陷,则古都-顺化便是再无屏障。只能任由中国军队的大军直扑而下。顺化失陷,则接下来便是岘港了。岘港再往南呢?

贡德比诺上校发现,自己忽然处于在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上。是将洞海的军队南撤到顺化,以期让岘港一线的军队不但可以继续保持对岘港的中国陆战队继续进攻,而且还可以策应到顺化的防御部队。还是继续保持在洞海的防御作战,并从岘港方向增派一支部队北上。

这两个方案都似乎存在有各自的优缺点,上校不得不去仔细的前去斟酌。不过总算还有,台风正在北上,影响到越南中北部地区。这样一来,至少有两到三天的时间可以考虑一下。无论是撤出洞海,还是北上增援洞海,显然,在这样的风雨天都是无法实施的。

可是令贡德比诺上校以及他所统帅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没有想到的是,中国人根本就没有给于自己什么考虑到时间,因为以第253机动步兵团为前卫团,近卫集团军第85机动步兵师正展开着钳形攻击队形,向着洞海直扑过来。

253团这支右翼方向的铁钳一马当先,沿着1号公路直扑南下,而左翼的255团则是处于一个稍加偏后的位置上,整个85师就如同一个不规则的U形一样,趁着狂风暴雨的天气掩护,向着洞海城罩笼下来。而这一切,显然是大大出乎在法国人的意料之外。

当贡德比诺上校还在为法军第22陆战步兵大队、西班牙皇家陆军-机动军所属的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在筝河口之战中全军覆灭而恼火不已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就在外面,就在细雨迷蒙的黑夜之中,就在一片灯火辉煌的新山一空军基地之外,一群暗影正悄无声息地躲在肮脏不堪的排水沟旁。在那臭气熏天之间,悄然静窥着机场之内。

贡德比诺上校更是想不到的是他曾经的老部下们此时正是在中国人的追杀下,在越南中北部的雨林之中四下躲藏、奔逃着。陆军特战旅-第13龙骑兵伞兵团已经完全的丧失了作为一个建制部队存在的可能了。因为在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追杀下,其多支分队已经被完全歼灭。

漫天兜头而下的雨水将通体上下都浇淋得湿透了,雨水打在树叶之上-哗哗-作响。钱鹏飞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妈的,太冷了!”哆嗦了下,钱鹏飞低声骂到。

他的冲锋衣早就已经脱了下来,盖在牺牲了的战友的身上。看着那在湿漉漉的冲锋衣下露出的没有丝毫血色的手臂,钱鹏飞忍不住的鼻头一酸。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样的牺牲了。战术手电的灯光下,本就苍白的遗体显得更是惨白了。两名战友就这样的牺牲了。

想到这些,钱鹏飞那早就已经收敛许久的暴虐脾气,又一次被激发了出来。他一次次来回的在满地的泥泞之间走来走去,战术作战靴踩踏得泥水-咵咵-作响。

“头儿,这么大的雨,估计直升机来不了的。”一个抱着机枪的侦察兵走过来对钱鹏飞说到。

“我知道!”钱鹏飞不耐烦的挥挥手“怎么着,没了直升机,你们就走不动了。”

“不是这个意思!”碰了一鼻子灰的机枪手呐呐的说道“我是说,这个没有了直升机搭载,我们走倒是简单,可是这几个俘虏怎么办?总不能带着一起走吧。”

“是啊,头儿。”几个坐在地上疲惫不堪的啃着野战干粮的侦察兵都恨恨的说道“带着这些狗娘养的太是麻烦了。”一些侦察兵干脆恶狠狠的瞪着血红的眼睛“宰了丫的!”

看着一张张在战术手电的白光下显得面目狰狞的侦察兵,五个被捆绑着法国第13龙骑兵伞兵团的特种兵们浑身哆嗦着。也不知道是恐惧的原因,还是寒冷的缘故。

“你们要干什么!”一个年老点的侦察兵吼道“不知道我军的一贯政策吗?”说话的老兵钱鹏飞认识,也是侦搜连的老骨干了,参加过对日战争。可以说也是百战余生。战争的残酷性也是见多了,杀人也是杀得麻木了。对于这样的老兵跳出来反对,钱鹏飞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让狗娘养的跪好!”钱鹏飞没有理会老兵的话语,而是瞪着眼珠子吼道。

战术手电照亮了这片狭小的空地,五个法国人被提拎了起来,在中国士兵们的拳打脚踢之下,东倒西歪的跪成一排。有人在哭泣,有人在祈求着上帝,尽管听不懂这些中国人在说些什么,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杀气腾腾的中国人不会对自己干出什么好事。

“杀了狗娘养的,为咱们的弟兄报仇。”几个侦察兵吼了起来。

钱鹏飞从战术快枪套内抽出手枪,咔嗒一声,顶上火。法国人意识到了自己的生命到了最后一刻,有人开始涕泪而下的哭泣起来。“上帝啊!”法国人的哭泣似乎并没有让钱鹏飞动容。

面无表情的走到一个法国士兵的身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侦察兵们都屏息看着自己的营长,无论是要求杀俘的,还是反对者,都是静静的看着。雨夜里袅绕着法国人的哭求声。

咔嗒,扣下了扳机,撞针击空,被手枪顶住后脑的法国士兵尖叫一声,吓昏了过去。

“操蛋,就这种德性。”钱鹏飞低骂一声,收起了手枪。“带上俘虏,我们走。”钱鹏飞说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