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二章 复仇 第二章 复仇3

芳草人家 收藏 17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URL] 麦草随着大胡子来到一家僻静的酒馆,大胡子要了两样小菜一壶酒。两人面对面坐下,大胡子一抱拳,“兄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马,单名一个平字,今年30岁,家住朝天街文化巷。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去找我。今天你让我马平开了眼界,也出了一口气。你那飞石打得漂亮!” 麦草的脸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




麦草随着大胡子来到一家僻静的酒馆,大胡子要了两样小菜一壶酒。两人面对面坐下,大胡子一抱拳,“兄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马,单名一个平字,今年30岁,家住朝天街文化巷。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去找我。今天你让我马平开了眼界,也出了一口气。你那飞石打得漂亮!”

麦草的脸微微一红,“大哥过奖了,我姓白叫白草。那些鬼子伪军太过嚣张,撞了人不要说道歉管都不管就走人,还耍流氓,我也是气不过才出手的。”麦草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来,咱兄弟先喝一杯。”大胡子把两人面前的酒盅斟满端起来先自一仰头干了。

麦草把酒盅放在嘴边抿了抿,抓起筷子也不礼让大口吃起菜来,折腾了这半天她的肚子早就饿了。

“兄弟,你手里有真家伙,你不会是‘八’吧。”大胡子咽下一口菜压低声音用手比画了一个八字。

“大哥你看我像吗?”麦草低头吃着菜问马平。

“看你的打扮还真不像,一行一动倒像个教书的先生,又像说书人戏文里讲的侠客。”

麦草笑着没说话。

“我马平自小也是专爱打抱不平的,可我没有兄弟你那样的身手,更没有那真家伙,对日本鬼子早就恨之入骨的,可他们都有枪,见了鬼子欺负咱老百姓,也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

两杯酒下肚,马平的脸上起了红色。

“白草兄弟,我马平是个爽快的人,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实来历,自打见到你我就觉得咱哥俩儿投缘,打心眼里想交你这个朋友。”

“好,我就交你这个朋友,我白草身无定居,游走四方,跟鬼子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曾发誓杀尽云良县所有的鬼子,管尽天下不平之事。”

马平竖起了大拇指,“好,好样的。大哥我就喜欢你这样有血性的,敢干。”

“我刚跟鬼子动了火,鬼子还在四处找我,你却拉我来喝酒就不怕惹上麻烦?”麦草试探着马平。

马平把脑袋摇了几摇,“不怕,我马平外号就叫‘马楞子’,想交你这个朋友就不会怕这怕那的,我‘马楞子’不是从小吓大的。要是我手里也有那真家伙,我才不怕那群龟孙子。”

“好,从今天起我就认你这个大哥了。要是给你枪,你真会打鬼子?”

麦草被马平的豪爽直性感动了,心里酸酸的暖暖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

“那有啥不敢的,可就是没地儿弄去。”马平一脸的失望。

“枪,到时候我会给你弄到。”

马平眼里立时放出了亮光,一高兴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拳头砰地砸在桌子上,“他妈的太好了”。

周围的人都扭过头来往这边瞅,斜对面坐着两个保安队的,腰里别着家伙,被马平一嚷嚷来了火,“你他妈的不好好吃饭咋呼啥呢?”

“你他妈的骂谁?我咋不咋呼跟你们有啥关系,仨鼻子眼多出那一口气。”马平被酒劲儿顶着来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楞劲。

“哟,小子,行啊,算你有种,我今天还就管你了,不服还是咋的了?”保安队的高个子王九啪地拍了桌子。

“管我算你啥本事,有本事你去管管日本人,我看你们保安队也就敢拿枪跟咱老百姓比画,有本事去撂几个日本人让咱们开开眼,看见没有,这是我兄弟,就敢跟鬼子照量,飞石,啪,一颗打出去,鬼子立时哭爹喊娘的。你,敢吗?”马平一指麦草,得意洋洋地说。

“想开眼,行啊,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我王九今儿个还就豁出去了,你那兄弟打飞石,老子这里有真家伙。”王九多喝了两杯酒也上来了蛮劲儿,啪地一下从腰里抽出枪来往桌子上一拍。

“是真家伙有啥用啊,你敢朝小鬼子开枪不?不敢,你保准不敢,你今儿要是敢撂下一个小鬼子,我管你叫爷爷,你要是不敢撂,你就是孙子。”麦草想制止马平,可马平的犟劲偏上来了。

“好好好,来,你小子跟我来,咱这就去撂一个,到时谁不叫爷爷的可就是龟孙子。”王九站起身来往外走,另一个保安队员就拉他,“王九你清醒清醒,喝二两马尿发酒疯呢。”

王九把同伴扒拉到一边和马平趔着架子就往外走,里面吃饭的人都不吃了跟着忽忽隆隆出来看热闹,麦草跟在马平身后也来到外面。一伙人吵吵嚷嚷着往前走。王九手里提着枪,“打他狗日的去,打他狗日的去!”

也真巧,迎面还真来了十来个人,是鬼子和伪军。看热闹的人一看真来了鬼子,吓得呼啦都躲了,剩下麦草、马平还有两个保安队员立在了马路中央。

马平一捅王九,“看到了没,鬼子,来了,就看你的了。”

“妈的了,说来还真来了。”王九抬起手来一抠扳机,啪,子弹就朝着鬼子飞了过去,正好把一个鬼子的帽子给打飞了。

“奶奶的,谁开的枪?”

有一个伪军眼尖,看到了麦草,“那不是刚才在‘美味斋’打飞石那小子吗,别让他跑了。”说着就开了枪。

枪声一响,马平的酒劲完全醒过来,麦草掏出枪来一边还击一边一拽着马平就跑。王九还有他的同伴跟鬼子伪军也开了火,马平跑着回头对王九喊,“兄弟,多打几个,回头我请你喝酒。”

马平对这代地理熟悉,钻进胡同三拐两拐就带着麦草把鬼子伪军甩在了后面。马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我的娘,这帮龟孙子,保安队那两个家伙还不赖,这回没当孬种。”

“大哥,咱赶紧找个安全地方避一避吧,没准儿鬼子会到处搜查,我给他们盯上了。”

“好,跟我来。”马平领着麦草翻墙来到一家后院的仓房里,里面堆满了木料和家具。枪声也听不到了。

“大哥,这是哪里?”麦草擦了把脸上的汗问马平。

“兄弟,这是大哥家的仓房,这里很安全,鬼子不会搜到这里来。”

“大哥家开木匠铺?”

“我爹干了一辈子木匠,挣下了前后这个院子,鬼子一来,到处抢啊杀的,人们都提心吊胆,谁家还有心思做家具,上个月铺子给鬼子汉奸抢了,这些日子铺子里冷冷清清的没啥生意,现在就凑合着吃饭吧。”

麦草点点头,侧耳听了听外面,没有啥动静。“过段时间我会给大哥送枪来,再遇上鬼子你就打他们这些狗东西。”

“好兄弟,大哥没白认识你。”马平挥起拳来高兴地打在了麦草肩头。

麦草揉揉肩膀,“大哥你劲太大了,下回别这样大劲打我,我的骨头快折了。”

“兄弟看你这身板是单薄点儿,说话还老爱红脸,跟个大姑娘似的。可你那飞石打得棒极了,是不是从小跟哪个名师傅练过的?”

麦草低下头轻轻地咳嗽一声顿了顿嗓子,“小的时候就好玩打泥球,一打一个准儿,经常打了家雀啥的跟村里孩子一块儿烧了吃,也没跟哪家师傅专门练这玩意儿。大哥这里离宪兵队远不远?”

“不远,隔着一条街,从一个小胡同过去几步就到。兄弟,你想干啥?”

“不想干啥,就是想晚上到宪兵队闹腾闹腾,怎么着也是来一回,干脆闹他个大的。”麦草望了望窗外渐渐西沉的太阳,脸上透出一股杀气。

“真的,想干?”

“想干。”

马平一拍大腿,“大哥也算一个,跟你一块儿去。”

“可那是掉脑袋的地方,鬼子窝,大哥不怕?”

“你大哥马平外号‘马楞子’不是吓大的,我还就想去鬼子窝里看看。你还别不信要是手里有家伙,我早干掉他几个了。整天这样忍着,窝憋的慌。”

麦草从腰里抽出另一支枪来往马平面前一亮,“给,看看这是啥?”

马平咧开大嘴,“兄弟,你真行,大哥从今天起跟定你了,咱哥俩绑到一块儿打鬼子。哈哈,老子我要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了,再不要受那窝囊气了。”马平把手往裤子上擦了两把,汗水又从手心里冒出来,手哆嗦着,小心翼翼地把枪拿过去,眼里竟有了泪花。

看着激动异常的马平,麦草的眼里涌上了泪水,很快她又把泪水压了回去。

马平把枪握在手里端起来闭上一只眼睛,枪口对着门口瞄着,“小鬼子,看枪,老子崩了你。啪,啪。”马平象个孩子似的嘴里发着声响。

“大哥,那个里面真有子弹的,你小心别抠扳机,枪响了鬼子会找来。我把子弹取下来教给你怎样打,学会了晚上你好开杀戒。”

马平爱不释手地把枪还给麦草,“晚上老子要好好地拿鬼子的脑袋过过瘾”。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