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蒋有绪呼吁:市民每个月给20块钱作为呼吸税

oi2000 收藏 1 810
导读: 11月18日,在广州举行的中国森林城市论坛上,中科院院士蒋有绪呼吁,政府可以考虑对企业甚至排放二氧化碳的市民征收生态税。他认为,居民生活在地球上作为二氧化碳的排放者,应该为节能减排付出代价,“可以考虑让市民每个月买20块钱的生态基金”。(11月19日 新快报) 生态税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而征收的税收,其在国外已有30余年历史。虽然早在2005年4月,能源基金会、世界自然基金会与国家财政部就曾研讨酝酿开征生态税,至今仍未见下文。然而,比生态税的悬而未决更令人吃惊的是某些专家对此的理解——标准统

11月18日,在广州举行的中国森林城市论坛上,中科院院士蒋有绪呼吁,政府可以考虑对企业甚至排放二氧化碳的市民征收生态税。他认为,居民生活在地球上作为二氧化碳的排放者,应该为节能减排付出代价,“可以考虑让市民每个月买20块钱的生态基金”。(11月19日 新快报)

生态税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而征收的税收,其在国外已有30余年历史。虽然早在2005年4月,能源基金会、世界自然基金会与国家财政部就曾研讨酝酿开征生态税,至今仍未见下文。然而,比生态税的悬而未决更令人吃惊的是某些专家对此的理解——标准统一、人人有份,甚至连人体新陈代谢都不放过的征税模式,难道真的是生态税吗?

除了培养绿色消费观念、调整产业结构之外,生态税的另外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实现资源利用中的公平性。生态税的本身并不是为了增加民众税收负担,而是致力于缩小资源利用以及社会福利分配中的差距。由于资源稀缺,更多消耗资源的富人必须支付费用以弥补资源消耗,以及因此给他人造成的损失。相比之下,穷人消耗资源较少、对环境的污染也更轻,因此理应付出更少的代价。通过征收生态税,应该使富人的税负有所增加,穷人的税负有所降低,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其税收杠杆的基本作用。

正因为如此,蒋有绪院士的建议令人禁不住大跌眼镜——不分男女老少、贫富贵贱,这样的所谓生态税何异于曾经千夫所指的人头税?

因为可以用最小的成本征收到最多的税收,人头税效率最高;因为最富有的人和最贫困的人缴纳同样的税款,人头税最不公平。按人头征税的情况下,富人的损失几乎微乎其微,而穷人则可能丧失最基本的福利。因此,现代国家早已将此扫入故纸堆。耐人寻味的是,某些专家怎么异想天开到拿如此古老而野蛮的征税方式,来应对现代社会的环境变迁?

中科院社会所和中国环境意识项目组联合公布的《2007年全国公众环境意识调查报告》显示,公众对环境污染的关注度仅次于医疗、就业、收入差距问题之后,居第四位。随着环境压力的持续增加,民众迫切希望改善环境的声音日渐强烈,因为民众愈发真切地从环境破坏中感受到利益受损。在此背景下,整齐划一的税收标准势必令人更加难以接受,这意味着,在少数人以破坏环境为代价攫取利益的同时,不仅没能给公众以补偿,反而要让公众为此买单。

早在1996年,国务院就曾专门发文规定,所有污染企业必须在2000年底以前实现达标排放,否则坚决予以关停。现实情况是,相当一部分污染企业在地方政府引资冲动和政绩饥渴的庇佑下“上山下乡”,导致落后地区成为污染企业集散地。在相关环保法律法规被视若无物的时候,纵使不考虑“人头生态税”的最终去向,其是否会成为“漂白”污染行为的催化剂,也是个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

生态税的核心在于让企业去更多地承担环境成本,从而实现生态和资源价值的合理补偿。想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就应该加大环保执法力度,在此基础上监督制造污染者照章纳税;其次应该明确,征收生态税的过程中,民众应该是获益者,而不是受损者。离开这样两个必要条件,所谓生态税难免名不副实。实际上,从有关专家荒诞不经的建议中,生态税痛苦难产的原因似乎可见一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