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四章 第一节:等候的报仇者

shxfq9011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size][/URL] 只到她放置在坐位旁边的,那台手机响了起来,才使她抬起了头。玛格丽特·露茜擦干流出来的后悔眼泪,稍加迟疑了一会儿,才缓慢地拿起它,并将它放在自己的耳边问道: “有什么事?”    “我是保罗!”    保罗!这个名字让她全身感到震撼,不想去回答。也很想去挂断手机的通信,只是仍然把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


只到她放置在坐位旁边的,那台手机响了起来,才使她抬起了头。玛格丽特·露茜擦干流出来的后悔眼泪,稍加迟疑了一会儿,才缓慢地拿起它,并将它放在自己的耳边问道:

“有什么事?”

“我是保罗!”

保罗!这个名字让她全身感到震撼,不想去回答。也很想去挂断手机的通信,只是仍然把握不住这种决定,是否是正确,她不由自禁地为此,伤心地暗暗哭泣了起来。

“露茜!你现在在哪里?告诉我。亲爱的!”

依然没有回答。“露茜!我知道你在听我说话,千万别挂断,我求你!”

“你不用管,明白吗?”内心忍不住的伤感,在陡然间里喷发了出来。

“请听我解释一下,亲爱的!你别犯傻啦!”

“犯傻!”

玛格丽特对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已经不再去相信。顿时,一种包围着她全身的悲惨认命的情绪,将她彻底地激昂了起来。

“哦!是的。”她大声地说道:“一点也不错,我是多么地犯傻!难道你只仅仅地指出了这一点来了吗?我还存在许多的地方呢!”

保罗·马西科缄默地握着电话筒,在他的内心里,同样是暗暗无限地痛恨着对方的这种口气。只是更多的痛恨,早已将他的全身都包裹了起来。目前他还是有一点分不清主次。现在,他躺在为她租下的那套公寓里的大床上。他一下班就急忙地奔过来。先前那种袭心的,想与她美妙一番的心情落空,致使他多少有了一点茫然。

“亲爱的!”保罗·马茜科说:“我正在力办此事,回来吧!此事是需要时间的。”

“马上吗?这不行!”她回答道。

从他的话音中,她能清楚地分辩得出;他要求的目的是什么?是她那诱人的胴体。一旦让他满足之后,有关她的事情。又会被他很轻易地放置于脑后。

“今天不行!”

恐怕明天也行!她继续就这个问题在脑海中想着。往后,从今以后,她决定不给他任何的想法。因为她付出了一个女人,不该付出来的一切。可是他并没有看中这些,而他只认肯她那实在性的肉体。于是她对自己感到悲伤。她需要一种依靠,一种保护。然而许多的情况,让她看清楚了他的能力。他不能为她提供自己所需要的,甚至连最基本的都不能。

并彻底地对一系列的;有关他向她提出来的想法,与步骤已经失望。对于这种局面,玛格丽特·露茜认定得靠自己去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从现在起,她试着不再听从他的吩咐。对于他设计出来的敲窄计划也失去信心。她关掉了通话器,望着那名东方人,走进去的那所公寓的门注视起来,她耐心地等着他出来。

几天已来,苏轲是多么地渴望,见到自己儿子的那张笑脸。平时他总是在下班后,亲自来到迪吉斯寄托所的那家幼儿园去接儿子。迪吉斯寄托所它置于市中心地带,而他工作的地点也正好要穿过市中心。只是这事从上一周就开始,他将这项工作重任,交给了自己的河叔的儿子去完成。现在,河叔的儿子也不能为自己做这件事情啦。他感到十分悲愤。

他走进设在与停车场,相隔的地下幼儿园游戏室。里面空荡荡的,沓无人声。他敲响了迪吉斯的房门,随后扭头扫视整个游戏室,干净又整洁,舒适。就因为这个苏轲才选中这家幼儿寄托所,虽然费用比较大。

总算一天的工作日结束了,尼吉丝小姐关掉幼儿园里所有的灯。本来她在三小时前就可以离开的。回家的欲望此时此刻特别强烈。想象着这么迟回去,她知道男友又会对她发出不满的抱怨。因为这已经不是一次了。想到这里,尼吉丝小姐不自然地淡淡笑了起来。她知道男友抱怨的原因;与他同居二个月以来,相处一点也不矛盾,虽然并不是那样爽朗舒心。现在她还是决定地这么想,从此之后,她需要用心去处理好男友抱怨的事情。

因为今天她还要带上一个小男孩回家,她不知自己的男友对这种决定,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可是她只有这样去做;一名家长本来应在三小时之前,就来将他的孩子接走。现在这名小孩正睡着了。这时候铃铛声响了起来,显然有人来了。第一的估计就是;小孩的家人来接走他们的小孩了。她拿开门,果然是小孩子的父亲。她引导他往内室走去。在门边她将灯的开关打开。

有了灯光,吉尼丝小姐去观察这名东亚人。有几天不见他来接自己的小孩,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是小孩的表哥来接送。她对这名东亚人很有好感,记得他头次将小孩送到这里来的时候。他还遨请她去喝咖啡。但是观察到的表情,让她有点不知所衷。对方一脸的憔悴,可是职业性的劝告是必然要说的。

“先生!”吉尼丝小姐说道。这里的孩子们都喜欢她。“他睡着啦!你的儿子真可爱,我愿意为此多花费一些时间,但……。”

“我知道,我很抱歉!”他很快从身上摸出了一张百元美钞。本来他是想拿出面额小一点的来,补偿她损失的时间,可是现在已经没有理由再收回去了,于是将它塞在她的手中。“我很抱歉,吉尼斯小姐!”

她接过钞票,十分愉快地对他说:“您已经向我道过歉啦,先生!”说完话之后,她朝一间房间走去。

不一会,她抱着一个小男孩出来,在交给他父亲的时候,没想到醒了过来。“爸爸!”小孩十分高兴,双手抱着父亲的脖子,小嘴沾着大人的耳边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他朝吉尼斯小姐挥手道别之后,继续说道:“我梦到了妈妈!爸爸!妈妈她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你妈妈有事去了,她不久就会回来。”

“是不是去了很远方?”小孩朝父亲说道,因为每次总是得到这样的回答。

“你妈妈每个星期都打电话来,”他说:“只是你睡了,我不想叫醒你。”

“爸爸!”小男孩在大人的耳边,再次小声地说道:“吉尼斯小姐说,她很喜欢你。”突然小孩子的小手将父亲的衣领抓得紧紧的,因为他透过父亲那宽大的肩头,望到街边站着一位等着他们的女士。“爸爸!那是妈妈吗?”

“不是。一位好心人,她让我搭她的车,要不然我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来接你。”

抱着儿子来到车旁,该名女士已经为他拿开了车门,他抱着儿子钻进了汽车。小男孩显得十分地兴奋,在后座的椅子上爬动着,当她进入汽车里来的时候,他说道:“阿姨!”

小男孩的手向前伸,他摸着了她的肩头。玛格丽特欣喜地转过身来,用手摸着小男孩的头。“这是你的孩子吗?”

苏轲点点头。小孩子要求坐到前排,得到同意后,爬了过去。玛格丽特为他系好安全带。汽车很快启动了起来。现在苏轲的脑袋里,被一团不明的事物挠得头脑发胀。汽车往前快速地行驶,他的心中也在一个劲地祈祷,但愿能将所有的事情全都弄清楚。突然他想到了几年前的同事好友加达来,与此同时,也相对地担心起来。难道真是如同他说的,是那回事情吗?

“阿姨!你真漂亮!”

小男孩兴奋地说。每当迎面驶来的车一掠而过的时候,他会不自然地往她的身边靠近一些,完全表现出小孩特有的害怕感来。

“谢谢!”她冲孩子一笑。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英语说得很勉强,有时一句话里还跑了调。“你几岁了?”

“我三岁!”他拨着指头数着说道:“再过五个月我就四岁啦。”

“谢谢!”将头转向小孩的父亲。“小孩的母亲一定很漂亮,请问你的太太……?”

“她!哦,她不在美国。”对方立即回答。

“不用多久,我的妈妈就会回来了。”小孩子回答道:“我爸爸说,过几天就会回来。”

“这么说,你很想你的妈妈?”

“是的,我很想我的妈妈!”

她再一次地伸出空余的手,在小男孩的头上摸扫了一下。汽车快速、平稳地开到了他俩所居住的那条街上。在临近居宅的时候,放慢了速度。有一层遗憾与极度感伤的愁云,在玛格丽特·露茜的内心里铺展开来,它们汹涌澎湃,以不可拒挡之势,一涉千里的能量冲击着心房,使她黯然神伤。每当看到别的女人,是那样轻松地获得丈夫的深爱,玛格丽特总是倍感伤心。她多么需要一个家,一个深爱自己的丈夫,自己也像一般的妇女那样,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上帝!虽然自己是一个女人,竟不能去享有一个女人最基本的义务形式,这真让她感到绝望。

“前面的那幢住宅。”后座上的东亚人向她告知了准确的地点。

她将车开到那幢住宅前,紧靠路边停下。东亚人早下了车,他绕到车的另一边去为儿子拿开车门。露茜帮小男孩解脱全安带,在此人将他的儿子抱出车的时候,她也下了车来到了通往住处的小径上。尽管是在深夜里,两边的街景是那样地模糊看不清楚,但是每个住宅前的院落整洁的轮廓,仍然是那样的分明。每户的住宅前,都有一块面积并不很大的草坪,在它的上面种有齐人高的树木。每一户的都是同一样的布局,而街对面的住宅式样也是同一个模式。简洁对称的布局,相信如果在白天来到这里的人,一定会被该条街的优美环境给吸引住。

“我非常感谢您……。”孩子父亲的话,还没有说完,早已被小孩插进来的话语给打断:“阿姨!”男孩恳求地说,“上我家来坐坐吧!”

“这个……。”她一时十分地犹豫。小男孩走到了她的身边,伸出他的小手紧紧地牵住她垂下来的手指摇晃着。

“这是一个好主意,尊敬的女士!上我家小憩一会如何?”东亚人很礼貌地说。

玛格丽特沉思了一下,点头答应。小孩欢喜地跳跃起来。

“请!”

“谢谢!”

三人沿着小径向住宅走去。小孩子很高兴地站在自家的门廊前,这是他的家。

是的,这是他的家,但是现今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变,这个家将是他们的不幸之地。一个早已经潜入到屋里的人暗暗地念道。此人一直关注着外面人的所有动向。在黑暗之中,此人裂嘴丝丝地作笑。不论任何的事情,对于时段的把握,是致关重要的。

他感到很幸运,因为来的较早,做好了一切准备。对于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等候是值得的。因为在己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他借助透射进来的路灯光,把这幢公寓里的每个房间细仔地检查了一遍。同时相度了一番有利的地方。现在他等着屋主的到来,时不时地玩弄着手上的枪,试着去击毙想象中进来的人。对于各种各样的残杀,他是一点也不胆怯,有关这一点只有从他所经历的环境中才可以了解到。

在他懂事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掉过眼泪,是当时的环境造就了他坚强的个性。在越南的丛林里,在那里可真能塑造出一个人的内质。做到冷酷、坚韧、不惧。他差不多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摸清了海滩边射杀了他的众多兄弟之人的住处。自然每一件事的调查是频费周折的,然而他的思维与分析的能力,让他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也就是说,在他前来这幢住宅的时候,他还前去了一个位置于坚尼路上,一个中国人开办的堂口里,从那里之人的嘴中,得到了如今这种确切的地址。

由前门传来的微弱开门声,他躲在里面的一个房间里,考虑着接下去的步骤打算。是否在十分恰当的时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连续地扣动自己手中的枪械,快速地解决完此事。可是堂口之行,让他感到了血耻时的方式,是多么的大快人心。用枪将那人的四肢击碎,在那种残酷的方式面前,任何坚强的人都会动摇他的意志。自然取得了他表达要求方式的满足,只是这一次,一种新的决定在他的脑海里形成。那就是不想过快地将他干掉,他要慢慢地将他折磨致死,是的,他要这么去干。

现在进到屋里来的人已经来到了客厅,两种脚步声,不!有另一种,一种女人高跟鞋踢击木质地板发出来的短暂声,怎么还回来了一个女人?这名复仇者更靠近门边去,因为他对此人是作过了详细的调查,该人是一个鳏夫,一个隐居者。也许是一个刚认识的人,不管怎样,同样是不会考虑许多,顶多是多扣动一下拨机而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