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28章:狼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9/


陶野和菲尔德很快离开了高坡顶端,在乔木和灌木中快速穿行,他们很快在缓坡的青苔下发现了细如手指的清水流,菲尔德的目光沿着缓坡一直朝下看,扭脸向陶野点点头。

清水的源头就在苔藓下,两人沿着清水走就可以找到位于坡底,森林深处的水池。

陶野正要起身,忽然听到一阵异常的沙沙声,他向菲尔德作出危险的手势,两人立即在附近的灌木丛里隐藏起来。

沙沙声逐渐变得清晰,那是几十双军靴经过草丛时发出的细小的声响,透过树叶间隙陶野看见了由梅特约老兵组成的小组,他们在德林队长的带领下组成了两个交叉在一起的正反三角队形,走在最前面的是六名手持枝桠的老兵,他们负责开路,同时也起到吸引敌人注意力的作用。丛林作战通常采用的队形有一字形和三角形,通常人数众多的搜寻采用一字队形,而由三人狙击小组通常组成三角队形,这种队形攻防兼备,缺点是组成队形的每名成员都必须具有极高的战斗技巧,一旦战斗中有人受伤或牺牲,其他两人立即陷入被动,成为死亡小组。

梅特约老兵们组成的小组是实力最强的一组,同时也是用来检验黑桃小组的磨刀石,他们肆无忌惮地在森林里横行,就是想用正反三角队形引诱黑桃小组的成员,发现目标后群起而攻。

陶野和菲尔德远远地看着梅特约的老兵们,他们不紧不慢地行进,有时还故意弄出点声响,可惜陶野两人并不想现在就动手,梅特约的老兵们实在太多了,想要一个个撕裂他们的背心根本没有可能,他们在等待其他人和梅特约的老兵们交锋,或者老兵们疲惫休息时再动手。

梅特约的老兵们在半坡上兜了一圈,最近的老兵离陶野隐藏的地方不到两米,幸好他们很快离去,否则陶野还真担心有人会在他脑袋上撒尿。

沙声渐渐远去,陶野暗暗松了一口气,打手势招呼菲尔德继续前进。

菲尔德从灌木丛里爬出来的时额头又红又肿,比平时大了两倍,他走过去陶野发现他的脖子和脸上都被叮了几个红色大包。

“怎么回事?”陶野伸手去摸菲尔德额头上的包,他像触电一样跳开了,表情无比痛苦。

“马蜂?”陶野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从来没听说森林有马蜂,菲尔德恰好是在灌木丛里被马蜂给蜇了。

菲尔德晃了晃脑袋,似乎觉得自己像只怪模怪样的独角兽“鬼才知道。”他吐了口唾沫,唾液里竟然有三只马蜂。

菲德尔钻进灌木丛后发现身边有个不大不小的马蜂窝,蜂窝里的大部分马蜂已经死了,剩下十几只愤怒的马蜂立即向菲尔德展开了攻击,菲德尔不能用手打,更不能躲避,只能默默忍受马蜂的蹂躏,他的还击方式只有咬住飞过的马蜂,用唾沫淹死它。

菲尔德额头的包越肿越大,表面又光又亮,像是个大个的油馒头,菲尔德想抓痒又怕痛,一会举起手,一会又放下。

陶野拍拍菲尔德的肩膀,这种情况在潜伏时遇的多了,那次他在沼泽里潜伏了十几个小时,跳出来‘干掉’假想敌时背后叮着上百只水蛭,后来特种部队的兄弟叫了他三个多月的水蛭超人。

陶野让菲尔德等他,他在转身往回跑了一段路,在向阳的干爽路面摘了几棵蒲公英,刚才经过这里时他就看到它们。

回到菲尔德身边,陶野把蒲公英的叶子塞进嘴里快速咀嚼后,将绿色的糊糊均匀地贴在菲尔德的额头和脸上。菲尔德诧异地看着陶野,表情非常痛苦,毕竟蒲公英叶子上混合着黏稠的口水。

不一会菲尔德的表情恢复了自然,明显蒲公英起到了作用,马蜂蜇的包不再痒了,他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额头上的蒲公英叶子说:“我看过几十种关于野战生存技巧的书,从来没见过用这个治疗马蜂蜇伤。”

“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野战生存技巧,中药。”陶野笑了笑,在国内特种大队时他学到了很多外军根本无法知晓的生存技巧,大队长曾经开玩笑说,把一中一外两名特种军人丢进神农架,他们都得死,外国特种兵饿死,中国特种兵撑死,中药医学才他妈救命!

两人继寻找水池,远处树丛里再次传来沙沙的声响,陶野和菲尔德心里同时一惊,以为梅特约的老兵们听到了什么赶回来了,但是陶野很快分辨出来这次的沙沙声急促而轻微,不像是军靴摩擦地面,碰撞树枝发出的声音,更像是一只野兽在森林里疾速穿行。

“小心!”陶野一把推倒了菲尔德,就在菲尔德倒下的刹那,一个灰色的巨大影子夹杂着腥臊味从他头顶掠过。

“咚!”灰色影子落在远处,掉头向两人呲牙。

一只肩高近35英寸,体重超过120磅的灰色森林狼正在审视着自己的猎物。

两人大惊,菲尔德的肩头被狼爪抓伤,血淋淋一片,他观察着巨狼低声说:“这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森林狼,皮毛放松是它进攻的前兆,小心。”

陶野警惕地横向跨开两步和菲尔德错开距离,以便受到巨狼攻击时可以相互策应,他终于明白德林队长说威廉为这次对抗下了血本是什么意思了,他不仅找来运输机人工降雨,精心将森林里布置成热带雨林,还在森林里放逐了许多凶猛的野兽,对面的森林狼就是最好的证明。

身体巨大的森林狼弓着身体,大尾巴垂向地面,锋利的牙齿之间密布着晶莹的蛛网。

它一定是饿坏了。

两人和森林狼对峙了一会,森林狼浑身的毛皮忽然松弛,扬身低头,箭一样向陶野扑去。

森林狼高高跃起的刹那,陶野左手一把抓住了狼爪,右手闪电般牢牢揪住了狼头,巨狼被激怒了,奋力挣扎的瞬间,陶野清晰地看到了那双野兽眼睛,狰狞而贪婪。

菲尔德几乎和陶野同时动手,他伸手抄起两条狼后腿,低吼了一声,同时和陶野朝相反的方向用力,只听脆响连连,森林狼的脊椎被硬生生扭断了,垂死的巨狼蜷着身体在地上扭曲了几下不动了。

“干的漂亮!”菲尔德朝陶野努了努嘴巴,能够抓住进攻中森林狼的前腿需要敏锐的观察力,迅捷的伸手,他开始觉得陶野正在逐渐融入黑桃小组。

菲尔德看着肩头的抓伤,眼睛一眨将糊在额头的蒲公英叶子盖在了伤口上,兴奋地问陶野“是不是这样?”

“没有万能的草药。”陶野悻悻地笑着。

狼嚎声马上引起了梅特约老兵们的注意,德利带着他们迅速朝陶野两人藏身的地方飞奔过去,此时陶野和菲尔德已经沿着流水冲到了山坡下。

“队长!”一名梅特约老兵提起了狼尸给德利看,德利伸手在狼身上摸了几下,最后停在了已经脱节的脊椎上,他指着苔藓上的脚印大喊“是倔驴,追!”

几分钟后陶野和菲尔德找到了水池,那是隐藏在几棵大树中的清水池,四周有几块大石头,石头上爬满了绿莹莹的苔藓。

菲尔德在附近的地面扫了几眼,确定没有人来过这里,于是打了声响指对陶野说:“来吧,中国硬汉,请你品尝山泉水。”

两人走向水池时根本想像不到一棵大树后面竟然藏着两个人,他们是已经潜伏了一阵的欧阳铎和库尼,他们从相反的方向过来,水池四周根本没有他们的足迹。

欧阳铎,库尼分别躲在相邻的两棵树后,欧阳铎蹲在地上,透过树叶缝隙眼也不眨地盯着陶野,脑子像是一架飞速运转的计算器,计算着他和陶野之间的距离,只要陶野走到水池边,他就有十足的把握在陶野反应之前冲过去撕碎他的背心。

陶野一步步接近水池,欧阳铎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他的手在颤抖,多少年了,他在做梦都想着名正言顺地打败陶野,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的心里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倔驴,这会轮到你当老二了!”

欧阳铎像一只等待扑食的美洲豹,缓缓起身,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准备动手了.....

“嘶啦!”欧阳铎正要冲过去,猛然间觉得身体一震,他立即意识到自己被偷袭了,当他转头看时简直要被气疯了。

库尼一只手晃悠着破碎的背心,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现在知道蔑视哥萨克人的代价了吧!”

“你!你他妈......”欧阳铎气得脸色煞白,冲过去一拳撂倒了库尼,吓得库尼连滚带爬地向陶野寻求保护“倔驴,你看他,他已经挂了,死人不能进攻了!”

“我他妈打死你!”欧阳铎疯了似的对着库尼一阵拳打脚踢,每招都直奔要害,幸亏库尼经验丰富,左挡右避,但还是挨了十几下,眼眶都被打青了。

“住手!”陶野架开欧阳铎的拳头,挡在库尼身前“你的背心破了,已经被淘汰了!”

“不!被淘汰的应该是你!没有他,你早就被淘汰了!”欧阳铎恨的咬牙切齿,一脚把库尼踹进了水池。

“他妈的,没道理啊,挂了还能打人!”库尼从水池里站了起来,使劲掏着灌满水的耳朵。

菲尔德走到库尼面前,抓住他的背心,双手较劲撕开了他的背心,他拍拍库尼的肩膀说:“死人打死人,上帝没脾气。”

库尼彻底傻了,半天才缓过神,抬腿向森林外跑去。

“站住!”欧阳铎用力推开陶野,直追过去,他真的要疯了,这么多年来他做梦都想着打败陶野,可是眼看到手的机会却被库尼给糟蹋了。

陶野看着欧阳铎的背影,心底不由升起一股凉意,他刚才清晰地看到了欧阳铎的目光,敌视的目光和森林狼临死前相差无异,狰狞而贪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