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震敌胆的侦察英雄__访南京军区司令部情报部原部长曹兴德”

水师军品2 收藏 0 1438
导读: 字号: 大 中 小 古城南京,风景秀丽的紫金山北麓。 花木掩映中,—片花园式的建筑群——南京军区某干休所, 电影《渡江侦察记》中那个足智多谋、勇武过人的“李连长”式 的人物——南京军区司令部情报部原部长、威震敌胆的侦察英雄 曹兴德就住在这里。 曹兴德头发已经花白,“国”字形脸上,透出刀刻斧凿般的坚 毅,尤其是那双眼睛,——如当年那般,闪铄着剑一样的光芒!整个人 仿佛一株遒劲的苍松,从容凛然。 1923年,曹兴德出生在胶东一个

字号: 大 中 小

古城南京,风景秀丽的紫金山北麓。

花木掩映中,—片花园式的建筑群——南京军区某干休所,


电影《渡江侦察记》中那个足智多谋、勇武过人的“李连长”式


的人物——南京军区司令部情报部原部长、威震敌胆的侦察英雄


曹兴德就住在这里。


曹兴德头发已经花白,“国”字形脸上,透出刀刻斧凿般的坚


毅,尤其是那双眼睛,——如当年那般,闪铄着剑一样的光芒!整个人


仿佛一株遒劲的苍松,从容凛然。


1923年,曹兴德出生在胶东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爷爷到他,


祖孙三代都相继当过长工。生活所逼,曹兴德12岁起就背上了人


生沉重的十字架,他先后跟父亲扛过活.单枪匹马闯过关东,受尽


恶势力欺凌,尝遍世间炎凉。


苦难虽已过去了几十年,可曹老向我们谈及往事时,仍不免黯


然神伤,那双犀利的眸子变得湿润起来.洪钟般的声音打些哽咽…


18岁那年,曹兴德从关东回到家乡.为了糊口,进了被日本鬼


子占据的五花石矿。在这里,曹兴德接受了我八路军地下工作者宣


传的抗日主张和革命道理,秘密发动矿工与口军巧妙周旋.多次冒


险将开矿用的炸药偷运给抗日部队。为此,他和两名矿厂曾受到日


本鬼子的酷刑折磨,幸大难不死。


日本投降后,为保卫胜利果实,曹兴德于1946年率众投入我


解放军的行列,由一名班长成为独具慧眼的师侦察员。参加了济南


战役、淮海战役、解放上海等重大战役和抗美援朝,先后俘敌20余


名,战马10余匹。14次荣立战功,两次被评为“甲等战斗模范’,被


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军功章”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1981年任南


京军区情报部部长.后任军区工程兵副司令员。


今天,我们追寻着曹老当年遥远的背影和他已渐为回声的金


戈铁马生涯片断……






济南战役:机智躲过敌盘查






济南战役前,一天深夜,曹兴德受命带领一支侦察小分队潜往


马家庄地区化装侦察。走在半路途中,他们与一股敌军遭遇了。敌


人大约有二三十人,曹兴德发出暗号让大家做好战斗准缶,等敌军


来到跟前,曹兴德趁夜色掩护跳到公路上,猛然大声喝问:“哪部分


的?”


前面的一位敌军军官忙答:“九十六军八十四师骑兵排的。”敌


军接着反问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曹兴德大声说:“九十六军军部特务营的。前面有情况,统统给


我下马。快点!” 。


敌军听到前面有情况,顾不得多问, —个个慌忙下马,这时曹


兴德发出行动暗号,伏在油菜地里的侦察员们迅猛跃起,冲上公


路,大声喊着:“缴枪不杀!”趁敌人惊魂未定,一举缴了敌人的枪


支、马匹。敌军一时被弄得晕头转向,几个家伙大叫:“别误会!别


误会!都是—家人。”敌军军官还不服气地喊道:“他妈的,咱们上军部


说理去!”


曹兴德和战士们不容分说,押着俘虏和马匹迅速撤离了公路,


转移到了一个小山沟的独立大院内.命令俘虏就地坐下,然后才告诉


他们:“我们是人民解放军,你们被俘虏了!”敌人一个个瞪大眼睛,


如梦方醒。


解放后,上海电影制片厂筹拍电影《渡江侦察记》。送审时,许多


镜头连贯起来不合适,需要全面修改。导演就打报告请曹兴德担任军事


顾问,并参与加工剧本和现场拍摄。


曹老还告诉我们.他的那些“虎口拔牙”、威震敌胆的侦察事迹成


了该片编剧、导演创作和拍摄侦察故事的原型。其中一段情节:乔装


改扮的李连长、吴老贵率领侦察兵从敌阵地捕捉到俘虏之后,沉着冷


静地通过了戒备森严的敌桥头据点。这段情节基本上就是取材于


曹兴德1947年2月在山东莱阳“抓舌头”的真实故事。


那时,为查明莱阳地区守敌的兵力部署、火力配备等情况,按师


领导的部署,曹兴德乔扮成敌连长,新战士王平化装成敌排长,率领


几名侦察员,借夜色潜入敌阵地,伺机捕俘。


天大亮后,他们发现从敌人据点里走出约十来个官兵,背着枪,


手里拿着斧头、绳子等工具,看样子是出来砍树修工事的。于是曹


兴德他们冒充敌巡逻队,由王平在前,雄纠纠地迎着敌兵走去。一


个敌兵厉声喝问:”哪部分的?”还有敌人举枪摸手榴弹。危急时刻,


曹兴德大步向前,冲着敌人破口大骂:“他妈的瞎眼!”并佯装生气


地命令侦察员把那两个欲掏家伙的敌兵抓了起来,其他敌兵被“长


官”的这通火镇住了,一时目瞪口呆。曹兴德乘机厉声命令:“带走!”


刚走不远,迎面又走来一个摇头晃脑、手拿绳子的敌兵,曹兴


德四下里瞧了瞧,见没其他敌人,便上去给那家伙两个耳光,大声训斥


道:“不去砍树,在这里吊儿郎当地闲逛。来人,把他一起带走!”


那敌兵挨了揍还莫名其妙,捂着脸连声哀求:“长官,我是去找绳子


捆树的,饶了我吧。”曹兴德一听,不耐烦了:“别罗嗦,老老实实跟我们


走。”敌兵吓得一哆嗦,不敢声张。就在他们押着俘虏,即将撤出敌阵地


时,在一座桥上突然出现了大约一个班的警戒哨,老远就端枪吆喝道:


“喂,站住!干什么的?”曹兴德暗示大家沉住气,然后进走边大声骂骂


咧咧;“敢管老子,胆子不小!”同时装出一副搜逃兵的模样,对侦察员


们命令道:“快到北面小山上去仔细地搜,跑了一个我要你们的脑袋:”


敌哨兵见曹兴德盛气凌人,又是个“长官”,再不敢多嘴.忙向曹兴德


敬礼,并分列两旁,乖乖地为侦察员打开了路障。就这样,曹兴德他们


硬是从敌人眼皮底下押回了3个俘虏。






渡江战役:抓获敌军两团长






1949年4月21日下午5时左右,曹兴德在南陵东北的一道山丘小道


上看到大批逃敌丧魂落魄地沿公路仓惶东逃,一路上,吉普车没命地溜,


步兵拼命在后面赶,伤兵在大喊大叫,被蒋军军官抛下的太太们.哭哭


啼啼,遍地是敌人丢下的行李,包裹……


他们发现丘陵小道上,有三个人正慌慌张张地奔跑,曹兴德在望远


镜里只看到三人穿着蒋军衣服,估计是国民党的散兵。于是,他带了半


个侦察班,沿小路右侧追了上去,追到丘陵下坡头,立即叫四班长带一


个小组去捉。三个敌兵一边没命地逃,一边朝他们放枪,曹兴德一听声


音是手枪。那时蒋军只有连长以上军官才配手枪。他大声命令四班长不


要打枪,捉活的。蒋军三人中有一个家伙跑得特别快,转眼就看不见了。


其余两个踉踉跄跄地慢了下来。他们在后面喊:“不要跑,我们是解放军,


优待俘虏。”两个敌人听了,越加跑得快了。他们追到相距100米的时候,


敌人丢下一只小皮箱。


这时,敌人已精疲力尽跑不动了。侦察兵勇猛地扑了上去,抓住了


落在后面的一个家伙,缴了他的枪,又继续追前面一个逃窜之敌。


他们赶到山丘背上,见前方路两边有三四户人家,但不见一个人,


他们估计敌人躲在小庄子里,便立即进行仔细搜索。曹兴德从右侧绕


过去。走到第二户人家,突然发现墙尽头有一个人,全身靠着墙,满头


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口喘息,手枪对着路口,不断地向村外张望,


他就顺着墙角悄悄地从背后步步逼近,等到靠近时,他猛然一声大喝:


“不许动!再动就打死你!”这家伙吓了一跳,慌忙举手缴械。


第一个被抓的家伙说:“同胞,我们知道你们是解放军,解放军好。


我们当兵是为糊口,没有办法才投错了庙门……”


曹兴德知道他是在装腔作势,问他:“你是干什么的?”


“在八……在八十八军一个团里当副官。”


那家伙说着从衣袋里掏出六七件金首饰,三支派克钢笔,五六块小


金砖,两只表,十几块大头洋.装着虔诚的样子说:“现在,我们回乡当


老百姓,用不着这个了,送给你们吧。”曹兴德厉声训斥道:“收起你这


一套鬼把戏吧,解放军不贪图财物。”就叫四班长暂时保存起来。


天色暗了。他们押着俘虏向后撤。途中又拾起了俘虏刚才丢下的小


皮箱。晚上九点多钟,终于回到师前进指挥所,将俘虏、钱物上缴了。


当审问这两个家伙时.他们还—口咬定自己是“副官”。撬开那个小皮箱


一看,里面全是钱币、照片。从一张照片上,发现第一个被捉的军官戴


着上校军衔。铁证面前,敌人不得不低下头来。原来,一个是上校团长,


另一个是中校团副,跑掉的是警卫员。通过进一步审问,又掌握了蒋军


溃逃的新动向。






上海战役:解放上海再立功






那时。蒋军汤恩伯集团45万人马剩下20万,龟缩在上海及四周地区。


我第八O师与兄弟部队突破浦、淞江守敌防御之后,进到七宝镇地区。


5月10日晚,接到师首长的指示:大部队离此只有二三十里了,我军在24


小时内将对敌发起进攻,侦察分队必须在战斗打响之前,捕捉俘虏,查清


当地敌情。此时,敌军全躲在堡垒里,必须深入敌阵,才能捉到舌头。时


间紧,任务急,困难大。但大家情绪很高,都表示要为解放大上海立新功。


当下,曹兴德奉命带领四班执行这一任务,而一班战士高永喜求战心


切,党支部也批准了他的请求:晚上9点多钟,他们到达五号桥西南侧河


边,即令机枪组一名会水的同志携带粗草绳泅水过河,拉起一道拦河绳索,


然后按掩护组、捕俘组的顺序,拉绳过河。过河后.就是敌人的阵地,大


家隐蔽搜索前进。


曹兴德搜索在前,绕过敌人的地雷区,距他们约七八米处有一个小地


堡,并听到堡内有说话声,他们决定捕捉小地堡里的敌人。


由于四班长衣服颜色太深.被小地堡里的敌人发现了。敌人惊叫道:


“有共军!”这时.敌人向他们打了两枪,第—枪从曹兴德头上飞过去。


第二枪击中四班长。身负重伤的四班长一声不吭,伏地不动。但是,狡


猾的敌人已发现他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曹兴德大声一喊:“高永喜,冲


啊!”他们一跃而起,敌人见他们冲到地堡跟前,便仓惶沿堑壕向大地堡逃


跑。这时,曹兴德向小地堡里冲去,刚好堡内一个敌人持枪向外逃跑,枪都


触到曹兴德的身体,曹兴德不等敌兵扣枪机,即一手猛力抓住敌枪一推,一手又猛地向敌人脖子上抓去。顿时抓得敌人鲜血直淌,痛昏过去。曹兴德


见敌兵昏倒,就拖出地堤、堑壕准备带走。不料,这个家伙顺势爬起就跑,


曹兴德立即跃出堑壕,紧紧抱住敌腿,将其拌倒,骑压在地,但敌人垂死


挣扎,与他搏斗。两人翻来覆去地扭打.高永喜赶来了,举起枪托,迅猛


地朝敌人身上狠狠地砸了下去,终于制服了俘虏。


5月下旬,他们又接到活捉王家花园敌人的任务。曹兴德和五名侦察员


开了“诸葛亮”会,决定化装潜入敌阵-相机捕俘。当晚.他们穿着国民党


军的服装,沿着沟坎和麦田搜索前进,从敌人的警戒间隙渗入蒋军阵地。


刚刚走近屋门前,隐蔽在草垛后边的两个侦察员一跃而起,冲了上去,大


声喝道:“站住!干什么的?”两个蒋军便衣一惊.拔脚就跑,这时藏在门内


的两个侦察员迅速冲出,抓住了前面的一个敌人。后面的一个家伙慌忙往回


逃跑,曹兴德正在屋角里等着他哩。等他走近了,倏地纵身上前,一把抓


住了他,这家伙吓瘫了。


他们当即对捉住的两个敌人交代了政策,进行了审问。这两个敌人供


认,他们是交警第四纵队搜索连的排长和班长,奉上司之命出来侦探我军


情况的,王家花园地区的敌人是下半夜刚刚换防来的。还供出王家花园地


区的工事和警戒等情况。他们整理好伪装衣,也让这两个俘虏脱掉便衣,


迅速撤回我军驻地——因为大家都穿着国民党军衣服,又是从里面向外


走,敌人岗哨就不大注意了。不久,我军迅速攻下了王家花园地区,歼灭


了该地的守敌。






朝鲜战场:多次活捉美国佬






曹老讲了国内战争,似乎意犹未尽,又向我们披露了朝鲜战争中抓获


美国佬的经历。


1950年11月,曹兴德所在的部队入朝参战。立足未稳,部队就参加第


一场战役——咸兴战役(在整个朝鲜战争中是第二次战役),部队急需了解


敌情。敌人长的什么样谁都没见过,只听说过美国佬是蓝眼睛、大鼻子、


高个子。有一天晚上,师长叫他过去:“你们去查一查,咸兴城有没有敌


人?尽可能抓一个俘虏回来。”当晚,曹兴德就带了一个侦察班和一名翻译、


一名向导出发了。步行了30多里地就进入了美军的炮火封锁区,只听见敌


炮弹哗啦啦地倾泻过来,他们乘炮火间隙隐蔽接近过去。摸进村子一看,


老百姓早都跑光了。


就在这时,曹兴德突然听到了脚步声,他让一名侦察员带上翻译赶快


追过去。一会儿,侦察兵就回来了,还拎回一支步枪,侦察员悄悄地对他


说:“前面那个大坑里有敌人,他们在那里睡大觉。”原来大家跑到敌人圈


子里来了,再侦察,发现附近没有其他敌人,他们就制定了捕俘计划。决


定让一名侦察员带上向导和翻译后撤200米,留下三个人由他带着去抓美


国兵,另一名警戒路的右边。刚布置停当,借着公路上的车灯,发现离敌


人睡觉的地方还有好多车辆和坦克。敌人的哨位在一个田埂上,驾着一挺


重机枪,不远处还有一个流动哨。


摸上去,发现坑里有四名美国佬躺在睡袋里睡大觉,怎么抓?除了警戒


和掩护的只有他一个人。他过去就把一美国兵往外拖,可是一拖敌人就醒了,


象杀猪一样哇畦大叫c这一叫另三个敌人也全醒了。曹兴德一看不行,敌人


四个,他只一人,其中—个家伙掏出手枪叭叭地向曹兴德开枪,他一躲,


棉裤被打穿两个洞。一看不能抓活的。曹兴德顺手掏了手榴弹,使劲将导


火索一拉扔进坑里,转身翻下田埂下。只听得“轰”的一声,坑里的敌人


全报销了。他一招手:“撤!”拿着敌人的一挺机枪回到了部队。


没有抓到俘虏,归队后以为首长要批评他,政委说;“怎么会批评你们


呢?你们不但没负伤,还打死了四个美国佬,缴获了一挺机枪,是英雄。”


领导一表扬,曹兴德过意不去,没有抓到俘虏不算完成任务。他们在


一起研究对策,一是敌人个子高,又不懂汉话。特别是美国佬自己吓唬自


己,谣传中国人抓到他们,一要割鼻子,二要取耳朵,三要挖眼睛。所以


一被抓,他们就哇哇乱叫,乱踢乱打,带不回来。怎么办?他们想出一个好


办法,找一根杠子,一根绳子,抓住一个,象捆猪那样绑在杠子上抬回来。


第二天,师长又来了,“今晚你们去东风里怎么样?’,


这次,他们总结了昨晚的教训,带了一个班,两个向导一个翻译,组


成两个捕俘组,一个火力保障组。


曹兴德给大家交待战术:“抓到敌人后,一个夹脚外拖’一个踩打。拖


出一百米再说,只要不打死,回来能说话就行,每个组只许抓一名活的,


多的不要。摸到敌人要同时动手。”方案一定,大家就往山头上爬。这次装


备完善,每人一支冲锋枪,四枚手榴弹,150发子弹。


夜已经很深了,雪下得非常的大。为了隐蔽.大家把棉衣棉帽反过来


穿戴。摸进去后,就先解除敌人的武装,当拿到第八支冲锋枪时,一个侦


察员不小心,枪托碰到了石头上,发出了声响。敌哨兵发现了,“啪!’的


—枪打了过来。曹兴德急中生智地喊了一声:“打!”这时.手枪、冲锋枪、


机枪一齐向躺在被窝里的敌人齐射。6名美国鬼子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就见了阎王。旁边敌坦克头底下还睡着几名美国兵,曹兴德扔了一枚手榴


弹,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两个组各抓了一名俘虏。这次行动,我方只一人受伤,打掉了敌人一


个加强排30多人。回来一审问俘虏.知道是美国陆军第三师,夜里三点多


才到。对他们的兵力部署,作战时间摸得一清二楚。由于情报准确,第三


天晚上,我军就发起了对敌进攻,给美军陆战第—军三师以毁灭性打击,


歼敌近万人。打破了美军总部的”打到鸭绿江,回去过圣诞节”的美梦。


后来,美军李奇微将军在自己的传记中写道;“咸兴岭成为美军的伤心岭。”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