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在美丽的杭州,岳飞和于谦们迎来了他们的新邻居--前美国驻华大使,燕京大学创办者司徒雷登先生。


这是一个很冤枉的人。去(就他的个人经历而言,称“回”确实有点名不副实)美国的途中,美国政府发表了一个白皮书。这是个痛骂蒋介石腐败无能的白皮书,据说老蒋看了之后怒斥美国老板“落井下石”。美国人发表这个白皮书,基本上是想和共产党中国搞好关系的。无奈,毛泽东并不给美国佬面子,估计他想的就是“早干嘛去了?”在中国内战的轮盘赌上,压错了宝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伟人挥笔写就《别了,司徒雷登》,这是很长中国人志气的,也是很灭美国人威风的,因而传诵四方,及至日后个人崇拜日隆,司徒先生的大名也就在中国家喻户晓了。


司徒雷登本人,用毛泽东的话来讲,“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这是不一定的。司徒雷登好歹办过一个燕京大学。根据他的晚景凄凉推断,他在美国是没有多少资源和背景的,和办协和的洛克菲勒老板明显不是一号人,再看看现在的北大燕园,搁在当时是很值钱的,放在现在也是很凑合的。所以,喊司徒大爷一声“洋武训”那是很靠谱的。


于是,听说司徒大爷骨灰埋在杭州,未名BBS上就有很多PKUer很不爽了,直希望把他埋在埃德加·斯诺身边才好。据说,这是司徒大爷的遗愿。遗愿归遗愿,托那篇雄文的福,再加上一曲“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唱疯了,他情知是回不去了,于是很不忿地咽气了。


在他的出生地杭州,流传着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白蛇爱上郎中啊爱得疯狂......最后,一个和尚把蛇关起来,发狠说道:除非西湖水干,雷峰塔倒,你才能出来。


奇迹出现了,白蛇出来了!随着杭州地铁轰隆一声巨响,夹着尾巴逃跑的夹着皮包回来了!


美国现任大使出席了这场风光大葬,杭州方面高度重视,美分们高呼:这是“一个国家开放的胸怀”!


是的,相当的开放,但尺度只在这个美丽城市北端的半山区,在南面的萧山区,据新华社报道,是送“逝者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

“殡仪车就停在塌方现场待命。七名遇难者遗体分别被送往杭州殡仪馆、萧山殡仪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一一清除他们身上的淤泥,对遗体进行了清洗和换衣。虽然多方努力也没能挽救他们的生命,但让他们干净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也是最后的安慰。”


是的,到目前为止,遇难人数已达八人,还有十三人失踪,据新华社报道,已无生还可能。


曾经有人和这21个人死的一样,一篇后来标题被刻进新华门的祭文让那个人死得重于泰山--《为人民服务》。但是,司徒雷登已经回来了,《别了,司徒雷登》已经作废了。所以,现在,那21个工人死得轻于泰山。


报道的图片上,有许多人手捧鲜花迎接司徒雷登,这里面却没有一支会献给死去的21个阶级兄弟。


因为前者筹建的校园现在属于一所标榜“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所谓“国校”,所以他理应重于泰山。


因为后者用一点彰显“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抚恤金打发走哭哭啼啼的家属之后,很快就会被21个,210个,2100个同样默默无闻的农民工所代替。今天,他们在杭州化作尘土,只是让将来有一天,面对呼啸而过的杭州地铁,会有另一个“司徒雷登”被人民所怀念。正如同今天漫步燕园的同学们,只会记起有一个司徒雷登先生为中国留下了这座燕园,却绝不会想起,是谁添上了博雅塔上的一砖一瓦,是谁种下了未名湖畔的一草一木。


张思德们的传说已经过去了,司徒雷登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Farewell,Zhang Side!


Welcome back,Leighton Stuart!




楼主的blog:

blog.sina.com.cn/biryukov

本文内容于 2008-11-19 0:09:09 被华东兵马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