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三八 我拖着张飞三爷出来了

guohj92 收藏 8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收拾好行装,我们又各自带了一部分人出行。明面上我自然是带着胡驹等十几个人,而实际上还有句突等人。我那些部曲来到成都之后,和父亲手下那些骑兵干过几架,当然不是那种下死手的打,大家点到为止。在校场上,父亲的那些骑兵一旦跑起来,句突他们就挡不住了,不过,句突他们也不怕,弓弩掩护,贴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收拾好行装,我们又各自带了一部分人出行。明面上我自然是带着胡驹等十几个人,而实际上还有句突等人。我那些部曲来到成都之后,和父亲手下那些骑兵干过几架,当然不是那种下死手的打,大家点到为止。在校场上,父亲的那些骑兵一旦跑起来,句突他们就挡不住了,不过,句突他们也不怕,弓弩掩护,贴身近搏,那些骑兵也不傻,骑兵一旦失去了速度就等于成了任人宰割的靶子了,他们就尽力跑起来,靠着游斗和人多和句突他们干。可一拉出去,地形不太好了,如巷战,特别是有点山坡,再加点石头、树林什么的,那骑兵甭想赢他们了。拿他们的话说,这些人太无耻,陷阱,绊马索,套绳,迷药无所不用,根本不和你正面交锋,一个个零敲碎打坑你。后来,和父亲骑兵驻地相邻的陈到那些白耳步兵也来和句突带的这些南蛮子干过,我偷偷下过指示,许败不许胜,还要装得像,可真难为了句突等人。不过他们依然完成了任务,都是在打到高潮时装作坚持不住而败北,一般情况下,那些领兵的百夫长会假装中了刀枪“阵亡”,其余人顺势做鸟兽散。如此几次后,句突声明不是白耳兵对手,再不和他们打了,输的太痛苦。这样,那些白耳精兵志得意满的回去了。我这次要出去,作为部曲,自然可以随行,但人太多就失去了刘禅出去巡查行动的意义。我就按路线划分了他们的集结地,让分头行动,隐在暗处就行,反正这西川,蛮人也较多,他们那些人也不用太化妆,扮成一些来西川行商客就行。

刘备伯父派出的白耳精兵我具体不知道有多少,只是明面上跟着我们的有二三十个,一个个表面上不太出众,但你仔细看他们的行动,特有规律和节奏,相互配合掩护的很好,不愧是跟着刘备伯父多年的老兵啊。那几个家伙也跟着几个家里派出来的家丁,不过他们可都不敢和我横,他们知道我也不怕他们,无论文比还是武比,他们都不是个。现在就是动手比试一番,光胡驹就能把他们放翻,连李严的儿子李丰也说,就是他爹号称弓马娴熟,就是亲来也不是胡驹对手。不过,刘禅不太喜欢他们几个,嫌他们个个只是嘴上功夫。刘禅这想法,得到了张飞三爷那大丫头的极力支持。这张丫头叫星彩,比张苞小两岁,十五了。个子老高,按后世的高度的话,快一米七了,身材和模样那可是真随他妈,好得很。这丫头片子不仅长的漂亮,文韬武略也皆有一套,张飞三爷的画技和书法她学了个精髓尽得,也能上马提矛和张苞战个三五十回合不落下风。在家时,他外祖父夏侯渊无事可作,一身兵法皆传授于她,她常常感叹,要是刘备伯父能招女兵就好了。她也特看不惯那些子弟的纨绔作风,刘禅不喜,正和她意,自然是大力支持。

一路上,李丰他们几个一路,我带着刘禅一路,各自考察沿路情况,晚上在号好的客栈会合。这一路,我也发现这西川百姓生活虽然比以前好了不少,但还是过的很苦。主要是这西川大多数土地都属于当地的世家豪族,普通老百姓只能去当那些人的佃户或者做个小手工业者讨点生活,甚至也有卖儿卖女的事情。张丫头就忍不住落泪了,逼着刘禅出钱帮助那些人,刘禅也算可以,总是毫不犹豫的掏钱。直到有一天,他兜里都掏完了,只好向我借。我岂能不借与他,这下子那张丫头才有点笑容,觉的刘禅这兄弟仗义。

到了阆中,我和刘禅还有张家这些人直入张飞三爷的府邸。见了张飞三爷,张飞三爷依旧如以前那样大嗓门,一说话,轰隆隆象打雷。听张苞说,本来前两年张飞三爷已经喝酒喝的很少了,只是从汉中大战之后,心情不好,才又开始不节制地喝了,有时喝醉了,就念叨:

“为什么会这样呢。”

见了我,张飞三爷很是高兴,拍拍我的肩膀说:

“好儿子,给伯父长脸啊。你在零陵那些事张苞都告诉我了,干的不错。本事也长了不少,来来,先陪伯父喝一杯。”

我摇摇头:

“三伯父,统儿现在还不能喝酒。你还是自己喝吧。”

张飞三爷拿起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脖,一口喝了一碗。

“统儿,你这酒就是好。这几年光喝你的酒了,刚来这时,这里的酒和你这些酒比简直就是凉水啊。”

张飞三爷说几句话喝一碗,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一碗接一碗,又喝醉了。

盘桓几日,张飞三爷喝醉了好几次。喝酒清醒的时候还亲自提矛上马,让我放胆攻击,检查检查我的武艺,几十个回合下来,跳下马哈哈大笑:

“统儿,不错啊,武艺比前几年又长了不少。你把吕布的戟法精髓又都悟透了。好好。恐怕这天下除了你父亲和伯父我,几乎没人敢说能单打独斗赢过你了,出去给你父亲和伯父我长脸啊。”

我赶忙谦虚。

“三伯父,统儿哪敢和你比啊。”

张飞三爷照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个暴栗。

“兔崽子,吹捧你伯父啊,你以为你伯父我不知道自己吃多少饭啊。”

我嘿嘿一乐,捂着脑袋夸张地嫌疼。

看看张飞三爷心情不好,他也不说到底为什么,我就拉着张飞三爷出城打猎放松放松。张飞三爷可能也憋坏了,欣然同意。刘禅本来也想跟着,不过一看张星彩那丫头不愿出去,就声明,他不去,他要在这阆中城呆着。我也乐的他不跟着,那样我还得考虑他的安全,我和张飞三爷二马出动,天下哪里去不了。

张苞和张嶷等人皆留在阆中,毕竟刘禅在这里,这世子的安全也很重要啊。张飞三爷的这阆中就在汉中的南边,四面都离曹操老远,可以说是与曹操征战的第二道防线了,哪能有什么战事,练兵的事由那手下的燕云十八将和刚来的张嶷管着,甩手掌柜当的轻松啊,他自然有空出去活动活动。

出了阆中,我们就往东一路走下去,反正也没打算很快就回来,我问过张飞三爷,不怕刘备伯父找他不理公务的麻烦?张飞三爷一摆手。

“没事,有他们几个处理就行了,你伯父才不管我呢。”

一路打猎东行,我们爷们玩得不亦乐乎,而那句突又拿出西凉烧烤的本事来,引得张飞三爷食欲大振,连呼好好。一路上,胡驹早早派人从济世堂分店取来了上好的烧刀子,装在几个大皮囊里方便饮用。

过了没几日,张飞三爷突然问我:

“统儿,你二伯父那边怎么样了?”

我一愣。看我没回答,张飞三爷就接着说:

“小子,你以为你三伯父傻啊?你隔三差五接到传来的信,那些人还不当者我的面给你,你这是信不过你三伯父?我二哥身体如何?”

我赶紧道歉:

“三伯父,不是那么回事,这信有些是济世堂的事,当然也有荆襄那边的事。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呗。”

我接着就把荆襄前线我所知道的一些事告诉了张飞三爷。那日,关羽二爷水淹七军,擒了于禁,斩了我庞德叔叔,最后于禁不得以投降了关羽二爷。那大水几乎都淹到了樊城的城头了,那些曹军只好拼命的加固城墙,防止大水冲垮城墙。因为水大,关羽二爷只能让手下乘船攻击那些曹军,可是这水军也没办法直接上城墙,而那些曹军也是死命抵抗,结果,相持十几日,水渐渐小了,那樊城还是没取下来。有一天,关羽二爷骑马在城下观战时,曹仁暗射了一支箭,结果,关羽二爷躲闪不及,正中胳膊。回到大营时,发现胳膊已经肿了起来,而且伤口还发黑,这才知道,曹仁射的是毒箭。这下子,关羽二爷就没法了,后来关兴听说我华佗师父已经来到了南郡,就派人把他请了过来。华师父来到军营后,一看关羽二爷的伤势,就告诉关羽二爷说:

“毒已入骨,必须割开胳膊刮骨才能去掉毒性,不知将军可敢否?”

关羽二爷傲气的样,什么时候说过不敢啊,本来华师父还想把他的胳膊绑在柱子上,好方便做手术。结果关羽二爷把胳膊一伸:

“但做,关某岂会怕疼。”

说完,就喊来马良,边和马良下棋,边让华师父给他剖开胳膊刮毒。华师父在准备手术的时候,就把一碗酒摆在了关羽二爷跟前,关羽二爷也没注意,端起来就喝了,还连说好酒,接着就催促华师父赶紧动手。华师父又略等了一阵,开始下手,那胳膊上的血,那是滴滴答答,下面的脸盆接了老多。关羽二爷好像人家割的不是他胳膊,下几步棋,就端起酒碗喝上些,连眉毛也不皱,好像华师父割的是别人的胳膊,这下子啊把周围那些人全都镇住了,直叹关羽二爷真是神人也。一个时辰后,华师父才把关羽二爷的伤口收拾好,关羽二爷晃晃胳膊,称赞华师父:

“好手段。竟然无碍了。”

华师父拱拱手:

“关将军,伤口只是现在不疼了,但百日之内不可动怒,亦不可巨力用胳膊。”

关羽二爷满口答应。华师父也没要关羽二爷的酬金,推辞说本就自己人何需客气。而后,飘然离去。

张飞三爷听了后,直挑大拇指:

“我二哥真是神人,竟然敢刮骨疗伤,那么疼,连眉毛也不皱,让我佩服。”

我一乐,也没说什么,关羽二爷不怕疼,秘密就在那些酒上,华师父成名之作就是麻沸散,病人服下去之后根本就感觉不到疼。关羽二爷那样子,那酒中毫无疑问,绝对华师父是放了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