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二十

走过冰山 收藏 14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size][/URL] 山城的春天很短暂,脱去棉袄就穿纱。 都说春光明媚,在山城完全体会不到这点,二月刚过,就开始热得人心慌。山城绝对不是胖子的天堂,也不是瘦子的天堂。 但热也有热的好处,趁热吃火锅,嘴里感受着麻辣,汗水顺着人的额头、后背下淌,如此的免费桑拿叫人别感一番滋味。 叶晗和散打教练也正在享受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


山城的春天很短暂,脱去棉袄就穿纱。

都说春光明媚,在山城完全体会不到这点,二月刚过,就开始热得人心慌。山城绝对不是胖子的天堂,也不是瘦子的天堂。

但热也有热的好处,趁热吃火锅,嘴里感受着麻辣,汗水顺着人的额头、后背下淌,如此的免费桑拿叫人别感一番滋味。

叶晗和散打教练也正在享受这种滋味。


下午散打教练下班前,叶晗就找上门,说要请师兄吃顿饭,而且是吃火锅。

平日里白吃白喝的人,要请客了,新鲜!散打教练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有得吃,为什么不吃?

到了路边灶台火锅,两个人一坐下,散打教练就发现自己上当了。

刚点了一桌子荤菜,还没有来得及夹上两筷子,就给叶晗风卷残云一扫而空,有这么请客的吗?散打教练把筷子一放,“不吃了!”

起身,拔脚就要走人,却给叶晗一把拉住了,“师兄,慌啥子慌,还有菜!”

是,还有菜,全素菜!请客的人吃荤菜,客人吃素菜。散打教练就没见过这么请客的主。本想回家喝点水垮垮的红薯稀饭,但一想,今天老婆不在家,回家也没有吃的。散打教练不争气地又坐了下来,把剩余的素菜倒进锅里烫熟后,蘸着油碟,向白米饭发起了进攻。

解了饿气后,叶晗已经撑得打起了饱嗝,正边擦汗,边揉胀得溜圆的肚子,“安逸,安逸惨了!”

惹来散打教练一阵白眼,叶晗全当没有看见。

看散打教练也吃得差不多了,叶晗就喊,“老板,算哈帐。”还拿起筷子敲了锅边。

等老板气喘吁吁跑拢来,“8块3毛!”

叶晗对老板指了指散打教练,“我师傅给!”

散打教练有些想哭,这是什么师弟呀?没好处时,就叫师兄,有好处时,就叫师傅。

不过,吃了东西总不能赖账吧?算是被叶晗讹上,刚刚还鼓鼓的钱包又瘪了下去。

中午下班前,他领了工资,如数上交给老婆后,老婆开恩给了总共为十元的毛票作零用。本准备下午下班的时候,去买上两条“大重九”放在体校的办公室里慢慢抽。这下还抽个风,全是叶晗这小子,散打教练真想教训叶晗一顿。

等他扣住叶晗的右手腕,想要使把力气,让叶晗尝尝什么叫师兄的威严时,他又松了力气。

叶晗左手里正晃着两条“红塔山”。

散打教练放开叶晗,一把夺过烟,开了封,拆了一包,抽出一根燃上,深深地享受了一下尼古丁的刺激后,才开口问,“哪来的?”

叶晗一脸贼笑,“爷爷叫我带给你的!”

又被算计了!

散打教练感觉头有些发疼,敢情叶晗早就算到了他今天领工资,存心来吃他的零用钱来了。

“师兄,请我吃个冰糕,刚才吃火锅热惨了!”叶晗嚷开了,他现在嘴里跟火烧了一样,辣都辣死了。

“吃个铲铲!回家喝白开水,都多大了?还学小娃儿吃冰糕。”散打教练没有好气地说。

叶晗也不介意,“不吃,就不吃!走,现在看师傅去。”

“你想干什么?”散打教练警惕了起来,别不是又想跑去讹师傅吧,师傅可没什么钱。

“你忘记了,今天师傅喊我们两个都去他那里。”叶晗好心地提醒师兄。

“是哦!师傅这么吩咐的,走吧!”散打教练有些气恼被耍,结结实实地踢了叶晗屁股一脚。

等师兄弟二人一溜小跑,跑到乔隐山家,乔隐山已经在等他们了。

还没有等他们喘气,乔隐山就命令叶晗蹲起了马步,散打教练则负责帮着看时间。

叶晗刚摆开架势,乔隐山附在散打教练耳边说了几句,就出门了,说是要出去一个小时。

乔隐山前脚刚走,散打教练就对叶晗说,“光想吃饭了,忘了去幼儿园接你侄女,你自己估摸时间,半个小时左右。”说完,把叶晗带给他的烟往腋下一夹,就走了,只留下叶晗一人在那里蹲马步。

散打教练走了不到三分钟,叶晗就松了劲,脚太酸了,实在叫人难受。但他马上就觉得不对,散打教练才结婚,什么时候就有了女儿,还在上幼儿园。

叶晗自言自语道,“豁(哄)老子,你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女儿!”

不过,他懒得探讨散打教练有没有女儿,他累了,需要休息一会。于是他向藤椅里一躺,“安逸!真的安逸!”

“是吗?安逸够了没有?”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晗吓得一激灵,是师傅!他立刻站起了身,又拉开了架势准备蹲马步。

还没等他伸开拳头,乔隐山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乔隐山一脸铁青地看着叶晗,“暂时别蹲了,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其实,乔隐山并没有远走,他让散打教练找借口离开,就是要看叶晗是否是在认真地蹲马步。练武第一步,就要先把基础打牢靠,蹲马步是必须要过的一关,否则下盘不稳,迟早是要吃亏的。他看过叶晗的比赛,也和叶晗交过手。叶晗的底子是不错,但下盘并不是很稳,这也与没有经历过正规训练有一定关系。

但叶晗并没有认真练习,反而偷起了懒,这让他怎么不生气?


师徒二人一前一后出了门,乔隐山的步伐很快,几乎赶上了小跑,但叶晗毫不吃力地跟在后面。这让乔隐山暗暗称奇,脸色也和缓了不少。

等到了地头,叶晗才发现,他们到了山城“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叶晗,你知道这座碑为谁建立的吗?”乔隐山面色很严肃。

这个地方,叶晗曾经来过,叶晗的小学老师曾经说过,这是给八路军和新四军修建的。

所以,叶晗说了他知道的答案。

乔隐山的脸色一变,“谁告诉你这只是给八路军和新四军修建的?这是给所有中国军人修建的!”

叶晗很迷糊,国军不抗战是教科书上都这么写的,除了八路军和新四军之外的部队,还有谁抗战?带着这个疑问,叶晗开口了,“好像我们的书上,就是这么说的,真正抗日的,就是八路军和新四军。”

乔隐山一时无语,有些事,现在他不能告诉叶晗那是错误的。那是一种意识形态下的东西,但历史的真相,他必须要告诉叶晗。那不是哪个政党,也不是哪个政府的抗战,那是全中国人的抗战。

“孩子,你知道抗战中,川籍士兵牺牲了多少人吗?”乔隐山问了一个让叶晗更迷糊的问题。

叶晗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三百多万啊!”乔隐山激动了起来,他本就是一个川籍老兵,那中间有他的兄弟,有他的同乡。

听到这个数字,叶晗咂了一下舌。那该多大的数字!

“走吧!回去。”乔隐山带着叶晗向家走。

有些话,乔隐山是不能在这个场合给叶晗说,看过“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他的心里已经想到怎么给叶晗讲道理了,对这样的孩子,你就是给他说上三天三夜的长篇大论,都未必让他体会到个中的道理。还不如让他亲身体会,来得更快一些。

叶晗是糊涂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糊涂,他实在不懂乔隐山带他看“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是什么意思。这些革命教育,他早在八百年前就知道了,那什么红岩烈士墓,那什么解放山城烈士陵园,他可没有少去。

他所知道的就是,在抗战中,像他外公那样的军人,把小鬼子揍得哇哇叫。要不就是在解放战争中,小米加步枪打得号称八百万全美式装备的国军丢盔弃甲。再就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时,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美帝赶过了三八线。听得最多的就是狼牙山五壮士和黄继光之类的。其它方面,他就是一个白痴。


乔隐山走到家门外,站住了脚,一脚挑起靠在窗前的木棍,踢给叶晗,等叶晗接住后,他转身拿起另外一根木棍。

他冲一脸莫名其妙的叶晗说,“把你在军区学到的拼刺刀的本事使出来,向我进攻!”

叶晗哪里敢进攻,徒弟打师傅,大逆不道,这个道理他懂!再说了,他见识过乔隐山的功夫,跟乔隐山对战,他只有输的份,他哪敢进什么攻。

“来呀,拿出你跟吴正宁对练的力气来,向我进攻!”乔隐山吼了起来。

叶晗把木棍一丢,他不干了,“师傅,你明知道,我打不过你,你叫我进什么攻啊!再说了,你是师傅,又是我爷爷辈的人,哪有这个道理哦!”说完,也不嫌地下脏,一屁股坐了下来。

“浑小子,你白在你外公手下呆了两年,连拼一个刺刀都不会,你当个屁的兵!上战场,你也就只能当俘虏!烂泥扶上墙,部队也不会要你这样的兵。”乔隐山开始激将了。

叶晗给激怒了,谁说他不适合当兵的?这极大地刺激了他的自尊心。捡起木棍,就按在军区和兵拼刺刀时的架势,向乔隐山冲了过去。

好小子,有点气势!乔隐山由衷地暗赞。

没等叶晗冲近,乔隐山将叶晗的木棍一挑,叶晗虎口一麻,身子向一边一歪。一个趔趄后,才站住身形。叶晗有些懊恼,但他并没因此放弃,调整了呼吸后,他观察了一下乔隐山的姿势之后,他又冲了过去。

又失败了!这次他更狼狈,干脆就直接摔到在地,他明明记得那些兵教他时,都说这是实战效果最好的技巧,怎么会这样呢?他不服!于是他又爬起了身,再次向乔隐山进攻,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进攻!”

这就对了!乔隐山暗自夸奖,要想当兵,就得要有这个不服输的性格,不愧是廖荣铠的后代!


叶晗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摔倒,他感到脱力了,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到现在都没有碰到乔隐山的衣角一次。他暗骂,“今天真的有鬼,肯定有鬼!老子不得依教!(不服气)”

他缓慢地爬起身,借起身的机会,观察起乔隐山的破绽来,还真的让他找到了。他大喝一声,向乔隐山的面门刺去,等乔隐山格开他之前,他变换招式,向乔隐山的下盘攻去,让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乔隐山将棍子向下一递,轻松地格开了他的攻势。而他又摔倒了,这次,很惨!很惨!摔得他七荤八素的。刚摔倒时,木棍身抵着胃,让他把下午吃的好东西全给逼了出来。

一股臭气,让乔隐山皱了皱眉头,难怪今天身手显得这么笨拙,原来是好东西吃多了。

“服了!服了!师傅,你是如来佛,我是孙悟空。”叶晗感觉人舒服了,站起身,就开始讨饶。

“滚蛋!你知道错在什么地方吗?”乔隐山没有好脸色。

“不就是偷了下懒吗?”叶晗还没有认识到错误,小声地嘀咕起来。

“大声点!”乔隐山听到了叶晗的嘀咕,但他希望叶晗能够大声说出来,像一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地说出来。在这点上,他不学叶季礼那套和稀泥,既然他是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更是叶晗爷爷辈的人,对叶晗的教育他是有一定责任的。他宁愿徒弟是一个庸人,也不愿他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

“师傅!我错了!不该偷懒!”叶晗几乎是振着嗓子在说。

“很好!像个男子汉!”乔隐山适时地夸奖叶晗,但叶晗的错误的重点不在这里,“你还错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叶晗是真不知道了,所以,他只能摇摇头,还有什么错误?不用这么上纲上线吧!

“你知道吗?我最恨弄虚作假!特别是被我抓到现行,你被我抓到时,你还摆出那个姿势干什么?”乔隐山很严肃。

叶晗脸色一红,他确实弄虚作假了。但这与今天晚上去“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有什么关系?他决定问问乔隐山,“师傅,今天晚上去那里,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抗战时,拼刺刀,是几个中国士兵与一个日本士兵搏斗吗?”乔隐山的面色凝重起来。

“一对一吧!”叶晗认真想了一下,好像电影里面都是这样演的,而且小说中不是说捉对拼刺刀吗。

“错了!是二对一,而且还是我二敌一!”乔隐山立刻纠正了叶晗。

“不对!你胡说!”叶晗反驳道,这已经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在他的心目中,八路军和新四军都是无敌战士,给他这个印象的,可能是廖荣铠的那手枪法吧,这个概念已经在他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了。

“你觉得我是在胡说是吧?我问你中正步枪(汉阳造)和友坂步枪(三八大盖)哪个长一点?”乔隐山也不着急,反问两种枪哪个长了。

对这两种枪,叶晗在军区搞战利品展览时曾比较过,他并不陌生,“友坂步枪!这又怎么,枪长就占优势吗?”

“不错,在近身格斗时,短兵器比长兵器能有效杀伤近身的敌人,这我承认。但是处于我们刚才的距离,你还占优势吗?”乔隐山循循善诱。

叶晗仔细回忆了刚才的距离,在那种情况下,中正式步枪,确实不占优势。不过这好像是国军的主要武器吧?爷爷和外公那个时候都是从小鬼子手里缴获的友坂步枪。一想到乔隐山的身份,他只能选择沉默了,乔隐山的经历,对他来说,确实很陌生。

“当年,川籍国军将士,就是用中正式,在战场上和小鬼子厮杀,但……”说到这里,乔隐山的神情就很痛苦。“但这不是原因,最主要还是因为训练不足,一些国军部队为了尽快让士兵上战场,刚让人学会打枪,就往战场上送。为了应付上司检查,一些部队主官,甚至弄虚作假,让士兵做样子,走形式。到了战场上,问题就暴露出来了,拚一次刺刀袭来,十个新兵只能活下来两到三人,然后不断有新兵补充进来。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不用子弹打,用大炮轰,我告诉你,那时候的兵工厂全年生产的弹药,还不够一次会战消耗的弹药!国家落后了,就要挨打!”

乔隐山已经是潜然泪下,“子弹打光后,就不得不面临和小鬼子拼刺刀,弄虚作假的结果,就是惨重的伤亡。你如果是一个部队主官,你觉得你这样做,你能打胜仗吗?”

叶晗只能默默无语,悄悄地用手帕给师傅擦去眼泪,他错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绝不搞假的,一切都要逗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