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两国领导人念念不忘的英雄....

50411200 收藏 4 185
导读:金日成主席寻找他几十年;邓小平直接下令寻找他;他成为世界瞩目的“烈士”,但一朝现身,他却仅是中国大西南山区的一位普通农民。他到底是谁?他就是在朝鲜朴达峰上创造军事奇迹的—— 在川东北的崇山峻岭之中,我们拜访了引起世人注目的“活烈士”。随着“活烈士”的讲述,一幅精彩的战争画卷和一串传奇故事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 一、心向光明,淮海战场拖枪投诚解放军。与蒋决裂,渡江先锋征战江南剿匪立战功 柴云振出生在四川东北部岳池县山区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2岁就给地主当长工,15岁就挑起了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日成主席寻找他几十年;邓小平直接下令寻找他;他成为世界瞩目的“烈士”,但一朝现身,他却仅是中国大西南山区的一位普通农民。他到底是谁?他就是在朝鲜朴达峰上创造军事奇迹的——



在川东北的崇山峻岭之中,我们拜访了引起世人注目的“活烈士”。随着“活烈士”的讲述,一幅精彩的战争画卷和一串传奇故事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



一、心向光明,淮海战场拖枪投诚解放军。与蒋决裂,渡江先锋征战江南剿匪立战功



柴云振出生在四川东北部岳池县山区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2岁就给地主当长工,15岁就挑起了养活全家的重担。1947年柴云振17岁,正当他为摆脱贫困苦苦挣扎时,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把他抓去当了壮丁。在国民党军队里,官长贪污腐败,对士兵欺辱、打骂,甚至饿饭等现象屡见不鲜,他十分厌恶,所以每当与解放军作战时,他总是回避放枪,甚至躲避起来拒绝参战。



1948年,淮海战役打响前,柴云振所在部队被迫从四川赶往前线作战。当时部队士兵普遍厌战,都在私下里说,国共交战,共产党越战越强大,而国民党的队伍却在一片“剿共”声中越剿越少,这仗打啥子嘛!偏在此时,国民党军又在辽沈战役中彻底失败,所以军中官兵人心惶惶,谁都不愿去前线充当炮灰,只要与“共军”接触,不少官兵就弃枪后逃,各自顾命。



“淮海战役时,大家在逃命中兵败如山倒似的。”柴云振说,“大雪天气,冷得遭不住,国民党又不供应粮食给士兵,士兵饿着肚子,个个无精打采,哪有心思打仗?共产党在前线上用高音喇叭喊话,他们把热气腾腾的馒头送到阵地上,国民党兵士几天吃不上东西,早就忍不住饥饿,在战场上一嗅到馒头的香味,阵地防线就全线崩溃,整营整连的官兵集体投共,去吃馒头了。”就这样,柴云振所在部队加入了人民解放军的行列,后被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15军45师警卫连。



在人民军队里,柴云振亲眼见到了官兵平等,优待俘虏等,他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经过人民解放军的教育,他认识到共产党是为穷苦人打天下谋利益的,他决定跟着共产党革命到底。



1949年4月21日,渡江战役开始,柴云振所在部队作为二野渡江先遣队为全军开路。他是机枪手,冲在最前面。当三颗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时,长江北岸千里防线上,我百万大军驾着木船直冲南岸敌营。顿时,敌人坚固的防御工事里,发出猛烈的炮火声。在双方交战中,江面上炮弹如梭,火光映红了天空,我人民解放军不少战士在木船上打击敌人,不幸中弹牺牲。柴云振用机枪瞄准敌人火力地堡口,连续把几个地堡打哑。但狡猾的敌人很快便发现了柴云振的机关枪火力点,并调转枪口来对付他。炮弹在长江水面上着落并爆炸,柴云振所在的小船被浪花抛上浪尖,再跌落下来。船在水面上左摆右摇,十分危险。



上了南岸后,部队突然被一处地堡阻住了前进的道路,渡过江的战士们有的不幸中弹牺牲。柴云振悄悄滚动前进,选择最佳位置架好机枪,朝暗堡里的敌人一阵狂射。敌人的地堡哑了,接着听到敌人受伤的痛叫,有几个敌人慌忙丢下枪支弃堡后逃,刚逃出门口几步就被柴云振一梭子子弹放倒。柴云振一跃而起,冲上前去,地堡里的敌人见势不妙,又慌忙外逃。说时迟,那时快,柴云振取出手榴弹拧开盖子猛拉导火索,将手榴弹扔了过去,那些刚逃到暗堡门外几米远的敌人又被炸翻在地。原来这是敌人的一个前线指挥所,文件、电话机、武器、地图等撒落一地,十几个敌指挥官被打死在地堡附近。柴云振冲进敌堡缴获了三挺重机枪和许多弹药。



在渡江战役中,柴云振荣立二等功,成了渡江作战英雄。



渡江战役胜利后,15军划归四野指挥,全体指战员在秦基伟率领下转战华中华南及西南广大地区,狠狠打击国民党残余势力。在战斗中,柴云振多次荣立战功,于1949年12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二、保家卫国,志愿军入朝参战舍生忘死歼顽敌。阻击美军,柴云振朴达峰上一腔热血创奇迹

1950年,以美国为首的15个国家悍然发动侵朝战争,美帝国主义把战争矛头直指中国大陆,刚刚成立的新中国面临着严重的危险。柴云振所在部队奉命入朝参战保家卫国,他们在朝鲜给美帝军队和李承晚军队狠狠的打击,为争取世界和平立下了汗马功劳。特别是在五次战役芝铺里地区朴达峰阻击战中,柴云振的英雄壮举为大部队夺取最后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1951年5月28日至6月4日,被我军打得狼狈不堪的美李军队,乘我军北撤之机,突然集中兵力尾随而来。我军134团奉命调头阻击,在朴达峰山区展开了一场英勇顽强的阻击战。



芝铺里地区朴达峰在金化西南30多公里的地方,山势险要,是敌人进犯金化的必经之地。美国侵略军第25师和加拿大第25旅,于5月28日拂晓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朴达峰扑来。我军立即进行了还击,经五天五夜的激战,双方伤亡较大。最终,我军丢失了两个山头。此时,敌人已逼近我三营前沿阵地,情况十分危急。45师134团副团长刘占华命令三营组织力量给敌人以阻击,营长武尚志命令7连9连剩余人员40余人组成二梯队坚决阻击。他命令当天由师警卫连补充到8连的班长柴云振带领7班9名战士向占领我主峰阵地的敌人发起反击,夺回阵地,堵住敌人进攻缺口。这个任务十分艰巨,柴云振二话没说,毅然接受任务。



柴云振根据两个失去阵地的地理位置,果断分析夺回阵地的计策:我方人员少,敌方人员多且武器精良,白天强攻显然不行,只有等到晚上黑夜的有利条件才能夺回阵地。



可是敌人十分狡猾,不仅加固了工事,加强了武器装备,而且在夜晚施放照明弹。每当夜幕降临之时,敌人就间续向夜空发射照明弹。照明弹光线强烈,升上天空后将地上照得十分清晰。这样,我军行动就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



柴云振思索着最佳行动方案,他命令一组五人,趁照明弹落下间隙的四五分钟时间快速跃入另一弹坑,待升起的第二颗照明弹落下熄灭后再次隐蔽前进,逐渐绕到敌人不易发现的山脚下前进;同时命令担任掩护的二组四人不时在另一个方向隐蔽地向敌人山头放冷枪,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就这样,柴云振带领五名战士很快从侧后爬上了山头,他们对准敌人喷火的机枪扔去手榴弹,消灭了阵地上的敌人。第一个山头被顺利地夺了回来。



第二个山头要比第一个山头高得多,险得多。敌人在这个山头上驻下了一个营的兵力坚守,而且吸取了教训,为防止我军偷袭,无论有无照明弹升空,都对准阵地前的凹陷地开枪扫射。显然,我军不能利用凹地接近敌人。柴云振决定将五个战士分别隐蔽在两个方位,打敌人火力点的冷枪。他自己则率领三名战士,绕开敌人火力,攀崖附壁,向第二个山头接近。30多分钟后,冲锋的战士被敌人发现了,敌人的子弹在前进的战士面前组成了一道密集的火力网。柴云振命令战士停止前进,等待战机。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敌人的机枪逐渐停了下来。柴云振抓住战机,带领战士悄悄向敌人接近。当接近山腰时,敌人突然发现了柴云振他们,叽哩呱啦地乱叫着,疯狂向战士们开枪。柴云振等几名战士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相互掩护着冲上了半山腰。他们端起机关枪,将半山腰工事里一个排的敌人消灭得干干净净。之后又匍匐接近敌之山顶阵地,登上山顶,干掉岗哨,消灭了正在山顶上开会的敌人。第二个山头也顺利地回到了我军手里。



此时,担任反击任务的8连主力已到达一号山头接防,柴云振留在一号山头的两位战士来到了二号山头。



柴云振等人将敌人的尸体用作掩体,又将敌人的枪支弹药收集起来留着备用。他们估计敌人是不甘心就此罢休的,一定会组织力量反扑,目前要抓紧时间做好反击敌人的准备。



果然,几个小时以后天亮了,敌军组织大约两个团的兵力展开大规模的反扑,要夺回失去的阵地。由于敌众我寡,柴云振命令每个战士把成捆的手榴弹和爆破筒扔向敌群,并用机枪扫射,敌人丢下一大片尸体后,乖乖地退了下去,但20多分钟后,敌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再次强攻我方阵地。敌人的飞机在二号阵地上空拼命地扔炸弹,阵地上无数炸弹爆炸,掀起冲天的泥沙,完整的工事被炸得不成样子,战士们被泥土埋在了阵地上,树木也被连根拔起炸裂,燃起熊熊大火。待敌机飞走后,敌人的大炮又向阵地上成群地倾泻炮弹,阵地上到处是爆炸声和炸飞的泥土、弹片、岩石、木棍。包括柴云振在内,所有的人都负了伤,鲜血染红了阵地上的泥土,身上的衣服被炸得破烂不堪。炮轰之后,敌人如蚂蚁一样从西南面向狼烟四起的朴达峰主峰二号山头阵地扑来。为了保存有生力量,8连派人前来传达团部命令并接应柴云振和7班战士迅速撤出阵地。但是就在撤离过程中,柴云振带领的战士中有三名中弹牺牲。柴云振眼看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夺回的阵地再次被敌人占领,心如刀绞一样地难受。


撤退下来的7班战士实在太困了,回到营部即倒下睡着了。卫生员立即给他们包扎伤口。



柴云振一觉醒来,吃了一点压缩饼干,就跑到营长面前请战,一定要上前线消灭敌人。营长武尚志批准了他的请求。



柴云振精力得到恢复,又如猛虎一样,带领六名战士迅速出击,沿着熟悉的地形隐蔽着向山顶接近。



柴云振带领战士们冲上山头,消灭了山顶上的敌人。但是这次又牺牲了两名战士。柴云振将仅存的四名战友分成两个战斗小组,坚守阵地。子弹快打光了,手榴弹也用光了,敌人见柴云振他们无力还击,估计没有子弹了,就又一次狂叫着成群结队地往阵地上冲来。看样子敌人要抓活的。



柴云振和战友们两眼怒视着凶恶的敌人,他们相互鼓励着,捏紧了拳头,准备与敌人肉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敌人猖狂地叫嚣着向阵地扑来,战士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当敌人冲上阵地离柴云振他们有50多米远时,柴云振突地站了起来。他端着冲锋枪,怒视着敌人。紧接着其他战士也都抓起了机枪或冲锋枪,相继站了起来。四位志愿军战士像钢铁巨人一般,屹立在朴达峰第二号阵地主峰山头上。这阵势把敌人给镇住了,大批敌人停住了脚步,卧在了山坡上,不敢向前挪动一步。双方僵持了足足有五分钟时间。



在这危急关头,营长派老战士郭忠堂和另一名新战士送来了两箱子弹和几十颗手榴弹。四位英雄立即跳入战壕给机关枪上了子弹。此时,敌人爬了起来,向主峰阵地冲来。敌人边冲边端枪扫射,四位英雄中有两位不幸牺牲了,送子弹的战士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牺牲。



柴云振强压心中的怒火,端起机枪向敌群猛射,另一位战士则使出全身力气向敌人扔手榴弹。敌人被柴云振他们打灭了一大片,剩下的鬼哭狼嚎般退了下去。阵地坚守住了,两位英雄松了一口气,他们面对山坡上成堆的敌人尸体和阵地上高高飘扬的红旗,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此时团部传来命令,阵地交给9连接守。



回到营部吃完饭,柴云振刚想休息一下,前方便传来消息:阵地失守。营长武尚志高声地说:“7班出击,一定要拿下那两个山头!”



此时,7班仅有两名战士了,营长给补充了两名新战士。



面对敌人,柴云振说:“战友们,保家卫国,就是死也要夺回阵地,坚决消灭敌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随着一声令下,几名战士向阵地冲去。身后,团里派来的增援部队组成强大的火力进行掩护。他们顺着山势,避开敌人的火力,爬上山头,摸到了敌人阵地的后面。柴云振看清敌人的火力分布后,指挥战士逐个消灭敌人。其中,有一个敌指挥官正在指挥打击我方部队,被柴云振当场击毙。其他几名战士顺势将手榴弹扔向敌人的其他几个火力点,随着手榴弹爆炸的轰响,山头上的敌人被歼灭,敌人的第一道防线被突破。



阵地上,敌人的机枪哑了,山头仿佛又恢复了战前的宁静。几分钟后,突然在一个较隐蔽的地方,传来叽哩呱啦的声音。柴云振仔细观察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黑乎乎的树桩后面,竟有一个半掩的岩洞!岩洞就在离自己约有100米的山顶拐角处。柴云振根据经验判断,这是敌人驻扎在山峰的营部指挥所。为了摧毁这个敌指挥所,他和几名战士,分散隐蔽着边观察边向敌指挥所爬去。柴云振已接近山洞十来米远了,他取下一颗手榴弹,拧开盖子,拉了火索线,在手中停留了两三秒钟后,随即扔向岩洞。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里边的敌人被炸死,岩洞也被彻底炸垮。外面的敌兵见状,扔下枪炮,不顾死活地直往山下逃去。




逃下去的几十个敌人,在另一面半山腰部的凹陷处与另外的100多个敌人会合了。在一名敌指挥官的指挥下,这股敌人疯狗一般地向山头阵地扑来,敌人的子弹如雨点般向山头射来。柴云振见此情景,指挥战友用手榴弹和机关枪打击敌人,很快,敌人丢下许多尸首,再次逃了下去。但逃跑也挽救不了其灭亡的命运,神枪手柴云振一阵猛射将其全部消灭。在这次战斗中,柴云振身边的战友都牺牲了,他自己身上多处负伤,可他全然不知。


阵地上,只剩下柴云振一个人了。他挥手想抹去额上的汗水,可一看全是血水,正想松一口气,却突然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他转过身来,见四个高大的美国鬼子已冲到离自己20多米远的地方了。说时迟那时快,柴云振扣动了扳机,一串仇恨的子弹射了出去,美国鬼子被当场击毙了三个。与此同时,敌人也射来一串串子弹,他手臂、腰部等多处负伤。柴云振强忍巨痛,使劲扣动扳机要消灭最后一个敌人时,机枪里没有子弹了。柴云振扔了手中的枪,冲上前去要与美国鬼子拼个你死我活。那个美国黑人见状,也扔下卡宾枪,凭借个子高大的优势,要生擒柴云振。双方拳脚相加扭打了好一阵后都抱住了对方,并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回合。柴云振的皮肤被敌人抓破了好几道口子,鲜血直流。敌人在扭打中摔掉了钢盔,被柴云振抓掉了一只耳朵,抓破了脸皮,同样鲜血淋淋。凶恶的敌人在与柴云振扭打翻滚中抽出了匕首,猛向柴云振刺来。柴云振情急之中,将敌人推翻在地,匕首被抛下山去不知去向。接着,柴云振用双手猛扎敌人的脑袋,又顺手伸出五指去挖敌人的眼睛。不料,敌人把脸一仰,张开血盆大口衔住柴云振的右手食指,使劲一咬,将咬断的手指吞进了肚里。一阵剧痛使柴云振双眼发黑,他很快失去了知觉。



美国黑人鬼子还不死心,又抓起一块岩石,狠狠地砸向柴云振。顿时,昏昏沉沉中,柴云振感觉到脑浆四溅,鲜血直流……



朴达峰主峰二号山头上静了下来,再也没了枪炮声和怒吼声。阵地上,柴云振静静地躺着,鲜血直流。美国鬼子以为柴云振已经死去,松开了手,急急忙忙向山下逃去。



此时,我们的英雄柴云振苏醒了。他睁开双眼,见敌人已跑了100多米远的山路,他只有一个念头:坚决消灭这个敌人!他翻过身来匍匐前进,溢出的脑浆和鲜血洒在朴达峰主峰阵地。他不顾一切地抓起敌人扔下的卡宾枪,使出最后一点力气,瞄准敌人,扣动扳机。“砰”一声,敌人应声倒地滚下山去。这最后的一枪,声音特别响亮,打破了朴达峰主峰阵地的寂静,这声音久久地回荡在山间。可是我们的英雄柴云振在扣动扳机的同时也失去了知觉,再次昏倒在了阵地上。



三、金日成数十年寻找英雄柴云振。邓小平全力协助,待领勋章终有主



当柴云振苏醒过来时,他已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医务人员赶来了,都说这是奇迹,奇迹!



柴云振感觉头特别重,怎么也抬不起来,一身像散了架似的,不听使唤。他惊讶地问:“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



医务人员告诉他:“你已回国了,这里是内蒙古包头市部队医院。”医务人员给他端来了水和吃的东西,可他觉得奇怪:自己明明在朝鲜战场上,怎么一下子来到了大草原上呢!



在与医务人员的交谈中,柴云振得知自己是从前线战地医院用飞机单独转来的危重病人。医院是尽最大努力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对他进行抢救的,他能活过来是一个奇迹。



在医院里,经过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柴云振的伤势渐渐有了一些好转。一年以后,除经常头痛以外,并无其他不良反应。此时的他是多么想念部队想念战友和自己老家的父母啊!他不知道部队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部队;他出门几年了,更不知老家父母怎么样了,他很想念他们。医生告诉他:“你能活过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今后还要多加休养才是。”他们劝柴云振回老家休养,也好看望家中的亲人。如果有亲人照顾,心情好、内心充实,更有利于身体的康复。于是柴云振从部队医院直接回到了四川老家。



在四川农村,柴云振与村民们一起年复一年的“修理地球”,他从不把自己的功绩向别人述说。



1984年的一天,柴云振的大儿子看到了四川日报上一则寻找英雄的启事。他拿着报纸来问柴云振:“爸,你看,这上面寻找的人是不是你哟?”柴云振接过报纸一看,报纸上写着“寻找抗美援朝英雄柴云正”,他认为名字不对,不是找自己。儿子说:“你叫柴云振,找的人叫柴云正,‘振’和‘正’字音相近,而且事实与你的情况完全相同。你不妨去问一问,看找的是不是你。”


柴云振在家人和乡亲们的劝说下,先向有关部门写了一封信,述说了自己的情况。很快,有关部门派人下来调查并照了不少照片送去部队,让当年共同战斗过的战友辨认。



不久,武汉军区两名负责寻找英雄柴云正的人将柴云振接到湖北。为了核实眼前这位柴云振是不是当年朴达峰战斗中的英雄,部队特地将原部队的军、师、团的干部全部请在一起,夹杂在其他年龄相仿的军人之中让柴云振辨认。柴云振一见,立即走上前去,叫出了原15军政委谷景生,45师师长崔建功及向守志、唐万成、黄以仁、李万明、聂济峰、王银山、张蕴玉、刘占华等诸多领导的名字,并且将这些人当时在志愿军中的职务说得清清楚楚。老首长们拉着柴云振的右手仔细辨认,又仔细察看柴云振头部的伤痕,这些是首长们30多年前熟悉和记忆特别深刻的地方。老首长们心中有了一些底,他们请柴云振讲每次战斗和立功的情况,他答得完全正确。老将军向守志等首长,与柴云振抱在一起,他们都哭了。向守志将军说:“柴云振,我们找得你好苦啊!30多年来,部队派人几乎寻遍了全国每一个省、市、自治区,今天,总算找到你了。”



部队找到了英雄,立即召开大会表彰英雄,中央军委领导亲自前来为英雄颁奖,柴云振领回了迟到了30多年的勋章。30多年前他被评为“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奖赏“一级国旗勋章”等。当他领到了这些奖章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他说:“想不到部队首长至今还记得我!”秦基伟将军说:“不仅部队记得你这位英雄,而且,朝鲜人民记得你。这次找到你,全靠邓小平主席啊。”



在部队,柴云振得知,这次寻找自己,是金日成主席几十年的心愿和邓小平主席亲切关怀的结果。



20世纪80年代初,金日成主席访问中国,由邓小平、秦基伟等中央军委领导人陪同。在成都时,金日成主席与邓小平谈到了四川籍的志愿军英雄人物,对黄继光、邱少云、赖永泽、柴云振等四人印象特别深刻。除牺牲的两位英雄外,赖永泽已经找到,而柴云振至今下落不明。他寻找了30多年,踏遍朝鲜的山山水水,又多次到中国请求有关部门帮助寻找,始终没有人能提供柴云振的准确情况,也不知柴云振是否已经牺牲,他至今依然惦记着这件事情。金日成还说,这几位英雄人物的事迹已经列入朝鲜课本和朝鲜革命军事博物馆。邓小平听后就问随同的秦基伟将军知不知道柴云振的情况,秦基伟说:“柴云振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志愿军英雄人物,仅朴达峰阻击战,柴云振所在营歼敌2000多人,他带领的7班就歼敌400多人,柴云振一个人就歼敌200多人。但抗美援朝期间,部队由于伤亡和变化大,现已无法找到柴云振系什么地方人的资料了。我们只知他当时伤势很重,许多首长都见过昏迷不醒的柴云振同志,当年彭德怀司令员,杨成武、杨勇等副司令员指示国内医院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英雄柴云振,后来他被部队派飞机运送回国抢救治疗。听说为了抢救柴云振的生命,有关部门请了专家学者会诊,并转了几个医院,转来转去,就再也没有了消息。1952年5月1日志愿军司令部和朝鲜最高国务会议授予他特等功臣称号,并表彰他的英雄事迹时,却没有人来领取奖章,听说他获得的奖章至今还在武汉部队荣誉室里。”



听到这里,邓小平对金日成说:“只要柴云振还活着,只要柴云振还在中国领土上,我们就一定能找到。”他请金日成放心,无论柴云振是否还在人世间,都能找到他的下落。之后,邓小平在百忙之中专门抽出时间过问这件事情,他把柴云振当年的同班战友、后升任134团副政委的孙洪发请来,让他介绍柴云振的个性特征、方言等生活习惯。孙洪发说柴云振可能是大西南方向的人,邓小平听后指示:哪怕是大海捞针也要把柴云振找出来,在云贵川各省及至中央各大报纸刊登寻找英雄柴云振的启事,让所有了解相关情况的人提供线索,一定要找到英雄。


不久,四川日报、贵州日报、云南日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等报纸连续数天在显著位置刊登了“寻找特等功臣柴云正”的寻人启事。



之后,秦基伟又指示在武汉的已改建为空军部队的原15军部队首长,要他们加快步伐,组织力量再次在全国范围内,特别是在云贵川渝等地寻找柴云振。



正是由于柴云振将自己的事迹讲出来,部队又查找了有关资料,才证实了柴云振就是“柴云正”,而名字是当时文书登记姓名时将音近的“振”误写成了“正”。



找到了英雄柴云振的消息很快在中朝两国传开了,当年的老首长杨成武、洪学智等以及中央和军委主要领导分别接见了柴云振。原15军军长秦基伟特地将柴云振请到自己家中作客,回忆往事,共叙当年。原来,1951年朴达峰阻击战中,柴云振所在营已全部牺牲,团里根本不知道他的情况。他是在兄弟部队冲上主峰阵地后才抬下阵地送往战地医院抢救的。当时,志愿军司令部兵团、军、师领导都来看望过昏迷不醒的柴云振同志,指示一定要尽全力救活英雄。他被送往后方抢救之后,就与部队失去了联系,再也没有了音讯。几十年之后柴云振才得知老首长秦基伟早就派人到山西、河北、安徽、山东、江西等十几个省寻找自己30多年了。老首长也有一个心愿,一定要找到柴云振,找不到柴云振他死不瞑目。柴云振对秦基伟充满了无限感激。最后,秦基伟问柴云振有什么困难需要组织解决,柴云振说:“老首长,我那一个班的战士都牺牲了,只剩下了我。我活在世上,应该代我的战友们做点事,我自己对组织没有任何要求。”多么伟大的战士啊,这席话以后常常引起老首长对这位战士的深深回忆,老首长为有这样的部下备感骄傲。



1985年,柴云振应金日成邀请,同中央军委组成的抗美援朝英雄代表团一起访问朝鲜。在访问期间,金日成特别举行了盛大的授勋仪式,授予杨成武、刘振华(某空军副司令员,抗美援朝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三人“一级自由独立勋章”,并亲自将勋章戴在三位英雄的胸前。



金日成主席说:“找到柴云振,历史应该改写过来,柴云振不是烈士,是活着的英雄。”



随后,英雄们在金日成等朝鲜党政军最高领导人陪同下,来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参观,在这里柴云振亲手将自己的“遗像”和事迹简介摘了下来。在这之前,志愿军英雄柴云振、黄继光、邱少云等人的事迹在朝鲜早已编写成书,并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在全世界传播,此时的柴云振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著名的“活烈士”。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