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军旅小说《精兵》试读章节 作者:孙勇

长篇小说:


精 兵


作者:孙勇




采 访 笔 记


——代 序



采访王志刚的那天,正赶上下大雨。这位五十多岁的朴实农民,正好因下雨无法下地做农活,便接受了我的采访。他用粗糙的大手卷上了一支旱烟,先是静静的吸了几口,然后和我讲起了有些久远的军旅岁月。

他抬手掀起了衣服,让我看到了后背上,如茶碗大小的大口径枪弹穿透伤疤,又扯起裤管让我看到腿上的几处弹片伤,然后吸了口烟,说:“枪炮声都连成了一片了,那炮弹就在我们身边炸响,被炸起的冻土比石头还硬,不停的往我们身上落着。那子弹就象雨点一样,压制的我们无法抬头,我们手里拿着枪心里象着火一样的急呀,就想往上冲。后来我们反攻的时候,咱们这边的炮就响了,好几个炮团齐射呀,一下子就把对方给压过去了。冲锋的时候班长一直让我跟在他的身后,我是亲眼看着他倒下去的……”说到这里王志刚停顿了一下儿,充满激情的眼神中,又流露出一丝伤感。

“这场仗很小也没打多久,很快就结束了。”王志刚说着又吸了一口烟,然后说:“1968年我们入伍到白山县A1师部队的,有一百零八个新兵,好象我们有一半的同年兵都参加了那次小型的战斗。四十年过去了,当年一起入伍的一百零八人,现在只有一个人还留在部队工作,听说现在他已经是将军了。当年的他呀,在执行各种艰难险重任务中,他都是一把好手呀,绝对是我们侦察兵中的这个……”王志刚说到这里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摆放在外屋的电视机,正在播放关于汶川地震的新闻。王志刚伸头看着,说:“看了吧,现在的军人和我们那时候一样,哪里的人民有困难,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电视中的新闻画面,几百名空降兵,正从五千多米的高空跳向重灾区。老王把手里的烟扔在地上,脸上的表情也庄重起来,他又说:“你看,中国军人,好样的!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强盛的军队,中国人民的脊梁是垮不了的!”

电视中的新闻画面,有一位中将军衔的将军,正站在雨中的废墟上,指挥着战士们抢救受灾群众。没有想到这个画面,让王志刚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紧走了几步来到外屋,把脸紧紧的凑到电视机前看了几眼后,忙回头对我说:“你看,就是他,他就是我的战友,我们四十年没有见了,但是我还是一眼能认出他。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他也到受灾一线了。”

王志刚说着在电视机前,呈立正姿势站好,向着正在救灾一线的将军敬礼。

那天王志刚留我在他家吃了饭,我们二人还喝下了一瓶白酒。火辣飘香的烈酒下肚之后,脸色通红的王志刚讲起他们当年的军旅故事,更加的激情澎湃。竟然跑到院子里,扯着嗓子大声唱起了,让他一生难忘的《军歌》。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王志刚的歌声在夜色下的乡村里久久回荡。歌声停下的时候,王志刚的脸上有泪水滑落。

我的情绪也被朴实真挚的王志刚所感染。真诚的谨以此文,向汶川受苦受难的同胞送去祝福,向战斗在受灾一线的战友们,致以崇高的军礼!



作 者






一、第一滴血


初春的寒风依然凛冽,但是强劲吹过的急风,并没有吹散乌苏里江上浓重的硝烟味儿。原本光滑洁净的冰面上,此时已经被重炮与流弹撞击的坑洼不平,锋利无比的碎冰棱在江面上散落的到处都是,并在惨淡的阳光下发出晶莹的光。

如炒黄豆般急密的枪声连成了一片,子弹在寒风中飞快的掠过,发出恐怖瘆人的鸣叫。仿佛在雪野上寻找着每一个鲜活的生命,并要急切的转动着钻入体内,并在血肉中翻滚击穿。与此形成显明对比的是,飘有鲜艳五星红旗的江对岸却一片寂静,没有一声枪响。然而这样的寂静与沉默是可怕的,正如冰封的江面下,那奔腾涌动的暗流,迸发着强大澎湃的力量,在无声的怒吼与咆哮,随时都会从深厚的冰层下纵身挺起,把飓风般强大的能量进行突如其来的释放。

沉默的江岸上白雪皑皑,在深厚的积雪下面,坑道与掩体纵横交错。工事内蹲满了穿着白色披风的战士们,钢盔上的红星在积雪的映衬下,显的更加鲜亮无比。战士手里都紧紧的握着刚刚配发的56--1式冲锋枪,此刻他们听着头顶上呼啸而过的流弹,脸上都挂满了焦虑。已经把全身神经都绷紧的战士们不明白,为什么上级还不下达冲锋命令,这等待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漫长的时间就象是凝固了一样。

1师师长赵家山是这次自卫还击作战的前沿总指挥,自从他带着从全区部队抽调上来的三个加强侦察连,进驻到这江岸边以后,他手里的望眼镜就基本上没有放下过,锋利的目光在0.74平方公里的江心岛上不停的扫描。战火与翻滚飘散的黑烟,就仿佛在心肺里燃烧,熏烤的他透不过气来。此刻赵家山的心情,比等待命令的战士们还要急。他感觉现在的状态,就象是硬弓已经拉开,利箭已经搭上,随时都会在得到命令的瞬间发射出去。

“滴铃……”赵家山身后桌子上那部红色电话急促的叫响了,站在桌子旁边的作战参谋们,一看是红色专线电话,谁也没有敢接这个电话,而是都把目光都投向了赵家山。原本脸就黑的赵家山由于心情的原因,脸色更加的阴郁,他手里拿着望远镜转回身来,看到了是专线电话,忙放下望远镜,就象新兵见到了高级首长一样,紧跑了几步来到桌子前拿起了电话。

“报告首长,我是前沿指挥赵家山,请您指示!”赵家山的声音洪亮清脆,他说话的时候,不高但很结实的身体站的笔直。

“小山子呀,这次让你到前边去,你可不要给我丢脸,给我干漂亮一点。”赵加山听出了是自己曾跟随多年,现在在军区工作的老师长。

“老师长,请你放心,小山子不但不能给你丢脸,而且还不能丢一寸国土!”赵家山说话的时候,把两个布满血丝的红眼睛睁的很大。

“好了小山子,我就不多说了,现在由另一位首长给你下作战命令。”老师长说完后话筒里变成了静音,接着发出了几声接线的细微杂音,然后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浑厚洪亮的声音:“喂,接通了吗?”

赵家山一下子被这个突出其来的声音给震住了,因为这个声音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因为平生他总共听过三次。第一次是与日寇作战的百团大战战役前夕,首长看望一线部队指战员。第二次是首长视察渡江部队,第三次是首长检阅上甘岭英雄部队。没想到第四次的说话,竟然是在乌苏里江边,而且现在是只对自己一个人讲话。现在赵家山明白了,看来这条专线不只是直达军区首长,而且还与更遥远的地方保持着更紧密的联通。

赵家山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后,马上又用更清脆响亮的声音,大声说:“报告首长,我是前沿指挥赵家山,请您指示!”

话筒里的首长说:“噢……是那个打起仗来,就象疯了一样的‘赵疯子’呀。看来,这次你们军区选你带队上去,是选对人了。”

赵家山没有想到这么大的首长,也知道自己的外号,顿时心里一热。忙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用我的生命保证,完成首长交给我的任务!”

“好,小赵呀,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八点五十时分,十分钟以后全面发起攻击,进行自卫还击,这次派你去就是为了速战速决,不要拖泥带水!”首长的话说的斩钉截铁,就象是已经把一把雪亮的军刀,交到了赵家山的手里。

赵家山在听完了首长这番话后,一下子感觉心情晴朗了许多,忙大声说:“是!”

“好了,抓时间准备吧,随时汇报战况。”首长说完了就把电话放下了。

赵家山也把电话放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并抬起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摆放在桌子边上的一个水杯被震的跳起来很高,落到地上摔的粉碎。指挥部里的人都知道,这个“赵疯子”是要发疯了。

赵加山踩过摔碎的水杯,走到地图前转回身来大声说:“传我命令!九时起,调集守备师炮兵203团与炮兵405团,用130加农火炮,统一作标,统一方位,对江心岛进行十分钟全团齐射火力覆盖,娘的,我非得出这口恶气!到我的家门口来拆门楼儿,真是反了天了!”赵家山说完了,又拿起了他的望远镜。


就在赵家山部署战斗的时候,三支抽调上来的侦察连,也在紧张的进行检查装备与战前动员。此次参战的一号连队,是赵家山自己1师的直属侦察连,连长黄国强是山西人,长的人高马大,一说话就带股酸醋味儿。他弯着腰走在坑道里,认真仔细的检查每名战士身上的装具与弹药,并不时的叮嘱几句。

黄国强检查完了一遍后,然后把后背靠到坑道的墙壁上,对着所有战士说:“同志们,刚刚收到命令,战斗把上就要打响了。我希望全连所有战士,都要英勇顽强,给向我们挑衅的人,有力的还击。还有就是,此次我们师长是战斗的总指挥,咱们又是这次战斗的一号连队,决不能给咱师长丢脸呀。同志们一定要打好,有没有信心!”

“有!”全连的战士齐声回答。

黄国强又说:“听我命令!打开保险,子弹上膛!”

“哗——拉!”所有的枪栓同时都拉动并复位。接下来坑道里又恢复了寂静,看来这漫长的等待马上就要结束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