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七十九章 弥勒之乱(二)

gaoyu19840128 收藏 3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十二岁...”,江大美女轻描淡写的道。   “十二岁?!”   罗士信和长孙无垢闻言同时一惊,长孙无垢现在是十四岁不到,也才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别说让她去指挥别人,就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可这江丫头十二岁就能过接手弥勒教的部分权力,这也太夸张了吧。   江洛琪淡淡一笑,满不在乎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十二岁...”,江大美女轻描淡写的道。

“十二岁?!”

罗士信和长孙无垢闻言同时一惊,长孙无垢现在是十四岁不到,也才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别说让她去指挥别人,就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可这江丫头十二岁就能过接手弥勒教的部分权力,这也太夸张了吧。

江洛琪淡淡一笑,满不在乎的道:

“那有什么,可惜我不是男儿身,否则,我也能像干罗那般,十二岁便登堂拜相...”

...................

所有的钱物包袱都放在另两匹马上,沉船之时它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现在三人当真是孑然一身。虽然没了马匹代步,但三人赶路的速度却没有慢下多少,罗士信让两个姑娘骑马,自己步行。罗士信的脚力可是非比寻常,除了像追风这样的千里良驹,一般的马匹也是比不过他的。

没了银钱,三人只能露宿荒野,好在罗士信自有一套野外生存的本领,在餐饮上倒也没有委屈两个小仙女。而且过镇不入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那些追杀江洛琪之人再也把握不住三人的行踪,所以几天下来,反倒没有再遭遇截杀。

三人难得如此惬意,一路边走边玩,生活倒也逍遥自在。这一日,三人终于赶到扶风郡郊,眼前是大一片翠绿翠绿的青竹林,过了青竹林不远,就是三人此行的目的地——扶风郡。

“哇!好舒服啊!”

身处翠竹林之中,天地间都变成了一片青绿色:脚下是堆积多年的掉落竹叶,最上层是青色的。头顶也是密密的青竹叶,阳光透过翠绿的竹叶照射下来,也变成了沁人心脾的淡绿色。竹子有粗有细,但值此时节,竹体全是绿莹莹的,让人看得心情舒畅异常。阵阵清风吹过,拂动竹叶哗啦啦的作响。

此情此景此声,任谁都会感到心旷神怡,更何况长孙无垢从小到大都被禁锢在长孙府的深闺大院里,就算出去游玩也是被一大群奴仆丫鬟跟着,何曾像这样恬静惬意的享受如此佳景,所以甫一踏入翠竹林,小姑娘就好像变成了一只欢快的小鸟,东跑跑,西窜窜,不住的欢呼赞叹。

“这不算什么,待此间事了,哥哥我带你游遍名山大川,比这美的景致多去了,定然让垢儿感到人生的美妙。”

看到小姑娘欢快的样子,罗士信也很开心,既然已经剥夺了她做皇后的机会,那自己就应该让她一生幸福快乐来作为补偿。

“嗯...”,小美女含情脉脉的看着罗士信,玉颊绯红,甜甜的应了一声。

“罗公子可不能厚此薄彼,若是要去游玩山水,你可不许忘了洛琪呀!”

这一路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半月时间,可是共同生死患难的经历,让三人的感情就好像相识很久那般,说话间也是非常的随意无忌。

“嘿嘿,能与美人同行,我倒是荣幸之至,就是不知道我们的美女大小姐赏不赏脸了?”

“哼,油嘴滑舌!你...”

“吁——”

江洛琪百媚丛生的横了一眼罗士信,刚想继续说话,这时她身旁神驹追风突然嘶鸣一声,情绪变得异常焦躁不安。

“它是怎么了?”

两个小仙女都这畜牲吓了一跳,幸亏在黄河之上追风对江洛琪有救命之恩,否则以大美女的脾气,非一剑宰了这畜牲不可。

“它怎么了?...不好,有埋伏!”

罗士信也先是一愣,随即便想到在太原那次月夜刺杀,当时追风的表现与现在一般无二,然后便有四支冷箭向他射来,若不是追风机敏,罗士信怕已是命丧当时了。

罗士信余音未落,就见四周地上落叶暴起,从下面窜出黄衣人无数。此处青竹林年代久远,地上的竹叶堆积了厚厚的一层,人想要隐身于此并不是什么难事儿,这些黄衣人就是利用这竹叶覆身来隐藏行迹,静等罗士信等人的到来。

他们虽然隐藏住了身形,却隐藏不住杀气,追风就是感觉到了这浓浓的杀气才变得异常狂暴。可惜此时三人进入竹林太深,身后已然被人切断后路,而且四面八方还不断的有黄衣人从落叶中现身出来,再想退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越是危急的时候就越需要冷静,罗士信大致数了一下,对方在此至少埋伏了二百人,后路被断,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青竹林,催马突围也不是明智之举,因为这样的环境下对方很容易布置绊马索之类的陷阱,想要全身而退,唯有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拼杀出去。

“怎么办?”,江洛琪沉声向罗士信问道。

对于这样的阵势,罗士信和江洛琪自然能从容面对,小美女长孙无垢也只是稍有些惊慌而已。自从遇见罗士信,这样惊险的场面她也没少遇到,现在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你护着垢儿跟在我身后,我们杀出去!”

“哈哈哈哈...你们还以为能侥幸逃脱吗?告诉你们,我们早就在此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你们来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说话者正是那日在离石城率众伏杀江洛琪的小老头儿,他名叫齐毅戚,在弥勒教中身居尊者一职。齐老头儿本是弥勒教主向天问的嫡系心腹,向天问一年多以前突然神秘失踪,然后弥勒教中向天问的嫡系心腹就不断的被江洛琪清洗暗杀。向家一派群龙无首,顿时乱做一团。可他们又不想坐以待毙,于是就把向天问的长子向海明推出来住持大局,可惜的是,这向海明本身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典型的志大才疏型选手。

向海明接手向家一派后,他没有马上大规模的搜寻向天问的下落,亦或是暂且隐忍不发,在暗中积聚力量。反而是上来就召集向家一派的骨干,密谋刺杀江家一族,想要彻底根除江家人在弥勒教中的势力,然后自己一人独大。可是他也不想想,他老子何其老练毒辣,与那江家一族纠缠多年,不也是无可奈何吗?他自认为自己这把破刀已经足够快,可以斩开江家这团乱麻,却懵然不知,他已经一步步陷进了江洛琪为他编织好的口袋。

不过所谓傻人有傻福,江洛琪之兄江仲武因为一些意外,没能及时与大美女会合,所以向海明派来的刺客本可以在半路上干掉江洛琪。要真是那样的话,历史将按照它原来的轨迹进行:向海明将顺利掌控弥勒一教,然后在几年后聚众起事,最后被大隋官军所灭。至于江洛琪这个天之娇女,只能空负一身才学,却不能在史上留下芳名。

可一切都因为数年前的那场雷雨而改变,那道闪电不仅改变了罗士信的命运,由此而引发的蝴蝶效应连带着尹绛雪的命运、长孙无垢的命运,江洛琪的命运,还有那向海明的命运,也悄然间发生了不可预知的改变。

历史,其实就是在那一刻发生了转折。

齐老头儿的任务就是否则截杀江洛琪,前两次行刺失败后,这老货阴魂不散,一路追击江大美女,可是罗士信三人的行踪飘忽不定,他的探子也不能完全把握,于是他们就决定在通往扶风的必经之路上设伏。第一处就选在了黄河渡口,齐老头儿好不容易精选出了十二个水鬼,可惜他们遇到了罗士信这只怪物,结果全都尸沉黄河,喂王八了。

第二处地点就选在了这片翠竹林,这是通往扶风的必由之路,齐老头儿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儿。自从向天问失踪后,向家一派这一年多来被江大美女压制得很惨,一部分人负气出走,一部分人转投江门,再除去被江大美女清洗掉的旧人,其实向海明可用的忠心之人本已不多,能够胜任刺杀江家人的高手更是少之又少,这些刺客还要分做三部分,分别刺杀江家父子女三人。所以这次齐老头儿几乎把向海明的半个预备队都拉了出来,他们知道江洛琪才是江家的最大智囊,所以不惜全力也要将她至于死地,希望一击而定乾坤。

“老鬼,大家都这么熟了,何必非要动手呢,这多伤感情。”

“小畜牲,你少在这里放屁,我教兄弟死于你手中不少,今日你也别想活着离去...啊!”

罗士信与他说话,不过是想分散这老东西的注意力而已,在发现中伏时候,罗士信就从兜中掏出钢珠数枚,趁着齐老头儿情绪亢奋的功夫,罗士信甩手就是一颗钢珠,目标直取齐老头儿面门。

齐毅戚也是个老江湖,他怎么会不提防对方的暗算呢?可是提防归提防,提防也不一定就躲得开。齐老头儿就见罗士信右手一抖,一道寒光立刻就飞至眼前,好在这齐毅戚轻功也是不凡,他凭着武者的直觉立即向旁边飞闪。

罗士信所发钢珠是什么样的初速度,齐老头儿虽躲过了致命一击,可是却也没能全身而退,疾如子弹的钢珠从齐老头儿的脸旁飞过,正打在老家伙的右耳上,巨大的冲击力将齐老头儿的半只右耳直砸得稀碎,骨肉横飞。

齐毅戚只觉右耳剧痛,他知道自己中招了,可老家伙也是个狠角色,他对自己的伤势不管不顾,抽出腰间铁尺遥指罗士信等人,向手下大喝道:

“兄弟们,为老教主和死去的兄弟报仇啊!随我杀——”



解释一下昨天没更新的原因:北方突然变天了,降温很多,我就病了,头痛欲裂,于是就断更一天,今天继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