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一卷 第五章 新一代的大长老(2)

东风西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URL] 次日凌晨,鹰岩部和柳林部要去龙谷参加会议的人们天还没有亮就已经吃饱准备好干粮出发了,因为,半夜的时候,龙谷来人,直接面见了两部长老,要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龙谷参加会议,同时,要求留下的军务长老开始戒备周边!而两名龙谷使者在鹰岩部派出了人手带路的情况下连夜渡过青龙河向柳林部赶去报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


次日凌晨,鹰岩部和柳林部要去龙谷参加会议的人们天还没有亮就已经吃饱准备好干粮出发了,因为,半夜的时候,龙谷来人,直接面见了两部长老,要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龙谷参加会议,同时,要求留下的军务长老开始戒备周边!而两名龙谷使者在鹰岩部派出了人手带路的情况下连夜渡过青龙河向柳林部赶去报信!

如此一来,“风中飘发”感觉到原本欢快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甚至,鹰岩部长老“三眼鸟”和“铁皮铜头”亲自给他们这些柳林部只穿了轻便皮甲的客人送来了四十多套铁制的胸甲——还没有资格知道龙谷使者传来什么消息的他只能和自己的同伴们怀着紧张但是也兴奋的心情摸黑上路。

同时,“风中飘发”还留意到,鹰岩部的队伍中超过了一半的人都是老练的战士组成了护卫队伍,年轻的战士中,只有几个在昨晚的“战舞”中让自己感觉到是高手的几个人:有些高傲的“狂风”,有一双因为长期练习而明显有些畸形,但是修长有力手指的箭手“鸭子”,还有一个一直跑在队伍前头只在路边留下一些记号的家伙——他想了一下,记得似乎鹰岩部的人叫他做“睡不够”;无疑他是个探子和前锋!

快马加鞭,柳林部和鹰岩部参加大长老会议的近百人马不停蹄,一路向着龙谷的方向进发,三天来连续赶路,路过那些驿站也不停留,直接通过,终于,此刻进入了龙谷的区域,一行人可以看到龙谷建立在高山上的烽火台!

“立熊”向自己队伍中的旗手点头,对方立即打出了旗语:柳林部和鹰岩部请求进入龙谷!。


龙谷,议事厅,大长老“白头”坐在首位,身边是龙谷部的长老“流水”,面前是前一天赶来报信的山居部长老“飞龙”,前晚入夜才到的农部长老“秋叶”,以及同来的湖部长老“小龙”,还有飞马部的长老“红岩”也已经到达!

这几个人,除了龙谷部的长老“流水”和山居部的长老“飞龙”以外,其他人隐然都以农部长老“秋叶”的意见为尊!

“白头”有些艰难的弯腰,手指点在面前一个巨大的沙盘上山居部的位置,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半兽人的突然出现,我担心,不单单只是对付我们华族和一个冰熊族,我怕的是,和一百年前的传说一样,这些残暴的家伙,想要的,是我们全体人类的臣服!”他的手指点了点,接着道:

“黑瞎子谷,联结我们华族和冰熊族的一条分界线,半兽人攻击了冰熊族人的下高坡寨和上高坡寨,却没有再继续攻击下去,而是掉头,转入黑瞎子谷,从黑瞎子谷通过,他的目的是什么呢?到底是要攻击我们,还是继续攻击冰熊族人?”

他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倒是“飞龙”有些愤愤的道:“奶奶的,该死的冰熊族人,还说我们是一起对抗白头鹰族人的盟友,这个在一百年前的传说中出现的恶魔半兽人军团攻击了他们,而且还到了我们的边境,他们居然都不通知一声,太不够朋友了!”满头浓密黑发好象是乱草一样的“飞龙”带着强烈的担忧道: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半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仗的,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只是知道传说中他们长着人类的身体,却是野兽的脑袋和面孔,也拥有野兽一样的凶猛残忍战斗力!我…担心‘犀角’长老他们……”他浓密的眉毛快要皱成一条了!

“报——”门口传来了报告声:“鹰岩部,柳林部长老到达!”

大长老“白头”从蒲团上起身,其他人也跟着起身,农部长老“秋叶”上前想扶一下大长老。

“一起出去迎接三位长老吧!最远的高原部和南湾部应该也会碰上派出的使者,在明天到达了!”“白头”一边向门口走,一边开口道,同时摇摇手制止了“秋叶”的动作。

六大长老跟在“白头”身后一起向着外面走去。龙谷长老“流水”看一眼刚才挤过自己身边想要扶起“白头”,虽然被拒绝但是却顺势占据了自己最靠近白头身边位置的“秋叶”,而对方也在同时扭头看了他一眼。

两个人的眼睛里,都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然后各自扭头看着自己的前方,跟着大长老身后继续走着。


“风中飘发”由远到近的看着建在山峰最高处的了望台,他知道只要在上面安排上两个负责的战士,那么,在周围来袭的敌人就会无所遁形,了望台上的卫兵在白天可以使用旗鱼报信,晚上则可以点燃火把或者是火堆!只需要那么一顿饭的工夫,警讯就可以传遍龙谷周围!

而在他再次看远,在他目光的尽头,是一座高大的城寨,扼守住了山谷的谷口!尽管还离得很远,但是已经可以感觉到这座城寨的高大和坚固了!

他跟着大队人马越来越靠近了城寨,抬头看着高大的城墙上威武的战士,握着手里的长矛硬弓俯视着自己这一行人。

人还没有到达城寨下,沉重的大门已经缓缓打开,两队人马出了门洞迎了上来,当先一个人,黑色的头发和满脸的黑色胡子,有些滑稽的“夹”住了自己跨下的小马,长长的双脚几乎碰到了地面,但是耐力惊人的小马还是驮着他快步跑了过来!

人未到,笑声先到。黑胡子把手里的双刀交给身边的人,一偏脚跳下马背,“哈哈哈哈”的大笑着张开了长长的双臂快步跑了上来,一把就抱住了也已经跳下马来的“三眼鸟”。

“奶奶的,你这只死鸟,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等着熊大哥一起过来的!”两个人紧紧的抱了一会,终于分开,“三眼鸟”笑嘻嘻的,毫不尊重的拉拉对方的大把黑胡子,话里有话的说:

“要和熊大哥说一些事情,当然要等他过来!”说着向他眨眨眼。说着让开了一点身体,黑胡子眼睛里露出了开心的微笑,看到了微笑着”的“立熊”。

黑胡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成了沉静的表情,眼圈也有些发红,看着眼前这个微笑的大哥,好一会,才开口道:

“熊大哥,两年没有看到你了!‘泥鳅’看到你,很开心!”

“立熊”拍拍他的肩头,笑笑,说:“十年前不是改名字叫做‘胡子’了吗?怎么还叫自己做‘泥鳅’呢?看你眼睛红红的,不要告诉我你想哭哦,当年我们面队那么多敌人的时候你都还没有哭呢!”

“呵呵,呵呵……”当年的“泥鳅”,现在的龙谷部军务长老“胡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在自己眼角抹一把,说:“当年的四十三个人,只剩下了熊大哥你,灰鹰大哥,这只死鸟,还有那条会飞的大蛇!也只有你们几个才知道我从前是个油滑怕死的‘泥鳅’了!”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了!

三个人都沉默了片刻,还是“泥鳅”,也就是现在的“胡子”打破了沉默: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大长老在等着你们呢!明天,南湾部的‘铁锚’长老和高原部的‘摸着天’长老应该也到了!”他看着自己的老哥们,微微笑着说:

“一路上,我们还可以说说事情呢!”

“立熊”看到了自己这个弟弟眼睛里闪过了狡猾的光!

众人上马,向门洞里行去,进入了龙谷。

刚才几个长辈见面时流露出的深厚战斗情谊,让“风中飘发”内心一阵感动。他转脸看向身边的几个伙伴,他们也很有默契的扭头互相看着对方,给了对方一个微笑。一切都在微笑中!他也留意到,鹰岩部的几个同龄人同样也露出了一样默契的微笑!

山谷中的道路越走越宽阔,两边的山势也越来越平缓,渐渐的可以看到山上的一些和自己柳林部不一样的楼。

这些楼大多是竹制的,粗大的毛竹立在山坡上,离地大约一人多高,铺上竹竿成为地板,在地板上是住人的房子,底下一人多高的空间则用来放农具柴草,有些则在那里样家禽或者是猪牛等家畜!此刻,在这些高架起离开地面的竹楼前,三三两两的站着大人小孩,男人女人,脸上带着微笑,手里端着盛满了晚饭的碗,时不时的有人挥手向这些远来的同胞热情的致意!

“风中飘发”从“六指”长老那里听说过,这些竹楼在龙谷人中被称为“吊脚楼”,是为了适应当地湿气中,雨水多,蛇虫多最好的选择。此刻,在龙谷人热情的目光中,这个初出远门的小伙子除了感觉到新奇以外,也感受到了温暖!他扭头看到了周围的伙伴,也和自己一样露出了新奇和温和的微笑,眼珠子骨碌路的四处转着看新鲜!只有那些嘴上已经长毛了早不知道出过几次远门了的“老鸟”们才见怪不怪!

通过了谷地,眼前出现了一个大湖,让人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湖上有几条鱼舟,在船头点起了渔火,但是让“风中飘发”他们几个惊讶的不是这个大湖,而是湖边上两边高高的山坡一片连绵起伏,但是又一层一层好象阶梯一样的稻田——由于山地中温度要低于外面,外面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已经收割过了的田地;但是此刻这里的稻田里,还是金灿灿的一片,尤其是在夕阳的映照下,更是让人觉得这片风景美得让人心动,不忍离开!

“哇,这么高的山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稻田啊?”一向憨厚可爱心直口快的“火牛”大声的惊叹道:

“他们怎么把水挑上山的啊?得要多少人去挑才够一块地的用水啊?”憨直的小伙子连续的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无疑他的疑问得到了同龄人的认同,大家都在议论起来。作为箭手的“大眼”在夕阳的余辉中,在西向的湖边的绿树丛间发现了一排排的在旋转着的高大轱辘,而同时,鹰岩部也有人发现了相同的东西,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道:

“水车!”“大眼”看向了对方,对方也看向了这边,两个人互相笑了一下——“大眼”知道对方叫“鸭子”,是个和自己一样使用弓箭的战士!

“应该在山顶还有蓄水池,在下雨天的时候就可以把水接住了!”“风中飘发”在后面补充道。

已经走出了蛮远的大队中,两个“老鸟”转头回来看到了一伙有些掉队了的小伙子们,其中一个大声道:

“嗨,小子们,快点跟上!”

几个小伙子连忙催马跟上,沿着西向的湖边大路赶路!


“立熊”“三眼鸟”远远的就看到了山坡上的树阴下迎接自己的一帮人,中间哪个身形有些佝偻,满头披肩白发的老人正是华族大长老“白头”,背后的则是其他四部早到了的长老们!

两个人和作为引导的“胡子”连忙下马,快步跑上山坡,背后的几十名战士也跟着下了马,在山坡下等待指示。

“大长老!”“胡子”先上前弓身抱拳行礼,“白头”点点头“恩”了一声,“胡子”走到了自己部落长老“流水”的身边,看了一眼“流水”,眼睛里带着“你放心”的表情。“流水”点点头,而一直留意着两个人的“秋叶”则皱起了眉头。

“三眼鸟”上来,对着“白头”有些嬉皮笑脸的道:“大长老!”他抱拳行礼,接着道:“看到大长老今天笑容满面的,看来我是不用担心来晚了一天被您批评了!嘻嘻!”

“白头”摇摇头,说道:“几十岁的人了,还是个部落长老,还和一个小孩子一样,为了一年前我批评了你而生气吗?”他接着道:

“去年你们部落的领地发生了大面积的洪水,粮食都被水冲跑了,族人都在吃野菜,你却搞了大鱼大肉的来招待我这个巡视的大长老,又不让我上堤坝上去看!你觉得,我该不该批评一个不关心族人,却想着给我这个老人家搞好吃的长老?”

“三眼鸟”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带着疲惫但是眼神里还是有着锐利的老人,眼圈有些发热,他道:“其实那时柳林部‘立熊’大哥他们的第一批粮食已经送来了,受灾的族人已经吃上白米饭了;而且很快的,你调动的龙谷部的第二批粮食也在半天后就运到了!我们鹰岩部不会在出现族人挨饿的情况了,可是当时你的身体……”

“白头”扬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这个老人家,希望我可以吃上肉,补养一下身体!可是,作为一个大长老,族人还在洪水中泡着,你觉得我可以吃得下那些肉吗?”

“三眼鸟”无语了,他低下了自己的头,有些低沉的道:“大长老,我…错了!”

“白头”在他肩头拍拍,目光转向了他身后的“立熊”。

“立熊”抱拳弓身行礼:“大长老!”他接着道:“‘灰鹰’要看家,他让我代他向老师问好!”

“恩,部落中事务那么繁忙还记得我这个老师,他有心了!”“白头”大长老微微笑着说道:

“去年大洪水,你在防灾救灾上表现得很好,而且灾情最严重的柳林部还有余力可以救助邻近的鹰岩部,足以说明你的能力!”他的手在“立熊”的肩头拍了一下,说:

“你很好!”他不待“立熊”说话,转身对背后的大家道:

“好了,我们进屋吧!事情紧急!客套话就免了!吃晚饭,吃完开会!”

一群人向着山坡上的议事大厅走去。

“秋叶”故意的落后了一步,在身后看着身材宽厚的“立熊”,目光有些复杂,抬起了头,却发现“流水”带着一丝微笑看着自己,无疑,刚才自己的表情被这个有心人看在眼里了!

“哼,看来最大的对手,不是你‘流水’,而是刚才被大长老夸了‘你很好’的‘立熊’!”他迎着“流水”的目光,也笑了一下,大步跟了上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