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虎行动 玉虎行动 第140章 玉虎印章

flxlrh303 收藏 5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size][/URL] [内容简介] 狩猎一号确定梁家庄没有危险后,若一片落叶飘进梁家庄的大院,下地时几个滚翻,化解了地球的重力作用,真的做到落地无声。狩猎一号直接来到大堂,他把耳朵紧贴大门,轻轻地把门推开,发出“嘎吱”的响声。在大门发出响声的同时,一抹寒光在狩猎一号的手上乍现,在大门打开的刹那间,狩猎一号紧贴着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


夕阳西下,两人一骑在崎岖的山路上慢跑着。两人都是脚踢作战靴,穿着军裤。

这两人就是梁麒麟和柳飞燕。柳飞燕上身没有穿军装,只穿着白衬衣,长发飘逸,飒爽英姿,犹如仙女下凡。梁麒麟则一身戎装,脸色铁青地环抱着柳飞燕

柳飞燕把整个身子腻在梁麒麟的怀里,抬起俏脸,轻抚着梁麒麟的刀削般的脸庞,柔声说:“麟哥哥,你别再自责,你做得对。”

梁麒麟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叹口气说:“这点我明白,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要把他的一些遗物放在母亲的灵位旁。还有我们的订婚宴席在即,我也要回老家告诉母亲。”

“我也很久没有拜祭伯母了,作为未来的媳妇,我要为婆婆上柱香。”

盘山镇上的居民为了逃避日军的中秋扫荡,早已在八路军的指引下逃上山上避难,镇上十室九空。所有居民没有留下一粒粮食,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牲畜。

镇上静悄悄的,就像一座死镇,也像一只张口血盆大口的猛兽,静等残暴的敌人钻进来。

梁麒麟指着寂寥的盘山镇,由衷地说:“共产党的统战工作做得非常出色,共军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感情就像鱼水情般深厚。八路军和新四军是鱼,广大的劳动人民是水。鱼儿离开水不能生存,水没有鱼儿就是死水一潭。八路军采取诱敌深入,坚壁清野,待机歼敌的方针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党国单凭自己的力量孤身抗战,没有动用广大劳动人民的力量,怎能不节节败退?这是党国的败笔啊。如果国共精诚合作,何愁日寇不灭?”

“麟哥哥,你好像很同情共党。”

“不是同情的问题,我只是实话实说。为了抗战的胜利,我可以抛弃所有的一切,即使弑父也在所不惜……”梁麒麟说到这儿语声低沉,然后不语。

柳飞燕很乖巧,马上转换沉重的话题,指着前面一座像堡垒的庄园惊叫起来:“麟哥哥,这就是你的故居了,我已经十来年没有亲见。我清楚记得镇的北面就是我的柳家庄,和你的梁家庄只相隔数里而已。

梁家庄确实像堡垒,有坚固的城墙,易守难攻。

院子的大门铁将军把守,铁锁锈迹斑斑。梁麒麟抚摸着这把大铁锁,哆嗦着从怀中掏出一枚钥匙,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铁锁被打开了。

梁麒麟梗咽着说:“燕子,父……梁卫国一直保存着这条钥匙,我的故居一直由叔伯兄弟打理。”

柳飞燕伤感地说:“麟哥哥,你的故居有人打理,我的故居却荒废一空,现在可能已经杂草丛生,成了老鼠的安乐窝了。”

两人推门而进院子,院子里树上布满蜘蛛网,枯枝败叶满地,一片颓丧,萧索。

梁麒麟皱眉说:“人走茶凉,虽然给了钱,但也没人打理了。”

柳飞燕不想梁麒麟继续伤感,挽着梁麒麟的臂弯说:“我们去伯母的灵堂拜见伯母吧。”

梁麒麟刮刮柳飞燕的鼻子说:“还叫伯母,应该叫奶奶了。”

一抹嫣红飞上柳飞燕的两颊,她娇羞地说:“臭美,难道我一定要嫁给你?”她口中虽然这么说,手却是紧紧地挽着梁麒麟的臂弯,就像怕梁麒麟陡然间飞走一样。

屋内一阵霉味,灰尘满布,那些家私对着空气无奈地诉说着以前的辉煌。

梁麒麟母亲的灵位就摆在大堂的正中,梁麒麟砰然一声跪在灵位前,除下帽子,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柳飞燕也不顾地上的肮脏,跪下磕头。

梁麒麟磕头完毕,拿起母亲的牌位,抽噎不已。他怜惜地用衣袖擦干净,并把灵位周边的一切也抹干净,柳飞燕则识趣地拿起扫把打扫大堂的卫生。

光线越来越暗,天快黑了。梁麒麟就像一尊石像,捧着母亲的灵位纹丝不动。打扫完卫生的柳飞燕静立在梁麒麟的身旁,感受男子汉心里的痛楚。她轻轻地说:“麟哥哥,天快黑了,还有大量的事情等着我们干呢,我们走吧。只要抗战胜利,我们就可以回来天天陪伴着伯母了。”

梁麒麟轻轻地把灵位放好,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印章。在微弱的光线下,这枚印章是由玉石雕刻而成,就像皇帝的玉玺般大。印章雕成一个猛虎的形状,雕工精细,猛虎栩栩如生,原来这是一枚玉虎印章。

梁麒麟把这枚玉虎印章放在灵位的前面,抽噎着说:“妈,父亲做了千夫所指的大汉奸,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儿子亲手杀父,恳请妈泉下有知原谅孩儿的不孝。这是父亲使用过的玉虎印章,我就把这枚印章放在这儿陪着妈妈。希望妈妈在地下陪伴着父亲,劝父亲重新投胎做个好人,你们来世再来做夫妻。妈妈,我和燕子在反扫荡胜利后就举行婚礼,希望妈妈届时能莅临孩儿的婚宴,祝贺孩儿。”

梁麒麟说到这儿,泪如雨下。他戴上军帽,对着母亲的灵位敬上一个有力的军礼,然后携着柳飞燕的小手昂首步出梁家庄。

最后一抹瑰丽的晚霞努力地在西天挣扎,想尽量释放出余热。梁麒麟和柳飞燕共乘一骑,慢慢地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

梁麒麟和柳飞燕刚离开梁家庄,梁家庄大堂陡然发出“咯吱”的一声轻响。大堂昏暗,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梁麒麟母亲灵位前的那枚玉虎印章好像不见了。

清幽的月光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透进大堂,大堂阴阴森森的,充斥着鬼气。借着朦胧的月色,灵牌下的玉虎印章果然不见了。

难道有猛鬼乘着黑夜恶魔的来临到凡间兴风作浪,危害人间?

一块云彩遮挡住皓月,大堂刹那间又昏暗模糊起来。“咯吱”,大堂又一声轻响,就像老鼠咬木块发出的声音。在阴寒诡秘的大堂,这轻微的“咯吱”声也像阎王的咀嚼声,勾魂夺魄,扣人心弦,胆小之人闻声会魂飞魄散。

大半圆的月亮冲破云彩的束缚,完全地跳出半空中,重新把银辉洒进大堂,有一丝月光还调皮地投射在令牌上。咦!奇怪,玉虎印章稳稳当当地放在灵牌下,没有不见呀。在月光的清辉映照下,玉虎印章折射出柔和的光,闪烁不已。

难道玉虎印章一直在灵牌下,刚才只是眼花??

不对,玉虎印章确实消失了一小段时间。大堂刚才别说人影,连鬼影也没有,难道是狐仙看中玉虎印章的可爱,拿去把玩了一会儿?

月朗,星稀。

风劲,夜寒。

一条身穿紧身夜行服的黑影若鬼魅般越上梁家庄的围墙,就像蝙蝠似的伏在围墙上,凝神地倾听动静,他的眼睛骨碌碌地乱转,他的双眼血红血红的,就像魔域的猛鬼。

单凭这个黑影的身手和眼睛,不是狩猎一号还会是谁呢?狩猎一号一直对梁麒麟跟踪追击?狩猎一号跟踪梁麒麟的目的是什么呢?

狩猎一号确定梁家庄没有危险后,若一片落叶飘进梁家庄的大院,下地时几个滚翻,化解了地球的重力作用,真的做到落地无声。狩猎一号直接来到大堂,他把耳朵紧贴大门,轻轻地把门推开,发出“嘎吱”的响声。在大门发出响声的同时,一抹寒光在狩猎一号的手上乍现,在大门打开的刹那间,狩猎一号紧贴着地面接连几个翻滚滚进了大堂。

狩猎一号没有遇到任何的袭击,一切正常。狩猎一号的手一抖,手上的那一抹寒光就消失不见了。清幽的月光此时大大方方地洒遍大堂,大堂里一切都看得十分清楚。

狩猎一号眨动着血红的双眼,定定地瞧着玉虎印章。狩猎一号伏在地下就像狗一样匍匐前进,运动间还用手指不断地敲击地面,耳朵仔细听地下有没有发出异样的声响。他小心谨慎地爬近灵堂,站起身子来拿起玉虎印章端详着,在手里把玩着。可能一个不小心,玉虎印章从他手里掉下来,“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狩猎一号嘴里喃喃道:“对不起,抓不稳。”说完,他又像狗一样趴在地下检查那些玉石碎片。他的嘴里继续小声唠叨着:“看来我真的多心了,皇军中秋扫荡行动不是梁卫国泄露的。梁卫国确实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忠心耿耿,梁卫国能够为大日本帝国献身,死得其所了。而梁麒麟却是国民党的忠实走狗,与共产党没有任何联系,这下我更放心了。国共合作从暗中走向前台,共同拟定什么玉虎行动计划,嘿嘿,这份玉虎行动计划落在我的手中,我现在倒要看看他妈的国共合作能否对付得了我们皇军的中秋扫荡。嘎嘎,皇军取胜之时就是中共地下党和军统特务葬身之时。嘿嘿……”

狩猎一号压抑而阴沉的浅笑声,把老鼠也惊得不敢露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