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二章 逐鹿正当时 54、基地间谍调查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6.html


在18局基地里,有两个人必然是没有间谍嫌疑的,一个是林云,而另一个当然就是军方大总管萧万成中将了。由于于雪有重大嫌疑,所以到了基地之后,杨清华部长首先找萧万成碰了个头。萧万成皱着眉头听完燕杭的讲述,毫不客气地说道:“杨部长,恐怕你们是弄错了,其他人有嫌疑我不否定,但是林部长的爱人,你们不是不知道那个小姑娘的过去,她为了照顾当时瘫痪的林部长,宁愿和家里闹翻,孤身一人照顾了林部长两年。她会背着林云和外国情报机构私通?我才不信。”

燕杭看了杨清华一眼,杨清华解释到:“萧将军,你有所不知。根据我们从国外鼹鼠得到的消息,林部长早在美国求学的时候,就受到了美国情报部门的重点关注,如果不是当时被全美几大医院误诊患了绝症,中情局是不会轻易让林部长回国的。而他身边的于雪,根据我们的情报,中情局曾经和她有过几次秘密接触。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们也知道,现在林夫人是没有任何理由当间谍的。但间谍这个行业和普通行业不一样,一旦进入,想主动退出基本是不可能的。我们怀疑,或者说是担心,早在林部长在美求学的时候,于雪可能由于某种原因,成为了中情局的外线人员。”

“而且现在她也具备成为间谍的条件。她是基地极少几个拥有自由进入基地核心区域,以及和外界自由沟通的特权人物之一。”燕杭补充道,“我建议应该立即废除她这种特权,如果她真是间谍,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萧万成摇摇头,说道:“她的特权不是我批准的。杨部长,既然你们有充分的理由,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不过我还是要建议你们,如果你们真想对于雪采取什么行动,最好事先和林部长沟通一下。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是绕不开他的。”

离开基地会议室,在赶往位于福全希望小区的安全局临时办公点车上,燕杭有些不相信地问道,“部长,林云真有这么大能耐?萧万成都没权利停止于雪的特权?”

杨清华叹了口气,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相信那个至情至义的小姑娘,会做出背叛祖国的事。而这起间谍案件,从抓获的那些间谍来看,他们也是在急于和基地潜伏的线人取得联系,所以才会暴露,这说明潜伏在基地的线人,要么由于基地保安措施太好,他无法自由和外界联系,或者,他放弃了自己的间谍身份,不愿意再为国外势力服务。从这两种情况来看,那个小姑娘是很符合第二种情况的。可即使这样,他能怎么办?放一颗定时炸弹在国家最绝密的基地,这是他安全部部长该干的事情吗?

可是林云,萧万成说得很对,这是他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一道坎。他看过关于林云的所有档案,是中国除了九大政治局常委,以及几个主要军委委员之外,唯一一个知晓林云全部真相的人,他清楚的知道林云对中央,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如果林云铁了心要保住他唯一的亲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一个不会再为国外势力卖命的原间谍已经基本没有威胁,但一个正带领人类为抗击外星入侵作准备的林云却是不可替代。现在,他只希望,那个小姑娘以前没有因为一念之差,而让他和林云都难办。

回到办公室和同僚们讨论了一阵,在开始正式调查之前,杨清华决定还是找林云沟通一下。为避免过分影响林云工作,他特意将于雪的名字放到了最后一个。下午的时候,杨清华在基地第二会议室见到了林云。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让世界各国又爱又恨的年轻人,他刚刚从实验室走出来,头发还有些蓬乱,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点也不显疲惫,薄薄的外套无法掩盖他浑身上下流淌着的爆发力。这哪里像是一个常年在地下基地工作不修边副的科学家,这分明是一个阳光帅小伙嘛。

杨清华这次是独自一人来的,他把情况简要介绍了一下之后,把名单递给林云。林云看到小雪的名字居然被列在最后一个,忍不住笑了起来,“杨部长,你们居然怀疑小雪也可能是间谍?”

杨清华打笑说道:“除了你林部长和萧万成中将,这个基地每个人都有怀疑嘛。当然,这仅仅只是我们的怀疑,实际情况很可能是一个间谍都没有。不过我们要坚决消除一切隐患,这是我们的工作嘛。”

林云点点头,说道:“那是。不过,杨部长啊,我建议你们还是把小雪的名字从这份名单上删掉吧,她绝对不可能是间谍的。”

杨清华疑惑的问道:“怎么说?”

林云笑了笑,“杨部长,实话跟您说吧,小雪是知道事情全部真相的,而且知道得比你们还要早,还要多……嗯,我是说我的私事,小雪知道得更多。她要是间谍,各国还不早闹翻天了。”

杨清华蹭地站了起来,有些怒气的说道:“林部长,你怎么能将绝密随便告诉非授权的对象?”

林云被他的怒气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杨部长,小雪一直跟我在一起,早在你们找我之前,我们就在一起啊,那个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我有什么怎么会不跟她说呢?”

杨清华重新坐了下来,有些尴尬的说道:“呵呵,我一听到国家秘密泄露,就着急,这一着急,倒把这出给忘了。既然林部长这么说,那你爱人当然没有嫌疑了。”

林云陪着干笑了两下。两人发了一会儿呆,林云打破沉寂问道:“杨部长,能方便说说,我们有什么秘密泄露了吗?”见杨清华皱着眉头,林云又赶紧接着说道:“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杨清华摇摇头,说道:“倒不是不能说。只不过从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秘密泄露。”

“哦。那需要我如何配合吗?”

“现在谈配合还太早了,我们目前还在大面积排查,重点怀疑对象还没确定,等过几天有了结果可能就来麻烦林部长了。”

林云笑着说道:“杨部长太见外了,配合你们的工作,是我的义务嘛。”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杨清华带领着安全小组对名单上所有人挨个进行了仔细甄别,并对部分人进行了直接质询,最终确定了9个重点怀疑对象。杨清华的排查给基地带来了不小干扰,因为基地从事的任何一项研究都是绝密的,所以平时大家交流的信息也是绝密的,只要有哪怕一人被确定为间谍,那也将会对基地其他人造成很大麻烦。为此,杨清华不得不要求林云出面,安抚大家的情绪,但收效不大。

幸好,几天之后,安全部总部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先前抓到的其中一个中间人提供了一条有用线索,安全部通过这条线索,抓到了在后台遥控指挥的外国间谍。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这个间谍是为日本卖命的。根据这个间谍供出的线索,安全部顺藤摸瓜,将这个潜伏在首都多年的日本间谍网一举摧毁。通过隔离审讯,并动用测谎仪验证,安全部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日本情报结构多年前发展了一个代号为“分界线”的间谍,但这个外线间谍在一年多前进入了18局基地后就此失去了联系。半个月前中日东海冲突,让日本对中国的军事实力感到害怕,为了获取中国绝密军事科技情报,日本情报局动用了这个潜伏多年的间谍网,企图找到“分界线”。

到现在,怀疑对象比任何时候都更明朗了。可最终质询的结果,却让杨清华百思不得其解。曾经留学日本的萧雅娟、黄明、周城三人,除了对安全人员的不断质询和旁敲侧击表示愤怒,对于各种陷阱一点间谍的觉悟也没有,全中了。当然这不是说他们都是间谍,而是说他们没一个人受过正规间谍训练,表现得完全像一个普通人,或者说极为高明的间谍。

最终,安全小组决定动用测慌仪。面对三人的强烈反对,负责执行测试的燕杭耐心的解释道:“三位大博士,我知道,你们现在只是有嫌疑,我们是没权利这么做,但是我恳请你们也想想,这里是我国最绝密的基地,如果有一个间谍潜伏在这里,那将会对我国的国家利益造成多大的损害?相信除了间谍,其他人谁也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吧?”

萧雅娟似笑非笑的说道:“燕干事,你的意思是说,反对做这个测试的,就是自己心虚的间谍了?你是想说,我们三人之中必然有一个是间谍了?那好,我同意测试。但是,我想首先问你一句,要是结果证明我们之中没有间谍,那你怎么补偿我们?相信你知道,你们的调查,已经快让我们无法在同事中自处了。”

在排除了对于雪的怀疑之后,燕杭对萧雅娟的怀疑几乎是百分之一百,听到她这么问,燕杭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挤出笑容说道:“恳请大家理解,这只是我们工作的需要,并不是我们怀疑你们中某个人就是间谍。我们当然希望这只是虚惊一场,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这个绝密基地出现间谍事件。至于对大家工作生活中造成的干扰,我们感到非常抱歉,等此事结束之后,我们会对你们同事说明的。”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黄明说道:“那好吧,要不我先来吧。唉,真有点后悔当初选择去日本留学了。”

“女同胞优先。”萧雅娟抢先上前一步,“你们都给我先去休息,让我先来。”

“切,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争什么争啊?”周城笑着拉着黄明向门口走去。刚拉开门,一个健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周城瞟了一眼,呆了呆,“大Boss……哦不,林部长,您怎么过来啦?”

林云笑着说道:“我过来给你们打打气。”林云别有深意看了看半躺在小床上,正准备脱掉外衣往身上贴检测装置的的萧雅娟,说道:“你们都别想太多,我相信你们,我坚信这根本是敌人扰乱我们工作计划的一个阴谋,大家只要配合安全小组的同志,排除自己的嫌疑就好了,其他问题,我会帮大家解决的。”

萧雅娟见到林云走了进来,眼中光华顺闪而逝,已经拉开一半的外套拉链又缓缓重新拉上了。呆了一会儿,发现林云双眼仍然直勾勾的盯着她,萧雅娟有些不自在起来,她半侧过身子,问道:“老同学你这么看我干……林部长,您是有什么事吗?”

林云一眼看见萧雅娟慵懒的样子,就走神了。倒不是他对萧雅娟有什么坏想法,而是他有点不相信这只优雅的白天鹅是日本间谍,他知道萧雅娟的爷爷当年就是被日本轰炸重庆的飞机给炸死的,当时萧雅娟老爸才6岁,好不容易才被她单身奶奶拉扯大,按理说她和日本人有点过节才对。可昨天和安全调查小组碰头的时候,杨清华告诉他萧雅娟的嫌疑最大,所以林云今天才会赶过来,想在第一时间知道测试的结果。听到萧雅娟的问话,林云一下醒了过来,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我只是,过来随便看看。”

萧雅娟没有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缓缓地拉开外套。林云这才觉得自己的眼神有些过火了,赶紧别过脸,说道:“老同学,你别想太多,我相信你是无辜的,我在外面等你。”说完,林云赶紧闪了出去。

萧雅娟的眼神跟随林云的背影闪出门外,她转过头缓缓说道:“燕干事,我们开始吧。”

燕杭再次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负责仪器的技术人员,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说道:“好的,我们开始吧。下面我要问的所有问题,答案都很简单,就是‘是’或者‘不是’,你不用过多思考,只需要如实回答就是了。我会先问几个常规问题,然后才是和本案相关的问题。下面我们开始吧。”燕杭吸了口气,突然说道:“分界线!”

萧雅娟直愣愣地盯着他,呆了一会儿,问道:“分界线?燕干事,你刚才是在问我吗?这什么问题?”

……

只十分钟,林云就看见萧雅娟面带微笑的推开门,走了出来。燕杭跟在她后面,不过神情却有些恹恹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